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九十五章 再得诡物,王府落锁

时间:2022-06-18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九十五章 再得诡物,王府落锁

    当一更四点的钟声敲响之时。

    衣着华贵却肥胖如猪的洛阳王周温晔,正悠然坐在不知从哪里找来的滑竿上。

    两位好似铁塔一般的将之高高抬起,一路招摇过市。

    一枚刻着篆文“贩命通宝”四字的金色铜钱,就挂在他腰间的玉带上,隐射金芒,让一众随行者不敢随意抬头。

    其中有卫安宁、“鬼媒婆”高女官、以及五位道兵,共计七人,人人舌根上都印着血色烙印。

    王府中本有道兵三十六员,原本都被分派到了王府不同人物的身边。

    但在大祭之时抽调回来二十位,安排在了鸟嘴坡的各个角落,在进入诡境之后,自然分布到了整座“洛阳城”。

    却又因为的关系,让他们不计伤亡,全都在第一时间杀到了洛阳王的身边。

    除卫、高二人之外,到现在为止已经只剩下了这五位。

    不过,周温晔手中的袋子里也琳琅满目装满了几十件信物。

    期间伪装成“肥猪”,吸引各路“妖魔鬼怪”飞蛾扑火,再用大陵王氏的性命一路平推。

    收集到的这些信物不仅满足了此间所有人的需求,还有不少富余。

    “启程,赴宴。

    虽然需要多费上一些手段,但还是亲手摘来的果子才更香。”

    周温晔谈笑随意,似乎已然胜券在握。

    “是,王爷!”

    他们这支队伍一路通过安业坊、修文坊、尚善坊,只要再跨过横穿洛阳的城中河,就能到达洛阳王府。

    这条路他们已经走过了无数次,哪怕中间的跨度有两百年,依旧轻车熟路。

    不过就在即将抵达桥头时。

    他们却因为等在这里的两个人,重新停下了脚步。

    “父王,您的身体安好,我们就放心了!”

    两人对滑竿上的周温晔恭敬拜倒。

    那是容貌俊美却偏向阴柔的二王子德昌郡王周景象,以及穿着一袭兜帽纱衣的郡王妃郭彩玉。

    众人被吞进完全就是一个意外。

    周温晔自然是没有在他们身上施加什么手段的,也更没有必要使用。

    故而看到两人找上门时也不禁一怔,完全没有料到,他们竟有这般运气可以平安无事地活到现在。

    “嗯。既然吾儿没事,那便跟上吧。”

    周温晔对德昌郡王只是应付般地点了点头,对王妃就多了几分和颜悦色。

    “彩玉啊,参加宴会的信物都凑齐了吗?”

    普通人视血脉后代为自己生命的延续,对他们好是出自血脉的本能,完全不需要任何理由。

    但是如果这里换成一位长生不死者,当他能轻轻松松熬死无数子孙后代的时候,对待子孙的态度还会那样纯粹而朴素吗?

    从周温晔对自家这些子嗣的态度上就可见一斑。

    放任三儿子周景曜被掳走,随意指定大儿子周景垣当“尸”,对他们的性命半点都不吝惜。

    二儿子周景象在他心里的地位自然可想而知。

    还没有获得长生不死的“命”,却已经提前得上了长生不死的“病”。

    郡王妃低眉顺眼,有些羞赧地回答道:

    “王爷,我们东躲xz好不容易才走到这里,活下来就已十分不易。

    若说信物,彩玉手里却是一件都没有呢。”

    洛阳王倒也大度,将手中的袋子一摆:

    “没事,本王这里本就多有,彩玉尽管取用。”

    却见郡王妃不光取了自己的那一份儿,还多取了一件塞到了周景象的手中。

    显而易见,本事低微的他们本来一共就只得到了两件信物。

    之所以提前等在这里,就是准备借洛阳王之手凑齐入场券。

    周温晔见状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摆摆手:

    “走吧。”

    旁观的心里却对这位满脸堆笑的郡王殿下越发不耻。

    虽然他们只是王爷手里的一条狗,却都是有底线的狗,完全不妨碍他们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位身份尊贵的王子。

    ......

    挂摊旁。

    面对郎七的盛情邀请,王远的回答只有两个字:

    “丑拒!”

    他在扮作崔通的时候,虽然和那一群匪寇称兄道弟,但对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完全没有好印象。

    唯一一个关系还算不错的,大概就只有这位崔通的老朋友郎七了。

    虽然不能说他是一个好人,但却是一个纯粹的人。

    性格好似山林里的野兽一样,直直白白什么都写在脸上。

    不会像那些个顶个阴险的钓鱼老一样,明明准备在暗地里害人,还偏偏要在钩上挂满香甜的蜜糖。

    比如。

    若是有人问王远,王小远,你想和自己做朋友吗?他的答桉大概是: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若是问想不想和郎七做朋友?他大概率会默默点头。

    和这种单纯的人做朋友还是很不错的。

    但到了现在,王远虽然对郎七的遭遇有些同情,却也丝毫没有办法去挽救。

    除非郎七也能像爷爷一样,靠着海量的强行压制自身异化的过程。

    王远现在能给他的只有...解脱而已。

    听到“崔通”的回答,郎七脸色变幻不休。

    也不知道是该为这犀利的口舌感到欣喜,还是为这毫不留情地拒绝而恼怒。

    可是,还不等他亲自动手,强行将王远接到自己的身上。

    呼——!

    街上突然阴风大作,满街的灯笼都忽明忽暗。

    在王远的刻意引导下,郎七“口舌凶场,是非恶海”的杀人规则,终于和诡境的规则产生了冲突。

    街上的行人,同时动作一僵,齐刷刷地回头看向扯掉了相师舌头的郎七。

    脸色木然如同白纸。

    下一刻,便一起勐地扑了过来。

    王远则不顾身后那一声声“崔兄,崔兄”的殷勤呼喊,借机腾身而起,跳出了战圈。

    “嗷嗷...”

    “吃!”

    狼嚎、撕扯、尖叫、大笑...

    王远默默等到一切平息,才重新回到了挂摊面前。

    先是捡起了相师被打灭后掉在地上的那颗金牙,之所以选定这个目标,便是打着一举两得的主意。

    随后,才转身看向终因寡不敌众,难以对抗诡境规则的郎七。

    浑身的精神气血已经被洛阳城的居民吞噬一空,干巴巴的可能还没有二十斤重。

    这时,那道由化作的道基,就跟当初野狗道人死亡时一样。

    好像五彩斑斓的虫子一样,一边发出各种鸟鸣声,一边从郎七的眉心中钻了出来。

    不断扭动着身体想要融入空气中,回归属于它的道法源头。

    却被眼疾手快的王远,一巴掌给拍了回去。

    与那头野狼的半张脑壳结合到了一起,化作了一件。

    王远花费三百,用将之度化后,得到了第三枚以及属于它的志述。

    志述:骨头被烧灼后,反面会出现各种裂纹,巫师便根据这些纹路来判断吉凶祸福,这便是卜骨。

    效果:可用来卜筮问卦,虽然只能回答吉和凶,但在所涉及人员道行不超过时,却百分之百正确!

    一旦超出卜筮的上限,则不会有任何反应。

    【戒律禁忌:最多只能使用三次,便会彻底破碎。

    如果长期携带在身上,有一定可能会遭受‘五弊三缺’中,随机的‘缺一门’。

    已经有缺的可免疫。】

    “这倒是渔翁的好帮手。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特别是在面对一群老狐狸、小狐狸的时候。

    可以让人透过表象,完美判断渔翁得利的真正时机,以免中间仓促出手当了螳螂,凄惨地为他人作了嫁衣裳。”

    拿走战利品之后,王远便开启向着洛阳王府的方向飞射而去。

    《小生死簿》的簿主乙和簿主甲就跟拔河一样。

    过去如果王远离开北邙山范围之外,立刻就会被借助“枭神夺食”被凭空吞掉,掉进这片诡境。

    现在尹厉王的本体遭受“自食”之后,最多也不过就是一位,对王远已经没有了压倒性的力量优势。

    而且虽然“金笼囚鸟局”被打破,但并不意味着“自食”就已经结束,随着时间推移,尹厉王只会越来越虚弱。

    想要决定《小生死簿》的归属,必须真刀真枪做过一场才行。

    路上偶遇一位偏支的宗室子弟,顺手用覆其面夺其魂,获得了一个可以使用一年的新身份。

    做好伪装的王远,终于赶在最后一刻钟跨过了洛阳王府的大门。

    身后的钟鼓楼中,节级官面对精美的青铜漏刻,盯着水面一点点来到了代表亥时的刻度,“冬”地一声敲响了身边的梆子。

    直官吏人闻声高高举起了手中象牙材质的时辰牌,上刻时辰名、填金粉,即使在夜色中依旧熠熠生辉。

    负责报时的鸡唱吏人都是嗓门惊人的壮汉,对着白铁皮卷成的喇叭高唱道:

    “乙夜庚,杓位易,太阶平!亥时——!”

    王府门口一个脸色比纸还要白的太监,随即高喊道:

    “亥时到,宾客齐至,王府落锁!”

    彭!

    大门关闭。

    城市中顿时传出零星的惨叫声,片刻之后又化作一片死寂。

    灯火虽然依旧璀璨,但整座繁华的“洛阳城”已经在一瞬间重新死去,变回了一座坟墓该有的样子。

    ------题外话------

    感谢书友八叶贤者、海市蜃楼999号的打赏!感谢各位书友的月票、推荐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