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六十八章 朱雀局墓中墓

时间:2022-06-18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六十八章 朱雀局墓中墓

    乱!

    进入这座地宫后,看到其中的布局,众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乱。

    让人头晕目眩的那种乱。

    在一根根火把的照耀下。

    墓道有的地方宽,有的地方窄,歪歪扭扭像是麻花一样,而在王远看来这更像是某种巨型生物的肠胃。

    因为在他的视野中,眼前已经完全没有了“干净”的地方,处处充斥着的气息。

    而且上下颠倒、倾斜,头顶是用石板铺成的地面,脚下才是原本的墓顶。

    修建在两侧的耳室,一个开口斜着向左上方,另一个斜着向右下方。

    每隔一段距离,地上都有一只用生锈铁索拴着的琉璃灯笼,因为上下颠倒被摔得粉碎,只留下一滩滩由燃料变质后化作的黑色污迹。

    只有地上、墙上、头顶镶嵌的一颗颗夜明珠,还在发出冷冷的碧光,却好像一颗颗死去的眼睛。

    显然,在今天忽然复苏之前,这里的一切都应该是正常的。

    直到的力量漫延开来,这座地宫才像是忽然活了过来一般,狠狠伸了一个懒腰。

    身旁,“穿山甲”范璋作为家学渊源的土夫子,却看到了更多的细节:

    “有些不对,这座陪陵的规格不对,实在太大了!”

    王云虎身为守陵人同样不是外行,也点头附和道:

    “范兄说的不错。

    伊厉王就藩洛阳之后,仅仅过了六年,在年纪轻轻的二十六岁就薨了。

    哪怕是从一开始就营造各处陪陵地宫,甚至是在那个大炎国力最强盛的时代动用术士、道兵加快营造速度。

    作为陪陵的这九座陵寝,规模都不可能太大,前面的八座就是明证。”

    一般亲王陵墓和此等级别以上的地宫,都是按照生人的居所建造,讲究‘事死如事生’。

    但是纯靠人力建造地宫可是一个需要耗费无数钱粮的巨大工程,哪怕在这道法显圣的世界,也不是什么小事。

    “前面那些陪陵虽然墓道复杂大违常理,但规模实际上都不大,故而我们才能做到一天破两墓。

    但这座陵墓却完全不一样。

    仅仅墓道高度就近乎一丈,纹饰、雕刻也俱都不凡,说这里是一座王侯之墓我都相信。

    故而这大概率是一座‘墓中墓’,这本就是一座属于前人的大墓,却被伊厉王直接拿来凑成了‘枭神夺食局’。”

    哪怕是一座常规的王侯陵墓,通常也只是由一条墓道、四道石门和三个主要堂券组成,主体大约呈现出一个“主”字形。

    虽然他们连第一道门户“罩门”都没有进入。

    但从门上门楼上的出檐、瓦垅的吻兽就可以看出,这里的规格恐怕还在要普通的王陵之上。

    只是因为年代久远,地面部分早就没有了任何建筑留存,根本分辨不出这座陵墓原本的归属。

    “我们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土夫子范璋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像以往那样第一个走到“罩门”的门前。

    将手贴在石门上,以修行得来的劲力,或以弹劲、或以掸劲、或以拽劲,反复试探后确认门上没有杀人机关。

    也确认仅仅一门之隔,后面的墓道应该还是正向的,因为他能清晰感受到有重物依旧牢牢地顶在门上。

    “应该是封墓用的石球。

    在大炎之前的大庸、大庸之前的大虞这几个朝代中,封墓石球的形式十分普遍。

    按照规制,王陵以

    上的地宫中,每道墓门都是二扇,用铜包裹门枢,安在铜制的坎上。

    在门坎后方,紧挨着石门下角凿上两个石坑,稍远一些摆放两个沉重的石球。

    当下葬礼成,关闭石门的时候,这二扇门先不合缝,在中间离上三寸空隙。

    然后用长柄铁钩从石门的缝里伸进去,将浅坑里的石球向外钩拉,这石球就沿着提前凿好了的小沟滚进了门边的深坑。

    两方合了槽,就可以恰好顶住石门。

    从此,除非暴力破坏,否则,石门就再也不能被打开了。”

    范璋一边对身后的众人解说,一边指着地上的并不齐整的几道刮痕继续道:

    “两百年前的那位,应该是用道法完整地打开了这座现成的陵墓,重新布置之后又恢复了原状。

    只是有些奇怪,看地上的痕迹,大概在十几年前,这门又被打开过一次,痕迹还很新鲜。”

    听到这话,王远精神一振。

    十几年前被放进去的会是什么东西?

    最大的可能便是自己一直在追踪的“丹头”!!

    范璋自然不知道这些内情,思索了一会儿之后,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他也不关心曾经是什么人打开过这座地宫,毕竟就算是墓里面的死人自己出来转了一圈,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能隔空移动石球,否则我们就只能暴力破门。”

    话音刚落。

    不等“崔通”人前显圣的性格标签发作,指挥“一目五先生”以的神通,将门后的石球给偷出来。

    崩——!

    好像重弩的弓弦震颤,满身尸臭味的麻家兄弟好像僵尸一样双腿不动,整个人却原地弹跳而起,狠狠撞在了石门上。

    地动山摇,碎石飞溅。

    体如精钢!

    发劲如炮!

    两扇厚重的石门被这两位道兵轰然击碎。

    随即,门后便传来了比他们两个身上更加浓厚的尸臭味。

    王远的耳朵动了动,敏锐的感官让人立刻就捕捉到了门后一个个低沉的嘶吼声。

    很快,众人透过破洞就看到,黑暗中有一双双血色的眼睛接连亮起,晃晃悠悠地向着第一道“罩门”走了过来。

    眼神更好一些的如王远,甚至能看清那是一群手持铁锹、锤、凿,衣衫褴褛的干瘪尸体。

    “匠户?当年帮伊厉王修建这‘枭神夺食局’的工匠恐怕都被埋进这里,成了阵局初成之后的第一餐了吧?

    官方的‘朝天户’还有朝廷赐予的各种补偿,这些人就真的死得无声无息了。”

    看到它们。

    麻家兄弟对视一眼,心有灵犀一般,同时跨过第一道门。

    飞起一脚,将门后的那两颗石球直接踢飞出去。

    轰隆!

    两颗石球顿时像失控的炮弹一样,在弯弯曲曲的墓道之中不断弹跳,将沿途所有骨瘦如柴的匠户都砸成一地残肢。

    “进。”

    众人跟着麻家兄弟一起走进墓道。

    在火光照耀下,这条绵长幽深,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墓道两侧是一座接一座的不对称耳室。

    每一座耳室的门上都刻着一行篆字,分别为:

    器府、土司空、军门、青丘、右辖、左辖、长沙、轸。

    而每一座耳室的顶部似乎又钻出了许多幽深的空洞,从一到三十二不等。

    王远对这座墓里的“东西”最为热心

    ,不由向身边不断观察的范璋、郎七询问道:

    “范兄、郎兄两位可有什么发现吗?”

    范璋的关注点在墓穴规制:

    “耳室中多有彩凤壁画、饰以牡丹,一般牡丹花色的器物只有皇后能用,海棠花色的器物只有从五品以上的妃子能用。

    这里原本可能是一座地位尊崇的后妃陵墓,至少可以追溯到五百年之前。

    而原本的墓主恐怕早就被伊厉王鸠占鹊巢后,抛尸荒野了。

    就是不知一位后妃随葬的珍宝是否还在?”

    眼中不由闪过一丝贪婪。

    这种等级的大墓中陪葬的可不仅是金银珠宝,还有可能是道法宝材、神通道法,正是范家历代追逐的目标。

    随即郎七接着道:

    “这座地宫似乎上应天象,布成了一个阵局。

    八个耳室分别对应着南方七宿中第七宿‘轸宿’的八个星官。

    天之四灵,以正四方,‘轸宿’便是为南方朱雀之尾。

    如果我的判断没错,如果继续向前,我们会接连遇上翼、张、星、柳、鬼、井,这南方的其余六宿。”

    王远和桃仙娘不由心中一动。

    他们可是知道,上品‘丹头’所用的‘六兽奇异格’,可是正有着最契合的!

    伊厉王当年侵占这座陵墓,拿来当做陪陵,恐怕绝不是临时起意。

    这时站在最前面的麻家兄弟,忽然喊了一声:

    “等等,那些匠户的尸体在...融化。”

    王远循声望去,就看到那些原本十分干瘪的尸体,就好像受热的蜡油一般,正在缓缓融化,渗透到了地下。

    同时,下墓的四十六个人,已经全部通过“罩门”踏足墓道。

    “戒备!”

    王云虎刚刚才喊了一声。

    轰隆隆....

    众人脚下再次发生震颤,随即他们就好像站在一只正在旋转的巨大轮盘上一样,墙壁上裂开缝隙,墓室飞速移动,有的向左有的向右。

    四十六个人在一瞬间就被完全分开。

    王远在随着身周墓道离开原地的最后一刻,就听郎七疾声喊道:

    “这‘墓中墓’应该是一个‘朱雀局’。

    移动地宫必须遵守星象运行规律。

    若无穿山破石之能,只能按部就班跟着地宫移动,一宿一宿前往最深处的第一宿‘井宿’,我们在那里汇....”

    王远眼前景象立变,郎七的喊声也再不可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