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一百一十二章 酒色财气楼青蚨子母钱

时间:2022-06-23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一百一十二章 酒色财气楼青蚨子母钱

    钧州最东侧,洛水下游,距离洛阳城约六百里的归德府。

    鸣鹿县县城,铜钱巷。

    一个身材消瘦,面带菜色的青年,缩头缩脑地走到一间挂着“通货天下”牌匾的铺子门前。

    抬头看向门上的牌匾,用力攥了攥手心里一枚花纹都快被磨平的旧铜钱,心里暗自嘀咕:

    “陈二哥说的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我孙五六虽然大字不识一个,可就算不看牌匾,也知道铜钱巷最里面的铺子,就是这一间没错了。

    也不知道陈二哥去了哪里,明明说好要一起过来买粮食,二嫂却说他一大早就不见了人影。

    陈二哥不会是骗我的吧,拿着这一枚铜钱来买粮食,人家真的会卖给我不成?”

    即使先前听邻居信誓旦旦地保证过,孙五六此时依旧不免有些忐忑,生怕会被人给轰出来。

    轰出来倒也没什么,要是再被打一顿可就太亏了。

    可是一想到现在县城里其他粮铺里的粮价,以及正卧病在床的老娘。

    他便在地上蹭了蹭连草鞋都没得穿,满是皲裂伤痕的双脚,用力蹭掉脚底沾着的泥土,这才狠狠一咬牙走进了这间铺子。

    权当死马当活马医。

    只因今年夏天,大炎境内到处都在闹灾。

    而且是十分反常的北方闹水灾,南方闹旱灾,内陆闹蝗灾。

    鸣鹿县自己还算稍好一些,却也因为北边的洛水泛滥,让大批流离失所的流民涌进了这个小县城,让粮价顿时开始疯涨。

    先前一石粟米只需要六钱银子,掺点野菜省着点吃,足够让一个人过活一年了。

    但是现在同样的一石粟米却需要整整二两银子,也就是两千文铜钱,而且是每天一个价。

    像孙五六这样干力工的底层小民,早就已经买不起粮食了。

    “掌柜的?有人吗?”

    进门之后,孙五六却发现铺子里面没人,壮着胆子叫了两声之后,才想起来陈二哥说过的话。

    连忙看向柜台前摆放的一只朱漆钱柜。

    邻居陈二哥曾经跟他说过,这间铺子里的米一直没有涨过价。

    不止是米,油盐酱醋、衣衫、茶叶、陶器...许许多多的东西都极为便宜。

    不,应该说就跟白送差不多。

    凡是在太平年月里,价值不足一两银子的物件,在这里都只需要一文钱就可以买走!

    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孙五六心里想着飘着米油的粟米粥,不由咽了咽口水,将手中的那枚铜板投进了留着一条缝隙的朱红钱柜。

    然后高喊了一声:

    “给我来一石粟米!”

    嘭!

    话音刚落,柜台的小门便忽然打开,从中滚出了一只装满了粟米的布袋。

    孙五六看到竟然真的跟陈二哥所说一样,顿时大喜过望。

    “太好了,这灾年有救了,我明日一定要叫街坊邻居也都一起来!”

    扛起那一大袋粟米就跑了出去。

    浑然没有发现,约自己来这里的邻居陈二,就静静躺在那只钱柜的脚下,肚腹之中的东西早已经不翼而飞。

    钱柜上的朱漆,竟和地上干涸的血迹一般无二!

    显然是比他早来了一步,也早走了一步。

    实在是不能怪这些升斗小民,对这明显不合理的馅饼,没有生出

    警惕之心。

    见小利而忘命的事情,自古有之,在未来也不会绝迹。

    况且人都快饿死了,哪还管得了其他?

    少倾之后。

    这间店铺后堂缓缓走出两个豪商打扮的男子。

    盯着那朱红钱柜,一个富态些的商贾感慨道:

    “每两个人进来就必定有一个会被吃掉,既供养了这由一位诡仙化作的,又能吸引源源不绝的客人。

    宋师兄,你说若是这天下间所有的生意都这么好该有多好啊。”

    一旁耳朵上生着一颗富贵痣的宋师兄,则将身上所有能被称作财物的东西,包括身上的丝绸衣物都尽数除掉。

    这才小心翼翼地走到那钱柜的跟前。

    只因这件邪门的六亲不认,无论是谁只要身上带着财物靠近,都有一半的概率会被吃掉。

    哪怕是他这样一位已经练就了的巅峰赤篆也是一样。

    “钱师弟,咱们上一年徒劳无获,赔本投进去的财货全都打了水漂。

    如今辗转数县之地,又等了整整一年,我只希望今天这不要再让我们失望了。”

    说着便伸手打开,将里面一枚一枚已经积攒了一年的铜钱,通通倒在了地上。

    哗啦啦....

    顿时,铜钱像水一样流淌了一地。

    不过倒出来的铜板全都锈蚀严重,好像是在阴暗潮湿的地窖里存放了上百年,已经再也不能充当货币。

    但这两人不但不恼反而满脸惊喜,立刻一起动手在这堆铜钱里面翻找起来。

    不一会儿,钱师弟手中便举起一枚金灿灿的铜板,大笑出声:

    “哈哈哈,师兄,我们用这种笨办法收集,以这红尘气制御完全不受控制的。

    时隔两年,终于又得到了一枚...!”

    没错,这铜板上面弯弯曲曲的篆文,可不正是和王远手中拿一枚,一模一样的“贩命通宝”?

    宋师兄看着师弟手中的铜板,同样开怀大笑:

    “加上这一枚共计一十二枚!

    从师父那一代就开始,整整二十年啊,我们‘酒色财气楼’钧州分楼,前后一共用了二十年时间才集齐了这十二枚。

    打造道统法物的材料又凑够了一样,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在道脉之中扬眉吐气!

    钱师弟,是时候以青蚨之术,将早先年散出去的那十一枚给收回来了。”

    富态商贾钱师弟立刻点头应是:

    “是,师兄。

    那些人又哪里会知道,自己手里的早就已经被我们制成了‘青蚨子母钱’,只要我们以母钱相招,那子钱便会自行飞回来。

    而且无论他们派发出去的‘买命钱’有多少,其中买回来的八成人命,都会被截流,就等着被我们重新回收。

    无论他们心再狠,算计再多,实际上都只是在为我们‘酒色财气楼’打白工而已,哈哈哈...”

    如果要问世界上最美丽的花叫什么,那一定叫做:随便花。

    这“酒色财气楼”所有的一种旁门法术——青蚨子母钱,便能让“随便花”变作现实。

    炼法之时。

    需将雌性的青蚨和它产下的卵各自放在瓮中,烧符三道,再把两个瓮埋在阴晦的墙根底下,三天之后再打开。

    用雌性青蚨的血涂在一枚铜钱上

    ,这个叫“母钱”;再把青蚨子的血涂在另一枚铜钱上,这个叫做“子钱”。

    在买东西的时候,单单花掉母钱或者子钱,就可以通过自己控制住的另外一方,让花出去的钱自己再飞回来。

    所以这钱永远都花不完!

    如果觉得一枚铜钱不够花,一对青蚨母子最多可以炼制九九八十一枚青蚨子母钱,还可以炼第二套、第三套...

    显然,修行界中的聪明人数不胜数。

    如果说王远是在众筹修行,那他们就是在拿无数人的性命...众筹炼宝!

    然而,正在这时候。

    钱师弟的怀中,忽然传出一声悲切的虫鸣。

    两人脸色不由一变。

    钱师弟连忙从怀中取出一串用皮绳编起来的钱串,上面刚好是一十一枚母钱,分别对应着散在外面的十一枚。

    但是在钱串的最上方,也就是最先炼化出来的那一枚,此时却颜色暗淡,几乎在眨眼之间就生满了铜绿。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钱师弟顿时失声惊叫:

    “不好!是我们当年送到洛阳王手里的那一枚铜钱出问题了!

    历经了二十年岁月的第一枚,可是为我们攒下了最多的资粮啊!”

    一边同样勃然色变的宋师兄,恨恨跺脚:

    “快,带上,我们立刻动身去洛阳!

    只要那枚还在,这作为母体的便一定能带我们找到它!”

    ......

    同一时间,远在六百里之外的北邙山上。

    吱——!

    沐浴在“度化仙光”中的,突然发出一声像虫子一样的凄厉鸣叫,吓了一人二鬼一大跳。

    “这诡物在被度化的时候,念一篇《钱神经》倒是很正常,但是在最后却又发出了一声虫子叫是怎么回事?”

    三人面面相觑,都对“青蚨子母钱”这种独门法术不明所以。

    此时,却是王远在成功筑就道基后,终于有时间来整理一下先前得到的战利品。

    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度化。

    志述:

    此物本是普通铜钱,后来在机缘巧合之下,被一件强大的侵染。

    能力:以此铜钱烙印金银珠宝、宝钞、布匹...等等一切可以作为货币流通的事物,可以买来旁人的性命。

    生杀予夺,尽操己手。

    收了买命钱,生死不由己!

    若是受害之人在三日内返还主人,或在经手之后直接丢弃,亦或是无偿赠给别人便会无事。

    但如果选择收藏起来,或者直接花销掉,便会默认达成交易,同意将自己的性命卖给,不能反抗主人的任何命令。

    戒律禁忌:

    【二、好食人,‘贩命通宝’自身同样贪心,能长期奴役而忍住不吃的目标,最多只有三个。

    其他人奴役的时间最长不得超过一个月,超过一个月时间,便会被尽数吞吃干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