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这恋爱游戏绝对哪里有问题吧 19、第十九章

时间:2022-05-14作者:凉夏桑

    “呃……”

    夏川幸缓慢举起手。

    “我似乎没有必要听从你的话?”

    但话语刚落,就听到一声枪响,耳边瞬间掠过一阵冷风,粉色的发丝断了几根,缓缓飘落到夏川幸脚边,而墙壁上……

    多了一个醒目的枪眼。

    举着手.枪的婴儿神色漠然道:“我这不是在询问你的意见,而是命令。”

    “是听从,”他笑了起来,面容如真实的婴儿那般可爱又纯真,只是口中的话就不是那么动听了。

    “——还是死?”

    夏川幸沉默的看着reborn手中还在冒烟的手.枪,又转头看了一眼就在她脑袋后方的枪眼,很是实务的改口道:“我明白了。”

    对她的表现还算是满意,reborn瞥了她一眼,收回了手.枪。

    抛下了一句:“等会带着校服去体育馆一趟。”

    就跳进了墙壁中突然出现的暗道里,消失不见了。

    下一秒医务室的门被人从外拉开,山本武有些意外的看着坐在床边的夏川幸说:“阿幸,你醒了啊。”

    “嗯。”夏川幸点了点头,不着痕迹的扫了眼刚才出现暗道的位置,又很快收回了视线,弯腰穿上摆放在一旁的鞋子。

    “正好,”山本武兴奋的站在门外向夏川幸招手道:“阿纲正在跟持田在体育馆里比试剑道呢!我们现在赶过去还能看到。”

    “嗯?”

    夏川幸穿鞋的动作一顿。

    持田……

    她在脑海中思索了一下。

    是谁来着?

    少有的认识的几个同学中并没有能对上这个名字的身影,夏川幸猜测这可能是哪个不知名的角色,或者是新登场的人物。

    跟泽田纲吉比赛剑道吗?也真的是有够闲……

    等等、

    夏川幸似突然反应过来重点了一般,眼睛微微睁大,仰头看着山本武问:“——泽田纲吉跟人比试剑道?!”

    “是啊!”山本武笑着点头,“听说还是为了喜欢的女生呢!阿纲可真有男子气概啊!”

    与山本武的乐观不同,夏川幸问的很是谨慎:“提出这场比赛的……是泽田君吗?”

    “唔……好像不是?”山本武想了一会回。

    懂了。

    夏川幸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几乎秒懂这场比赛是由谁提出的,且提出的目的又是为何了。

    估计是今天早上泽田纲吉半裸着告白的场面太过轰动,也太过惊世骇俗,有跟泽田纲吉一样喜欢着同一个女生的人坐不住了,想要给他个教训才提起的这场剑道比试吧。

    不然跟一个全校知名的“废材纲”比试剑道……

    夏川幸刚想说太过无理也太过掉价,就突然想起以刻板印象看人这个习惯并不好。

    她走到山本武身边问:“泽田君以前有学过剑道吗?”

    说不定泽田纲吉就是在剑道方面有着独特天赋,惹人嫉妒的人设呢?

    旁人一边觉得他是废材,瞧不起他,又一边羡慕着他的天赋,最终忍不住向他发起挑战,想要证明自己比他强,比他更优秀,结果却惨遭打脸什么的。

    这种剧情不是很符合现如今的热血成长漫画吗?

    “应该没有吧?”听到夏川幸的问题,山本武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说:“阿纲没有加入任何社团,在学校也是每天放学不久后就离开的。”

    “不过持田倒是剑道部的,”山本武眼中闪过一丝担忧,语气不确定的说:“不知道阿纲能不能赢啊。”

    好的,现如今可以确认了。

    夏川幸露出了仿佛看透了一切的表情。

    泽田纲吉就是那个倒霉的因为告白方式特殊,即将要被他人教训的可怜人了。

    尽管还没到体育馆,夏川幸就隐约能想象出泽田纲吉慌乱又慌张,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的无措表情了。

    “对了,”似突然想起来什么般,山本武在口袋里翻找了几下,掏出了几颗颜色缤纷的水果糖放在了夏川幸手中,笑容爽朗道:“听阿纲说你因为低血糖在上学的路上昏倒了。”

    他指了指夏川幸掌心的几颗糖果说:“这个,很好吃哦。”

    因为低血糖昏倒什么的应该是泽田纲吉送她去医务室时编的理由。

    但却相信了……还特地为她准备了糖吗?

    夏川幸垂眸看着手中的糖果,在其中挑选了一颗与天空同色的,让人一看就觉得心情会变好的淡蓝色果糖,认真的放到山本武手中说:“你也吃。”

    山本武怔了一下,忽然笑出了声,握紧手中的糖,连眼眸中都写满了愉快道:“嗯!”

    -

    当两人抵达体育馆时,馆内已经挤满了人。

    似乎都是想看废材纲为了喜欢的女生,与他人的决斗比拼而来的凑热闹人士。

    夏川幸刚走进体育馆就听到里面有个男声在喊:“太慢了!泽田怎么还没来!”

    紧接着就是他人附和的声音:“可能是逃了吧?”

    “应该是逃了吧,毕竟是废材纲嘛。”

    好像是到了约定的比赛时间,但是还没有见到泽田纲吉的身影,旁人认为他因为因为害怕而提前逃跑了。

    “奇怪啊,”山本武挠了挠脑袋,困惑的看着四周。

    “阿纲还没有来吗?会不会是来的路上遇到了什么事情?”

    “应该吧。”夏川幸淡声道。

    虽然知道泽田纲吉的性格是偏软弱,遇到危险就想要退缩,像个无害的兔子一样只想待在自己的舒适区里的人。

    但通过与他相处的这段时日,夏川幸多少还是了解他的人品的。

    如果喜欢的女孩……

    她目光隔着人群遥遥落到面容上写着困扰的橘发少女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