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这恋爱游戏绝对哪里有问题吧 5、第五章

时间:2022-05-14作者:凉夏桑

    伴随着放学铃声的响起,夏川幸将桌面上的书本整理整齐放进抽屉,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

    这游戏简直真实的有些过份了。

    触觉,嗅觉,听觉,与长时间学习会产生的疲累感,简直真实的像是在现实世界中一样。

    上午几节课下来,夏川幸又增加了不少点[知识]与[气质],她发现,像上国语,数学之类的主课,认真听课会增加知识,运气好了还会增加气质。

    而上美术课和音乐课时,则主要增加气质,知识是随机增加的。

    这样看来,想要增加[知识]需要多学习,而想要增加[气质],则需要多培养兴趣爱好吗?

    这下只请一个家庭教师可不够了。

    不知道钱包里的预算能不能支撑的起啊……

    今天第一天上学就遇到了两个可攻略角色,可以算是收获不错。

    虽然一天下来没有再见到云雀恭弥,但泽田纲吉真是意外的好接触,只是课间随便聊了几句话,好感便蹭蹭的往上涨,现在好感度已经快过40%了。

    要是放学再邀他一起回家好感度会不会突破百分之五十呢?

    夏川幸一边装书一边想,泽田纲吉应该就是那种乙女游戏里攻略难度为e的,给新人练手用的角色吧?

    稀有度应该为n,是随便送个礼物好感度就会满值的设定吧?

    想法简单的夏川幸此时还未曾想到,在未来她会狠狠的被自己打脸。

    这哪里是好攻略的n卡,这明明就是boss级别的难攻略啊!

    “喂喂泽田,今天放学帮我做下值日呗?”慢悠悠的走到泽田纲吉座位旁,南村伸手一勾揽住他的肩膀,凑近他身旁笑着问他。

    “可…可我今天下午还有事……”不敢直视南村的眼睛,泽田纲吉怀里抱紧了自己的书包,头压的很低的说。

    “能有什么事比朋友遇到了麻烦还重要呢?”扣住对方肩膀的手加大力道,南村就那样笑眯眯的看着泽田纲吉。

    “我们不是朋友吗?帮朋友做下值日这种小事,你应该不会拒绝吧。”

    由肩膀处传来的疼痛让泽田纲吉握紧了校服的边角,他咬紧了下唇,结结巴巴的说:“可……可我……”

    “你答应啦,那真是太好了。”没有听完那还未说完的话,南村笑着直起了身子。

    “不、我没有……”泽田纲吉连忙抬起头说。

    “嗯?你没有什么?”面上让人不舒服的笑瞬间敛去,南村站在泽田纲吉桌前就那么俯视着他说:“你该不会想说你连朋友的这点小忙都不愿意帮吧?”

    随着他的话落,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几个男生纷纷不怀好意的笑着围拢在泽田纲吉桌前。

    “又来了,”扎着马尾辫等夏川幸一起回家的少女面带嫌恶的瞥了一眼泽田纲吉座位的方向。

    “南村他们就会用这种方式威胁别人。”

    “听说b班有个人不服南村最后被他打住院了呢。”

    “是吗?那泽田纲吉可真够可怜的,每个月又要交保护费又要被欺负的。”

    “他可怜个什么啊,自己是个废材,没用能怪谁?”

    “唉,也是。”

    夏川幸收拾书本的动作顿了顿,转头看向泽田纲吉。

    他们俩是同桌,座位之间的距离并不是太远,所以哪怕中间有人挡着,夏川幸也能清楚看见泽田纲吉因为恐惧而微微颤抖的双臂。

    这是送分让她来刷好感了……?

    “好啦别看啦!”马尾辫少女伸手在夏川幸面前挥了挥,“我们回家吧,听说隔壁街新开了一家蛋糕店评分不错呢,我们现在去说不定还能排上队。”

    “我们是朋友,对吧?”单手撑着桌子俯下.身看着泽田纲吉,南村面上是恶劣的讥笑,他故意拖长声音说:“你应该会自、愿、帮我的,对吧?”

    面前是可怕的人可怕的脸,窗外的光线也被围绕在他身边的几人遮挡的严严实实,充满了恶意的视线一个接着一个的落在身上,泽田纲吉吞了口口水,满脸满眼的慌乱无措。

    好可怕……不敢拒绝……怎么办……完全逃不了……

    怎么办……

    用力的握紧了书包,泽田纲吉颤抖的张嘴说:“我…我知道……”了

    话语还未说完,一只纤细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肘,微弱的光出现在了他眼前,明亮且温暖。

    “他今天下午跟我有约了。”

    粉发的羸弱少女以保护者的姿态挡在了泽田纲吉身前,面色淡然,无惧般的望着比她高了一个头的男生。

    “阿幸……!”

    夏川幸的朋友全都惊愕的看着她,没想过她竟然敢跟南村作对,去帮泽田纲吉解围。

    南村也愣了下,但很快就不在意般耸耸肩笑了笑,他没回夏川幸的话,而是看着泽田纲吉说:“一个约定而已,推了没什么,泽田会帮选择帮助有困难的朋友,替他做值日的,对吗?”

    “我说了,”夏川幸拽住泽田纲吉的手臂,让他从位置上站起,直直的看着南村说:“他今天下午跟我有约。”

    “夏…夏川桑……”泽田纲吉愣愣的看着夏川幸,嘴巴颤抖着张开,但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这时候应该说什么好,所以很快又闭上了嘴巴。只是视线一直没有从夏川幸身上离开过。

    这意思就是一定要管这闲事了?

    南村冷下了脸,他抬手拢了拢头发,像是无奈的摇摇头说:“现在的女生都那么喜欢玩英雄救美?不、是美救英雄?”

    他放下了手,那双浑浊的眼睛不停地在夏川幸跟泽田纲吉二人身上扫过,“——真是恶心死我了!”

    他抬脚踢翻一旁的桌子,铁质的桌子与地面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哀嚎,教室一瞬间安静下来了。

    “搞什么嘛夏川?”一直跟在南村身后的人说话了,“何必为了一个废材纲把空气弄得这么僵?”

    “是啊,”另一个人摊了摊手说:“这样搞的像是我们是坏人似的,我们明明在跟他‘友好’的交谈啊。”

    “这么想当英雄怎么以前没见你站出来过?”

    南村讥讽的看着夏川幸说:“怎么?今天突然圣母心泛滥了?突然想要‘保护’你可怜的同桌了?”

    “对,”夏川幸直白的点了点头。

    她回复的那么直白,反而让南村愣住了。

    “……喂,夏川至于吗?”旁边的人开口说,“为了一个废材纲把同学关系搞僵了?”

    “就是啊,一个运动不行,学习不行,样样都不行还天天迟到的废物,完全不值得怜悯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