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七十六章 诡打墙

时间:2022-06-18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七十六章 诡打墙

    “亡人乡”。

    在那面正对着宅邸大门的镜子里,一身鸾服嫁衣头上盖着薄纱盖头的少女,已经纹丝不动地在这里站了整整一天。

    自从王远离去,她就一直等在这里,不时期盼地看向大门,好像一位新婚之夜对夫君翘首以盼的新娘。

    大黑狗也趴在镜子

    凰妩只是年纪小,心思单纯,又不是没有智慧的草木顽石。

    早就从王远的身上看出了异常。

    特别是临行前,他看自己的眼神,就跟当初姥姥、小姨、姨夫他们最后一次离去时,看自己的眼神一模一样!

    她在害怕。

    害怕王远就像是十五年前的其他亲人一样,就此一去不返。

    但她除了等待之外,却什么都做不了。

    抬头看着头顶那棵巨大的龙爪槐,心中默默祈祷:

    “姥姥,我听您的话一直很乖很乖。

    求求你,一定要保佑小远平安回来。”

    自己明明是姐姐,当长辈们不在的时候,本应该是自己保护弟弟才对。

    她从没有哪个时候像现在这样憎恨自己的软弱无力!

    而身为女鬼,“执念”便代表着力量。

    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当一念起时,体内隐隐响起一声清越的雏凤鸣啼。

    朱雀乘风命旺夫,四象之气利丈夫...

    ......

    北邙山中。

    面对追兵,王远毫不犹豫地再次令一目五先生发动跳进阴路。

    一片灰暗色调的浮光掠影,分辨不出任何景物。

    “‘穿山甲’范璋终于开始堕魔异化了吗?”

    王远早就亲眼看到过,范璋身上四指印本就是所有术士中颜色最深的那一个。

    意外率先出现在他的身上一点也不奇怪。

    但是在异化之后,还专门跑过来找上自己就让他恨不得骂街了。

    只是看范璋的样子,暂时还没有像当初跳祭舞的匪寇一样完全化作,而是依旧保留着部分属于人的特质,有着交流的可能。

    桃仙娘之前早就说过。

    凡是修法的术士、妖、精、鬼、怪等,一旦因为违反戒律禁忌或者遭受重创,就有可能“走火入魔“,渐渐异化成吃人的。

    但是这个过程并不一定是一蹴而就的。

    既存在着中:“化虎之后不得食人,只要食人立刻异化无可挽回”这种严苛的戒律。

    也有后果较轻的:“每月食肉不得少于二十斤,少食一斤则自身削肉一斤,少食两斤自身削肉两斤...”

    甚至还可以削肉部位自定,无痛取肉。

    比起前者的一步到位无可逆转,后者则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

    就像是玩火一样,可能玩一次烧不死,但身上总会留下点什么,比如——被烧得面目全非。

    外表的异化与命格、执念、道法相关。

    精神的异化则会导致精神状态的逐渐改变。

    越来越偏执、古怪,突破既有的道德和伦理底线,或者出现某些古怪的极端癖好。

    好食人、喜阴畏光、极度好色、贪食、嗜杀、性别混淆、好女装...

    这种介于本体和之间的状态则被称作——妖魔。

    正当王远在心里分析着范璋目前状态的时候,心底忽然响起了一目五先生破锣般的嗓音:

    “禀山君,我们好像迷路了!”

    随即他们便好像撞上了什么东西,阴风炸裂,一人、一尸、五鬼齐齐从阴路中跌了出来。

    重新看到阳世的景物,王远脸色一变。

    本以为至少已经走出了十几里地,但实际上仅仅离开了原地不过十几步。

    范璋和他背上背着的那个老头仍在原地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这是生前修持的道法?

    就像墓中的‘积尸气’一样,它竟把阴路也变成了迷宫,让五鬼也遭遇了‘诡打墙’!”

    只是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那似乎要渐渐长进了土夫子的肉里,合二为一。

    只余一颗白发苍苍的脑袋在外面,对王远露出一个渗人的笑容。

    事实上。

    “朝天户”生前无论是否愿意被殉葬,在被污染成为它的爪牙之后,就跟一目五先生对王远一样忠心不二。

    以对格的重视,又怎么可能坐视王远轻轻松松带走凰妩的尸体?彻底断掉夺回命格的可能?

    比起对付陵墓中的那些人,王远这里自才是第一优先。

    虽然一不小心让他果断逃出了陵墓。

    但是靠着生前苦修的,没有任何赤篆以下的术士能逃出的掌心!

    它在生前就已经是一位入了道的!

    而且在与活过来的道法结合,化作之后,已经完全不需要考虑的问题,可以肆意挥洒道法。

    这正是异化强十倍的道理。

    “把宝贝交出来!”

    范璋拔出背后插着的那一柄洛阳铲,向着王远走了过来。

    死死盯着凰妩,嘴巴咧开,竟一直咧到耳根,露出满嘴尖锐的牙齿,血淋淋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同时,的魇镇之力也飞速将王远压在原地。

    吼——!

    到了这个时候底牌已经没有必要再保留,王远用臂弯抱紧凰妩,腾出手来掐了一个,接着又转作。

    身体陡然一转,已经化作一头威风凛凛的巨大白虎。

    以卷起阴风,将表姐的尸体和满身装备、衣物,牢牢吸附在自己的背上。

    悍然撕破魇镇之力,纵身一跃跳上树梢,好像白色的闪电般在连绵的百年大树间飞纵而去。

    先前在击杀之后,他的已经重新长到了382点。

    虽然破除的魇镇之力,一个呼吸只需要3点,却也坚持不了多久。

    必须想办法甩脱他们,或者想办法反杀!

    不过才刚刚跑出十几丈,身后便有风声呼啸。

    却是范璋一个“狸鼠翻身”同样跳上树梢飞速追了上来。

    忽然。

    王远背后虎毛猛地炸起,身体有激必应,不等大脑指挥便飞速一闪。

    咔嚓!

    下一刻,一道银光闪过,他脚下的树梢便应声而断。

    王远已经及时跳到了另一棵树上,眼角的余光看到那雪亮的洛阳铲,被一根拴在铜环上的长绳给拽了回去。

    好似一尾吊在鱼线上的银鲤,灵动至极。

    短短一个呼吸之后,银光再至。

    诚然,王远传承的为当世一流,范璋所修习的最多不过二流上等。

    但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在十九种劲法中。

    主修滚劲、拽劲、踏劲、弹劲,这招“狸鼠鱼戏”已经被土夫子使得出神入化。

    威力更要在崔通的“金翼玉腰奴”之上。

    特别是在肉体异化之后,本就是非人境界的范璋,力量已经堪比精怪。

    王远心中一横,甩动钢鞭一样的虎尾。

    卷起阴风将口袋里剩余的所有全都向着范璋射了出去。

    轰!轰!轰!轰!...

    橙红色的火光炸裂,林间一片爆鸣,原本浓密的树冠立刻被雷劲摧折了一大片。

    就连此时虽然疯狂,却实力倍增的范璋,也不得不抱住头脸,猛地跳下树冠,躲到一棵大树的背后。

    却也落得浑身血流如注,狼狈不堪。

    王远正准备趁此机会翻身将之扑杀当场。

    轰隆隆...

    以他所在之处为中心。

    脚下山林的土地好像陷坑一般,连带着树木一片片接连垮塌下去,即使王远在树梢上反复横跳,依旧没能躲过去。

    狠狠摔落。

    原来即使跑到这里,他们的脚下竟然依旧还是地宫的范围。

    这就是王远目前的极限,表面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个连都没有筑就的普通术士而已。

    在排除掉身上的魇镇之力后,一旦靠真本事也打不过对方,就真的危险了。

    当看到巨大陷坑中重新被贯通的墓道,以及从其中涌出来的“轸水蚓”、“翼火蛇”...

    王远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

    大脑飞速运转,正准备丢出口袋里的第二块,试试能不能蒙混过关的时候。

    《小生死簿》上的,忽然再次上跳了一格。

    他也不禁一愣。

    “嗯?‘无影鼠’那边不是刚刚才吸收过一次吗?怎么会这么快又来了一次?”

    下一刻。

    随着一声震天动地的雷鸣,头顶一直在不停翻滚的乌云像是破了一个大洞,将一阵一场暴雨狠狠洒向了北邙山。

    陷坑之上的土夫子范璋、几乎和他融为一体的、陷坑之下的王远,瞬间被笼罩在了一片白茫茫的雨幕中。

    这时。

    随着一道巨大的闪电划破漆黑的天空。

    范璋原本满是躁乱的眼睛,却骤然缩成了针尖。

    因为他看到,随着第一滴雨水落下,在陷坑的另外一侧,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