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八十二章 唯有以身相许

时间:2022-06-18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八十二章 唯有以身相许

    傍晚,大陵村。

    桃仙娘呆呆地坐在自己的闺房中,眼前是曾经用来给“崔通”梳妆的那面青铜镜。

    尽管没有掌灯,但绝色佳人那仅仅披着一件纱衣的绝美身段,却肤光如雪,熠熠生辉,似乎是房间中一道不灭的光源。

    没有精心打扮,连平日最爱的胭脂都弃置一旁。

    但镜中映出的那位美人,却依旧届笑春桃兮,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

    千种颜色,万般姿容,尽态极妍。

    可惜,谁也不知道,拥有这份绝色美貌的女子,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正心乱如麻。

    师父葛道玄已经毫无意外地来到了大陵村!

    此时正由王云虎设宴款待,顺便兑现对麻家兄弟和“狈军师”郎七的承诺。

    相对的。

    一天了,整整一天了!

    自己最后的希望,唯一能代替自己去盗取的崔通,自从下墓失踪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就算自己能再找到另外一个一模一样的“崔通”,也根本没有时间让他慢慢模仿自己的言行举止,再造一个“桃仙娘”了。

    随着暮色越来越深,桃仙娘的心也越来越沉。

    眼睛不小心瞥到桌子上的那件大红嫁衣,就像是被火烫到一样,连忙移开目光。

    等到宴饮结束,她就要穿上这件嫁衣,被送去葛老道的房中,成就“好事”。

    然而握于人手,如果她亲身过去,绝对不会有任何生还的可能,不过是早死还是晚死的区别而已。

    “老东西,你好狠!”

    一众师兄弟因为天生“命犯太岁”被安排着修行了,自己修行又何尝不是如此?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师父让自己把桃树种在紫芝观,就是为了牢牢控制住自己这个好用的工具。

    然后再去间接控制其他的师兄弟...

    桃仙娘越想越烦躁,越想越恐惧,喉中不禁发出一声低吼:

    “崔通,你这个混账一定是在地宫坍塌的时候,就已经逃出去了。

    你要是真的敢跑,老娘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纤纤玉手几次攥成拳头,想要引爆那一朵种在崔通眉心的“桃花印”,将他也变成一颗汁水饱满的桃子。

    又几次放手。

    因为她在心底还保留着最后一丝希望。

    早先付出了巨大代价,被“崔通”吃尽了豆腐,占尽了便宜,还献出了的秘密之后。

    实在是承受不住这样高昂的本钱,就此彻底打了水漂。

    正在这时。

    哒哒哒...

    雨中却有一阵脆响传来,似乎是蹄子敲打在石板路上发出的声音。

    随即一个粗犷的男声响起:

    “桃小姐,老爷那边的宴席马上就结束了,让我请您到房中等着。”

    桃仙娘手一抖,差点打翻了桌上的镜子,不禁惊呼出声:

    “这才不过傍晚,宴席结束地怎的这么快?”

    院中那来人笑得有些奸猾:

    “嘿嘿,小人不过是传话而已,老爷说既然要玉成好事,自然不能让小姐久等。”

    透过窗缝,桃仙娘看到了院子里的青皮大驴,还有跟在它身后由四具“菌尸”抬着的红色小娇。

    用力捏着

    的指尖,因为太过用力而微微发白。

    有心解决掉院子里的家伙,但理智告诉她,这完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说不定还会让“死刑”的时间大大提前。

    甚至哪怕自己是一位,也未必能在葛道爷赶到之前解决掉这大青驴。

    若是旁人听到一头驴口吐人言,可能会怀疑这是一头驴精。

    但从小在紫芝观长大,经常替葛道爷处理各种事务,见惯了阴暗的桃仙娘,却知道那“驴精”其实是一个名叫田七的。

    属于紫芝观专门培养的外围势力。

    此人虽然不通道法,却精修“桃神道”传承的,已经达到了第二境大成的境界。

    让他几乎变成了一个打不死的怪物。

    此刻大青驴的外形,不过是因为中了葛道爷的。

    老道士既想借助这个嫡系的力量,又要让这个好色如命,嗜酒如痴的家伙,没有机会出去惹祸,坏了他谋夺的大事。

    事到临头,桃仙娘不禁感到手脚一阵发凉,浑身都在打着哆嗦。

    门外的田七听到屋里没了动静,顿时催促道:

    “桃小姐,还不快快出来随我过去?莫非你要抗拒老爷法旨不成?”

    甚至隐隐带上了几分威胁之意。

    原本桃仙娘是葛道爷的亲传弟子,上面还有紫芝观大师兄穆仙留虎视眈眈,自然不是他这种人能够窥伺的。

    但最善察言观色的他,已经对桃仙娘的命运有了猜测。

    甚至心中隐隐期盼着在葛道爷喝过头汤之后,能让自己也捡些残羹冷炙吃吃,自然对这婚事分外热心。

    本就最擅长挑动男人七情六欲的桃仙娘,自然也听出了田七语气中的险恶念头。

    顿时感觉一阵恶心反胃。

    眼见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哒哒哒”好像门外来的是一只索命的恶鬼,也像是为自己敲响的丧钟。

    桃仙娘脑袋里的弦一点点地...崩断了。

    “崔通”的脸在脑海中一闪而逝,她却终究没有引爆那最后的手段。

    只在心里叹息一声:

    “算了,这就是我的命,权当这辈子做了最后一件好事吧。”

    旋即,缓慢却坚定地举起手中的,对准了自己曲线优美、白皙细致如同天鹅般的脖颈。

    不光是葛道爷,可能就连曾经的桃仙娘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烟行媚视的外表下,竟然还藏着这样一个刚烈的灵魂。

    经历过最深沉的绝望之后,竟然会选择这种方式应对压迫。

    想吃我?就算是死也不能让你如意!

    然而。

    就在簪子即将刺下去的时候,房间中阴风乍起,一只有力的手掌凭空出现,一把按住了她的纤手。

    同时紧闭双眸的桃仙娘耳边,还响起了属于她自己的声音:

    “知道了,在院外等着,待我沐浴更衣自然过去。”

    见那大驴有些迟疑,这声音继续道:

    “嗯?如果我对师父说,你亲眼看着我换了嫁衣,你猜一猜,他会不会对你做出什么不忍言的事情?”

    语气声调分毫不差。

    “不敢,不敢,还请小姐动作快些,不要耽误了时辰。”

    听到这话,青皮大驴的气焰立刻委顿,带着小轿灰溜溜地退出了院落。

    田七心道,现在正是老爷占有欲最强烈的时候。

    要是让他知道自己看

    了“新娘”的身子,自己恐怕立刻就要被做成一种大炎北方十分出名的小吃——驴肉火烧了。

    “桃仙子,久等了。”

    刚刚从阴路里走出来的王远,这才扭头看向桃仙娘,却发现她正拿一双桃花美眸,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脸。

    这才意识到,自己因为黄白烧炼之术练的不太到家,炼制时,紧赶慢赶差一点便误了时辰。

    方才直接从“亡人乡”的静室中杀过来,竟是忘了重新戴上。

    直接在桃仙娘的面前暴露出了“王远”原本的样子。

    另一边,桃仙娘看到了他的真面目,特别是眉心那没有消去的“桃花印”之后。

    终于恍然明悟,原来“盗梁猫·崔通”竟然本就是这俊美少年扮演的角色。

    可她不仅没有被欺骗的愤怒,反倒是脸色罕见地微微一红。

    感觉自己先前被吃掉的豆腐,似乎一点也不亏,心里反而有些占了便宜的小小窃喜。

    突然就明白了,曾经看过的那些话本小说中。

    明明同样是救命之恩。

    为什么会出现:“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来世做牛做马,报此大恩。”

    以及“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以报英雄大恩。”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答案。

    若这少年是自己师父,就算被他“吃”掉,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呀。

    于是,刚刚经历过大悲大喜的桃仙娘,死死盯着王远的俊脸,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

    “我愿意!”

    “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