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我有种植空间 第一一五章,碎碎平安

时间:2021-12-14作者:远方灯火

    第一一五章,碎碎平安

    之前的自己,不过是个拧螺丝的普通打工人,面对三十万这样的一笔需要数年才能赚到手的钱,哪怕再怎么努力保持平静,像是严旭严老爷子这样的精明人,也能看出他心底的激荡来。

    这也是张程之后,在严老爷子主动求购人参的时候,并没有许多犹豫,就把20天参,也就是在天成界空间生长了60年左右,并拥有了增强身体免疫力,增强身体素质效果的人参,就那么拿了出来卖的原因。

    虽然当时张程还不知道人参有这样的效果,但当时张程确实被严老爷子的豪气给震住了。

    相比于1天参的轻微效、10天参的轻效,20天参的品质、效果要好得多,但比之灵草级的大幅效果,却又不如。所以被张程称之为一般效。

    但今时不同往日,几个月过去,张程过手的钱都好几千万了。

    所以再没了往日的浮躁。

    哪怕是面对上千万的财富,也能平静对待。

    “严老爷子,您这是埋汰我啊,之前的交易,我认可了那个价格,您也认可了那个价格,所以现在也就别再计较了。”张程淡淡道。

    严老爷子闻言眼中稍露意外之色。

    打量张程之后,发现对方并非推脱,而是确实这么认为的。

    这让严老爷子不由轻笑一声:“好,既然小程你不嫌我这老头儿占你便宜就好。”

    让助理给张程开了个收据,写明还款148万,剩下还有852万的欠债。

    张程告辞离开严老爷子的住处。

    回头又看了眼这占地不小的十几层楼房,张程收回目光。

    一千万的借款说不消,就不消,再没了先前的小家子气。

    何况严老爷子给,他就得要么?

    哪怕对方说的是补上以前的差价。

    张程也不乐意要。

    至于说这样傻不傻?问题不在这里,而是在于张程需不需要在乎这一千万。

    思索片刻,张程觉得他不需要在乎。

    轻轻一笑,张程开车准备去琪琪露露两女那里。

    不过走到半路,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看了下,是之前一起打过排位的烟烟。

    想起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还有她的那个闺蜜,张程索性靠边停车接通了电话。

    “程、程哥,能帮我个忙么?”电话里,烟烟一副哭腔。

    张程闻言轻皱眉头:“发生了什么事?”

    “我、我在巴克酒庄这里,我、我碰碎了他们的一瓶展览用的红酒。”烟烟语无伦次道。

    张程意外的挑了挑眉头,你说你没事去什么酒庄?这下子好了吧,把人家红酒碰碎了。

    也没怎么在意,张程找了个能拐弯的地方,掉头前往巴克酒庄。

    到底一起打过排位,既然求上门了,能帮就帮。

    张程就是这样的好人。哪怕前女友找上门求助,他也会提供一定程度的帮助,前提是对方别一门心思的想要跟他复合。

    哎,我这该死的温柔。

    到了酒庄。

    张程就看到外面有一辆警车。

    也不知道是酒庄报的警,还是烟烟报的警。

    走进酒庄。

    还别说,门脸挺不起眼的一家小店儿,里面还别有乾坤,规模不小。

    一瓶瓶进口红酒,在外包装的衬托下,摆的还挺有逼格。

    至于味道吗?

    呵呵,张程毫无兴趣,因为喝在他的嘴里,天城的葡萄酒,不比这些说酸不酸,说甜不甜的玩意儿好喝么。

    “请问你是?”一个身穿燕尾服的,大概是酒庄的营业员。

    “烟烟在么?”张程道。

    燕尾服闻言,顿时知道这是碰碎了他们红酒的那个女人找来的救星,只是打量对方的衣着之后,却觉得有些啼笑皆非,就这?

    不过倒也并没有说些什么,带着张程来到酒庄的会客厅。

    客厅内,两名警察坐在长桌的一边。

    烟烟,跟之前与张程一起排过位的陈菲,则忐忑不安的坐在另一边,对面则是三名酒庄的人?

    看到张程进来,都把目光转了过来。

    当看到张程时,烟烟跟陈菲的眼中闪过期盼之色。

    至于两名警察则还是一副平静,毕竟这件事情怎么处理,都跟他们牵扯不上什么关系。

    而酒庄的三人,嘴角则带着似有若无的嘲讽。就这样的人,赔得起他们的红酒?简直搞笑。

    “什么个情况?”张程坐到烟烟跟陈菲两女中间,问道。

    烟烟闻言顿时忍不住了,直接流起了眼泪。

    “程哥,我跟烟烟过来想要买支红酒,他们这里莫名其妙的把一支价值40万的红酒在过道上展览,烟烟被地毯绊了一下,就把红酒打碎了。”陈菲的接受能力强一些,或者说打碎红酒跟她没什么直接关系,所以还算清楚的把事情陈述了一遍。

    张程闻言向陈菲点了点头。

    然后扭头看向两名警察。

    “两位警官,现在有什么处理方案么?”

    两名警察看着平静的张程,觉得这小子大概是有什么章法。

    “酒庄这边提出了赔偿要求,55万。”

    张程闻言有些意外,红酒不是40万么?怎么就55万了?

    “这瓶红酒是被人预定的,他们酒庄这边到时候无法交付,要赔偿违约金,所以才会要求赔偿55万。”两名警察中,国字脸那个道。

    张程点了点头:“他们这把别人预定的红酒摆出来展览,而且还不做什么防护措施,我听着怎么觉得是在碰瓷?”张程没有一点儿客气道。

    听到张程的话,酒庄这边的几个人顿时恼了。

    “你放的什么屁?被预定的酒我们就不能展览了?”

    “别人没碰,怎么就她们故意碰碎?”

    反正就是连骂带吵,阴阳怪气呗。

    张程瞥了几人一眼:“你们警方能不能找个人过来,鉴定一下这瓶被打碎的红酒?我怎么觉得价格不会超过一百块钱一瓶。”

    至于酒庄的人吵吵嚷嚷,张程直接当是放屁。

    两名警察换了个眼色,既然对方提出了这样的要求,那他们自然要满足一下。

    跟派出所进行沟通后,很快就确定有红酒方面的鉴定师过来。

    现如今各种各样的违法犯罪活动层出不穷,派出所里的人才,不敢说包罗天上飞水里游,但红酒的鉴定师这种还是能找到的。

    很快,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来到酒庄。

    跟两名警察交接之后,来到被打碎的红酒旁。

    先支好摄像机,然后才开始检查被打碎的红酒。

    因为铺设的有地毯,打碎的红酒的酒液大半都被地毯给吸收了,所以基本上只能通过被打碎的酒瓶,和一些还在残破的玻璃瓶中的残液,来判断红酒的品质。

    片刻后,鉴定师做出了大概的判定。

    被打碎的,是一支收藏级的红酒,市价虽然不到40万,但也有三十多万了。

    这让张程有些意外,合着这个脑残酒庄,就真的把三十多万的红酒没有一点防护的进行展览呗?

    怎么听都感觉是在碰瓷哦。

    但红酒既然被烟烟碰碎了,那么她的责任就少不了。

    张程思索后:“碰碎酒的责任我们认,但其他方面的问题,就不要找我们了。”

    “放屁,你们碰碎了我的酒,让我们酒庄没办法向客人交货,这里头的违约金肯定要你们来赔偿。”酒庄的人一脸愤怒道。

    “那就打官司呗。”张程不在乎道。

    如果不是被碰碎的红酒市价高昂,这就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民事纠纷,该赔偿赔偿,该干嘛干嘛。

    但偏偏市价太贵了,三十多万,是普通打工人数年的工资。如果打起官司来,有的扯皮。

    甚至对判决结果不满意,张程这边想要拖延的话,那么一、两年,甚至几年都还是可以的。

    毕竟这件事情说破大天,也只是民事纠纷。法院基本只能负责调解。

    但归根结底,还是张程不在乎这种小事情。

    因为就算最后判决的结果,是张程这边完全赔付对方,再加上打官司中间请律师之类产生的费用,对张程也完全不会有什么影响。

    这就是钱,给人带来的底气。

    我无所谓,你随便。

    而如果张程还是以前拧螺丝的时候,碰到这样的事情,隔三差五去法院接受调解,然后还得请个律师给自己出谋划策参与辩护,仅这其中产生的费用就能把人逼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