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一百一十三章 王远钓官气初识御龙直

时间:2022-06-23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一百一十三章 王远钓官气初识御龙直

    入夜时分。

    刚刚经历过一次水患的洛阳城,虽然远远不如北邙山诡境中那般繁华整洁。

    却在依山傍水的大气磅礴之余,还多出了许多热闹的烟火气。

    特别是如今宵禁废弛。

    城中百姓为了庆贺伊藩子弟自洛阳王而始满门暴毙,张灯结彩,自发欢庆三日,就让这洛阳城显得更加热闹了几分。

    能搬开这座压在他们头上整整两百年的大山,甚至足以抵消今年洛水泛滥带给他们的伤痛。

    毕竟,洛水“吃人”只吃一时,但伊藩“吃人”却要吃个生生世世,老老少少,少少老老。

    洛阳城中几乎找不到一个没有受过伊藩戕害的小民。

    “我要去告官,拿回我家的祖宅!”

    “告什么官?我们直接去抢回来。”

    “对对,不如我们明日一起,去抢了洛阳王府开的万福赌坊。我们不光能脱贫,还能发财!发大财!”

    “发财!发财!”

    “......”

    酒到酣处,类似的声音不绝于耳。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街小巷里便弥漫着一种不太正常的狂热气氛。

    随着时间推移也越发浓烈,似乎只需要一个小小的火星,就能将之轰然引爆。

    而在这座千年古城的外围,倒是还算相对平静。

    在这里除了打死王远都不敢去的青楼勾栏之外,最具烟火气的便要属百年老号“醉霄楼”了。

    咚!咚!咚!

    雅间“春风阁”的房门被轻轻敲响。

    “客官,您的菜来了。”

    “进来吧。”

    闻言,低眉顺眼的店小二端着一盘红烧鲤鱼推门而入,将菜放到少年客人面前的小桌上,冷热一共八道菜已经全部上齐。

    只是小二临走时,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少年左右。

    他记得自己在进门之前,明明听到房间里有两个女子如同银铃般的嬉笑声。

    现在却只有这一位头戴竹冠的青衫少年,赤着脚斜靠在窗边的榆木矮榻上,欣赏着窗外夜色中滚滚洛水。

    可是,桌上的碗筷明明就有三副...

    想到这里,他忽然感觉这个房间实在是有些过于凉爽,再也不敢多想,慌慌忙忙地退了出去。

    等他离去之后,桌上的酒壶忽然自行飞起,为青衫少年的杯中斟满酒。

    “法主,请用。”

    随即,从一只嫩藕般的小臂开始,一位俏丽的青衣仕女,在王远对面显出身形,正是侧腿跪坐在榻上的桃仙娘。

    看着少年,目光盈盈,宛若秋水。

    这时,桌下响起一个银铃般悦耳的声音:

    “仙娘,也给我倒上,我还能喝。”

    却是连菜都没吃几口,一副醉眼朦胧的凰妩,正懒懒地枕在弟弟的大腿上,口中含含糊糊地嘟囔了一句。

    看着少女可爱的睡颜,王远无奈地点了点她挺翘的鼻尖,帮她轻轻拍打着玉背,一会儿就让小女鬼睡了过去。

    三人才刚刚开席,菜都还没有上齐,凰妩便嚷嚷着要喝酒,偏偏又酒量极浅,只是两杯米酒下肚就醉了过去。

    王远倒是也能理解,十五年的时间除了阳气之外,她什么都没有吃过喝过,自然全都要补回来。

    而且,这姐姐自己真心惹不起,只能哄着顺着。

    四柱命盘不

    全之后,只有抱紧她的大长腿,时常叫嚷两声“富婆,饭饭,饿饿”,才能勉强维持得了生活。

    对面的桃仙娘有些羡慕地看了凰妩一眼,才收回目光跟王远说起了正事:

    “法主,我成为木官之后,便自行取代了,对能御鬼的桃树和所有阴性的植被,都能操控自如。

    您要的三个人选已经全都挑出来了,但官衙中‘龙气法禁’浓厚,不依赖道法怎么才能把东西安安稳稳送到他们手上?

    我们的术法暂时可是近不了县令一级的身侧,我不建议您再用崔通的身份去以身犯险。”

    在赤篆阶段,需要的天灵之炁为“积尸气”,需要的地灵之炁为“阳气”和“官气”。

    “积尸气”只要开天门就有,“阳气”也能够自给自足,要想真正将修造完成,还需要源源不绝的!

    王远三人这次来洛阳,主要目的当然不是喝酒,而是为了“钓”。

    工具便是桌子上被装在礼盒里的三枚。

    现在他手中的,已经足够批发,一号来自野狗道人的;

    二号来自桃仙娘“借”给他的;

    三号来自“狈军师”郎七的;

    四号来自周景象和郭彩玉化作的;

    五号来自周温晔手中的。

    除了一号已经跟葛老道同归于尽,四号本质来自,也是力量最强的一枚,需要慎重使用之外。

    其他三枚已经都在这里。

    中,收集官气的方法有二:

    第一,自己做官,只要有官位,官气自然源源不绝。

    这也是们能够兼容龙气的根本原因。

    第二,便是强行夺取别人的官气。

    恰好,在“吃人”时,吸的不仅仅是元气,还有人体内的福、禄、寿三火。

    在吸干福、禄、寿三火的同时,这就会随着“禄火”一起被吸收,根本不需要多费功夫。

    “三个人选都是七品官吗?”

    “对,这三人个个劣迹斑斑,不比伊藩的那些纨绔子弟稍差。

    先前我便试验过,七品刚刚好,官气和可以恰好达成平衡,他们的名字和官职也都按照您的吩咐贴到了盒子上。”

    王远满意地点点头,连那三个倒霉蛋的名字都没有过问。

    先前他只是一声令下,桃仙娘便列出了一系列倒霉蛋的名单,任他采撷。

    可以说,这妖女在做敌人的时候很让人头疼,但当队友的时候却让人分外舒心。

    而且桃仙娘过去一直将自己放在第一位,现在却将王远这位法主放到了第一位,想他所想急他所急,就更加让人舒心了。

    因为也是的延伸。

    王朝最顶层达官显贵们受到龙气护佑,普通官吏也会受到官职带来的官气护佑。

    这种红尘气对道法最为克制,让大炎官吏不至于为妖邪所害,动摇统治秩序。

    故而王远当初就从没有想过,要送给洛阳王一颗尝尝,因为根本就没用。

    所以选择合适的人选就很重要。

    七品官刚刚好。

    官职太高,官气太浓,根本就啃不动,官职太低,又提供

    不了多少官气,和吃一个普通恶人差不多。

    “这些贪官污吏们鱼肉百姓,我们就去鱼肉他们,幸亏现在吏治崩坏,遍地都是毫不掩饰的贪官污吏。

    要是放到太平盛世我还真不好下手。”

    说完,王远伸手一招。

    呼——!

    随着阴风刮过,三只盒子已经被卷起突兀消失。

    与此同时,有一条渡船正从窗外缓缓划过,船头一个看起来容貌清正,正在四处张望的中年人怀中忽然一沉。

    看到盒子他毫无意外,立刻抱着盒子钻进了船舱。

    “呵,朱风宪,好好干,别让我失望啊。”

    王远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腰间悬着的一枚铜板,骤然一亮。

    他在老早之前就有过猜测。

    周温晔靠着这件利器和其他手段,恐怕在暗中控制了不少洛阳城中的关键人物。

    但在亲自入手了宝贝之后,才发现这个猜测有些不准确。

    三个长期奴役的名额中,卫安宁和鬼媒婆这哼哈二将就占了两个。

    包括王氏族人和其他的,都是在最终行动之前,才被控制了生死。

    否则当初王远击杀的第一个郑勇,也不可能对周温晔那么不恭敬。

    而最后一个名额,便是这一位提刑按察司的“风宪官”朱建安。

    “主纠官邪,戢奸暴,平狱讼,雪冤抑,以振风纪,而澄清吏治。”

    官位虽然不高,只有正九品,却是位卑而权重。

    他的手中掌握着洛阳城中大批高官的黑料。

    正是这官面上的力量,再配合洛阳王府的权势和灰色势力,才让他们在遥控“杀生宴”、“掘墓盗运”之时如鱼得水。

    将合理地送到目标手中,对他来说更是小菜一碟。

    唯一让王远感到有些可惜的是,这位朱风宪十分难得的是一个为官清廉的好人。

    王远已经答应他,只要帮自己办成这件事,就会在一年之后还他自由。

    正当他们目送着那渡船缓缓离去之时。

    两人忽然听到远处的黑暗中,传来一阵隆隆巨响,火光冲天,就连熟睡中的凰妩都被惊醒。

    桃仙娘立刻通过城中的阴属植被聆听感知情况。

    很快便发出一声惊呼:

    “洛阳城里出事了,是御龙直!为首的是一位出身‘太乙玄兵道’的武翼将军!”

    片刻之后,已经能直接听到远处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

    那是:

    发财!发财!发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