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这恋爱游戏绝对哪里有问题吧 第43章 第四十三章

时间:2022-05-14作者:凉夏桑

    “……一见钟情……?”

    森鸥外少有的在下属面前露出如此明显的动摇与复杂神色。

    爱丽丝已经僵硬在了原地, 正空洞着眼神思考,这世界是不是哪里出毛病了。

    ——居然有人对太宰治一见钟情?!

    好吧,虽然单看脸那家伙确实是有让人一见钟情的资本, 但跟他接触的时间长了, 不可能还有人动心吧?!

    是受虐狂吗?!

    “咳、失礼了。”

    森鸥外侧过头低咳了一声, 调整了一下面上的表情, 露出了一个颇有些无奈的笑容说:“既然如此的话……那也没办法了。”

    “夏川君是我的得利部下,太宰君又是□□的功臣,如果你们双方有这个想法的话……“

    森鸥外嘴角微不可查的抽了抽。

    “……那就只能支持了。”

    注视着嘴里虽然说着一见钟情, 但眼中却连半分感情都看不见,如生硬的念着剧本台词, 认真、但并不真实的粉发少女。

    森鸥外顿了顿,加深了唇角的笑意,又添了一句。

    “——感觉也挺有意思的。”

    夏川幸:……谢谢,最后那句可以不说的。

    “当然,以双方身份的特殊性, 身为首领做出这样的决定, 其难度之深,相信夏川君不会不懂。”

    窗外的阳光悠悠洒入室内,坐在办公桌前, 受帘幕的遮挡, 森鸥外的面容在阴影下昏暗不定, 看不甚清晰。

    只能窥见他抬起双手,十指交叉而放,如每次思考时都会做出的动作一样, 缓声询问道:“——如果太宰君在某日背叛了港.黑?”

    夏川幸立刻单膝跪地郑重承诺:“我会毫不犹豫的处决掉他!”

    -

    在首领满意回答的目光中, 夏川幸迈步走出了首领办公室。

    屋外的走廊被正午暖色的阳光铺满。

    人一踏入其中, 就会被烈夏带着灼热之感的光辉所笼罩。

    夏川幸抬眸扫了眼窗外,又缓缓垂下了眸子。

    作为成年人为了仕途在职场上说的话,能叫谎言吗?

    ——那叫圆滑处世!

    作为攻略者,她的目的只是为了攻略。

    至于太宰治是叛逃港.黑还是留在此处,又作何选择。

    直白来讲——

    再刺目的光辉之下也会存于暗影,粉发少女微微侧过头,眼底是沉凝的漠然。

    ——与她无关。

    -

    自从那日听到了夏川幸表露的对他的“喜欢”、还是狗血的一见钟情的喜欢后,太宰治整个人就处于一种极度紧张,一惊一乍的状态。

    看夏川幸的眼神也诡异的很,像是在观察着什么,又像是在研究着什么奇特的生物一般。

    会特意跟她保持距离,但并非是为了躲避她的喜欢的那种保持距离,而是——单纯的在躲避麻烦。

    啊,当然,虽然不论是在工作场合还是生活场合中,太宰治都表现的十分浮夸的远离着夏川幸,但他难伺候的地方还是一样的难伺候。

    就比如说今天,在电视中看到了某家店铺新推出了一款据说“美味的要死”的布丁,便想也不想的吩咐夏川幸去买。

    完全不管那家店开在大阪,哪怕以最快的速度抵达,来返也需要四个小时左右,还任性的说自己下午要吃到。

    这能怎么办呢,上司都命令了,夏川幸只能照常领命。

    在下属们佩服的目光中,她面上没有一丝对于上司下达的过分要求的不满,非常敬业的走出了港.黑总部大楼。

    但还没离开一会,天色便逐渐转暗,大雨倾盆洒下。

    这一下,就没有停过。

    数年来难得一见的暴雨赶在今天遇到,新干线因为过高的降水量被迫停驶了半小时,道路上车子刹车失灵接连相撞,遭遇车祸的新闻持续播报。

    已经下午四点了。

    在办公室内的下属忧心忡忡的看了眼时间。

    可领命外出的夏川大人还没有回归。

    这是在往日根本不会发生的事情,对方不管接受了什么样的命令,都只有提前完成的份,从不会推迟时间。

    “你说会不会……”

    有人忍不住窃窃私语。

    “因为雨下的太大,夏川大人被困在了路上?”

    “有这个可能。”

    “太宰大人会因为夏川大人回归的时间太晚而生气吗?”

    想起那位干部阴晴不定的性格,所有人都沉默了。

    雨势依然汹涌,从高空坠落,砸在玻璃上都能听到沉重的声响。

    外界的天色是朦胧的看不清远处光影的暗沉,太宰治坐在没有开灯的办公室内,身影的一半融入在漆黑的空间中,目光沉沉的看着窗外的雨色。

    他倒是不担心夏川幸会因为突发意外而无法回归。

    以对方死板、固执、领命便必定会达成的性格,想必不论中途遇到了什么,是恶劣的天气也好,糟糕的环境也罢,恐怕都会听从命令,像个纯粹的工具一样,服从他的吩咐,替他买来东西。

    武器?

    太宰治单手撑着下巴,神色冷漠的想着。

    不,是她自己把自己放在了工具的位置上。

    生硬、死板、不懂变通。

    但又不是真的不懂变通,而是傲慢的觉得不需要理会旁人的想法。

    有自己的独特理解思路。

    所以有时候她的做法与其说是脱线……

    黑沉的眸子微微动了动,想起那双不论是初见时,还是口中大言不惭的说着喜欢时,都没有产生丝毫波动,像是隔着什么东西般,居高临下注视着世界的暗金色眼瞳,太宰治低下头嗤笑了一声。

    不如说是纯然的、高高在上漠视他人想法的傲慢。

    满口不走心的虚伪喜欢、并像工作一样解读着这份喜欢。

    生搬硬套的学习着表现“恋爱”的方式——

    但也只是浅薄的不走心的表演罢了。

    指尖轻点着座椅的扶手,太宰治垂眸思考。

    其目的是为何?

    背后有着其他人的命令?

    想要得到某种实验的结果?

    还是……纯粹的喜欢戏弄他人的恶趣味?

    暂且没有看出苗头,还是再观察一段时间吧。

    双手展开伸了个懒腰往后一躺,太宰治仰着头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摆放在办公桌上的时钟。

    在这种恶劣的天气下想要按时回归是不可能的了,哪怕是再会听从命令的工具也改变不了现实的天气,估计那位夏川小姐要到晚上才能归来吧。

    到时候要不要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敲打她一番呢?

    毕竟没有提前看天气预报,不知道今天降雨量极高,接取了任务却迟迟未归——

    完全就是没做准备的下属的错呢。

    正在太宰治摸着下巴,心黑的想着处罚的方案时,办公室的门被人突然从外面推开了。

    明亮的光影照了进来,粉发的少女穿着一身被雨淋湿的西装迈步走入,手里拎着一个包装完整的防水袋子,而袋子里装的赫然是一个——精致小巧、没有半点损伤的布丁。

    广播还在沙哑的播报着因为雨势渐长,新干线需要再延迟半个小时才能启动的新闻。

    夏川幸迈着整齐的步伐走上前,将布丁掏出摆放在桌面上,抬眸对上太宰治那双略含诧异的双眼,如说着一件不足为奇的平常小事那般:“你不是想在下午吃到吗?”

    她将布丁往前推了推。

    “我替你买来了。”

    纯黑的眼瞳骤然紧缩,注视着被风雨吹打的姿态略微有些狼狈,但在恶劣的天气下依然听从了命令,准时归来的下属,太宰治面上并没有喜悦的表情,反而冷声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从横滨到大阪坐新干线最少也需要两个小时,再到他指定的店铺购买东西,来往至少需要花费五个小时左右的路程,更别提还有恶劣天气增加阻碍,正常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按时归来。

    她是早有准备?

    还是中途作弊了,让他人购买了物品为其送来?

    聪明人的通病就是容易想的多,更别提还是太宰治这类站在聪明人顶尖,遇到他人的一点善意,就会警惕的后退,思考对方是有什么目的的悲观少年了。

    他已经在猜测夏川幸所做行为代表的更深层面的意义,与是否含有阴谋了。

    而面对着上司的质问,夏川幸只是很平静的回答道:“就是普通的坐车抵达又回归。”

    “虽然中途遇到了点麻烦,但还算能解决。”

    办公室的门扉并没有合拢,外界的灯光影影绰绰洒入屋内。

    粉发的少女逆光而站,面上的表情一如往常那般寡淡且稀少,但眼神却十分认真。

    “我说过了,你下达的命令我都会做到,你想要获得的物品我都会为你寻来。”

    “不需要担心我无法达成,不需要忧虑我会中途背叛。”

    在寂静的、只能听到雨声的房间内,属于少女的声音清晰响起:

    “——因为在你面前我从不违约。”

    不知是不是屋外光辉与屋内阴影碰撞的反差太过强烈,衬的站在黑暗与光明交界处的粉发少女,眼中如立誓般的许诺神色过于灼热。

    在她专注凝睇着他人之时,竟给人一种——

    她的眼里只注视着他,只拥有着他。

    就算她是个机械,是个人偶,也是个只为他而动,只为他而生,只会因为他的话语而做出反应的人偶的错觉。

    这种完全支配了某人,从思想、到行为、乃至于喜怒哀乐全都能掌控、操控、解读的占有欲和腾升而起的满足感,是行走在黑暗世界里的人最难抵抗的。

    于是,一直平稳沉寂在胸腔中的心脏开始缓慢提速,太宰治用那双晦暗的、含着难以解读思绪的鸢色眼眸沉默的注视着夏川幸,更像是在打量着什么。

    他没有说话,夏川幸也静静的看着他。

    两秒之后,夏川幸拿起放在桌上的布丁认真询问道:“我饿了,如果您不吃的话,我可以把这个布丁吃掉吗?”

    正在思考正事,但是思绪全被对方不合时宜的问题打乱的太宰治:“……”

    “不可以!”他脸一黑,伸手把布丁从夏川幸手中抢过,跟个护食的小动物一样,难得露出了活泼的一面说:“这是我的!”

    -

    最后虽然没有吃到自己买的布丁吧,但从太宰治那天的沉思,与活泼的抢食态度来看,夏川幸觉得好感度应该是有增长。

    毕竟她都冒着大雨,不惧艰难险阻,就是车子被人撞毁了也没有停下脚步,只为了帮他买东西并准时回归,还趁着气氛说出了那么以表忠心的话语——

    这但凡是个人好感度都不可能不涨吧?!

    但事实证明,永远不要用正常人的脑回路去解读太宰治。

    翌日清晨,自觉两人关系有在拉近的夏川幸主动向太宰治问好。

    “早上好,太宰大人。”

    太宰治从她身边经过,只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夏川幸:“?”

    也不知道太宰治是想了什么,又是思考了什么。

    自那天以后,他就开始主动远离夏川幸了。

    是真的远离,在走廊上碰到都会立马转身的那种。

    夏川幸:“????”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令对方态度大变,夏川幸简直是一头雾水。

    她仔细复盘着那天所说的话,感觉也没什么问题啊?

    布丁不是给他买来了吗?

    也亲眼看着他吃下去了。

    他吃完据说“美味的要死”的布丁后发现自己没有死亡,还主动想摄取一些别的药物加以辅助致死的效果。

    夏川幸也给他找来了啊,找来的还是——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夏川幸忽然沉默了。

    从口袋里掏出喂给太宰治吃完还剩一半的粉色药片,看着后面需要打马赛克的药物药效介绍,她抿了抿唇。

    当天便订购了一些……具有壮阳补肾功效的食品与药物,准备给太宰治养养身子。

    但很可惜没有送出的机会,因为太宰治躲她躲的相当明显。

    就算想要保持着友好的态度接近他,对方也会疏远的离开。

    在离开前看夏川幸的眼神还相当的诡异。

    而且最近太宰治的行为也变得收敛了很多,不再下达那些一时兴起的命令,工作时也不再翘班离开,整个人变得异常的沉默。

    沉默的让夏川幸害怕,他的男性功能方面是不是出了……什么大问题。

    也不知是吃了奇怪的药物产生的后遗症,还是心态方面有了特殊的变化。

    这几日除了躲着夏川幸外,太宰治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坐在办公室内,仰头望着窗外的天空沉思。

    平日里素来珍惜的《完全自杀手册》被他放在了一旁,想要去往彼岸的固定入水动作也不做了,甚至连基本的维持身体机能平衡的三餐,他都不愿意吃了。

    想着这可不行啊,攻略还没有成功,攻略对象身体出了问题了可就遭了,夏川幸关切询问道:“太宰大人,您真的不吃午餐吗?”

    太宰治坐在办公桌前,看也没看夏川幸便道:“不需要。”

    夏川幸迟疑着说:“……那我就自己用餐了?”

    太宰治冷淡的抬起眸子,扫了她一眼说:“你想怎么样不需要跟我报备。”

    “好的。”

    夏川幸利落一点头,随后拨打电话对另一头的人说:“可以了,把东西都端上来吧。”

    挂断电话后,一群穿着寿司店服装外套的工作人员便手里扛着火锅、蔬菜、一个巨大的水族箱,还有两只鲜活的帝王蟹走了进来。

    将食材一一有序摆放好后,他们列队整齐向夏川幸鞠躬道:“感谢您点的帝王蟹全吃套餐,我店在此祝您用餐愉快!”

    “嗯。”

    夏川幸淡淡应了一声,给了他们小费后,就坐在了位置上,当着太宰治的面开始涮火锅。

    太宰治:“……”

    海鲜汤底的气味不如麻辣锅底那般刺激,但那浓稠鲜香的汤汁更能唤起人心底蠢蠢欲动的食欲。

    帝王蟹店员已经帮忙分解好了,只需要放在锅里涮一下就可以吃了。

    新鲜的海鲜独有的鲜甜味道,让不怎么注重口舌之欲的夏川幸眼睛都微微发亮。

    看着以挑衅姿态在上司面前用餐的下属,太宰治指尖动了动,忽然沉着脸站起了身,走到夏川幸面前,俯视着她和满桌的食材,视线着重落在了被拆解的螃蟹上,冷声道:

    “……给我一双筷子。”

    ——论所有人都跳不过的真香定律。

    “您请。”

    夏川幸早有准备的递给了太宰治一双没有拆封的筷子。

    太宰治跟只倨傲的猫一样,施施抬手接过木筷,坐在了夏川幸对面。

    两人沉默的用着午餐,气氛对比前两天的疏远,倒还算是和谐。

    想着趁这难得的相处机会解释一下前两天的意外,好缓解一下两人之间产生的误会。

    夏川幸犹豫了几秒开口道:“太宰大人,那个药真不是我故意……”

    真不是她故意买的,她就是看颜色好看就加购了的,谁知道它是……有助于那方面的药啊!

    但谁知她才刚说出几字,方才还因为吃饱,面色略微有些缓和的太宰治又快速冷下了脸,恢复了生人勿进的模样说:“闭嘴。”

    夏川幸只能闭上嘴沉默的收拾着碗筷。

    但因为好奇心的驱使,她还是忍不住小声问了一句:“……请问药效一共持续了多长时间?”

    太宰治抬起眼眸,用那双黑沉的眼睛凝视着她问:“你想试试吗?”

    夏川幸认真思考了一下,视线不知怎的,又落回了太宰治身上说:“我是不介意啦,但你可能承受不住。”

    太宰治:“???”

    -

    可能是说开了,也可能是被夏川幸纯粹不在意,更为坦荡的态度感染了的原因。

    经过那天的午餐后,两个人之间原本疏远的距离又恢复到了以往的状态。

    太宰治不再特意跟夏川幸保持距离,但也不是特别亲昵。

    平时有什么难缠的工作,心血来潮的点子,照旧是安排给夏川幸处理,他在旁边看乐子。

    要是乐子看的无聊了,他就去街边搭讪路人,或是进行日常的入水活动。

    又是某日落水后被夏川幸捞起。

    躺在浅浅的下河流处,感知着冰冷的水流顺着身躯缓慢流淌,身下压着的是粗糙的砂砾与坚硬的石块。

    太宰治睁开双眼,默不作声的望着被夕阳染红的橘色天空许久,忽然转眸看向夏川幸那双照旧清澈的空无一物的暗金色眼瞳,启唇轻声问:“不阻止我吗?”

    虽然每次都会在落水后费尽心机把他寻回,但夏川幸从不会阻止他的自杀行为。

    不论是上吊也好,找人殉情也好,投河入水也好,她只会在旁边无声的观看着,然后在他失败了后把他抗回总部。

    不会抱怨什么,不会怨怼什么,只沉默的做事。

    真的很符合忠犬之名啊。

    听到太宰治的问题,夏川幸不解的歪了歪脑袋,回看着他说:“如果这是你自己思考后得出的选择,那么作为外人没有阻止的必要吧。”

    反正有她在,他也不会真的死掉。

    那么自杀的兴趣爱好就随着他去呗。

    是跟她性格相符的淡漠回答,太宰治并不觉得意外。

    手上缠绕的绑带被水浸湿,粘在身上的感觉湿湿冷冷的,太宰治抬起手,透过指尖的缝隙,遥遥望着高空道:“你觉得这样的世界活着有什么意义吗?”

    夏川幸诚实回答:“或许并没有什么意义。”

    “那你又是因为什么目的而活的呢?”

    太宰治侧眸看着她问。

    平日里的情绪波动淡薄到少有。

    求生观念与道德观念也不是特别强烈。

    没有胜负欲、没有贪欲、没有同理心、也没有渴求。

    这样一个自我欲望浅淡到近乎为零的人,她究竟是因何原因,行走在这世间的呢?

    夏川幸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说:“没有什么目的。只是也没有要去死亡的原因,那就暂且先选择活着吧。”

    听到这个回复,太宰治露出了无聊的表情。

    “是得过且过派啊。”

    “如果可以请称呼我为务实派。”

    夏川幸纠正道。

    “当然,或许还有另一个想要活着的原因。”

    注视着浸泡在水中的少年沉寂无光的双眼,夏川幸低声道:“因为你在这世上啊。”

    充斥着对此世厌倦之色的瞳眸猛地一颤,太宰治抬眸看向夏川幸。

    夏川幸静静回看着他,想了想又添了一句:“因为我喜欢你啊。”

    ……又是半分感情都没带的喜欢。

    方才急促跳动的心脏归为平稳,太宰治这才想起,这位下属不知怎的,似乎一直坚定的认为她喜欢他。

    如果说一开始猜想,对方是听从了某人的命令才表现出的一副喜欢他的模样。

    但随着这段时日的观察,太宰治又推翻了这个猜测。

    ——毕竟谁会命令这么一个不会伪装的人表演喜欢啊!

    那生硬表现出来的喜欢眼神实在是太假了好吗!

    既然在学恋爱手册里的技巧,起码走心一点啊!

    想起前段时间路过夏川幸座位时不经意看到的被打印出来,着重标红的什么恋爱小妙招文章,太宰治就觉得大脑在隐隐作痛。

    他可算知道夏川幸前些日子奇怪的表现,还有送给他的一堆粉色的东西的目的是为何了。

    就不说那些绷带药片什么的了。

    ——这谁会送人粉色的上吊绳啊?!

    那个文章里是这么教人的吗?!

    正常的送人的东西她是一个不送啊!

    没有发现太宰治眼神的无语,夏川幸抬头看了眼天际说:“天色已经很晚了,可以回去了太宰大人。”

    “不要!”太宰治露出了像孩子般固执的一面。

    “完全自杀手册里新的一招我还没有尝试,说不定这一次我就能真正的投入死亡的怀抱!”

    “唔……”

    “如果这是您的决定的话。”

    夏川幸露出了类似困扰的表情。

    “那我就先回去了?”

    “哈?”

    太宰治诧异的睁大了双眼。

    “毕竟时间也不早了,我订的全蟹套餐应该也做好了。”

    夏川幸低头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坦诚道:“作为下属,我似乎可以下班去享受美食与自己的人生了。”

    “——哈?!”

    太宰治从水里坐起,不满的看着夏川幸说:“作为下属你要将上司抛弃到野外,自己一个人去吃大餐吗?!”

    夏川幸并没有第一时间回话,而是从西装内侧的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擦去太宰治面上的水渍,微微俯身直视着他的双眼说:“那就请从水中起来吧,太宰大人。”

    “螃蟹会凉的哦。”

    “……”

    “啧。”

    太宰治侧过头啧了一声。

    “全蟹套餐有订我的份吗!”

    “当然。”

    夏川幸笑着回。

    -

    “对了,太宰大人,”在回去的路上,夏川幸与太宰治商量着。

    “如果可以的话,下次还是避免来这种人烟稀少的地方进行‘清爽而明朗的自杀’活动吧。”

    太宰治拖长了声音问:“为什么?”

    夏川幸解释道:“因为如果来不及救援,或者我寻找不到你,导致你真的死亡,我会非常困扰的。”

    太宰治再次重复了一遍:“为什么?”

    夏川幸:“因为我喜欢你啊。”

    太宰治不以为意。

    “有多喜欢?”

    夏川幸想了一会说:“喜欢到可以叫三架直升飞机在空中撒花,二十辆兰博基尼循环播放恋爱的音乐,地上铺满玫瑰,在港口黑手党所有成员的见证下跟你告白哦。”

    以太宰治对夏川幸神奇脑回路的理解,他知道对方说不定真的会这么做,随即沉默了一会,转头看着她认真道:“如果你敢这么做,我当场就从港.黑大楼上跳下。”

    夏川幸皱着眉义正言辞的指责道:“太宰大人,你这样任性会让我会很困扰的。”

    太宰治:“……这应该是我的台词!”

    -

    后来夏川幸认真听从了太宰治的意见,没用这种方法告白。

    她手中仅举着一支玫瑰,在布置的浪漫的小屋中,单膝跪地,直视着太宰治的双眼,郑重其事道:“太宰大人,我喜欢你!请问可以和我交往吗!”

    太宰治站在闪烁着诡异粉灯的房间内。

    周围确实是没有直升飞机在空中撒花,但是地面上早已铺满了玫瑰花瓣,不远处还有用香薰摆成的爱心图阵,桌上的收音机在播放着老套的掉牙的恋爱乐曲。

    ——当然这一切都还算能忍!

    低头看着明明是告白,但是做着求婚的姿态单膝跪地,一手拿着玫瑰,一手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搞出来的戒指,如朗诵着台词般、半点感情都不带,生硬念着告白话语的粉发少女。

    太宰治:“呵呵。”

    夏川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