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我有种植空间 第六十六章,笔录

时间:2021-12-10作者:远方灯火

    第六十六章,笔录

    不过并不等华政答复,赵胜男就坐到了张程身旁。

    直接表明了立场。

    张程见状嘿嘿一笑。

    赵胜男却狠狠瞪了张程一眼。

    打架?

    还真厉害。

    打赢坐牢打输住院?

    虽然只是一个眼神,但张程却也读懂了赵胜男的意思,但当时的情况根本容不得他多想,能没用拳头打人,只是扇了对方一巴掌,都算张程反应快了。

    “握、窝玖拾驱伤哥册锁,折价或图染打卧!”陆翰愤恨的看向张程模糊不清道,半边嘴巴肿的老高,疼都不是很疼,因为直接都麻木了。

    虽然不知道对方怎么就发现了自己的偷袭,而且竟然能在他完全反应不过来的情况下,一巴掌把他打翻在地,还打落不少牙齿。

    但陆翰咬定了自己是去上厕所,张程突然出手打人。

    而且他有这伤势,也能加深别人的信任。

    张程闻言倒也不恼。

    虽然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偷袭他,但有了这片刻时间回想,张程能确定对方不怀好意。

    但张程甚至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所以得罪对方的可能性有,但不大。

    扭头看了看赵胜男,是她得罪了对方么?然后这小子不方便打女人找他出气么?

    如果是没有说出这句抵死不承认主动偷袭的无赖话之前,张程未必不会这么觉得,但现在都这么说了,基本也就没有可能说不打女人这么有原则。

    所以这小子大概率是条疯狗。

    既然疯狗嘛,就先躲着一些,自己又没有吃亏。

    毕竟总不能把他直接打死吧。犯法的好不好。现在是法治社会。

    至于说找点儿流氓什么的进行报复,那更是下下策。毕竟那些垃圾下手哪有什么轻重,真的出了事情,第一个跑不了的就是指使者。

    所以就算真的要报复,也不能用这么糙的方式方法。

    而且现在的情况下,既然对方打定主意耍无赖,张程想了想后,察觉到现场好像也没有什么摄像头。

    自己大概率是要先承担对方的医药费了。

    不过对于这样的结果,张程却也不恼,总比他被打一顿,甚至被蒙头蒙脸,连被谁打的都不知道要强的多。

    华政看了看气急败坏的陆翰,又看了看老神在在的张程。

    “那你们打算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爆境!窝咬爆境爪塔!”陆翰恼怒道。

    张程两手一摊:“当时我看到的情况是,一张毯子飞过来想要把我盖住,然后这个人冲过来一副要打我的样子,出于保护自己的想法,我就给了他一巴掌。”

    “泥!泥仿皮!”陆翰做出一副更气愤的模样,但心底到底有些担心自己的谎言会被戳破,视线左飘右移。

    张程闻言轻轻一笑,扭头看向华政华老哥。

    打算看看对方的处理方式。

    华政也是头疼,觉得以后要把训练营里全部无死角的布置上摄像头了。

    以前他没有想到这么做,是因为训练营里大家都好好地训练,哪有这么多屁事。

    “张程,你赔偿陆翰的医药费。”

    “陆翰,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怎么样?”

    不过很快,华政打算大事化小道。

    毕竟这事情真的要报警,那张程未必不会进去。

    因为他终究打人了。

    张程闻言,知道华老哥到底向着他多一点。会这样一方面有严旭严老爷子那边的情面,另外大概也是华老哥看出了陆翰这小子存心不良。

    只是这个叫陆翰的终究受伤不轻,而他这边什么事都没有,也不好偏袒太多。

    因此张程点了点头:“我没意见。”

    “布、布型!窝布童易!窝咬眼尚!”陆翰道。

    华政闻言眉头一皱,看了看根本不在意的张程后,索性也不管了。

    “那你自己看着办吧。”毕竟他只是拳击训练营的管理,可管不到对方是否要报警。

    很快,陆翰拨打了报警电话。

    附近的派出所很快来了两名民警。

    简单的查看了一下现场,询问了一下有没有摄像头,得知现场没有摄像头后,也是挠头。

    现在是两边各说各的。

    很不好处理啊。

    而且这小子看上去普普通通,怎么就一巴掌把一个拳击运动员打成了这样?

    这个世界太疯狂,老鼠给猫当伴娘?

    毕竟一巴掌下去,掉了四、五颗后槽牙,半张脸肿的跟馒头也似。

    也幸亏挨打的是个拳击运动员,抗打击能力比较出色。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这一巴掌未必不会被打晕,甚至打成重伤,哪里还能有这么精神。

    哪怕说话不清,也要给他们陈述经过。

    虽然在两位民警看来,这些经过都是其刻意伪造,但关键的是,没有证据。

    而且两边还各执一词不说,且都没有证明自己说法的证据。

    两人又询问了一下华政这位训练营管理的意见。

    最后把两人带回了派出所。

    赵胜男想跟着去,但张程拍了拍她的小手,让她呆在训练营里就好。

    一位民警带陆翰去做伤情鉴定。

    一位民警则询问张程这边,准备做笔录。

    事情很简单,就是张程上厕所,发现身后有异常,回头看去,发现有毛毯被丢了过来,拿开毛毯后,发现陆翰气势汹汹的向他冲来,出于应激反应,保护自己的想法,一巴掌把对方打倒。

    很快,陆翰的伤情鉴定出来了。

    轻伤。

    如果真的闹上法庭,张程这边可是有刑事责任的。

    不过一般来说,像是这样的纠纷,只要打人一方积极补偿,那么基本上不会有什么问题。

    至于说两边的陈述不一致,都可以记录下来嘛。

    最后取信谁,怎么判定,就不是他们两个小民警能做主的了。

    大概是拿到了轻伤鉴定,陆翰顿时抖了起来。

    虽然半边脸还肿着,说话也不清楚,但并不妨碍他得意的看向张程。

    只要他这边不同意私下调解,那他就有机会把对方送进去!

    未必不会是三年免费大锅饭。

    张程这边依旧不怎么着急,毕竟后续他这边是否进行针对,还有被偷袭,诬赖后的报复,都取决于对方的反应。

    而且就算真的打起了官司,在没有直接有力的证据下,真就完全取信对方的陈述的可能性也不大。

    很快,笔录做完。

    民警也没有再做什么,让两边离开派出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