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红楼匪帝 第二十七章:棋逢对手,美人如月

时间:2022-05-18作者:如是即墨侯

    人马不一会就走到周楚鸣看树的地界,周楚鸣老远就看到,好家伙颇有大军压境的感觉,人马井然有序,看到前方有阻拦起首一汉子,抬起手来哒哒哒~

    人马嘶鸣脾气停下,马儿踏的地面灰尘四起,周楚鸣眯着眼,对面那领头汉子也眯着眼,好家伙硬点子双向奔赴了属于是

    程咬金等人也纷纷现身,一个个煞气十五不用问就知道是干什么的,那汉子打马上前探手抓住凤尾勾上的两根铁棍,双手一合精铁长枪陡然而现

    “敢问是那路朋友,我等乃是北方行商路过此处,一点意思还望行个方便”

    气出丹田厚重有力,沉而不暗,徐达常遇春等人互相看了看是个高手,周楚鸣在后面起身随意拖着刀,徐达他们让开来

    “呵呵~什么朋友不朋友,劳资乃是日月寨大当家周楚鸣!想交我这朋友简单!留下你们的马就可以滚蛋了!”

    骑兵洪流,男人的浪漫。没遇到就算了这给他这貔貅撞见了怎么的也要留下个一半!这不过分吧?

    “日月寨?周楚鸣”

    这汉子想了半天也没想起绿林山地界有这么个寨子这号人,可这人给他的感觉相当危险不应该是个无名之辈才对

    “呵呵~朋友真是好大的胃口,这马就是我等的性命,你若是这般就是要不死不休了,这是一千两买路钱,请朋友行个方便。不然我这些弟兄冲撞起来伤了和气实为不美”

    汉子从身后人手里接过一个包裹,往地上一扔言语也不客气起来,周楚鸣是什么人?开局几十万两进账的人会看的上这点银子?

    “呸!什么狗尿驴肏的!爷爷缺你三瓜两枣?劳资告诉你这马劳资吃定了!谁也拦不住!我说的!”

    “结阵!”

    汉子见这贼匪是油盐不进,敬酒不吃吃罚酒,举枪大呵一声,后面一百来人飒然间分成两对,五十人排列成锋矢阵,五十人圆阵护住马车。

    后面的几个叫苦不迭,大当家也太莽了点,这一看就不是好拿捏的,何必招惹不过此时也由不得他们多想一个个举着刀紧盯着前方

    “慢!”

    两边续力待发之际,一声脆音从后面传来,那汉子脸色紧张,姑奶奶这是闹甚,如此关头她要是出了甚么事儿,也不用回去全自戕此地吧

    马车缓缓上来,从车里走出一个小子站在车架上,周楚鸣第一眼看过去只觉得白?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俏,一看胸能跑马!顿时恶寒起,这世界兔儿爷怎这般的多,还与他有缘?

    可等那人进前了细细一看,勾结也无,身带香色,耳坠细孔,原来是个小妞!吓死我了还以为自己憋的太久出了甚么问题

    还好!还好!

    “小子陈楚,这位好汉有礼了”

    自称陈楚的小妞像模像样抱了抱拳,眉眼弯弯有些喜人,周楚鸣看她可爱一分,敷衍的点了点头。

    “敢问好汉贵姓?”

    “……爷爷周楚鸣,日月寨大当家!你再这么酸了吧唧跟我说话,我砍了你个小娘皮!不好好在家学女红,装什么江湖人!滚蛋!”

    “放肆,你敢对小姐无礼!”

    那汉子打马就要冲上来,两边骑士也是蠢蠢欲动脸上都是怒色

    “哎~韩忠,不得莽撞!”

    “小姐!他!”

    “怎么我的话你不听了?”

    领头汉子韩忠世代护卫陈氏,如今大小姐发话哪能不听只得愤愤停下,他与周楚鸣不过几十步远,相信以自己的本事瞬息可至,挑杀了这无礼鼠贼,敢对小姐出言无状!

    “嘿~看来还是个大家千金,怎么你找本当家何事?”

    陈仙儿也是看到这人,面貌威武自有一股气势,觉得不像个劫道的,且韩忠素来勇武过人堪为百人敌,如今对敌却不过十几人便要结阵,应是遇到高手了,她才想出来看看有无商量余地

    “哼~你这人好没道理,是你先拦着我们不让过,怎么是我找你来?”

    陈仙儿学着那些贵公子摇着扇子,听到周楚鸣这么说不由反驳

    “这山这路这树,都是劳资说了算,我拦你算什么,爷高兴了还要找找看脚底板有三颗痣的人!没有你们就等死吧!你!”

    周楚鸣想到经典脱口而出,岂不料这一句吓的陈仙儿一个激灵,这人怎知我脚底有三颗红痣,难道他不但是个山贼还能掐会算?

    女儿家私密别人一下说破,陈仙儿脸有韵红,再旁人看来就是周楚鸣这厮给气的,韩忠怒声道

    “小姐与这些贼厮鸟说个甚,快快退回阵!看老韩好好教训教训这厮!”

    “韩大哥,可有把握?”

    陈仙儿看着韩忠认真的问,韩忠本想打个包票可这周楚鸣给他的感觉着实不太妙,嗫嚅半响回了句

    “兴许有七成把握”

    这是往高了说,要是单打独斗他是一点把握都没有,这人眼中看他们一点害怕没有,反而很兴奋的样子,且气势沉稳行走如猛兽猎物,稍有不慎边被其捕杀了

    “那就算有七成,倒时后面怎么办?听梁伯说往前还有许多寨子,你这一去三成再去三成,最后几人能到抚宁城”

    陈仙儿可不是不晓得事理的女子,家里虽宠她,可她也知道以后家中全指望她了,是以对这些事情多有计较

    “这大当家的,你想要这全部马匹属实难为人了,这厮杀起来您兴许无碍,可你手下也难免伤亡,不如我与你做个赌你看如何”

    “呵~口气不小!是一定觉得劳资拿不下你们?”

    周楚鸣可不是见美女的走不动道,美怎么了一个平字抹杀一切!还威胁我?看看左右,徐达常遇春,樊哙英布等人,虽都面色虽镇定可面对如此阵仗也难免紧张

    一个个都绷的很,就连程咬金这货也是手捏斧头青筋凸起,是力捏用的很了,心里合计了下说的挺对这次人带的少了些,这步兵打骑兵起码十倍以敌

    而他这是骑兵十人打他们一个,他能保证自己却保不住下面人,为了这些马儿也不值当,思忖半响问这什么仙儿鸟儿的

    “那倒是说说,赌个甚么彩头几何?”

    陈仙儿心里稍安,原不是个莽夫,那就好,那就好

    “大当家也听好了,我家韩大哥也有些武力,相必当家的也不差,不如你二人比斗切磋一番,若韩大哥侥幸胜了赠与当家的两匹好马,若是当家的胜了我愿出十匹良驹如何?”

    “嘶~你倒是做的好买卖,不愧是行走各处的商贾,一下给我砍了九成!”

    陈仙儿也不搭他这话只是笑看着周楚鸣,眉眼如月可周楚鸣是个石头白搭,挠挠头两边人都看着他周楚鸣只好点头应下,第一单无伤亡这是底线!

    “鸟的!!来吧!球囊的想不到第一笔正经买卖就是个赔本的!

    他这话一出陈仙儿,韩忠愕然,感情真是个新匪,怎说没遇到过呢,这路他们来来回回每年用要走个几次,却没遇到过这人想不到是个刚落草的

    “周大当家,马战还是??”

    韩忠让其他人退后护住小姐,周楚鸣也让其他人一边去,他们见此松了口气,单挑他们对大当家太有信心了

    不怪他们紧张,像周楚鸣这样一人就要路战百骑的真没遇到过,他们可没那本事要真打起来保不准被马撞倒踩踏,那可就完了。

    “随你!赶紧的爷爷这趟是亏死了,别耽搁本当家时间!”

    韩忠见这人如此轻视于他,心中怒火丛生驱马退后百步,心里发狠定要给这家伙一点教训,不过有言在先不得伤及性命,那就打碎他几颗门牙看他以后如何出言不逊!

    周楚鸣无所谓立在官道当中,看着前方扛着大刀一副只管放马过来之态,韩忠双脚踢动马腹,骏马嘶鸣一声加入冲来,韩忠铁枪夹在腋下身体附马背,标准的骑兵出击

    “杀!”

    周楚鸣不动则已,动则如电,嘶吼一声,杀意凛然,不退疾冲迎着韩忠就冲去,马儿仿佛也感受到这气势,更是加入冲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