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杀生道果 第一百一十四章 没脸子抱喜神

时间:2022-06-23作者:北海牧鲸

    _:杀生道果 第一百一十四章 没脸子抱喜神

    一刻钟之前。

    满面络腮胡,好似人形熊罴的聂人熊,正带着三个身披官袍的禁咒校尉,默默走在张灯结彩一片欢庆的洛阳城中。

    这三人都是跟随他一起被贬的核心属下,风里来雨里去,相处起来远没有普通上下级之间那么严肃。

    三人中一个年纪最小的青年最为活泛,因为姓邱还顶着一个少白头,故被同伴们戏称为邱少白。

    嘴里咬着一根草杆,吊儿郎当地将目光从一家勾栏门口收回,轻轻叹了一口气:

    “洛阳这等大城市虽然繁华,就连窑姐儿也远比那些乡下地方的漂亮。

    但稍微玩玩还好,时间一长就跟判了刑一样。

    一身道功不仅难以进步,还会被慢慢消磨,简直比和妖诡拼杀还要痛苦。

    特别是老胡已经完成道法筑基,就差受箓入道了。”

    身边留着羊角胡的老胡,却笑着摇了摇头:

    “呵,说不定以后咱们想过这种‘苦’日子,都只能去京城才能体会到了。

    当年,由太祖皇帝设立‘御龙直都尉府’,将在乱世里成长起来的那些妖魔诡怪,通通赶出大炎腹心之地后。

    大炎国力越强盛,咱们御龙直的地位就越低。

    如同煌煌烈日,威震四海,压服一切妖魔诡怪,御龙直负责的防线一直被推到了那些没有人烟的荒郊野岭。”

    这时老胡脸上的悠然神往又瞬间消散,声音也变得低沉:

    “可惜,三十年前先皇在位的时候,我们跟着‘龙气法禁’退到了乡里一级,十五年前建明皇帝登基,我们又退到了县一级。

    去年,连州府一级都需要我们这些‘裱糊匠’,去对大炎这头只剩空架子的纸老虎修修补补了。

    也不知道,这洛阳城还能坚持多久。

    今日距离那可是只有十天了。”

    最后一位禁咒校尉傅抱石,则像石头一样沉默寡言,没有接话。

    但他们都清楚,那社稷之术意味着什么。

    那个时候也许是一众术士的春天,却必定是底层百姓的寒冬。

    一时之间整个队伍都陷入了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

    “行了,打起精神来。今天是三天欢庆的最后一夜了,都给老子警醒些,到天亮咱们就可以松上一口气了。”

    然而,聂人熊的话音刚落。

    一只双脚如同铁爪,浑身羽毛漆黑,只在头顶长着一片红色头冠的大鸟,就扑棱着翅膀落到了他的肩头。

    口中嘎嘎怪叫道:

    “将军,立德坊、承福坊、修业坊这核心三坊的百姓,似乎有些不对劲。

    半刻钟之前,他们没有受到任何人组织便自发聚集起来,开始向着洛阳王府前进,现在浩浩荡荡已经有数千人了。”

    这是一只御龙直豢养的铁脚鸟,也叫“铁爪鹀”,算是一种灵禽。

    虽然战斗力不强,却懂人言,能帮助禁咒校尉侦查、传递情报,远胜猎犬。

    闻言,几人顿时脸色巨变。

    事实上他们早就知道,早在昨天和前天的时候,城中就一直有些激进的声音在传播。

    “伊藩作威作福这么久,正是因为有周氏朝廷在背后支持,朝廷根本不管我们这些小民的死活。”

    “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这些禽兽必定是遭了天诛。”

    “朝廷?还不由老汉手里的粪勺顶事!”

    “如今他们已经死了,我们要把债给讨回来!”

    “我们要讨债!我们要发财!洛阳王的财富,本就是我们祖祖辈辈积累下来的。”

    “”

    如果流言肆虐,三人成虎,一个不好,便会让“龙气法禁”在短时间内出现一定疏漏,为有心人制造可趁之机。

    这正是王远当初打破“金笼囚鸟局”时的原理:通过瓦解人心愿力,动摇阵局的根基。

    遍布整个大炎的“龙气法禁”在本质上也差不多。

    然而,就算知道此事,御龙直一共才多少人手?根本就管不过来。

    而洛阳城的大老爷们现在考虑的,却只有自己的官帽子。

    全都忙着去跟自己在朝堂上的座师、同年、乡朋联系。

    其一是确认的消息,其二是不忘旁敲侧击朝堂上对伊王的态度。

    这个时候又哪里会有闲功夫去理会城里小小的留言?

    当然,王朝的人心愿力并不完全虚无缥缈,也存在着实实在在的载体:百姓为朝廷输送的徭役、赋税、人才等等都是人心向背的体现。

    故而流言虽然会影响“法禁”,却不能持久。

    可能流传数日甚至十天半个月,真正能让“龙气法禁”出现漏洞的时间,可能也只有一刻钟甚至更短。

    这还是需要在有术士引导的情况下。

    因此。

    虽然洛阳城在炎汉历史上被彻底摧毁过五六次,但至少“龙气法禁”已经有两百年屹立不倒,聂人熊他们一开始也并没有太过担心。

    但是现在,最坏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当四位最低也是的御龙直将校,腾身而起,踩着屋檐好似跳丸一般来到立德坊的时候,就看到了好像行尸走肉一般在街上奔走的人群。

    他们口中齐声高呼:

    “迎喜神!讨血债!”

    “发财!发财!发财!”

    无边的狂热情绪让几位将校都不禁心底生寒。

    特别是看到队伍最前方,一个身穿黑衣,头上戴着高立帽,身高超过两米,走起路来却僵硬至极的男人时,更是脸色发青。

    最年轻的邱少白不由惊呼出声:

    “没脸子?抱喜神?这个堪比黄篆法师的竟然跑到洛阳城里来了?”

    世间的种种中,只有一小部分是跟那样被限制在一地无法动弹,大部分都会四处游荡。

    而且它们大多会追逐着民间的各种不幸和疾苦。

    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哪里的情绪浓烈,它们便会跑到哪里。

    这位的能力是实现愿望,助长财运。

    可以说在钧州这个主要的活动范围之内,名头极响。

    许多人都听老人们讲过。

    如果在路上遇见,只要从后面抱住它的腰,然后对它说出愿望,它便会帮人实现,这一步也被称作为“抱喜神”。

    只是抱喜神这一步骤还有很多:

    一、只能从后面抱,还只能抱喜神的腰;二、不能看喜神的脸;三、更不能正面冲撞到喜神。

    一旦违反就会直接丧命。

    而一旦成功便会一本万利。

    当然,表面听来很美好,但是这种“发财”方式,常常会以让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去实现。

    就比如现在

    一个人的半截身子已经跟喜神融合到了一起,带领着浩浩荡荡数千人去抢洛阳王府。

    打土豪,分家产!

    就在这片刻的功夫,他们已经打破了王府的东门。

    或者说,在“龙气法禁”短暂失效的现在,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挡的脚步。

    王府驻守的最后十个,在一瞬间便损失惨重。

    普通侍卫更是血流成河。

    “一个只凭本能行动的,不可能这么精准地抓住时机,突破‘龙气法禁’,它的背后一定还有人。

    铁爪鹀,去找到那些小老鼠!”

    “遵令,将军!”

    说着,几人已经各自解下背上背着的一根,鸭蛋粗的六角鎏金“铁棍”,但实际上这是一柄“铁炮”。

    遥遥对准,一起扣动扳机。

    铭刻着“霹雳雷火咒”的击锤,狠狠敲击在药池的边缘,迸射火星。

    轰!轰!轰!

    的火光顿时照亮了洛阳城的夜空。

    在听到这巨大的动静之后。

    王远先是查看了一番自身的劫气,确认这事儿应该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这才伸出手来,向着身边的凰妩和桃仙娘猛地一抓。

    “摄魂!”

    两女归位,王远羽翼在身,实力瞬间回到巅峰。

    呼——!

    一步踏破阴风,已经同样站到了立德坊的外围,他这信手拈来,比一目五先生用的还要好。

    眼中青芒闪烁,向着远处的王府微微一扫。

    然而,除了

    战场上灵光闪烁之外。

    他还发现,正有一队披着黑袍蒙住头脸的术士,从王府的另外一侧悄悄潜了进去。

    而在注意到他们的瞬间,王远体内和化作的“法苗”同时一跳。

    嘶!

    “相山七十二奇术?这些人是相山派的余孽!”

    爷爷曾经说过的话,顿时重新浮现在他的心底。

    ——那练到这里就行了,万万不可用来入道,跳进“万相道”这个臭泥坑里面,到时因果缠身,神仙难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