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九十七章 长生酒里冤魂腥

时间:2022-06-18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九十七章 长生酒里冤魂腥

    随着那二十八抬的玉辂在水榭中落下,又有一群随行之人无声无息地坐到了属官那一列。

    其中有两个人分别引起了洛阳王和葛道爷这两方人员的骚动。

    一位是在大祭中作为“尸”的世子周景垣。

    他的身上依旧穿着那一件亲王王袍,和暴毙时只有二十六岁的尹厉王周彝,竟是出奇地相像。

    “尸”本就相当于“灵媒”,在面对尹厉王时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此刻神色木然,显然是已经被消化成了自身的一部分。

    另一位则是已经和完全融为一体的“穿山甲”范章。

    在王远夺回凰妩尸体,爷爷回归阳世的当天,范章被轰了一记之后,就彻底消失无踪,一直没有再出现。

    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重新回到了中。

    倒是早在一个月前就被吃掉的三王子周景曜没有再出现,作为美味的“药饵”,大概早就被完全消化干净了。

    不等两方人马窃窃私语,一个浑身气质阴冷,站在玉辂边的太监总管便高唱一声:

    “王爷有令,开宴——!”

    随即,一大群太监、宫女捧着食盒碗碟鱼贯而入。

    只是他们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手上的动作都完全一模一样。

    甚至在摆放餐具时,位置也分毫不差。

    三十几个活人面对此景,大多连动都不敢动一下,生怕惊动了它们,一不小心把自己也当成菜摆上餐桌。

    哪怕除了王远的之外,其他人看不到这荷塘水榭的本质。

    依旧本能有一种孤身躺在义庄里,眼睁睁看着一群腐尸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的毛骨悚然。

    王远倒是看得明明白白。

    在这中无论是城中的万家灯火、千娇百媚的亲王妃嫔、高冠博带的王府属官、穿行如梭的太监宫女...

    通通都只是表象。

    如果说尹厉王是一头巨枭的头脑心腹,他们就是巨枭的爪子、牙齿、羽毛,偏偏不是拥有自我人格的独立个体。

    毕竟“枭神夺食”发作的时候,可是连尹厉王自己都吃,他们这些近在迟尺的殉葬者又怎么可能幸免?

    水榭中除了这三十几个活人之外,眼前黑压压的百余人,本质上其实都是尹厉王自己!

    这时,随着宫女太监打开手中的食盒,一股子浓浓的肉香瞬间便钻进了所有人的鼻子里。

    咕冬!

    在一片死寂的水榭中,这吞咽口水的声音几如雷鸣一般响亮。

    许多人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有吃过东西,闻到这要人老命的香气,嘴里的口水已经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他们从来没有觉得肉竟然可以这么香。

    不过,当宫女把菜端出来的时候,却又让众人瞪大了眼睛。

    发出浓烈肉香竟然是几根白水煮莲藕,还有一颗和人头差不多大的大桃子,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这...真是怪哉!”

    活人还在因为理智和欲望而天人交战的时候,对面的那些属官、妃嫔已经开吃。

    抓起莲藕啃得津津有味,咬破桃皮吸吮汤汁。

    一时之间,越发浓郁的肉香在水榭中弥漫了开来,勾得人腹中馋虫不断翻滚。

    这种纯粹的诱惑是如此强烈,就连已经吃过早、中、晚饭才下墓的王远都感觉像是饿了一整天。

    其他人会是什么状态可想而知。

    “不是说这里是北邙山福地吗?也许福地中特产的灵藕、仙桃,这也实在太香了。”

    “对,这定是福地奇珍,我先来尝上一口。”

    虽然大部分人都不为所动。

    但有几个靠着运气才来到这里的幸运儿,已经受不了诱惑,一边自我安慰着,一边抓起面前的食物塞进了嘴里。

    一边大肆咀嚼,还在一边招呼其他人跟他们一起。

    受到鼓舞,越来越多的活人加入了他们。

    但在王远的眼中。

    那水煮莲藕是一根根惨白的胳膊、大腿,一把抓上去还会挣扎蠕动,似乎刚刚在荷塘水下搅动烂泥的就是它们。

    桃子则是一颗颗剃光了头发的人头,那不是在吃桃,而是掀开头骨,舔食脑髓。

    举办的宴席上,又哪里来的灵藕、仙桃?

    说不定在座诸人的某些亲戚朋友就在其中。

    敢吃“杀生宴”上的东西?只能说这些人是无知才无畏。

    正当这些人在大快朵颐之后,有些疑惑怎么有菜无酒,没法润口的时候。

    那立在玉辂边的太监总管再次高唱一声:

    “王爷有令,上酒——!”

    包括王远在内,洛阳王、葛道爷、王云虎...这些清楚内情之人顿时精神一振,齐齐扬起了脖子。

    “终于来了!”

    王云虎想要得到、王远和葛道爷想要《小生死簿》和、洛阳王则是全都要。

    他们每个人也都用自己的方式对这一场宴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现在终于迎来了收获的时候。

    就见尹厉王的属官、妃嫔们齐齐举起桌上空荡荡的酒杯朝向天空。

    口中齐声唱喝:

    “第一委气立!”

    “第二顺气生!”

    王远敏锐的听觉立刻注意到,不止是眼前这些“人”在唱喝,而是整座洛阳诡境中的所有人都在齐声高唱。

    无数个声音最终合成一个,在整个洛阳诡境、邙山福地上空回荡。

    “第三成万法!”

    “第四生光明!”

    据教门传播的隐秘知识所载,这是众生从无到有诞生的四个步骤,意味着世间接连出现了物质、生命、法度、光明。

    “庆云开生门,祥烟塞死户,荡荡自然清!”

    “开天门,邀诡神!”

    话音刚落。

    这诡境上空的阴云忽然翻滚着向两侧裂开,一颗好像血红色眼睛的巨大月亮显露在天空之上。

    呜呜呜...

    莫名的阴风忽然刮起,桌旁用玉石凋刻的香炉中,炉火忽明忽暗。

    随着王府力士敲起冬冬作响的兽纹大鼓,有青色的烟柱随之升腾入空。

    好似一条道路般接引天上的存在由此降下。

    而王远也感觉身边的空位上在一瞬间便...坐满了“人”!

    后背一片冰凉,却是瞬间被冷汗打湿了衣衫,但即使是也只能隐隐看到些影子,朦朦胧胧并不真切。

    比起能被自己一双铁拳打死的,这些东西似乎才是真正的。

    紧接着,燃烧的纸钱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纸灰伴随着旋风在整个水榭中四处滚动。

    尹厉王那一众美丽的妃嫔,好像忽然被什么东西附体,脱掉衣衫,肢体扭曲,口中继续唱词念曲,喋喋不休,扭扭疯疯...

    掀起一场怪诞无比的狂欢。

    与此同时,那些空桌上的飨食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啃食一空。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缩起了身子,似乎自己也正坐在对方的餐盘里,生怕那些无形的东西会一不小心连带自己也啃上一口。

    最后,享用过祭品,狂欢也宣告结束。

    那些无形的东西又像旋风一般刮起,在回字形的水榭中间渐渐化作一只半透明的大缻。

    这便是“杀生宴”、“长生酒”的祭祀科仪,召请天外的上位存在相助。

    盖子打开。

    休!休!休!休!...

    整个诡境中正在参加中元盛会的一个个人影骤然崩解,化作数十万道血红的流光电射而来,飞速没入好像容量无限的大缻。

    而水榭中大部分的妃嫔、宫女、太监,已经没有用处的大王子周景垣,吃过莲藕、仙桃的活人同样如此。

    全都成了用于酿造的人之五谷。

    随即,无形的火焰在大缻底下升起。

    凄厉的哀嚎声响彻了所有人的耳畔,缻中无数张扭曲的人脸开始不断融化,咕噜咕噜在底部汇成一滩赤红色的酒液。

    短短片刻功夫之后,整个北邙福地都彻底安静了下来,只有剩下了大缻中酒液不断翻滚的声音。

    想要发生某种质变,却始终差了临门一脚。

    王云虎急切地看向葛道爷,想要问问先前说好的备用“丹头”到底在哪里。

    却忽然听到另一边,洛阳王周温晔澹澹开口道:

    “天上三奇甲戊庚,地下三奇壬癸辛,人中三奇乙丙丁,这便是!

    如果只有一人、两人被吃,则和普通人毫无分别。

    但如果天、地、人三格齐聚,则同样是能化腐朽为神奇的上品‘丹头’,不会输给弄丢了的那个分毫!

    三垣、四象、七曜,为父对你们三兄弟的期许,你能体会到吗?吾儿景象?!”

    ------题外话------

    感谢书友霜天樵草、绿炎暗影、雾阴的打赏!感谢各位书友的月票、推荐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