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我有种植空间 第十章,舞蹈

时间:2021-12-10作者:远方灯火

    第十章,舞蹈

    听着香香的话,杨薇不由一愣。

    找到男朋友了?

    是昨天那个打赏了五个天使的大哥么?

    香香别是被骗了吧?

    杨薇有些担心,不过旋即发现香香身上的衣服是新的。

    而且还是国内的牌子货,虽然比起那些价格惊人的奢侈品还很不够看,但也算得上是普通人里比较有面子的穿着了。

    “恭喜你,以后常联系。”杨薇干脆送出祝福。

    香香点头一笑,转身离开工会。

    不到两个小时,香香辞掉工作回来。

    张程坐在沙发上玩着农药。

    “回来啦?处理的怎么样?”张程放下手机,顺手接过香香的手袋挂在门边的衣架上。

    “恩,很顺利。”香香开心一笑,换了室内鞋,小鹿一样蹦蹦跳跳的跟着张程坐回沙发。

    打开电视。

    张程重新拿起手机,才现在自己送了一个头。

    发了个抱歉的快捷语音后,继续打游戏。

    张程喜欢玩边路,尤其是坦边,能顶在最前面,为队友吸收成吨伤害的感觉,让他觉得很有快感。

    只是边路的版本终究已经过去,在射手的装备成型后,哪怕是六件防御装备,也顶不住射手的高额爆发输出。

    所以不出意外,在己方射手疲软的情况下,张程这边的水晶很快爆炸。

    放下手机,张程看向身边的香香。

    不出意外的话,他以后基本上也就是卖卖人参,悠悠哉的生活了。

    但香香的话,会喜欢这样的生活么?

    “有什么喜欢做的事情么?”张程道。

    香香闻言,思索片刻后:“大概就是跳舞吧?”

    虽然在摄像头前搔首弄姿有些不好,但如果不是对跳舞不排斥,甚至有点喜欢的话,那香香也成不了一个舞蹈主播。

    “那愿意继续学下去么?”张程道。

    香香有些意外,没想到张程竟然想让她学跳舞。

    “我、我的年纪有点大了吧?”

    “就是平常找个事情做,总不能每天待在家里不是。”张程轻轻一笑道。

    香香闻言,思索后点了点头:“好,我都听你的。”

    张程也不耽误时间,直接帮香香找了个单独教授的舞蹈老师。

    毕竟那些舞蹈学校里,基本都是七、八岁,最多十几岁的孩子、少年,让香香这个成年人跟着练,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索性张程也并不怎么缺钱,直接请个专门的老师。

    这位舞蹈老师是一位四十许的妇人,因为家庭因素不能去专业的舞蹈学校成为老师,只能接受一些临时的指导工作。

    所以很珍惜这次的机会。

    而张程在旁观片刻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勾脚、横叉、下腰一类的基础动作,都并没有太过急切,毕竟香香已经是成年人,如果操之过急的话恐怕会受伤甚至致残也不是不可能。

    而在一边旁观着香香活动身体,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偶尔玩玩游戏,或者看看小说,再抬起头看香香练习跳舞伸展曼妙的身姿,几天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只是让张程有些意外的是,一个预料外的电话打了过来。

    并非唐突,因为方燕已经打过招呼之后,那位名叫严旭的,气势不凡的老者才打电话过来。

    “小伙子,我是严旭,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老者爽朗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

    “严叔,有事情您吩咐就好。”张程姿态放的很低。

    “哈哈,不知道那种人参你那里还有么?”严旭道。

    张程思索后:“严叔,之前的那种没有了,不过年头更久的还有两根。”

    之前卖给药店老板方谈还有这位严旭的人参,都是生长了十多天,在天成界空间千倍时速下大概三十多年的样子。

    不过张程并不打算专一卖某个年份的人参。

    他打算以后出售1天参,10天参,30天参,这样。

    而且这些天过去之后,张程发现了一件让他很意外的事情。

    那就是生长时间十五天、二十天以上的人参还在缩小。

    原本一个个大萝卜一样的人参,已经缩小到了胡萝卜大小,也就是之前10天参干制后的大小。

    看上去别的不说,很有些野人参的样子了。

    什么须芦皮纹体,都渐渐在向野人参靠近。

    “哦?那更好啊,不知道你现在方便不方便?如果可以,你还来老方这里,我们面谈如何?”严旭听到有更好的人参,不仅没有丝毫反感,反而更高兴。显然是位不差钱的主,不怕贵,就怕没好货。

    张程闻言,思索片刻后决定再卖给对方两根。

    “好,那一个小时后我大概能赶过去。”

    问了下香香愿不愿意跟自己出去一趟,得到了愿意的回复后,张程带着香香离开舞蹈教室。

    “这位先生。”

    就在张程准备带香香离开时,一个漂亮的穿着舞蹈服的女子拦住了张程,而她后面不远,还有另外几个身穿舞蹈服的女孩子。

    “我、我们几个能不能临时借用下您租用的舞蹈室?”

    这间舞蹈室是张程向舞蹈学校租用的,毕竟舞蹈学校内,这些空置的舞蹈室虽然不是很多,但也有。

    价格方面也不是很贵,差不多70、80平米的一间空旷的铺设木制地板的舞蹈室,一个月只要4千块。

    当然了,也就是对于现在的张程不贵,如果是以前一个月只有五千工资的环境,一个月4千的租金,那可就几乎要了张程半条命。

    听到这个舞蹈服妹子的请求,张程思索后点头同意了,毕竟对方跟香香一个学校练习舞蹈,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嘛,何况现在他又不用。

    没有再耽误时间,张程带着香香,先叫了个车返回住处,张程说拿东西上了楼,然后从空间取出两根儿20天参,没有一下子给出最好的,毕竟挤牙膏谁不会啊。

    然后乘地铁再次来到中药街方谈方老板的药店。

    药店内,方谈这位五十许的老爷子坐在店里的桌子边,而围着桌子边上还有另外四位。

    一个是严旭严老爷子,另外三位也是气度不俗的有点年纪的老人,还有一个年轻人,打扮的干净利落,小心翼翼的站在严老爷子背后,大概是秘书、助理,上次给张程转账的就是他。

    而方燕这位妙龄少妇则嘟着嘴,有些不满的支手趴在柜台上。

    “小燕子,谁惹你了?”张程进了药铺,笑嘻嘻的向这位气质与年龄严重不相符的少妇打招呼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