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六十九章 二十八星宿之【轸水蚓】

时间:2022-06-18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六十九章 二十八星宿之

    “七叔,这些从墙里渗出来的东西好臭!好像是...”

    一处歪歪扭扭的墓道中,两个年轻的守陵人用刀鞘刮起墙壁上渗出来的一点黑黄色粘液,放到鼻子前小心翼翼地闻了闻。

    旁边,王云芳紧皱着眉头,笃定道:

    “不用瞎猜了,这就是尸油!

    能将整个地宫都涂满的尸油,恐怕要榨干好几千具尸体,才能攒够。

    那些被麻家兄弟打烂后来又融化掉的匠户,大概就是这尸油的来源。

    你们都提起精神来,尸油天生招阴,是很多邪法施法时的必须品,别一不小心着了道还不自知。”

    口中这么说着,王云芳扬起手中虎头刀,走到两个本家侄儿的前面。

    刀刃上的,与墓穴中无处不在的阴气产生了剧烈冲突,亮起了前所未有的红光。

    两个年轻人立刻跟上,摆出中的三人战阵,小心翼翼提防着每一个阴暗的角落。

    先人将天空黄道附近的星宿划分为二十八组,分别代表日月星辰在天空中的位置,称做“二十八宿”,以此作为观测天象参照物。

    东、南、西、北四方各七宿,东方苍龙,南方朱雀,西方白虎,北方玄武。

    所有的二十八宿都是环绕中天运行,郎七之所以让众人前往第一宿“井宿”汇合,便是因为“井宿”最为靠近圆心。

    一位“整劲”、两位“內壮”,他们一行三人在地宫移动后就与其他人失散,只能沿着歪歪扭扭的墓道继续前进。

    试图以最快速度到达“井宿”。

    但地宫中的一切,都跟他们所学的墓葬知识完全不一样。

    这座堪称宏大的地下建筑群,好像是由完全不懂事的小孩子,将各种墓室、廊道、塑像胡乱拼接而成。

    上下颠倒、墙面倾斜只是常态,飞檐在脚下,门槛在头顶,门和窗的位置互换...种种构造皆与常识相反。

    不由让人产生强烈的错乱感、厌恶感。

    怀疑自己是不是仍然安安稳稳地站在地面上。

    而且,随着他们在这里待的时间越久,这墓穴就变得古怪。

    一炷香时间过去。

    目光所及之处,无论是脚下、墙壁还是墓顶,都在渐渐渗出这种恶心的尸油,空气中也弥漫着越来越浓重的尸臭味。

    原本土石模样的墓道,似乎也多出了几分肉质。

    他们越来越怀疑自己其实不是在地宫中,而是在某种巨型生物的肠胃里。

    忽然。

    啪嗒!

    “什么声音?”

    一片死寂的墓道中,原本只有他们三个人的脚步声,最多再加上他们微不可查的呼吸声。

    这时却好像有雨点落地般的声音骤然响起,让他们下意识背靠背贴在一起。

    三人闻声看去,地上正有一只黑黄色的大虫子,正在尸油中不断蠕动。

    体型比手指还要长,头部长着锯齿般锋利的口器,一边蠕动一边吞吃着地上恶臭的尸油。

    “呕...”

    即使守陵人在北邙山上见惯了各种状态的尸体,看到这虫子也不禁感到一阵反胃。

    “躲开!”

    这时,达到“整劲”境界,拥有“有激必应”之能的王云芳忽然大喝一声,同时闪身扑向墙角。

    另外两个年轻守陵人没有迟钝到却问为什么,身体已经本能地就行动起来。

    却因为身体素质的差距,依旧晚了一步。

    下一刻,他们头顶便“噼里啪啦”射下一大片和刚才那只肉芽一样的丑恶虫子,将他们的半个身子都笼罩其中。

    两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顿时远远传播了开去。

    ......

    此时,王远正孤身一人走在墓道中。

    只是他的臀后一根铁棒般的条纹虎尾不时甩动,头顶还生着两只虎耳。

    却是为了发动,只能部分使用了。

    周身有淡淡的阴风缭绕,一步数丈,有的时候前方明明是墙壁,却也被他直接抬脚跨过。

    五个万分渴望在主君面前露脸的青皮小鬼,殷勤地随侍在侧。

    修养了一天一夜之后,“一目五先生”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以的神通抬着王远,轻轻松松穿墙越户。

    只是这墓穴地宫是最接近阴世的地方,它们也不敢一次性挪移太远,害怕不小心把自家山君给丢到阴世里去了。

    本来在墓穴变形的时候,站在他身边的桃仙娘还想要一把拉住他。

    避免明天就要代自己出嫁的“崔通”,在这座地宫中出什么意外,让先前的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

    但王远这次下墓真正的目的,可不能跟任何人提起说,这张逃命的底牌也不能暴露在人前。

    扫了一眼越是靠近墓穴深处,便越是肮脏的墙壁,他的眉头一皱旋即又微微放松:

    “虽然孤身行动,但至少三个的情报杀人规律已经凑齐,风险尚且可控。

    面对时必须遵守各种古礼,争取彬彬有礼地打死它。

    面对时要守法,律法规定不能杀官造反,但王云虎的‘篡逆手书’用在这里正合适。

    再不济我也能开,正面硬杀。

    最后一个有些棘手,郎七说这座改造后的墓中墓是朱雀局,移动时只能按照星辰的运行轨迹。

    但既然是一座本就布置着阵局的古墓,这地宫应该不止是会变形那么简单,各种守墓的机关、阵法都不会缺乏。

    而且对我来说,最可怕的不是杀人规则,而是它本身就有的术士道法,一旦打破魇镇之力后,硬碰硬真未必能打得过它。”

    不过,现在王远身上的装备也富裕起来。

    在脸上戴着,挂在腰间。

    一块故意送到了“无影鼠”文俊才的手中,第二块已经小心用布包好装在口袋里。

    还有用等药渣练成的共计一十八颗。

    说来也是奇怪,王远到现在为止一件正统的法器都没有见过,接触的全都是这些稀奇古怪的诡玩意儿。

    虽然暂时还没能用炼成一颗,但手上的底牌已经不少。

    压箱底的只要不是或者都敢一战。

    若是能吃掉一位“整劲”,完全能强杀,吃掉一位,就算伤到也有可能。

    “现在最紧要的是赶快找个人来献祭,不然遇上危险也只是一个摆设。”

    “嗯?”

    忽然,王远头上的虎耳一动,看向一条扭曲如肠的墓道深处。

    那里似乎有若有如无的惨叫声传了过来。

    既然身处一个的身体中,即使只有夜明珠的微光,也能将一切都洞若光火。

    王远没有立刻靠近过去,而是在原地稍稍驻足了一会儿。

    随即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向着自己这边飞速靠近了过来。

    “是他?”

    看清来人,正是在当初活尸暴动那一晚,恳求自己上山支援的王氏云字辈,王云芳。

    只是这位守陵人此时的状态很不好,浑身鲜血淋淋,半个身子都是拇指粗的血洞。

    其中还有不知是蛆虫还是绦虫的恶心虫子在钻进钻出,肆意吞吃着他的血肉。

    身后还有两个已经完全化作虫子巢穴,与之结合到了一起的人形生物正在紧追不舍。

    看到他们这种恐怖又恶心的造型,王远都不禁打了个寒战。

    “虽说二十八星宿中,代表‘轸宿’的确实叫‘轸水蚓’没错,但这跟蛆虫又有什么关系?”

    “崔先生!救我!”

    而这个时候,王云芳也看到了“崔通”,却是如同看到救星一般高声呼救。

    一边脚步不停冲了过来。

    已经完全顾不上,会把那些“轸水蚓”也给引过来了。

    听到他求救,王远一点也不含糊。

    崩——!

    手臂上大筋弹抖宛若强弓,一道红光飞射而出。

    即使没有激发,身为的,也比任何刀剑都要结实。

    眨眼之间就插在了...王云芳的胸膛上。

    随即。

    这位王云虎的族弟,缓缓低头看着搅碎了自己心脏的剑形符牌,难以置信地喃喃自语道:

    “呃...杀错了,杀错了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