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一百零五章 斩草又除根

时间:2022-06-18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一百零五章 斩草又除根

    解除恢复了自己本来面貌的王远,掐出走上前去,在肉山上重重一拍。

    伸手从那只巨大的血洞里掏了掏,便掏出一颗脸盆大小的红色“肉芝”!

    晶莹剔透好似玛瑙。

    “十三斤七两一钱,我先前吃过诡骨、诡皮、诡心,这还是第一次能吃诡肉芝。

    也不知道补不补?我下厨熬汤,你们都来尝上一尝。”

    王远笑呵呵地转过身来,却意外发现,自从进来之后就一直没有出声的凰妩,身体正在瑟瑟发抖。

    眼睛死死盯着地上某处,双手抱紧了自己瘦削的肩膀,几乎将娇小的身体缩成一团。

    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惊恐,美丽的星眸中早已失去了焦距,口中不断重复着:

    “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饶了我,饶了我吧...”

    王远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地上躺着的是一个连手脚都彻底消失,勉强还剩个人形的大蘑菇,正是鬼媒婆高女官!

    机缘巧合之下,这个本事不上不下,只是学了几手杂术的老太婆也没有死。

    在看到这鬼媒婆的瞬间。

    当初在朱雀局中见过的惨状,以及这个老东西曾经干过的一幕幕恶事,便再次涌上了王远的心头,让他的双目都有些充血。

    十五年前,不知道被从哪里绑来北邙山的少女,正是被眼前这个老妖婆用、硬生生地折磨致死。

    只是为了让“丹头”点化出来的酒水更美味一点!

    显然。

    即使凰妩因为啮龙花荚壳榨取的汁液,而魂魄离体化作女鬼,还顺带丢失了大半记忆。

    但这张刻骨铭心的脸,依旧在她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深深烙印。

    王远把肉芝丢给五鬼,自己快步来到凰妩身边,心疼至极地将小女鬼抱在怀里,轻抚着她的后背,柔声哄着她:

    “没事了,没事了。”

    暗恼自己本应该早点悄悄解决了这个老货。

    却因为葛老道搞事,没能腾出手来,让她活到了现在。

    那个眼睛都快睁不开的老太婆,显然也认出了眼前这个已经化鬼的少女,不由失声惊叫:

    “是你!当年卫安宁掳来的那个丹头——?你果然还活着!

    原来十几天之前,她的尸体是被你从陪陵里救走的?”

    前一句话是对凰妩说的,后一句话则是对王远所说。

    不过,下一刻她就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脸色顿时一变,慌乱道:

    “不要杀我,饶了我,饶了我吧。

    老婆子只是王爷养的一条狗,我只是听命啊!我不想的,我真的不想的!”

    有些人作为施暴者的时候,张狂霸道,狠戾凶残。

    但是一旦角色互换,骨头却又比任何人都要软,摇尾乞怜,丑态百出。

    “姑娘,姑娘!你是人美心善之人,冤冤相报何时了,老婆子已经如此凄惨,活着比死了还要难受。

    你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紧紧蜷缩在王远怀里的凰妩,虽然身体依旧本能地在颤抖,却完全不记得这个人是谁。

    看了一眼王远,微微扭头转向鬼媒婆,声音有些发颤地疑惑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为什么会那么怕你?”

    这时老太婆才想起,这丹头在化鬼之后早就失去了当初的记忆。

    而参与当年之事的人包括周温晔在内已经全都死了,根本没有人知道自己曾经做过多么恶毒的事情。

    老脸之上顿时挂满了哀切,可怜兮兮地求饶道:

    “云和姑娘,当年卫安宁送你来北邙山的时候,正是老婆子一路照顾你的饮食起居啊。

    但我只是王爷的门下走狗,就算可怜、心疼姑娘,也只能把你送来此间,都是逼不得已...”

    凰妩越发疑惑:

    “云和?是我吗?我似乎对这个字号有些熟悉,但现在也记不得了。”

    这个时候。

    清楚这老货真实面目的王远,懒得再听她在那里颠倒黑白,当初鬼媒婆跟卫安宁的任务不同,根本不知道凰妩的家在哪里(第七十三章)。

    在他眼中已经没有了任何价值。

    王远避开微微失神,好像有些被她骗到的凰妩,对左右使了个眼色。

    蹲在他们身后的大黑狗,立刻凶相毕露猛地窜了上去。

    张开利齿森森的大嘴,一口咬在了那老太婆的脸上,狠狠扯下了一大片血淋淋脸皮。

    又是一口,咬掉了半个下巴。

    这老太婆立刻宛如恶鬼,她终于明白自己在那个心狠手辣,笑到了最后的少年手中,已经断然没有了幸理。

    顿时露出了凶恶的本相,眼角崩裂,怨毒无比地嘶吼道:

    “啊!死狗住口啊!

    你们这对狗男女,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生生世世缠上你们,吃你们的肉,喝你们的血,以报今日之仇!啊啊啊...”

    话没说完,已经被大黑狗彻底咬死。

    再次安抚了小女鬼后,王远十分难得地夸奖了它一句:

    “老黑,干的不错!”

    灵智不低的大黑狗脸上立刻重新露出傻笑,咧开血淋淋的嘴巴,吐出一条长长的舌头,一条尾巴摇得像风车一样。

    一个简简单单的名字,却代表着地位与原本大不一样。

    不由将热切的狗眼,看向主人怀里的少女。

    此刻的它福灵心至,已经悟透了“升迁的诀窍”。

    深刻意识到,自己在这个家里想要提升地位,到底需要抱紧哪一条大腿。

    趁着这个功夫。

    兢兢业业的五鬼,也已经从荷塘里面把炸飞的捞了出来。

    王远感觉这一波自己赢麻了。

    体内装着完整的《小生死簿》、,怀里揣着战力堪比法师的,还有足够让他武道修为突飞猛进的。

    左手,右手,以后自家的钓鱼大业注定要更上一层楼!

    自然,他也不会忘记那枚记录着隐秘的白玉简。

    他有预感,这件一直在世间流传了两千年的玉简中,似乎还有其他的秘密,等待着自己去挖掘。

    不过,正在他心中暗爽之时。

    亥时已过,子时悄然而至。

    呜呜呜...

    莫名的阴风乍起。

    一道虚幻的鬼门随之洞开。

    随即,水榭中忽然多出了上百条鬼影。

    包括伊厉王的那些阴物属官在内,其他所有没有被吃掉的死者,竟是在短短片刻功夫,就已经接连化鬼。

    一个老枭般刺耳的声音在几人耳边响起:

    “嘎嘎嘎,老婆子都听到了,我要去阴司告状,我要告诉所有野鬼,你的手上有一本叫《小生死簿》的

    天书!

    寒光衬北斗,神武震乾坤!

    你得了枭神墓里所有的好处!你将来注定麻烦不断!被各路妖魔诡怪抽筋剥皮!”

    这是鬼媒婆。

    其他记忆忘得一干二净,却对被王远纵狗咬死的死法耿耿于怀,心底对他充满了恨意。

    “喋喋,我也听到了!

    我记住,让你永世不得安宁,你等着!”

    这是被王远捅死的道将卫安宁。

    他的魂体受损不轻,眼神呆愣只会重复这一句。

    “.....”

    这些人在化鬼之后,有的呆呆愣愣,无知无觉,有的却面色狰狞满是恨意。

    特别是满怀恨意的那些,因刻骨的执念在转瞬间便化作了怨鬼、恶鬼、厉鬼。

    其实这并不代表道行高低,只是鬼中不同的种类而已。

    相对人类来说,同样是人,有的是农夫、有的是强盗、有的则是战兵,一般执念越重在同级中越强。

    他们一边叫嚣着,一边向着鬼门冲进去。

    七月半鬼门开。

    今天是伊厉王的忌日,同时也是中元鬼节。

    鬼门从七月十五这一天的子时开门,一直到午夜重新关闭。

    大概是因为北邙山福地中鬼物云集,一道侧门便开在了这里。

    眼看他们便要裹挟阴风冲进鬼门关,制造出后续数之不尽的麻烦。

    王远却嘿然一笑,拿出爷爷那枚刻着“阴阳两界分生死,三途河上摆渡人”的腰牌,闪电般丢进了鬼门之中。

    “嘿,你们当鬼才几天?不知道我

    下一刻,鬼门之后的景象顿时变幻。

    化作一片像海一样浩渺的河面,一位嘴里叼着烟袋,腰间塞着一本话本《绣榻野史》的老翁,撑船而来。

    摆渡人的阴沉木腰牌,可以在阴阳两界凭空开个侧门,将鬼门连接到自己所在的水域。

    这本就是斩草除根计划的一部分!

    于是。

    一群怪叫着冲进鬼门的阴物,一个不少,全都落到了王文化的船上。

    然后...就被这辣心老萝卜一桨一个,通通沉进了三途河。

    恶人如果在乘船时不慎掉入三途河,便会在“彼”和“岸”之间沉沦三百年,到期之后洗尽罪孽和记忆,才能得到救赎。

    而这通通都是摆渡人的业绩!

    肉眼可见的,王文化脑后的功德光圈瞬间亮了一大圈。

    老头儿笑眯眯地冲抱在一起的王远和凰妩挥挥手。

    顺手将一条鱼线从门内抛出来,勾住了枯瘦无比的伊厉王。

    随着一声微弱的惨叫响起,将他身体中的一道黑影也勾进了河中。

    至此。

    知道中发生了什么的所有人,全都被斩草又除根,就连地里都被浇透了三途河水,再也没有任何后患首尾。

    当爷俩两人合谋,彻底解决了这个大祸害之后。

    王远的再次猛地一跳,从1563点直接跳到了7856。

    主要是它因“自食”而死,被债业反噬后,都被拿去归还了天地的借贷,能有这6000多的已经十分不易。

    绝户之计也大功告成!

    王远幽幽看向桃仙娘,这是自己需要解决掉的最后一个外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