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九十一章 下墓收残局,误入红袖招(求订阅)

时间:2022-06-18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九十一章 下墓收残局,误入红袖招(求订阅)

    三个时辰之后,戌时(晚七点),也是夜间的头更。

    一身青衫腰跨虎头刀的王远,脚踏阴风跨出“阴路”,进入了。

    即使早有心理准备,但亲眼看着眼前繁华至极的节日景象时,依旧不免微微失神。

    此时, 出现在王远眼前的不是冷冰冰的墓穴地宫,而是...庞大的洛阳城!

    繁华的城市中,一片灯火通明。

    熊熊燃烧的烛油膏脂,几乎将夜色化作白昼。

    人头攒动摩肩接踵的夜市中通货羌胡,香料、珠宝、皮货、细画绢扇、细色纸扇、销金裙、逍遥巾...

    更少不了各色美食,糖蜜糕、灌藕、时新果子、鱼鲜猪羊蹄肉, 空气中充满了诱人的香气。

    沿街的瓦肆勾栏遍地都是,莲花棚、牡丹棚、夜叉棚、象棚...这些曲艺剧场最大的能一次容纳上千人。

    而王远所在的花街中, 红灯高挂, 莺歌燕语,粉腻酥香。

    许多只穿肚兜亵衣披着一件轻纱的妙龄少女,就在那楼上对街上行人倚窗而笑。

    “咯咯咯,郎君快来!”

    “来尝尝奴家唇上的胭脂甜不甜?”

    “奴儿有一曲飞燕舞以娱檀郎。”

    琴楼花娇,牡丹带露,这一个个美丽的少女,就是那莺莺沥沥娇滴滴的枝头雀,仿若能在掌心起舞,馋的行人情不自禁地就钻进楼中。

    “叹为观止, 叹为观止!这就是两百年前的洛阳城吗?

    虽然只是留在诡境福地中的残像,但还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十五年以来,王远因为的威胁, 从来不敢离开灯下黑的北邙山范围。

    距离洛阳城最近的一次,也不过是当初绑架三王子周景曜的时候,隔着洛水远远看了一眼。

    而且大炎王朝风雨飘摇的现在, 又哪里能和两百年前最鼎盛的时期相提并论?

    那“亡人乡”中看似繁华的夜市, 与这里相比, 简直就是萤火之于皓月,连提鞋都不配。

    当然。

    仅靠伊厉王自然没有这个本事维持一个如此巨大而又真实的诡境。

    正像王远当初忽悠白山君时曾经说过的那样,下面真的藏着天下七十二福地中的北邙山福地!

    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当初会一语成谶。

    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今日也不算是失信于虎了。

    “北邙山福地、一位强大的、再加上这两百年间被吃掉的所有人口,共同构成了这个不断回放重复的诡境:中元节盛会。

    更准确的叫法应该是‘鬼节盛会’或者...‘中元美食节’?”

    啊——!

    王远身后有些昏暗的巷子里,忽然传来一道撕心裂肺的凄厉惨叫声。

    “救命!救命啊!

    我不赌了,不赌了,饶了我吧。”

    王远扭过头去,脸色木然地看着一位衣着不凡,爵位为辅国将军的宗室子弟。

    被两个似乎是赌档伙计一样的大汉,像死狗一样打倒、拖走。

    在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在那人即将彻底消失在黑暗中的时候,猛地抬起头,让王远看到了他已经失去了双耳和鼻子的丑脸。

    “就跟爷爷说过的一样,每逢七月十五伊厉王的忌日,这座诡境福地中都会重复他生前经历的最后一天,也就是中元节暴毙时的景象。

    除了当日被吃掉的外来者之外,这满城几十万百姓,没有一个是活人。

    而且外来者进入此间大多会在魇镇之力的影响下迷失心智,无视各种异常和危险, 彻底放纵欲望。

    代入新的身份,完全融入这座城市,成为移动的...香肉。”

    咚!咚!咚!...

    “甲夜己,设钩陈,备兰铸——!”

    听到耳边来自钟鼓楼,象征入夜一更天的一百下鼓声,以及鸡唱吏人的报更声,王远微微颔首:

    “规则:只有时间来到一更天,中元盛会开始之后,城中的各种游乐项目,才会严格按照伊厉王制定的规则杀人。

    在此之前则是一片群魔乱舞,就算一不小心也会着道。

    整整三个时辰,足够让他们两方势力的主体伤亡惨重分崩离析,顺便也让洛阳王通过构建起来的隐藏底牌元气大伤了。

    就连一次性吃下数千人,恐怕也要大大的消化不良,反胃涨肚。

    早来一步风险太大,晚来一步说不定会让别人占得先机,现在的时机刚刚好。”

    三方势力无论是谁,都没有想过两百年大祭之日过后,彻底衰落之后再来。

    这是因为七月十五是它最强也是最弱的时候。

    最强是因为他会苏醒过来主动吃人,最弱则是因为只有这一天才会内外互通,让人有机会成功“盗运”,或者解决掉它!

    就跟没有许可就进不了“亡人乡”一样。

    这“诡境·中元盛会”,当年王氏先祖王虎臣进来过一次,十五年前爷爷王文化他们也来过一次。

    虽然他们的目的都是为了解决掉。

    可惜最终全都败了。

    而事不过三,先祖王虎臣和爷爷他们都没有做到的事情,王远今日便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将之办成。

    《小生死簿》中:4,“鲤鱼未变守江河,不可升腾更望高;异日峥嵘身变化,许君一跃跳龙门。”

    而在他眼中,“异日”便是“今朝”!

    王远站在原地略一沉吟,便有了定计。

    “根据爷爷留下的指引,下墓后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到特定的游乐场所,获取‘诡境·中元盛会’的‘游戏规则’。

    按图索骥,想办法见到藏在诡境福地某个地方的伊厉王。

    除非有法师位业,否则不建议用强。”

    于是。

    王远循着丝竹之声,扭头走进了一间名为“红袖招”的...青楼。

    直到他被当两位衣着清凉,却身怀凶器的绝色美人儿紧紧搂住胳膊,将凉飕飕的娇躯贴在自己身上时。

    也没能想明白,为什么爷爷当年下墓时,第一站到的游乐场所会是青楼?

    反正他当时怕死,也就没敢多问。

    就姑且相信爷爷说的,这种地方会相对安全一些吧。

    红袖招一楼广阔的厅堂和二楼是跃层设计,一间间铺着薄软丝被的隔间里面,多的是衣衫半解,风光乍泄的各色美人儿。

    轻纱漫舞,脂香微醺,分外撩人。

    她们有的容貌绝美,气质却十分清冷;有的身材火辣,却生了一张稚嫩的脸蛋;有的成熟妩媚,浑身都散发着别样的诱惑...

    身上的衣着不仅有薄纱制成的霓裳,更有半透的道袍、僧袍、官袍、甚至是龙袍...

    当真会玩!

    这红袖招的主人真的是把男人的心思,都给研究的明明白白。

    哪怕王远已经见惯了表姐和桃仙娘那样的人间绝色,也不禁为眼前的无限风情感到心底一热。

    随着甜腻腻的脂粉香气扑鼻而来,眼前似乎涌动着粉红色的薄雾,让人如在云端不知所以。

    正当王远暗暗猜测,盛会的提示会在哪里的时候。

    忽然。

    在他身边,一间连门都没有拉上的隔间里,一个脸色蜡黄的汉子不顾还有人围观,就当众做起了好事。

    王远这才意识到这里的规矩,似乎是先付“嫖资”才能留宿。

    房中那位洁白馥郁的身子上,仅仅披着一件红纱的美人儿,伸出涂着血红色丹寇的双手,一把扯开客人的肚腹,张嘴咬掉了他的整个肝脏。

    这才满意地躺下,让那已经急不可耐的“男人”上身。

    这里生活的“人”,本质上都是两百年来,被吃剩的残渣。

    连完整的鬼魂都算不上。

    身上唯一有价值的东西,大概就是自己的残躯了,身上的零件也是这里最受认可的通用货币。

    当然,如果身体缺损太过,可能很快便会烟消云散。

    就比如这个黄脸男人,应该没有几天日子可享受了。

    不过与他相比,对门的另外一人似乎更加不幸。

    这明显还是个活人,看衣着大概是洛阳王府随行的家丁。

    豹头环眼,满脸横肉,但眼神浑浊,似乎早就不知生在何处。

    这人在两个长得一模一样,似乎是双胞胎的妓子纠缠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一具骨瘦如柴的干尸。

    看到此景,王远脚步不由一顿。

    这红袖招里分明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粉骷髅啊。

    就在这时,跟在他身边的那两位绝色美人,却像没有骨头一样心急火燎地缠住了他的身体。

    一女死死盯着他那一张俊美无俦的脸,悄悄吞咽了一下口水,在他耳边吐气如兰道:

    “小郎君,让姐姐服侍你吧,只需要给姐姐吃一小口就好。”

    另外一个看起来年纪比王远还小的女孩,可怜巴巴地哀求道:

    “郎君,还是让奴儿服侍你吧,我肚儿浅,吃的更少。”

    旁边正寻欢作乐的不少美人,听到她们的争执声,同时向着这里看了过来。

    下一刻,一双双美眸中便射出了一片“饥饿”的绿光。

    “呃...有危险!”

    王远忽然发现,爷爷给的攻略似乎也并非万能。

    一个干巴巴的老头子和一个唇红齿白的翩翩少年郎,进到这种如狼似虎的地方,待遇貌似是截然不同的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