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六十三章 庙小妖风大人均钓鱼佬

时间:2022-06-18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六十三章 庙小妖风大人均钓鱼佬

    “好汉们,今天铺子里进了上好的玉冰烧酒、汾酒、五加皮、膏梁娆。

    就连族长珍藏的十年杜康也全都搬了过来。

    既然明天还要下墓,今日便喝得尽兴!”

    村中茶点铺子的老板王云兴,挂出提前写好的酒牌,热情地招呼着又稀疏了不少的江湖子们入座。

    自从匪寇群居大陵村之后,这茶点铺就兼职做起了酒肉买卖。

    从早到晚,随时都有烂熟的大肉,甘冽的美酒预备着供绿林好汉们享用。

    毕竟就算死囚在临刑前,也能吃上一顿断头饭不是?

    “给我来一坛玉冰烧酒败败火。”

    “来一坛五加皮,正要这药酒好好补补,今夜需得卖力应付那两个从洛阳城里带回来的风骚粉头,哈哈哈...”

    啪!...

    众匪豪爽地将一枚枚银锭拍在桌上,好似是些不值钱的石头一般。

    此时,下了几座陪陵之后还能活着回来的匪寇已经不足半数,却因为全都发了死人财,个个豪富。

    即使最值钱的依旧完好无损,可仅仅是陪陵中的那些陪葬品就让他们吃喝受用不尽,根本就不差这点酒钱。

    “好嘞,好汉们,这就给您上...”

    王云兴高声吆喝一句,低下头正要为他们打酒。

    一个如淙淙泉水般清亮悦耳的声音,忽然传入他的耳中。

    “给我来一坛十年杜康。”

    整个铺子也随之一静。

    王云兴抬头一看,一个遗世绝尘的身影,裙裾飘飘,莲步轻移,好似一朵摇曳的水荷花般盈盈走进了自己的铺子。

    粉面桃腮,皓腕凝霜,荷花绣鞋,罗袜生尘。

    青莲衫子藕荷裳,透额裳髻淡淡妆,相比往常桃仙娘今日的装扮似乎偏朴素了一些。

    但这衣服在她的身上,却显出另一种窈窕清丽的动人风韵。

    依旧美绝人寰!

    不仅仅是王云兴,整个铺子里的所有人都呆呆看向来人。

    有人甚至傻愣愣地说出了心里话:

    “今天崔通那厮竟然没在。”

    “一定是那粗野汉惹恼了仙子,可恶,可恨,可喜啊!”

    “......”

    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谁忽然喊了一声:

    “对了,仙子要买酒,记我的账上!”

    群寇看到那公敌“崔通”没在,竟然不禁产生了我还有机会的错觉,倒是比平时显得更加殷勤。

    “哪里轮得到你,我有现银。”

    “滚滚滚,用我的!”

    也不管酒价如何,一群人纷纷掏出大把的雪花银锭拍在桌上,竟似孔雀开屏,土豪斗富。

    “桃仙娘”却是第一次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待遇,心里本能地有些不太自在。

    眼神却在下意识地扫过这些匪寇时,忽然微微一凝。

    那些匪寇见桃仙娘眼睛扫过自己,脸上不禁露出傻笑:

    “仙子看我了。”

    “仙子对我笑了。”

    然而,那道清亮的目光看的并不是他们,而是他们的手,还有手上那一锭锭还依旧沾着土腥气的银元宝。

    这段时间,随着大祭之日越来也近,月亮中透出的血色也越发浓重。

    虽然现在只是傍晚,却也已经明显能看到天上映出的那一点红斑。

    按照这个趋势,恐怕到了十四天后的大祭当天,天上的月亮就会完全变成一轮血月!

    而在这红色的月光照耀下。

    铺子中所有匪寇手腕、脚腕上的诡异“四指印”也越发醒目。

    而且泛红的还不仅仅是他们身上的印记,还有那些从墓里带回来的“死人财”。

    看似银光灿灿,实则闪烁着不详的血色,与那“四指印”交相呼应,也让那指印越来越红。

    释放知识污染活人的渠道不仅仅是触犯禁忌,进入陪陵地宫,还有这些陪葬的金银。

    恐怕分的越多,死得越快!

    “桃仙娘”垂下一双微微泛青的明眸,没有多说什么.

    接过王云兴递上的十年杜康,十分自然地对众人盈盈福了一礼。

    “仙娘谢过诸位。”

    群寇受宠若惊连连拱手还礼:

    “仙子客气。”

    “何必见外。”

    然而。

    当体现了自身价值,感到心满意足的他们。

    看到“桃仙子”竟提着由自己付钱买的美酒,走向村庄西北角,属于崔通的那座小院时。

    都不由僵住了身子。

    “似乎,桃仙子从来都不喝酒,所以,这酒只能是给别人喝的。

    恐怕是为了给那崔通助兴,然后...”

    耳边仿佛传来一声声什么东西碎裂的脆响,一颗颗火热的心脏顿时裂成了八瓣。

    群寇不约而同,猛地给自己灌下了一大碗酒,只求能浇灭心中的愁绪。

    当王云兴收起“死人财”,拿着一叠宝钞,挨个给他们找钱的时候,群寇依旧心不在焉。

    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每一张宝钞上面,都印着一个十分黯淡的“贩命通宝”印记,和宝钞本身就十分复杂的防伪花纹混在一起。

    不去仔细端详,根本就发现不了。

    正是洛阳王借着卫安宁之手送出的那些“买命钱”!

    .......

    吱呀——!

    “桃仙娘”推开院落的小门,水绿的裙裾一闪,莲花绣鞋迈进门槛,又飞速关门。

    直到彻底脱离了那一双双火热的眼睛,她才暗暗舒了一口气,伸出小手拍了拍高耸的胸脯。

    但在手掌触碰到那柔软的瞬间,她...咳,是他又不禁微微一顿,终究没能继续拍下去。

    “披上这层皮外出,简直就跟公开处刑一样。

    倒是在配上桃仙娘给我的桃木符篆之后,就连那群被种下了桃花印的匪寇都没有看出破绽,初步的伪装算是成功了。”

    虽然感觉自己好像丢掉了什么再也捡不回来的宝贵东西,但到了这个箭在弦上的关键时刻,王远也只能自我安慰。

    走进黑漆漆一片,没有丝毫人气的主卧。

    将手中的十年杜康放到了积了一层灰尘的桌上。

    桃仙娘有食忌,不能饮酒,王远本身对这杯中之物也不怎么迷恋。

    之所以借着这个在人前验证扮演成果的机会,顺便买酒带回家。

    是因为郎七算定明天下午大概率会有一场连绵数日的大雨,那个时候,自家爷爷有可能会回家。

    这是提前为他准备的。

    以免明天自己正忙着下墓,可能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

    正在这时。

    叽叽喳喳...

    王远耳边忽有鸟雀啼叫,争先恐后地对他诉说着所见所闻。

    嘴角勾起一抹微微笑:

    “等了这么久,这只老鼠终于上钩

    了,差点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呢。”

    转身走进自己位于东厢的卧房,坐到床上。

    脑海中接连浮现出自己这次从“亡人乡”回来后,用看到的怪相。

    “陪葬的‘死人财’!洛阳王派发的‘买命钱’!

    想要轻轻松松收割掉大陵村王氏的上千口老小?

    无耻!你们真是无耻,这些人可都是我王远的血脉亲族啊!你们难道当我是死人吗?

    我誓要与这种无耻行径斗争到底!”

    王远义愤填膺,越想越气。

    然后默默从怀中掏出自己的那枚酷似金元宝,宝光灿灿的...。

    在吃掉了一位之后,吃人的能力越发强悍,不仅仅会吃持有者,就连持有者附近的人也会被缓慢吞吃。

    王远也不多瞧,将其装进一只提前准备好的精美荷包里,放到了自己的床铺上。

    看起来就好像是桃仙娘送给情郎的定情信物。

    然后,施施然地推门而出。

    毫不扭捏地沐浴在了行人灼热的目光中。

    踏!

    而王远刚走不久,一个微不可查的脚步声就落到了他的小院里。

    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现在的大陵村中,有这种本事的显然只有一个人。

    ——大盗“无影鼠”文俊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