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九十三章 譬如朝露,王氏除名

时间:2022-06-18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九十三章 譬如朝露,王氏除名

    洛阳诡境一角,紧挨着洛水支流的慈惠坊,涉水桥畔。

    三三两两的王氏族人聚在一起。

    “他大伯,你看到我们家老二了吗?”

    “是啊,还有我们当家的,刚刚还在边上,一转身就不见了人影,真是急死个人了。”

    一个头发微白的老守陵人,嘴里叼着烟袋,正耐心安慰着几个后辈家里的女人:

    “这洛阳城可不是咱们大陵村那小窝子能比,这么大的中元夜市,中途偶有走散也是常事。

    我沿路留下了守陵人的记号,说不定待会儿他们自己就找过来了。”

    三个时辰之前,他们被尹厉王一口吞进了巨大的洛阳诡境。

    按照众人当初在鸟嘴坡上所占的位置,拉开距离洒落到了整个洛阳城中。

    大陵王氏的族人比别人要幸运一些。

    在回光返照大发神威之前,他们就因为“金笼囚鸟局”忽然破碎,被吓得紧紧缩成了一团。

    故而在进入诡境之后,他们所在的位置也相对较近,不多时就有人三三两两的重新聚集到了一起。

    可惜,他们中没有一个人是术士。

    受到诡境的影响,根本没有意识到这座“洛阳城”的不对劲,更不记得自己先前其实是在参加尹厉王的大祭。

    只以为自己是真的来到了洛阳城,在中元盛会中游玩。

    唯一有些奇怪的,就是在前面那三个时辰里,虽然集合的族人越来越多,但逛着逛着身边就莫名其妙地少上几个人。

    直到时间来到戌时,各游乐场所只能严格按照诡境规则杀人之后,缓过一口气的他们一共还剩下十三个人。

    散落在附近的其他守陵人队伍,比起他们也好不了多少。

    “你们谁身上还有吃的啊,可饿死我了。

    我儿子小串儿说给我买个炊饼吃,到现在也没回来。

    这死孩子八成又偷偷跑到哪里疯去了,兜里有了几个钱,就老想着找狐媚子喝花酒。

    他自己人丢了没事儿,弄没了老娘给他的那二十两宝钞,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一个颧骨突出额头窄小,满脸刻薄之相的女人,从怀里掏出一张在隐秘处印着“贩命通宝”四字的宝钞,呼呼扇着风。

    这副做派,让人有些分不清她话里的重点到底是讨要吃的,还是在炫耀宝钞?

    “串儿他娘,你说的对啊。

    宝钞虽然不如真金白银,但带着是真的方便。

    不过,我刚才在街上看上了一只翠玉镯子,想拿这张宝钞去换,那小摊贩不仅不换还瞪了我一眼,收起摊子就跑了。

    这洛阳城的人眼界也就那样,还不如咱们乡下人识货。”

    另一个妇人漫不经心地也掏出一张印着“贩命通宝”的宝钞扇风。

    其他人暂时还没有意识到,他们这些幸存下来的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一两张洛阳王赏赐的“贩命通宝”。

    纷纷附和:

    “这里的小贩好像根本不爱钱,有宝钞也买不来吃的,真是咄咄怪事!”

    “咱们这宝钞难道还烫手不成?”

    “......”

    他们今天本是预备着领赏吃席,许多人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饿着肚子,想着能在吃席的时候多吃两碗。

    到现在都粒米未进,腹中的饥火也越烧越旺。

    正在这时,一个老婆婆步履蹒跚晃晃悠悠地走过涉水桥时,一不小心从臂弯上挎着的篮子里,掉出一颗水灵灵的小白菜。

    正好落到了桥下的河水中。

    她自己却没有发现,不一会儿就走远了。

    看到那颗小白菜,串儿他娘顿时眼睛一亮,立刻跑到河边伸手去捞。

    一捞一捞却怎么也捞不到,反而让那鲜嫩嫩的小白菜顺着水波越飘越远。

    王氏的许多人本就是小门小户出身,处处都透着一股小家子气,最爱贪小便宜。

    而诡境又将他们心里的各种欲望持续放大,食欲、色欲、表现欲、占有欲...甚至到了为满足欲望,不惜性命的程度。

    那位沉迷赌博的辅国将军如是,沉迷女色的王府家丁如是,这腹中饥火难耐的妇人同样如是。

    正是另一种形式的“诡迷心窍”。

    终于,在她身子又一次努力往前一探,终于捞到了那颗小白菜的时候。

    “噗通”一声,整个人也掉到了水里。

    本来一个成人想要在岸边浅水区重新爬上岸,应该不费什么劲儿。

    但她却像是被人给死死拽住了一样,一个劲儿地往下沉。

    “救我!救我啊!”

    然而,此时岸上的其他人却深深低下头,个个充耳不闻。

    只因为他们耳中此时充斥的,不是她的呼救声,而是一篇似乎由无数钱币碰撞声组合而成的经文:

    “...上智先觉变通之,乃掘铜山,俯视仰观,铸而为钱。使内方象地,外圆象天,名曰:孔方!”

    “呃...呃...”

    随即,他们一个个用力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张大嘴巴。

    所有人的舌根上都渐渐生出了一枚,好像用烙铁烙出的血红色“贩命通宝”!

    不仅仅是他们这里,整个洛阳城范围内还幸存的王氏族人几乎无人幸免。

    早在当初接收了“买命钱”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将自己的性命卖给了洛阳王。

    全族上下老少,除了王远之外,没有一人遗漏。

    而且正像是当初卫安宁所说,因为他是一位,所以有资格继续给王爷做狗。

    但守陵人身上值钱的东西,也只是那一条命而已。

    明码标价,一百两宝钞一条。

    因为喉咙疼痛冒烟,有人刚想起身去河边解渴。

    彭!彭!彭!...

    却在转瞬之间,像是枯朽的树干一样一个个倒地暴毙,身上冒起白烟,浑身的精神气血都被蒸发一空。

    “逃!快逃!”

    即使有少数机警的夺路而逃,但无论跑出多远,无论身在何方,都只是无用的垂死挣扎而已。

    进诡境之前,杀了一轮。

    进诡境之后,又杀了一轮。

    能在诡境中侥幸活过三个时辰的王氏族人,本就已经不足一成。

    却又在短短片刻功夫里,因“买命钱”尽数暴死。

    河水中的妇人将这一幕原原本本地看在眼中,虽然她因为“诡境”和“贩命通宝”的力量角逐,而被留到了最后。

    最终却也同样没能幸免,连个水花都没有扑腾出来,就彻底消失在了水面之下。

    收了“买命钱”,生死不由己!

    显然,在这场诡境中的游戏里。

    手握的洛阳王周温晔,就是那个可以在触犯规则之后,依旧付得起代价的人。

    而且这种代价,还是让别人强制代付!

    话又说回来,在这个神诡世界中,又哪有那么多刻骨铭心,快意恩仇?

    也许有朝一日仇满天下。

    但有些仇人就好像杂草上的露珠一样,可能还不等你去亲手报仇。

    只是随随便便逛了个青楼的功夫,一眨眼,人就没了...

    ......

    同一时间,几个里坊之外的花街中。

    红袖招的院门终于被重新打开。

    王远重新系了系腰带,拍拍肚子,不太满意地滴咕了一句:

    “一般。”

    虽然那些依托诡境福地而存在的客人和美人,无论是外表还是触感,都跟真人一般无二。

    实际却本质单薄,一身残留的气运连最弱小的游魂都不如。

    只用了一盏茶的功夫,就一次性吃光了整个红袖招,可王远得到的元气还不如上次那个贼窝的一小半。

    更是连一点都没有。

    这些残渣都只是为了诱发活人产生各种欲望的工具而已,和刀剑无异。

    而且只要想想这些其实都是被尹厉王吃剩下的,王远还有些小小的膈应。

    走出红袖招,正当他迈开脚步,轻车熟路地准备前往下一家...青楼,完成下一次交易的时候。

    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旁边黑漆漆的街角里,静静蹲着一个“东西”。

    童孔勐地一缩,低下头就欲加速离去。

    但那个“东西”也在同一时间看到了他,神色微微恍忽之后,又骤然面露惊喜:

    “崔兄?即使样子变了,我也能看得出来,你是崔兄吧。

    崔兄,是我啊!”

    “崔兄,你看看,我已经自己能跑能跳了,是不是很棒?”

    “崔兄,你跑什么?

    我变成这样,你不开心吗?!等等我!不要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