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七十二章 诡趴肩积尸气

时间:2022-06-18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七十二章 诡趴肩积尸气

    自从下墓伊始,时间已经匆匆过去了大半天。

    庞大的地宫一角。

    四个穿着、武器各异,只是眉心同样有一瓣桃花盛开的江湖子,正背靠背站在一起。

    手中或刀或剑或匕,被早已达到“整劲”境界的主人,舞作水泼不进的团团银光。

    身周厉风呼啸!

    将像雨点一样噼里啪啦砸落下来的“轸水蚓”斩成肉糜。

    这些整日刀口舔血的大盗、巨寇,显然要比同等境界的守陵人王云芳强出不少。

    虽然没有同一种兵法的战阵加成,但机警应变之能却要远在守陵人之上。

    更何况,能一路活到现在的匪寇,本事硬不硬有些难说,但必定是最小心谨慎的那一搓。

    这时。

    他们脚下一震,墓道再次迁移。

    原本身处“张宿”的四人,随即便被移动到了“柳宿”。

    “太好了,地宫又动了,我们不用去硬碰‘张月鹿’了,稳住!

    立刻找个角落躲起来,撑到地宫下一次移动。”

    南方七宿整体像是一只侧躺着的朱雀,从右到左依次是:井宿、鬼宿、柳宿、星宿、张宿、翼宿、轸宿。

    想要到达“井宿”,并不是一定要按照这个顺序,一个一个地走过去。

    因为地宫每一次横向移动,都有可能打乱顺序,出现不同的墓道,对应到不同的墓室,甚至不同的星宿。

    如果运气绝佳,说不定站在原地不动,都有可能机缘巧合地被送到“井宿”。

    就比如这些“轸水蚓”,追着他们从轸宿一路跑到了张宿,又从张宿跑到了柳宿。

    当众人杀完已经所剩无几的残余,终于得以喘了一口气。

    “呼哧...呼哧...”

    不顾满腔的尸臭味,一个个大口喘着粗气。

    “整劲”并没有脱离人的范畴,与级的耐力根本不可同日而语,能平安活下来已经十分不易。

    “我们的运气实在太差,一直被墓里的这些诡东西追杀,到现在都没有遇上一位术士。”

    “不错,要是先前下墓的时候我们能靠桃仙子靠的近一点,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险死还生。”

    他们刚刚感叹完自己的处境,立刻不忘操心自家的梦中女神。

    “也不知桃仙子如何了,一想到这些恶心的尸油脏了她的绣鞋,我就痛得喘不过气起来啊。”

    其他人深以为然齐齐点头。

    “看!柳宿里面有人!”

    忽然一人压低声音提醒了同伴一句。

    出于一位老江湖的谨慎,他没有高声叫喊,毕竟谁知道前面的是人是鬼?

    其他人闻声望去。

    就看到在夜明珠的微光中,歪歪扭扭的墓道里,正有一个人,无声无息地走着。

    土黄色满是泥垢的袍子,背上的兽皮口袋中露出一只铁柄。

    一个年轻些的大盗顿时一喜。

    “那是...‘穿山甲’范兄?”

    却立刻被同伴拉住,伸出手无声地指了指范璋脚下。

    他这才发现,范璋脚尖高高踮起,将头深深低下,配上本就有些干瘦的身体,活像是一只直立行走的大老鼠。

    众匪察觉出了不对劲,顿时噤若寒蝉。

    再也不敢发出任何动静。

    而这还不是最令人感到惊悚的,当墓顶夜明珠发出的微光,正好照在范璋头上的时候。

    他们隐隐看到,似乎

    有一个身穿官袍的小老头,正趴在范璋的背上,伸出两只干枯的爪子紧紧箍住了他的脖子。

    而范璋却毫无所觉。

    径直走到一条通道的尽头。

    轰隆隆....

    土石向着四周翻涌。

    却是范璋以打开了墓道的墙体,通过模糊的文字可以看出,对面似乎是朱雀七宿中的第六宿。

    眼看他即将离开,几个大气都不敢喘的江湖子,正要松一口气。

    范璋却忽然转头看向他们的藏身之处,嘴角一下子咧到耳根:

    “你们...找到墓里的宝贝了吗?”

    ......

    同一时间。

    轰隆!

    王远双腿力量爆发,好似鬼魅一般飞速闪避,身后一个体型好似马车般的庞大身影,狠狠撞在了墓室的墙壁上。

    此时整座地宫越来越像活物,就连土石中都渐渐掺杂了许多的血肉。

    故而破碎的墙壁上溅射出来的不仅仅是砂石土块,还有尸油、鲜血、腐肉、碎骨...

    当然。

    最诡异还要属王远眼前这头镇守在的“鬼金羊”。

    身高接近一丈,说它是羊仅仅是因为有一个羊的外形而已。

    浑身上下都是由一具具人类的血肉尸骨扭曲而成。

    每一条腿都是一个肤色苍白的成年人类,巨大的躯干起码用了五、六个人充当材料。

    体表覆盖着一层弯弯曲曲,不知道是来自头发还是什么东西的“羊毛”,只让人觉得浑身不适。

    同时,一张巨大的人脸取代了羊脸,就连头上那对弯弯的大角,本质上都是白森森的腿骨。

    “鬼金羊”刨动着四蹄,口鼻中喷出腥臭的白气,萦绕在墓室里面久久不散。

    看着这白气越来越浓,王远的眉头深深拧起。

    天文象书上说:

    “鬼四星曰舆鬼,为朱雀之头眼,鬼中央白色如粉絮者,谓之积尸,如云非云,如星非星,见气而已。”

    这“白气”正是鬼宿中央的“积尸气”!

    虽然王远不知道真正的“积尸气”是什么样子的。

    但在这种由尸体散发出来的白气笼罩范围内,“一目五先生”根本不敢打开阴路,否则一不小心就会迷失在阴世中。

    而且这种能力不像是拥有的魇镇之力,可以用免疫。

    而是纯粹的力量比拼,无法取巧。

    因此,被废掉进可攻退可守的之后,也让王远陷入了进入地宫以来最狼狈的一场困局。

    咩——!

    随着“积尸气”爆发,“鬼金羊”一声嘶鸣,再次发起冲锋。

    狂暴的力量让王远怀疑自己面对的是一位第三境的,纯以力量而论,恐怕还在自己化身的白虎之上。

    王远化作一道残影,撤出这座过分宽敞的墓室,重新回到弯弯曲曲好像是羊肠般的墓道里。

    心思电转。

    “对付这种身强力壮,还有限制能力的家伙,比对付还要困难,完全无法取巧

    幸亏刚才没有急着吃掉诡心,不然遇上这个家伙就全都浪费了。”

    自从先前解决掉之后,没有转多久就让他从第六宿翼宿来到了第二宿鬼宿。

    然后迎面撞上了这个家伙。

    一路被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而那颗诡心自然还

    好好被他揣在怀里。

    毕竟这次下墓他没有顾上带葱、姜、料酒、大蒜、孜然、辣椒面,所以准备顺利离开陪陵之后再享用大餐。

    在踏足第二境之后,他很难再像先前那样接连突破,必须踏踏实实一点点进步。

    有了这颗,虽然不至于让他从第二境入门,立刻就晋升小成。

    但靠着生吞白山君的资粮,提前觉醒属于自己的倒是十分有可能。

    到时候,不必再以为媒介,就可以本能地使用。

    虽然神通可能重复,但可以操纵的鬼物却比原本多上一倍。

    要是先前就吃掉,现在恐怕就只能相当于一颗大补丸白白消耗掉了。

    现在王远的体力倒是还撑得住,可如果让这仿佛能影响阴世的“积尸气”继续弥漫下去的话。

    鬼知道一会儿会从里面爬出什么东西来。

    不过,在探知“鬼金羊”的虚实之后,他早有定计。

    当他们一追一逃,临近墓道中一处十分窄小的部分时。

    趁着体型庞大的“鬼金羊”减速,王远果断掀开了一张底牌。

    抬手便掷出了腰间的。

    顿时。

    血色的赤光当空炸裂,化作一道丈许的煊赫剑光。

    盘旋一周,夭姣如龙,携带着厉鸣锐啸,向着“鬼金羊”猛地扑了出去。

    嘭!

    “鬼金羊”脖子上顶着的那颗人头顿时炸裂。

    随着骨肉四溅,一片更加浓厚的雾气却陡然在墓道中弥散开来。

    王远双脚落地,臭烘烘的热风拂动衣摆,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些不属于尸体的古怪味道。

    随着大脑一阵恍惚,他的眼前便忽然改换了一副天地。

    眼前重新出现了北邙山上的景象。

    似乎是一个傍晚,天光黯淡,暮色阴沉。

    咿咿呀呀...

    一阵喜庆的唢呐声,在王远的耳边响起。

    抬起头来,就看到一支抬着花轿的迎亲队伍迎面走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