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九十九章 龙衣益媚法,全员是恶人

时间:2022-06-18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九十九章 龙衣益媚法,全员是恶人

    葛道玄浑身紫红色的肌肉剧烈膨胀,在眨眼之间便以化作了一位蛮兽一般的恐怖巨汉。

    浑身白气喷涌炸裂,仅仅一步就跨到了王云虎的身后。

    后者听到破空声,在“有激必应”的本能驱使下刚要躲闪。

    “啊——!”

    口中蓦然发出惨叫,却是舌根上忽然传来一阵深入骨髓的剧痛,好像生生挨了一记烧红的烙铁。

    虽然鹰视狼顾的能力——“篡逆”,只需片刻功夫就能将这诡异的变故镇压下去。

    但是在面对一位强大的时,仅仅是这片刻的功夫却已经足以致命!

    电光火石。

    一只大手好像铁箍一样狠狠掐住了他的后颈,然后用力一抖。

    王云虎身上“噼里啪啦”一片乱响,好像一条死蛇般,顿时没有了任何力气。

    耳边传来葛道爷冷漠的声音:

    “王族长,你跟伊厉王一样现在都没用处了,就劳烦你发挥一下‘鹰视狼顾’最后的价值吧!”

    不等王云虎反应过来,就被怪物般的老道士一手拽住脖子,一手拽住大腿,以堪比第三境的恐怖巨力,狠狠一拔。

    伴随着刺耳的皮肉撕裂声,竟将他的整条脊柱都给硬生生地拔了出来。

    不过。

    这位的身体早已经蜕变为了非人,生命力极为顽强。

    即使少了脑袋和脊柱,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彻底死去,双臂在抽搐般乱舞之际,一把扯掉了葛道爷身上那件的道袍。

    而在那件本就因身体膨胀,而紧绷开裂的道袍之下,竟然还有一身官袍!

    色作青黑,材质是弹性十足的青织金妆花罗、青织金妆花绢,上面绣着一条狰狞的过肩。

    王云虎那颗脑袋被葛道爷攥在手里,嘴巴好似漏风:

    “呃,你是...神宫监的赶山道人?!”

    对守陵人来说,最熟悉的官府术道中人有二。

    一为:“神宫监”的赶山道人,他们的官袍是,据说虺五百年化为蛟,蛟千年而化为龙。

    二为:“御龙直”的禁咒校尉,他们官袍是,龙有鳞曰蛟龙,有翼曰应龙,有角曰虬龙,无角曰螭龙。

    便是因为云从龙风从虎,寓意天威风雷。

    守陵人隶属于“神宫监”下属的“大陵司”,王云虎自然一眼就认出了他的官袍。

    闻言,葛道爷此刻肌肉过渡发达的脸上嘴角一咧,狞笑道:

    “老夫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弃官不做了。

    不过,我师兄孙道乾却到死都是真正的赶山道人。

    若非借着这官身,我们又怎么可能找到线索,最终确认《小生死簿》藏在伊厉王的王陵之中?

    虽然在衙门里有龙气压制,无论修行什么道法,最高也不过赤篆,求不得长生不死,但这身官皮可是真的好用啊。

    下墓之时可护佑身体、抵御恶咒,且弹性十足随大随小,不必担心打着打着就没了体面。

    另外,这下你也该明白,我找到的第一位合作者,根本就不是你这个小小的守陵人了吧!

    守陵人?呵,狗一样的东西!”

    王云虎眼睛瞪大,一双虎目中迸出血泪。

    鹰视狼顾,本应最精于背叛,但他这一次却终于被别人背叛了。

    不仅仅因为对长生不死的贪欲,赔掉了全族家小,最终竟是连着这一身骨血都要成为别人的嫁衣裳。

    王云虎双目发黑,眼前似乎忽然出现了两道人影。

    男的高大魁梧,女的美丽温婉,他们在生命的最后,将“掘墓盗运之法”和刚刚出生的孩子托付给了自己。

    然后,自己就...背叛了他们,顺便夺走了他们拥有的一切。

    呵呵...果然是狗一样的东西啊!

    至此终于咽气。

    这老道士便蘸着他的血,在手中的脊柱上写下一道。

    整根脊柱登时一亮,闪烁寒芒。

    属于王云虎的虽然并非诡物,却因为自身独特的异相,是发动背刺的最佳武器!

    “哈哈哈哈...”

    在身后伊王周温晔猖狂的大笑中,这根便被抛飞出去,落入已经杀到伊厉王周彝身前的卫安宁手中。

    为什么气定神闲?因为周温晔和葛道玄两人从一开始就是共犯!

    ......

    咻!咻!咻!...

    王远手中剑光呼啸,“艰难无比”地将头顶一只只夜枭斩落在地。

    切换身份之后,虽然虎头刀已经被他丢掉,但这个身份所练的还在。

    宗室传承的,虽然杀伐之力未必强于,却堂皇大气,兼具蛰龙养生之妙。

    其中的“万人敌之术”更是气势磅礴,万夫难挡。

    此刻,以一位第二境高手的见解,去驱使这门剑法,立刻比周景轩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但实则只是表面好看,根本出工不出力。

    在意识到有一个不甘心当棋子的家伙,已经由明转暗之后。

    王远在行事时就越发小心谨慎,认认真真扮演着自己这个,不算太差但也不能太出众的角色。

    身边的那些闲杂人等死得越来越多,他距离周温晔、郡王妃、鬼媒婆这个核心圈子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而志得意满的周温晔,早已经站到了那透明大缻的脚下。

    只等酿成,就可以在第一时间喝下去。

    这时。

    王远忽然看到他腰间的那一枚猛地一闪,战团之中立生惊变。

    然后由卫安宁,手持这一柄仿若短矛般的,在一众的拼死掩护下,狠狠插进了伊厉王的胸口。

    嘭!

    这位纵横了北邙山周边两百年的,终于在状态最差的时候被人痛打落水狗。

    一击背刺之下,仿若金庭玉柱般轰然倒地。

    麾下包括范璋在内的一众爪牙也顿时僵直,好像在一瞬间重新变回了尸体。

    无数夜枭也纷纷坠地,化作黑雾消散一空。

    但他们付出的代价也极为惨重,有三位的身上满是小儿嘴巴般深邃的伤痕,五官尽毁,开膛破肚。

    即便的身体强悍,此时也已经出气多进气少。

    率先冲上来的麻家兄弟,和另外两位也伤势严重,要想不死,在短时间之内怕是不能动手了。

    但他们两方老狐狸已经合流,拿王云虎的性命献祭,终于奠定了胜局,剩下的只需要收割战利品就可以了。

    站在卫安宁身边的葛道爷,重新恢复了那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像这样强大的诡异,要想杀死极为不易,也只是让它陷入假死而已。

    不过,只要再等上一会儿,让‘自食’继续发作,就可以让他自己杀死自己了!”

    一边说着一边就要蹲下身,检查一下自己心心念念的《小生死簿》,到底在不在伊厉王的身上。

    然而。

    这时身后传来的一声惊呼,却让葛道爷心脏猛地一跳。

    “怎么回事?这的蜕变怎么停住了?!”

    却是周温晔忽然发现那酿造中的出现了异常,沸腾的酒液正在重新变回原状。

    顿时惊慌失措起来。

    等葛道爷回头看去,恰好看到那大缻微微一震,重新吐出了一件好像由白色蛇蜕缝制而成的衣服。

    上面隐隐有一道龙纹。

    衣服轻飘飘地落到周温晔和郡王妃的面前,被王妃郭彩玉在第一时间弯腰拾起,口中急颂:

    “龙衣龙衣,动人心意,出入求谋,利官见贵,我赖汝灵,护我身体,急急如律令!”

    然后对着身后那位英武不凡的镇国将军周景泽,一抓一抛。

    原地,周景泽的身影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另一位洛阳王“周温晔”!

    “龙衣”便是郊外的蛇蜕,以之练法修成一件神奇的“龙衣”。

    正常情况下,就像当年的周穆王一样,宗室中人受龙气护佑,却也受龙气桎梏修不得术法。

    但是就如世间依旧存在着这种例外一样。

    无法用来实现长生的也是一种例外。

    此门道法认为,贵人身上的龙气、官气、命数都会化作一件无形的“龙衣”,护佑主人。

    修行此术的女术士,却能在最亲密的接触中,悄悄盗走达官贵人身上那件无形的“龙衣”,暂时转移到自己炼制的真实身上。

    效果:

    其一,龙衣可自己幻化人形,成为一道假身,或为贵人或为自己。

    其二,无论何人披上这件龙衣,都会被视作贵人本人,发号施令,莫敢不从。

    戒律禁忌:

    【一、唯有貌美女子,且四柱八字中有两者为阴者可修行此术。

    比如年柱:一甲子为六十年,其中逢奇数为阴,逢偶数为阳。】

    【二、当女子为有夫之妇,且伉俪情深时,便可借夫妻相连的命数,再修成第二件“子母龙衣”。

    此“龙衣”可助益丈夫!

    但男子使用时间越久,便会越发阴柔,直至男性特征彻底消失无踪。】

    【三、蛇性本淫,若是女子修行此术有成,大多会落得:“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的下场。

    若性情贞烈,强自按捺,必为“龙衣”反噬,身体渐渐异化,出现蛇类的特征,直至完全化作一条美女蛇。】

    显然,一开始主动投进大缻中的,只是被郡王妃郭彩玉控制的一道“龙衣”假身而已。

    其中携带的虚假命数根本不足以点化,这才又被吐了出来。

    而周景象虽然能变成别人,但对象却只能是自家王妃的姘头!

    若非不想死,正常人哪里会练这种邪术?!

    此刻借助龙衣化身为“洛阳王”的周景象,满怀刻骨恨意地飞起一脚,将肥猪一般父亲直接踹进了大缻中。

    发泄般歇斯底里地大吼道:

    “该死的老东西,彩玉跟了你那么长时间,你当我不知道,其实你自己也是跟我一样的吗?!

    这计划早在太爷爷那一辈就已经开始了。

    我也不想死,只能换你去死!也是我们的了!哈哈,哈哈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