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八十三章 一女“嫁”五郎

时间:2022-06-18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八十三章 一女“嫁”五郎

    小半个时辰之后。

    夜幕完全降临。

    一首高亢喜庆的唢呐曲《百鸟朝凤》却穿透雨幕,响彻了整个大陵村。

    同时,一顶由四位“菌尸”抬着的花轿,也围着村子绕行了一圈。

    有些讽刺的是,这边办着红事,村中却有三分之一都挂着白布,几乎家家批麻,户户戴孝。

    且大多数停在院中的棺材里,都只有衣冠没有尸骨。

    由此便知,这段时间追随着王云虎下墓的那些王氏族人,损失是何等的惨重。

    那喜庆的唢呐声,在这里也显得格外刺耳。

    只不过,匪寇早已尽殁,他们从墓里带上来的“死人财”,也尽数被王云虎送给了村民。

    哪怕损失不轻,王氏族人反倒对“不争不贪”的王云虎更加拥护。

    但自古以来真的有不争不贪的上位者吗?

    呵,“不争不贪”只是因为他想要的东西,要比这区区金银更加珍贵,贪平步青云,贪流芳百世,贪...长生不死啊!

    “可惜,这人心岂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的?”

    坐在花轿里的“新娘子”看到此景,眸光幽暗,他在今晚预定好的剧目,可不仅仅是“偷梁换柱”那么简单。

    很快,花轿就落到了为葛道爷准备的院落门前。

    这里是王家长房故居内的一个跨院,有一扇单独的角门,环境清幽,景物宜人。

    “小姐,请吧!”

    大青驴嘿嘿一笑,推开了院门。

    若是那些江湖子这个时候还没有死绝,说不定会义愤填膺,跳出来找他们拼命。

    可惜大陵村的村民,虽然同样不乏窥伺桃仙娘美貌者,却因为没有种下桃花印的关系,到不了为佳人不惜性命的程度。

    最多暗暗骂上一句:

    “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

    这老不死的一大把年纪,恐怕仅仅看一眼新娘的身子,就激动的‘马上风’发作了吧。”

    轿帘掀起。

    凤冠霞帔,脚踏金丝红绣鞋,一身盛装艳丽无方的“桃仙娘”,手撑一柄红色油纸伞袅袅娜娜地走出了花轿。

    别人一辈子大多只坐一次花轿,“她”却步态从容,娴熟至极。

    一手撑伞,另一手托着一只用红绸系着的木匣。

    这便是“她”准备献给葛道爷的“嫁妆”。

    眼前黑漆漆的宅院好像一只择人欲噬的猛兽,没有酒席,没有宾客,只是象征性地挂着两盏红灯笼。

    但本就不是真的娶妻,谁也没有在乎这些琐事。

    大青驴田七带着那些“菌尸”悄然退去,“桃仙娘”独自一人走进院落。

    就见小径旁、花坛里、树桩上...到处都长满了紫红色的肉芝,高低错落密密麻麻,甚至形成了一片庞大的蕈林。

    恐怕有任何风吹草动都别想瞒过葛老道的眼睛。

    走在这院子里,就好像是走进了某个巨大怪物的食道中,终点便是怪物的胃袋。

    ‘仅用一两个时辰就改造出了一座,能让自己发挥出百分百实力的巢穴。

    葛老道在吃掉所有弟子之后,恐怕真的已经晋升境了。

    这是下马威吗?不好对付啊。’

    术士在受箓入道成为之后。

    术士、法师、真人、尸解仙,四重十二关,一步一重楼。

    在赤篆阶段的三关为精、气、神:、、。

    核心修行便要磨砺体内的一点性灵之光,直到生出,获得最本质的一次升华。

    此时,阴神才是一个人的本质,即使抛弃肉体转向鬼道也不会再丢失任何记忆!

    据桃仙娘所说,虽然葛道爷受箓入道极早,但似乎因为资质不佳,一直卡在境界之前,多年不得寸进。

    这大概也是教门中筛选“仙丹”的标准之一,要吃自然是要先吃这些已经没有上升潜力的“废材”。

    现在他有很大可能已经更上一层楼,成功突破了境。

    桃仙娘对这一境界也不是很清楚。

    只知道是一步练假成真的功夫。

    除了可以作用自身强化体魄、滋养神魂之外,还可以凭空对外界施加一定影响,成为神魂和自然万物之间的桥梁。

    简化施法流程,本身就可以充当。

    比如使用时需要的那一把土,使用时需要的几根虎毛...都可以省略。

    提升绘制符篆的成功率,在缩减咒言的同时,让各种术法的威力大幅提升...

    恐怕也拥有念动即发,在近距离瞬间打断的能力。

    ‘计划需要稍微修改一下。

    要不是为了拿凑成完整的《小生死簿》,我这个连都没有筑就的小术士,碰到这种对手恐怕有多远跑多远。

    幸亏知道今天要女装,没让表姐跟过来。’

    王远在心中不断调整着接下来的行动方案,脚下的路也终于走到了尽头。

    红艳艳的裙裾一闪,踏进唯一亮着灯光的正堂。

    就看到一位白发转黑,看起来仙风道骨的老道人,手中握着一枚白玉简,升于法座。

    身上没有穿道袍,而是十分违和地穿着一件大红的新郎喜袍。

    一双苍老的眼睛直直向着自己看了过来。

    眼神炽烈好似火烧,显然没有看出自家徒儿“桃仙娘”的皮囊之下,实际上藏着一个男人。

    “仙娘来了,你我师徒相伴多年,不必多礼,过来坐在我的身边。”

    声音嘶哑难听,好像数人齐齐开口,有苍老、有成熟、有稚嫩...带着一种莫名的惊悚感。

    “桃仙娘”对他盈盈一福,好像一位积年的老影帝,在四目相对的瞬间,眼神接连变幻。

    一双桃花美眸中,完美演绎了隐藏极深的不甘,对师父长期的畏惧和驯服,最后才是认命般的自暴自弃。

    任谁看到都要怜意大起。

    葛道爷对弟子此时的眼神同样非常满意。

    这位座下唯一的女弟子,除了不是天生的“命犯太岁”之外,心智手段等等都在其他的四个男弟子之上。

    若不是自己手握着她的,也未必能驾驭的住她。

    这时。

    他就见自己今天的“新娘子”,双手捧起那只系着红绸的木匣,恭声道:

    “师父,我有宝物献上。

    这次下墓,虽然人手折损颇多,但收获却也不小。

    弟子德行不足,不敢独享此宝,特地拿来孝敬师父,以祝师尊早日得道升仙!”

    盒子里面装的。

    正是那接连吃掉了一群衙差、郑勇、术士“无影鼠”文俊才,又被练成了的第一枚!

    也是王远这阴险钓鱼佬手中,最犀利的“饵食”。

    与此宝有缘者,虽然不一定能升仙,却一定能升天!

    然而。

    那老道士接过盒子后并没有因为好奇而直接打开木匣,而是随手将之放到了桌上。

    看着眼前娇美动人的“新娘子”,他再也抑制不住心底的欲火和执念,像一条饿极了的毒蛇般冷冷道:

    “不急,距离大祭还有整整十二天,今夜没有什么事情比仙娘你更加重要。

    我素知仙娘有孝心,好叫你知晓,其实今夜你要嫁的不只是为师一人。

    为师这便叫其他的新郎一起出来见你。”

    一边说着,一边双手颤抖地解开了身上的喜袍。

    嘶!

    喜袍下的东西让人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就见那干瘪的胸膛上一个挨一个,足足挤着四张扭曲的面孔,有眼、有口、有鼻,正是那被他吃掉的四个弟子。

    他们在看到朝思暮想的“桃仙娘”之后,顿时兴奋地大吼大叫:

    “师姐,你穿嫁衣的样子真美。让我‘吃’了你好不好?”

    “师姐,我最喜欢你了,你是我的!”

    “.....”

    “师妹,师妹,我终于得到你了!嘿嘿,嘿嘿嘿...”

    看到这种恐怖的景象,“桃仙娘”脸色巨变,正要匆忙后退。

    葛道爷却将一枚桃木符牌在桌上用力一拍。

    “她”的身体不由陡然僵住,好似待宰的羔羊般,再无反抗之力。

    “仙娘啊,劳烦你一女嫁五郎也着实有些为难,就只能用你这一身香甜的血肉,给师兄弟们分一分了。

    幸好,‘丹头’要的是命格,并不一定要有身体。

    否则,师父我还有些难办呢,呵呵呵...”

    这老道士上一刻还和颜悦色,转眼之间便翻脸无情。

    十几年二十年养大的弟子,就跟养肥的猪猡一样,动起手来毫不留情。

    “桃仙娘”似乎根本没有想到,嫁竟是如此“嫁”法,吃又是如此“吃”法。

    自己的价值竟被榨的干干净净。

    两行绝望地清泪顺着脸颊缓缓流下。

    ......

    同一时间。

    北邙山北麓,最大的一伙山贼窝里。

    一场由一锭五十两“金元宝”而诱发的惨烈血案,已经扩大到了全寨。

    一个同样身着火红嫁衣的俏美身影,静静坐在山寨的辕门上,欢快地晃荡着一双鱼儿般白白嫩嫩的脚丫。

    第一次能帮上忙,让少女心中充满了成就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