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崇祯的网购系统 第十七章 崇祯元年正月初一

时间:2022-06-23作者:炸一份薯条

    _:崇祯的网购系统 第十七章 崇祯元年正月初一

    烟花在空中炸开一片璀璨的烟火,把原本乌黑的天空衬托得绚丽多彩。

    朱由检仰望天空,静静地出神。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快一年了,偶尔他也会感到孤独,皇帝这副重担压在身上,经常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最近他变得有些喜怒无常,不知情绪该向谁诉说,不知压力该如何释放。

    这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把他拉回了现实。

    而这只手的主人正是一旁的周玉凤。

    感受到她手上传来的温度,朱由检散去心中的一丝怅然。

    当信王时,没有纳妾,当皇帝后,也没有选妃。不是说他不好色,只是后世生活对他的影响较大,暂时还没有进入到拥有多个女人的角色里。作为皇上,妃子肯定会有,但那都是以后的事儿了。

    从来到这个世界那一刻起,他就不是孤身一个人。自己牵着的,就是这一世第一个亲人。他要守护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家。

    祭灶之后的每一天都离新年近了一些,京城里的家家户户都准备着过年的用品。街上的人,比往常多了许多,叫卖声,还价声,此起彼伏。不时还夹杂这一些孩童的欢笑。此时还没有己巳之变,什么建奴,什么女真,在平民老百姓眼里都不如过一个好年来的实在,因为新年象征的是希望。

    有人欢喜就有人愁,被抓走的人还是没有被放回来,看守在房子四周的厂卫还没有撤走。希望终有一天会变成绝望。

    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惋惜,这一天来的很快。

    腊月二十九

    除夕夜的前一天。

    刑部尚书苏茂相、都察院左都御史曹思诚、大理寺左少卿姚士慎三人再一次携手进宫面圣,呈上了案件的处理结果,交给皇上最终定夺。

    朱由检翻开卷宗。

    兵部尚书兼左都御史崔呈秀斩首抄家

    工部尚书吴淳夫斩首抄家

    吏部尚书周应秋流放抄家

    副都御史李夔龙斩首抄家

    太常寺卿倪文焕斩首抄家

    宁国公魏良卿斩首抄家

    .......

    西厂收集的证据很充足,苏茂相三人也没有徇私,该斩首抄家的一律斩首抄家。

    朱由检静静地盯着卷宗看了一会儿,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

    “就按照这上面的执行吧。”

    “是!陛下!”

    “斩首时间定在正月初一吧。”

    什么!??

    苏茂相三人惊得合不拢嘴,却一句话都不敢说出口。从来没有任何朝代,任何帝王会在过年这一天杀人!

    疯了!

    皇上一定是疯了!

    终于,等待的人全都收到了这样一个消息。

    皇上把斩首时间定在正月初一!

    除夕前一天定罪!

    正月初一斩首!

    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被迫害已久的东林党,纷纷弹冠相庆。

    京城的百姓,纷纷欢呼着跑上街,有的提前拿出了过年的鞭炮,放了起来。

    那些立身不正的官员,都有了一个共识。

    新君弑杀!

    京内噤若寒蝉,连往日热衷进言的御史都集体哑了口,没有人真正想死。

    那些给王承恩送钱的人纷纷过来找他!对此王承恩的解释是:

    咱家也没办法!本来夷三族的,好不容易求陛下开恩只诛首恶。

    爱信不信。至于钱?什么钱?

    崇祯元年

    正月初一

    皇极殿

    大朝会

    这是文武群臣、四夷朝使向皇帝行庆贺礼的日子。

    早已过了早朝的时辰,皇上还没来,大殿中却没有一个人说话。前排许多该站着人的地方此刻空空如也。

    田尔耕静静的站在大殿中,周围的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他怎么还站在这!

    他不是应该在西市跪在地上等着被砍头吗?怎么会站在这里?

    田尔耕感受到众人各种各样的目光,心里一阵冷笑。

    想不到吧?只要忠心为皇上办事就能继续享受荣华富贵,一个个大把年纪了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目光一闪,发现皇上正缓步走向御座,赶忙站直了身形。满朝文武群臣也都不自觉地挺直了脊背。

    朱由检坐到了髹金雕龙木椅上,静静地听着鼓乐齐鸣,看着百官跪拜致贺,行礼如仪。

    礼毕。

    “万岁、万岁、万万岁。”

    朱由检抬了抬手。

    “今日是个特殊的日子,崇祯元年的第一天,也是元旦。但遗憾的是,想比上一次早朝,少了很多人。朕不再多说。王伴伴,宣读今日处斩之人罪状。”

    接着,王承恩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之中。

    一个个人名,一条条罪状,经由王承恩的口,公布于众。

    “今天之后,肯定有人在私下悄悄议论。说朕是个暴君,说朕有伤天和,说朕不讲规矩。朕希望,你们在议论前想一想,想想自己为什么能站在这个朝堂上!想一想,为什么他们此刻不在朝堂上!做事之前,先考虑你屁股下的位置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否则,他们就是你们的下场!”

    说完,转身离开了大殿。

    “退朝~”

    在王承恩的一阵呼喊之后,群臣怀着复杂的心情走出了大殿。往年皇上都管饭的,今年也不提了。回家吃饺子去吧。

    群臣一路来到午门外,突然发生了骚动,走在前面的一名官员忽然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身后众人纷纷好奇的凑上前去,顺着前者呆滞的目光看去。之间午门外左右两旁个放了一排桌子。

    桌子上分别摆放着一个个人头,粗略一数竟有四十多颗。

    有胆大者一一望去,崔呈秀,田吉,吴淳夫...一个个熟悉的面孔,表情各异。或解脱,或恐惧,或愤怒,不一而足。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脸上,头上,都沾着秽物。都是游街时百姓丢的。

    群臣都吓坏了,一个个不敢逗留,低着头往前疾走。

    不久之后,乾清宫暖阁里,卢九德向朱由检禀报了午门外发生的一幕。

    朱由检嗤笑一声。

    “知道怕就好。王伴伴,你来拟旨。”

    “是!”

    “擢升范景文为工部尚书兼中极殿大学士,入阁办事。

    擢升毕自严为户部尚书兼建极殿大学士,入阁办事。

    擢升陆振飞为武英殿大学士,入阁办事。

    擢升蒋德璟为文渊阁大学士,入阁办事。

    擢升马士英为东阁大学士,入阁办事。

    擢升王永光为吏部尚书。

    擢升王象乾为兵部尚书。

    擢升倪元璐为户部左侍郎。

    擢升徐光启为工部左侍郎,周堪赓为工部右侍郎,王徵为工部郎中,毕懋康为工部员外郎。

    擢升黄道周为户部侍郎,钱谦益为礼部左侍郎,姜曰广为礼部右侍郎。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