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崇祯的网购系统 第十三章 朕,要为他们报仇!(求下推荐收藏。谢谢!)

时间:2022-06-23作者:炸一份薯条

    _:崇祯的网购系统 第十三章 朕,要为他们报仇!(求下推荐收藏。谢谢!)

    刘小山确实不见了,因为他跑了。

    跑到山下投降去了!

    结果还没到山脚就被巡逻的士兵发现了。

    “敌袭!”

    这名士兵大叫一声,立刻拉满了弓对准了他!

    刘小山见状赶紧举起了手,躲到一课树后面大喊:

    “大人!别放箭,我是来投降的!”

    这名士兵迟疑了一下,没有松开手,但还是充满警惕的瞄着刘小山。

    “慢慢走过来!”

    刘小山举着手小心翼翼的从树后面走了出来,这时闻讯赶来的一众勇卫营士兵上去一把摁住了刘小山,捆上了双手带到了卢象升面前。

    刘小山一见卢象升立马跪倒在地,大声哭喊起来。

    “大人,饶命啊,我投降。我造反是被王二逼的,我不想死啊!”

    “你叫什么名字?”

    “回大人,小的叫刘小山,白水县人。”

    “山上有多少人?”

    “四十二。”

    “你为何投降?”

    “王二打我!大人请看,脸还肿着呢。”说罢侧过脸就要让卢象升看。

    一旁的黄得功把火把往前凑了凑,看到刘小山的脸又红又肿,朝卢象升点了点头。

    卢象升摆了摆手,命人把刘小山带下去,转头看向周遇吉三人。

    “你们怎么看?”

    “卑职觉得应该是真的。”周遇吉说道,黄得功和孙应元也表示赞同。

    “不管真假,都等到明日再上山,夜里小心戒备即可。”

    “是!”

    卢象升这边没有攻上山的意思,王二这边却乱了分寸。

    “二哥!刘小山一定下山投降了,我们怎么办?”一人担忧地问王二。

    王二脸色阴沉,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竟然闹出这种事。他看了一眼钟光道,发现他的脸上也写满了绝望。

    “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今夜继续突围,生死各有天命!各位弟兄,如果我王二遭遇不幸,你们就向官府投降,留得有用之身待日后为我报仇!”

    说完带头往山下冲去。

    他知道自己肯定活不了了,他想用自己的死给自己弟兄换一丝生的希望。

    众人见王二如此悲壮,也都热血上涌,跟着他冲下山去。

    如果是他们面对的是普通的地方官兵,凭着一腔热血还能有突出重围的可能。但他们遇到的是勇卫营,装备精良的勇卫营。

    战斗仅仅持续了片刻,当刘小山被带过来认人的时候,地上躺的都是尸体。

    他们没打算投降,卢阎王也没打算留活口,四十二具尸体,一个不少。

    这些人必须要杀,留着只能成为祸害。不是每个造反的人都想着劫富济贫,有的人连无辜的穷苦百姓都抢,都杀。必须用他们的鲜血止住这个势头,哪怕只是暂时压一压。

    第二日清晨,卢象升命人挖了个大坑,把这些人的尸体掩埋了起来。

    他们造反该死,但值得尊敬。

    自此,揭开明朝农民起义序幕的小人物王二,提前一年多死在了卢象升手中。

    卢象升把一万步兵留在了陕西稳定局势,自己则带着勇卫营的三千骑兵一路马不停蹄的回京复命。

    进入腊月后,天气已经冷得让人伸不出手来。

    朱由检站在殿前望着远处的屋檐静静地出神。

    这段时间他又出了几次城,见到了越来越多的流民。

    这些饿得皮包骨头的难民连跪在地上乞怜都发不出太大的声音,有的已经躺在路边奄奄一息,随时都可能失去生命。他曾下旨让各府各州县妥善安排过往难民,不得驱逐,但涌向京城的难民数量却只见多不见少。

    想到这,朱由检自嘲的笑了笑,自己这个皇帝的圣旨看来走不了多远嘛。

    也或者说,对于有些人来说,只不过是一块破布。

    “王伴伴,卢象升该到了吧?”

    “回万岁,料想也就是这两日。”

    “嗯...”

    朕,已经等不及了啊!

    腊月十八,朱由检终于接到了卢象升已经到了城外的塘报。

    “哈哈!王伴伴!卢象升回来了,召他进宫!朕要见他!”

    平台上,朱由检见到了两个多月没见的卢象升。

    “卿受累了。”

    “为陛下效命,不敢言累!”

    “哈哈”朱由检开怀一笑,转言问道:

    “刘元斌如何?”

    “臣与刘配合配合默契。”卢象升正色道。

    他不知道的是,出征之前朱由检派人给刘元斌传过口谕,让他一切听从卢象升的安排,不得擅自干涉他的军事行动。

    “那就好,卿这一路剿匪可有什么有趣的见闻啊?”

    朱由检的问题把卢象升问住了,沉默了一下。

    “敢问陛下,所说的是哪方面的见闻?”

    “沿途可见流民?”

    “甚多!”

    “何故如此之多?”

    “官员腐败,自然灾害。”

    “还有吗?”

    朱由检目光炯炯地盯着卢象升,像是要刺穿他的灵魂。卢象升被他看得头皮一麻,跪伏在了地上。

    “臣,不敢说。”

    “起来说,如实说!”朱由检一字一顿地说道。

    “臣此次前往陕西剿匪,见了许多不忍目睹之事。陕西连年大旱,本就土地贫瘠,加之赋税和徭役过重,灾荒四起。胆子大的造反,胆子小的往外跑,跑不动的就等死。许多地方已经草木尽,人相食。”

    “官府呢?”朱由检的心越来越冷,语气也越来越冷。

    “无所为!”

    “好!好一个无所为!朕到底是知道了朕用了什么样的官员!朕到底是知道了这京畿之地为何多了如此多的流民。哈哈哈!”

    看到朱由检怒极反笑,从盘龙宝座上站起来来回走动。卢象升吓得再次跪倒在地上。

    “臣,不吐不快!请陛下治罪!”

    “对!卢象升,你有罪!你应该把那些坐视治下百姓因饥而死的官员统统杀光!一群尸位素餐之辈,朕养他们有何用?啊?”

    听着耳边朱由检暴怒的声音,卢象升身体猛地一抖,趴在地上一句话都不敢再说。连一旁的王承恩和伺候的内侍们都吓得跪倒在地,浑身发抖。

    他们从没见过皇帝如此愤怒,像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随时张开血盆大口将人吞噬。

    许久,朱由检平静了下来。

    用略微沙哑的声音轻轻说道:

    “朕任命的官员让朕的子民吃不饱饭,所以他们才拿起锄头造反。朕,要为他们报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