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九十二章 荷花宴?杀生宴!

时间:2022-06-18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九十二章 荷花宴?杀生宴!

    那一对刚刚吸干了王府家丁精气的姐妹花,互相舔了舔粉红水润的唇角,连薄纱裙都懒得披上一件。

    就在那还躺着一具干瘪尸体的隔间里,伸出嫩藕一样的玉臂,慵懒地向王远招手。

    两女异口同声,嗓音如同猫儿一般沙哑妩媚:

    “呦,这么俊俏的小郎君儿, 有些面生啊。

    既然第一次来红袖招,不如让我们姐妹共同服侍一番?只需要一份儿的价钱,就能体会到双份的快乐呦!”

    其他“欲壑难填”的妓子也不甘示弱,纷纷向王远跟前凑了过来。

    诡境里那些只剩渣滓的色鬼被她们啃了又啃,嚼了又嚼,早就干巴巴地没了味道。

    哪里比得上鲜嫩爽口的活人?

    况且这次忌日被拖到墓里来的其他活人, 虽然也算气血充足,但哪怕是那些吃起来能烫嘴的,又有几个长得这般俊俏?

    她们吃饭的时候,追求色、香、味俱全又有什么错?

    眼睛发绿的美人儿们,恨不得对王远来一场各种意义上的“生吞活剥”。

    “住手!”

    正在众女争执的时候,一个悦耳动听却隐含威严的声音突然打断了她们。

    就见二楼的楼梯口处袅袅走下一人。

    其人不辩年龄,初看似乎是三十许岁彻底熟透了年纪,再看却又似乎只有二八芳华,青春可爱。

    面上皎洁如同白玉,姿容高华,鬓间插着一支白玉簪,身批一件白色鹤衣,气质清冷,好似一位修行有成的教门坤道。

    然而,在那一片从上到下通身的洁白中,唯有一双赤足的趾尖, 却涂着火一样艳红的丹寇,宛如傲立雪中的一枝火红腊梅。

    看在旁人眼中,这仿佛就是一副“踏雪寻梅”的动人盛景, 冠绝群芳, 令人见之忘俗。

    好像一缕云烟般飘到近前。

    看到来人,那些双眼发绿的美人儿,终于强行收敛了脸上欲望,不太甘心地让开道路。

    对她轻轻一福,齐齐道了一声:

    “阿母!”

    这位艳冠群芳的美人,竟非花魁,而是这红袖招的鸨母。

    她对王远歉然一笑,嗓音宛若雪山清泉,沁人心脾:

    “奴家便是这红袖招的鸨母,贱名卧雪。

    这位小郎君,女儿们不懂事,却是让你见笑了。”

    有“诡境·中元盛会”的规则在,王远倒是不怕她们会对自己用强。

    只有触犯红袖招和大多数青楼中的戒律禁忌——达成“以肉换肉”的皮肉交易,才会变成美食。

    此刻,他在微松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惊异。

    自己似乎遇上了一位吃素的鬼中奇女子?竟然如此通情达理。

    可还不等王远道谢,却被对方一把拉住了手。

    一双冰雪般清冷的美眸对上他的眼睛,卧雪用最平静的语气说出了最让人羞耻的话:

    “女儿们的技艺都是奴家亲手调教而成, 虽然个个出众, 却比奴家差了几分火候。

    卧雪愿不收分文,自荐枕席,与君欢好。”

    暗暗吞咽了一下口水。

    碍于诡境的杀人规则,无论再怎么渴望也不能用强。

    毕竟她们只是被吃剩的残渣,而不是本身。

    在王远牢牢克制住自身欲望的情况下,也只能用这种免费试玩的方式,解解腹中的馋虫了。

    女儿们:...

    一时之间,倒是真的让王远体会到了野狗道人在记录中所憧憬的那种香艳待遇。

    试问谁又能拒绝白嫖的诱惑呢?

    正当王远天人交战的时候。

    嘭!

    红袖招的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走进来两位王府的内官太监,拍拍手掌打断了客人们的好事。

    无视了众人敢怒不敢言的脸色,捏着一副公鸭嗓子大声道:

    “王爷有令,将在今夜的中元盛会上挑选出一百位志趣相投之人,参加‘中元荷花宴’。

    在亥时人定(晚21点),于王府荷花园设下宴席,一同宴饮欢庆中元佳节。

    此番。

    早已将三百件信物,放到了整座洛阳城的各种游乐之所,一眼可辨。

    无论是谁,用任何方式,拿到其中的任意三种,就有资格参加宴会。

    亥时之后,未曾赴宴之人尽为血食,城中百姓可尽情享用之。”

    言罢有意无意地瞥了王远这种过分显眼的生人,便径直扭头离去。

    “爷爷终究不算太坑,终于让我清清白白地等到了‘游戏提示’。”

    王远这才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根据先辈们的经验,在“中元盛会”这场大型的情景再现中,虽然中元节的背景相同。

    最终也都是为了能在宴会上见到伊厉王的本体。

    但每次进来时的宴会地点却不同,“游戏规则”也不尽相同。

    比如当年先祖王公进来的时候,伊厉王刚好诱发了大水,举行的是在洛水河畔的“流觞宴”。

    爷爷他们上次来的时候,是在洛阳城城楼举行的“城头宴”。

    这一次王远进来,便成了在王府举行的“荷花宴”。

    当然,其他年份必定也有其他形式的宴会,却没人能在被吞吃后,活着将情报给带出去。

    而无论“宴会”形式如何,本质都是要酿造那一杯的“杀生宴”!

    以浑人、俗人、凡人、贤人、圣人,这人之五类为五谷,外加一位命格上佳的‘丹头’,即可酿成一杯。

    每年伊厉王忌日,苏醒过来的都会大肆吃人,材料攒了两百年,早就完全足够。

    但这一年年过去,都一直没能等来合用的丹头。

    这场重复了两百年的宴会也迟迟没能真正落幕。

    “接下来幸存者都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去收集三件信物,拿到进入‘荷花宴’的入场券。

    若不赴宴,尽为血食。

    还活着的人里面就算不知道‘杀生宴’,也必定削尖了脑袋往里面钻。”

    “按说刚才只是回光返照的,现在恐怕早就元气大伤,只能靠诡境中各处场所自带的规则杀人。

    但那王府的太监似乎在暗示,收集三件信物的时候,既可以按照游乐场所自己的规矩,也可以不遵守任何规则,为所欲为。

    作为‘志同道合’之人,追随伊厉王的脚步,突破道德、礼法、刑律的制约。

    比如:在做皮肉生意的青楼里,嫖霸王妓;在饭馆里面吃霸王餐;当街杀人,夺人妻女...做一切大胆的事情?”

    想到这里,王远猛地抬头。

    正看到卧雪头上插着的那支白玉簪,忽然荡起一圈明光,耳中传来若有若无的诵经声。

    “信物!”

    葛道爷身上的,为王远带来的增益足够持久。

    这段时间一直稳定在‘-1’,这一次他的运气就十分不错。

    特别是在那太监的鼓动下,王远几乎都有抢了簪子就跑的冲动了。

    不过还不等他付诸行动,门外就传来一声惊呼。

    王远转头看去,一道守陵人打扮的黑影,正扛着一个身上同样溢出明光的良家妇人,在路上狂奔。

    这人显然也领会到了那太监的暗示,作为志同道合之人,自然要效法伊厉王直接当街抢人了!

    但他才刚刚跑了两步,就被一大群路人一拥而上,将他连带肩上扛着的妇人都一起啃吃了个干净。

    这一幕也像是一盆冷水一样泼醒了王远。

    “没错了,就是这个味儿!

    整个诡境里面都充斥着《小生死簿》的味道,行事准则更是完全一致。

    鼓励行善积德,做个好人,但是并不强制,只要在为恶之后,可以支付得起代价!”

    破坏规则就会迎来反噬。

    可惜的是,并非人人都有伊厉王肆意妄为的资本。

    收回目光,王远再次看向身前这位比花魁还要漂亮的鸨母卧雪。

    ‘难道我也只能按照青楼的规则牺牲一下色相?’

    但是体内中属于凰妩的气息只是微微波动,他便果断拒绝了卧雪免费服务的诱人提议。

    “不,不,卧雪姑娘!

    白嫖虽香,但那是不对的,还请收下此物!”

    王远不由分说,便将曾经吃掉了一整个贼窝的二号,硬塞到了那鸨母的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