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一百章 诈死技术哪家强?

时间:2022-06-18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一百章 诈死技术哪家强?

    噗通!

    这一次再无意外发生。

    落入大缻中的周温晔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脸上那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就已经永远定格。

    血光一闪,他那肥猪一般的身体便被彻底化去。

    “丹头”终于被完美集齐。

    半成品的重新开始剧烈翻滚,赤红色的酒液在沸腾的同时,还渐渐染上了淡淡的金色。

    让人一看就知道绝不是凡品。

    这便是《参同契》所说的:“金性不败朽,故为万物宝!”

    横跨两百年岁月,经历了无数波折之后,这杯耗费无数条人命酿造的,终于要在今日大功告成了!

    一切发生的是那样迅捷,那样的出人意料。

    无论是近在咫尺的“鬼媒婆”,还是远处的卫安宁和葛道爷都根本救援不及。

    “精彩!实在是精彩!”

    能够亲眼目睹洛阳王终于恶贯满盈,而且还是在他最志得意满的时候,被亲生儿子弑杀而亡。

    即使并非亲自动手,王远依旧感觉十分解恨。

    这个从绑架表姐凰妩开始,制造了自家一系列悲剧的罪魁祸首,就应该配上这种大起大落的荒诞死法。

    当然,这个时候全程经历了一切的王远,同样也被洛阳王一家的家庭伦理剧,震得三观尽碎、目瞪口呆。

    先是三兄弟被亲爹抛弃,莫名其妙变成了丹头;

    接着爆出葛老道跟洛阳王其实才是一伙儿,王云虎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悲剧,被人像走狗一样卖的干干净净;

    当孝子贤孙悍然灭杀老祖之后,让人几乎以为大赢家已经钦定了周温晔和葛老道。

    好家伙!这个时候诈死的二王子又跳出来背刺了老爹,送他老人家去和兄弟们团聚,凑成了新的。

    这些老狐狸,个个肚子里都装满了坏水,坏水里还至少泡着八百个心眼。

    阴险!

    没有最阴险只有更阴险!

    “活该统治着这人间的依旧是人!那些一根筋的妖魔和,怎么跟这些浑身都长满了心眼的家伙斗?

    若非掌握着碾压级的力量,还有‘西王圣母’这等行事诡谲的教门尊神动不动搞个大事。

    恐怕用不了多少年,能提供各种好处,甚至是长生不死可能性的它们,就要被人类杀成濒危物种了吧?”

    王远细数此间还活着的所有人。

    就连三观最正,心地最善良的自己,也曾做局灭掉了自家王氏全族,以及伊藩周氏,这两支宗族数千口人。

    其他人里面,大概只有那位德昌郡王妃郭彩玉,才能勉强算是个好人。

    至少能为自己的丈夫做到这一步,助他在绝境之中成功翻盘,已经可以称得上一声奇女子了。

    这时。

    死寂一般的水榭中,忽然响起一声断喝:

    “卫将军,给本王杀了那个妖道!”

    周景象将手一晃,掌心中出现了那一枚,刚被他从亲爹腰间拽下来的。

    披上洛阳王“龙衣”的周景象,已经完美取代了洛阳王的身份,自然也取得了对其麾下所有人的控制权。

    “遵令!”

    沉声应命的同时,本就站在葛道爷身后的卫安宁,已经毫不迟疑,挥舞手中的长戟便向着他狠狠劈了下去。

    铛——!

    本就是历代王朝为镇压各路教门、道派、妖魔诡怪而生,王朝鼎盛之时,配合伐山破庙无往不利。

    往往能将不服管束的各大教派和何种邪祟,一路赶到疆域边缘的穷山恶水,再也难以威胁王朝统治。

    而境界高深的,本身就像是油盐不进的顽石一样。

    可能缺乏玄奇变化,却能在正面攻伐时,吞吐星斗,凝聚军气,一力破万法!

    唯一的缺陷大概就是无法长生了。

    不过。

    人精一样的葛道爷,早在周景象亮出手中的之时,就已经察觉到了危机。

    在攻击临头之前便已经霍然警醒,猛地向前一扑。

    同时一个甩袖。

    轰!轰!轰!...

    火光迸射,雷劲炸裂,震得所有人耳朵一阵嗡嗡作响。

    正是练就的。

    只不过不是出自“太乙玄兵道”的,而是出自“桃神道”的。

    可惜,这些质量普通的霹雳子对可能还会有致命威胁,却已经不足以杀死一位。

    更何况这位还是一位身披重甲的!

    故而卫安宁连躲都没有躲,硬抗着烈焰冲击,舞动沉重的长戟好像旋风一般继续杀向葛道爷。

    逼得他一时半会儿竟然腾不出手来,施展本身最强力的道法。

    只能靠着境界带来的念动即发之能,以各种组合小术,与紧追不舍的卫安宁不断周旋。

    而地上躺着了道兵、麻家兄弟却被他们战斗的余波波及,通通吐血而亡。

    “哈哈哈...”

    看到此景,也许是因为长久压抑后造成的反弹,此刻的周景象笑得比方才的周温晔还要猖狂。

    与之境遇相似的王远,至少还有“亡人乡”中的表姐作为心灵的休憩之所,终究没有心理变态。

    周景象却一直被束缚在洛阳王的眼皮子底下,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多年朝不保夕的隐忍,早就让他的心性有些扭曲。

    一朝得势,立刻便将平日里积累的委屈,转化成了无穷的暴戾!

    当他的目光重新注意到那些还活着的伊藩后裔、王府管事,便陡然收敛笑声,脑海中过去的种种再次涌上心头。

    “嗨,你说那个老王八啊...”

    “他那姬妾可真润...”

    “我要生这样的儿子,非得一巴掌拍死不可...”

    “......”

    因为只有他们夫妻自己才知道的“戒律禁忌”。

    郭彩玉只是为了练法救夫,才必须“红杏出墙”。

    如果周景象默不作声,旁人不明就里,只会认为此女生性浪荡、人尽可夫。

    到时候郡王妃这奇女子,既得承担献身救夫的苦楚,又得受尽世人的白眼和委屈,简直惨不忍睹。

    周景象这才做出了一副,我就是天生绿毛老王八的做派,让人误以为根源是出在他的身上,从而免去了王妃的骂名。

    甚至许多贵人还对王妃报以同情,根本不会怀疑她的身上有妖。

    然后就被郭彩玉挑选合用的目标,顺利盗走了“龙衣”。

    而一顶油绿油绿的帽子,也被结结实实地扣在了周景象的头上,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议论这些桃色的是非。

    ‘这次正好一次性解决掉这个隐患,给伊藩周氏断个根,将一切都推倒重来!

    以后,再也没人知道我和彩玉的过去。’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顿时一冷:

    “不留活口,全都杀了!”

    今晚这场不断翻转的大戏进行到现在,也终于烧到了王远的头上。

    他扮演的周景轩虽然不配当“贵人”,却也共享过周景象为了掩饰真相送出来的其他姬妾。

    所以,周景轩跟周景象不仅不是作为同道中人的好朋友,而且还是不共戴天的大仇人!

    身边的鬼媒婆和郡王妃郭彩玉闻令而动。

    瞬间,幸存者中一片惨叫。

    “喝!”

    雍容美艳的郭彩玉娇叱一声,随手扭断一人的脖颈之后,便狠狠攻向躲在人群里的王远。

    让王远意外的是,这看起来柔柔弱弱的郭彩玉,动起手来竟然也是一位高手。

    至少比伊藩后代中侥幸活下来的这些臭番薯、烂鸟蛋要强得多。

    霓裳飘舞,翩若游龙,却在美丽中暗藏杀机。

    事实上,卧薪尝胆的夫妻两人,都将偷偷摸摸练到了第一境大成的境界,即将突破第二境。

    平时有“子母龙衣”遮掩,旁人根本就看不出来。

    表面上连“整劲”都勉强的周景轩,在狼狈地接了几招之后,顿时空门大开。

    郭彩玉体内劲力流转,那一只踩着素色绣鞋的纤纤玉足,好似势大力沉的铁槌般,狠狠踢在王远的胸口上。

    “咔嚓”一声,他的胸骨顿时凹陷下去。

    噗——!

    一大口鲜血猛地从口中喷了出来,整个人都狼狈地跌飞出去,重重砸落在地。

    颤颤巍巍地挣扎着还想再爬起来,却因为中途力气泄尽,双腿一蹬彻底没有了生息。

    躺在地上连呼吸都微不可查的王远,默默给自己点了一个赞。

    这死法之惨烈,演技之精湛简直满分。

    毕竟一位、一位都还没死,无论是哪个他都不想亲自硬杠,正好也学周景象来上一招诈死脱身。

    憋住气息、像冬眠一样遏制心脏跳动,这种伪装成尸体的状态,王远至少能坚持半个时辰。

    然而,出乎他预料的是。

    就在他刚刚躺下的同时,上蹿下跳的葛道爷也被卫安宁抓住机会,以伤换命,轰然打爆了那一颗白发苍苍的脑袋。

    无头尸体摇晃了两下,随即抽搐着摔倒在地。

    却无人察觉到,在那暗淡的油灯照耀下,似乎有些微不可查的细小粉末,从他的身上渐渐弥散开来。

    此时还活着的人,已经被那大缻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铛!铛!铛!...

    天音渺渺,庆钟齐鸣。

    大缻倾斜,在半空中凝出一只透明酒杯,杯中缓缓注满了金红色的酒液。

    今夜在接连的翻转之后,真正的胜利者似乎已经再无疑问!

    注视着这一杯。

    场中周景象、郭彩玉、浑身血迹斑斑看起来状态欠佳的卫安宁、鬼媒婆这四个人的眼神里,都渐渐充满了迷醉。

    “长生不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