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一百零七章 桃仙死木官生坐金阙神拜我

时间:2022-06-23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一百零七章 桃仙死木官生坐金阙神拜我

    少倾。

    房门开打一条细缝,露出半张明艳绝伦的玉靥。

    在看清来人的瞬间,桃仙娘那张本就魅力十足的脸上,顿时春回大地,百花盛开,简直美的不可方物。

    就连弯弯的眼角都带着妩媚至极的笑意。

    “远哥儿,你来了?快进来。”

    这表情管理浑然天成,真的好像是一位已经等待情郎多时的怀春少女,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拉着王远的手进入房间中。

    王远这才发现桃仙娘似乎刚刚沐浴过。

    除了颈间系着一只水绿色的兜儿外,身上就穿着一件薄纱衣,双足趿拉着银缎绣鞋,幽幽的花香沁人心脾。

    在暖黄色的灯光映衬下,玉人的身段更加显得婉约风流,肤光乍泄,洁白如雪。

    哪怕明知道桃妖女的这幅样子,一定是故意的。

    这位树魅桃仙最擅长的手段,便是利用自己的美色牵引旁人的七情六欲,兵不血刃地达成自己的目的。

    若是让王远自己一个来这里,哪怕不去刻意占便宜,但无论如何也要好好欣赏一下她动人的风情。

    可惜,这里还有第三双眼睛正静静看着,王远只能眼观鼻鼻观心,做出一副正人君子的做派。

    桃仙娘却主动握住他的一只手,一双桃花美眸中满是天真小女孩般的崇拜,语带期盼道:

    “莫非远哥儿已经找到办法,帮仙娘修改命数了吗?”

    心里早有定计的王远也没有再吊胃口卖关子,直接点头应是:

    “没错,正如先前的情报所说,《小生死簿》的确有着改易命数之能。

    只要你做好准备,我甚至现在就可以帮你改命!”

    “真的吗?”

    桃仙娘不禁大喜过望,没有想到王远今天刚刚才拿到《小生死簿》就研究出了用法。

    王远只是笑了笑:

    “据你之前所说,你们这些‘桃神道’的术士都有自己的本命桃实,依四柱八字、名讳、精血而锁定本体。

    即使废功重修,甚至是身死化鬼,都不可能摆脱教门以及道统源流‘西王圣母’的钳制。”

    “其实,这种冥冥中命理上的约束,只要差上一点,就是天差地远。

    所以我不需要完全改掉你的,只需要将你的年、月、日、时四柱中,不影响成格的某一柱从阳改为阴即可。

    只是还需要桃仙子配合一二。”

    在终于能摆脱“食物”的命运之后,桃仙娘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王远眸子里的深邃。

    愣愣地过了好一会儿,才从巨大的惊喜中回过神来。

    随即羞赧地发现,自己已然眼圈发红,眸中泪光点点。

    “呀!见笑了,还请远哥儿稍待。”

    佳人轻呼一声,连忙起身趿拉着绣鞋走进内室,似乎是准备先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

    然而王远靠着超绝的感官,似乎隐隐听到了一声极细微的箱匮开合声,不知道她在内室还干了什么。

    又过了盏茶的功夫,已经恢复原本丽色的桃仙娘才重新出来,坐到了王远的面前。

    此时,桌上已经放着一本非竹非金非石非玉的书册,摊开了空白的一页。

    “以指作笔,以血为墨,直接写下你的名字便可。

    不仅可以修改命数,还能接引你加入上面并没有教门尊神的‘阴山道’!从此天高鸟飞,海阔鱼跃!”

    “好。我便信你,还请远哥儿不要负我!”

    桃仙娘闻言,只是略一犹豫,便咬牙刺破手指,在书页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时至今日,她本就已经没有退路了。

    书姓名,法契成!

    随着最后一笔落下,桃仙娘那一双桃花美眸中的神采顿时微微一暗,白皙的额头上却随之浮现出一枚金青色的神秘符印。

    一篇志述也在这张空白页上显示出来。

    【志述:桃仙娘

    族群:树魅桃仙

    年龄:二十岁零一十七天

    寿元:132岁

    异相:无

    命格:5,还魂借气

    气运:1,红光罩命

    修为:第一境赤篆术士,受箓入道。

    神通道法:“人面桃仙法”

    阴德:共计283,(-152原本+435枭神墓所得)】

    仔细审视了桃仙娘的四柱命盘之后,王远便伸手将她月柱中的阳月:辛未,改为了阴月:壬申。

    在命理上,桃仙娘的年龄也陡然年轻了一个月。

    随之而来的,便是王远账上的猛地烧掉了整整三千点!

    足够他在当初的“天光一线”阶段,提升两点气运了。

    当然。

    若是没能达成法契,而去直接修改一位陌生赤篆的命数,哪怕只是最简单的改动,也会至少花费三万。

    他要是有这个闲钱,还不如花在自己身上,到时候直接飞过去将对方一刀天诛。

    而随着王远这一笔落下。

    崩!

    这一声宛若裂锦,空气中似乎有什么无形的东西被陡然崩断。

    正是桃仙娘和自家道统源流在冥冥之中的联系,已经随着命数改易,而被暴力切断。

    桃仙娘的身体也像是遭受了雷击一般,猛地躺倒在了椅子上。

    “成了!”

    在王远的刻意调整下,此时她的命数虽然被改易,但依旧可以成格。

    这命格虽然对本人没什么大用,却能在应景的时候助益旁人,算是一种命格上的上佳炉鼎。

    孤阳不生,独阴不长,中和为吉!

    故而王远对这个命格也有些眼热,因为他知道,除了在作为“丹头”时应景之外,在做鬼的时候同样应景!

    “桃仙娘桃仙娘”

    随着王远的这一声声的喊魂,桃仙娘的身体像是害了急病一样,开始剧烈颤抖,直抖得鬓钗散乱,纱衣滑落。

    眼看就要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身体里钻出来。

    那一支在鬓间插着的,却骤然活了过来,荡开一圈碧莹莹的光芒,体型轰然暴涨。

    无数烙印着红色符文的黑色桃枝,像是鬼爪一样向着王远猛地抓了过去。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他却不慌不忙地一声轻喝:

    “定!”

    铃铃铃

    红光乍现,凰妩现身,脚踝上的铃音响起。

    这些桃枝鬼爪顿时僵在半空。

    定魂!

    的这之能,不仅可以针对人,还可以针对“活着”的。

    此时,王远再度大喝一声:

    “桃仙娘!!!”

    躺倒在椅子上的桃仙娘,脑袋后仰,胸膛一挺,玲珑的娇躯竟毫无征兆地突然崩解。

    下一刻。

    在尽数飘落的衣衫中,重新现出了一位全新的桃仙娘,不,应该是“桃仙娘”。

    只是。

    此时的妖女已经完全褪去了过往的艳丽风情,一身青色宫装,眉目婉约,好似从古诗里走出来的青衣仕女。

    她对王远盈盈下拜,恭声道:

    “木官,拜见法主!”

    王远哈哈一笑,伸手虚虚一扶:

    “仙娘,请起。”

    眼神新奇地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这位新生的阴官,心中若有所悟。

    “原来如此,桃仙娘本就不是人,而是一位‘树魅桃仙’,本体则是一棵通过培养出来的人面桃树。

    她的身体其实就跟已经完成了‘炼形’的鬼修差不多,都不是单纯的血肉之躯。

    故而在化鬼之后,原本身为桃仙的身体便立刻不存。

    好处是,在化鬼之后,她不需要再重新‘炼形’。”

    除此持外,桃仙娘更大的改变,却是精神上的。

    她在洗尽铅华,获得新生之后。

    就像是当初改换了门庭的一目五先生一样,心智已经被《小生死簿》完全修改,成为了王远的忠实拥趸。

    再也不用担心她会背叛。

    人心既然经不起考验,那便不去考验。

    而这样一位,便是王远修行的上佳宝材!

    所谓“阙”便是帝王居所,王权中枢。

    “地阙”便是下土阴世的阎罗金阙,也是阴司的权柄中枢。

    修行这一门天部道法,便是要修成一座“地阙”,统领无数阴官鬼神,将

    自己的元神供奉成一尊仙真神圣。

    继而

    坐金阙,神拜我!

    因此修行这一门道法,便需要召集阴官、阴将重重拱卫在侧,将自己高高举上王座。

    仅在第一境赤篆,就需要立下充当根基,择五位分属五行命数相合的作为护翼。

    按理来说,天生的表姐当然是上上之选,做一位火官绰绰有余。

    但是开玩笑,王远哪里舍得让她受这份委屈?

    完全无法想象她像一目五先生一样,变成虽有独立思想,却对自己完全唯命是从,不发话都不敢啃自己的提线木偶。

    所以,便只能委屈本就信不过的桃仙娘了。

    故而,桃仙死,木官生!

    改易命格,接引入道,既解决了她的问题,也不用担心会被意外反噬。

    王远重新收回目光,对她道了一句:

    “拿出来吧。”

    这青衣仕女的双眸中已经满是恭顺敬畏,任何小心思都无法在王远眼前隐藏。

    “是,法主!”

    应了一声之后,便返回内室抱出一只盒子,在王远面前轻轻打开。

    一阵青烟飘出。

    盒子里包着符纸的线香已经烧到了三分之一,而在线香的底部则连着一张写满字迹的黄表纸。

    显然如果主人没有在线香烧完之前回来解除机关,这封书信就会被发送出去。

    在王远最志得意满地时候,化作致命的一剑,对他发动背刺。

    在这个人吃人的世界上,如果天真到相信妖女会真的改吃素,可就活该被坑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