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崇祯的网购系统 第三十八章 要搞活动

时间:2022-06-23作者:炸一份薯条

    _:崇祯的网购系统 第三十八章 要搞活动

    看着一脸期待地望着自己的皇上,孙元化很开心。能和皇上一起打炮,多么荣幸啊。

    “行!打一炮!”

    说着孙元化就命人填药装弹。

    砰!

    炮弹从炮口射了出去,远处的树木应声而倒。

    单从声势上来看,这门大炮就比红夷大炮小了许多。

    “如果架在车上,几个人能拉的动?”

    “平坦的路面一个人勉强拉得动,要是路面崎岖不平就不知道了。应该要用马拉才行。”

    朱由检点了点头,略一思索,又问道:

    “你给这个炮起名字了吗?”

    “尚未命名,求陛下赐名!”

    “那,就叫意大利炮吧!”

    “意大利...意味着大吉大利!谢陛下赐名!”

    诶?这都能解释?你他娘的真是个天才!

    朱由检干咳了一声,继续问道:

    “造一门这样的意大利炮要耗费多少银子?”

    “禀陛下,一门意大利炮的总开支在一千二百两左右。”

    “一千二百两,造!先造个一百门。”

    “是!臣领旨!”自己的研究成果得到了皇上的肯定,孙元化高兴坏了。“瞻一,用马拉着意大利炮打上几炮,让皇上瞧瞧!”

    “好嘞!”被称为瞻一的年轻人满口答应,随即牵回来一匹马。

    “这是?”朱由检才注意到这个生面孔,疑惑地问。

    “陛下,这是徐大人的外甥,陈于阶。也对火炮很有研究,我就请他来协助臣造炮了。”

    像是为了展示意大利炮的机动性,陈于阶骑着马拉着大炮跑的飞起。

    转了一圈后,陈于阶翻身下马。调整好意大利炮的角度,填药装弹,一顿操作熟练且流畅。填装完毕点燃了引线。

    只听砰的一声响。

    没炸膛。

    但是马惊了。

    惊马拉着大炮就跑,可刚跑没多远,安放大炮的车轴断了,意大利炮从车上滚了下来,惊马继续狂奔,一转弯竟然朝着朱由检奔来。在场的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到了,连朱由检都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惊马拉着破车朝自己撞来。王承恩本能的迈步站在了朱由检身前,但惊马像是已经无人能挡。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身影从朱由检身后一跃而出,飞快的朝惊马跑去,到了近前一把拉住缰绳,双脚发力定在地上,被马拖行了四五米,在地上犁出两道深坑。随着一声长嘶,战马停了下来。

    现场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全都跪地求饶。

    特别是陈于阶和孙元化两人,早已吓得面如土色。惊恐地跪在地上,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孙应元,你想干什么!?”

    朱由检这才反应过来,一脸黑线的看着孙元化。

    这就是你说的机动性?就放一炮,车也废了,马也惊了。

    本想发火,可看到一身脏兮兮的孙元化,朱由检心软了下来。

    科技的进步总是离不开这样勇于探究的先驱,但自己要长个记性,不能变成先驱。

    “起来吧,朕无碍。”

    众人战战兢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样是不行的啊!要是每开一炮,马都惊一次,不用敌人进攻,自己的战马就把阵型冲散了。仗还怎么打?还有你这车,一炮都震散架了,能长途奔袭吗?”

    “陛下所言极是。”孙元化见朱由检没有怪罪的意思,小心翼翼地负荷道。

    “你试试开炮的时候把马的耳朵堵起来。它不就不怕了么?要是堵的不严实,就训练,找个人拽着马,天天在他身边开炮。惊啊惊的不就习惯了么?”

    “陛下所言极是。”

    孙元化眼睛一亮,不愧是皇上,一眼就看出了问题关键所在。

    “你叫什么名字?”

    “禀万岁,小的叫沈炼。”

    嗯?

    朱由检回去了,他怕在呆下去自己还得穿越。因为他的一句话,接下来马儿受到了非马的折磨。

    孙应元为了验证他说的话。

    白天放炮,晚上放炮,连马儿吃草的时候也放炮。

    刚开始马儿还很害怕,到后来被这么到在它身后放炮都无动于衷,该吃草吃草,该喝水喝水。真真正正的做到了安之若素,宠辱不惊。

    而炮车的问题,也在第二天得到了解决。

    朱由检命人给他送来了一吨载重的连轴实心轮,这下马儿拉着炮,彻底起飞了!

    六月七日。

    朱由检接到了陕西巡抚卢象升的奏报。

    请求支援的奏报。

    卢象升最近的日子很不好过,自年前赴任以来,他可谓是殚精竭虑,夙兴夜寐。一心想要把陕西治理好。

    贪官没少杀,豪绅没少查。

    抄家查处的粮食全部发放给了灾民,尽可能的做到自给自足,不给朝廷添麻烦。

    可他终于还是撑不住了。毕竟不是每个做生意的都为富不仁,不是每个当官的都贪污腐败,总不能得谁杀谁吧。

    夏收过后,他命各州府的官田种上了朱由检送来的玉米种子,共计六十多万亩。但老百姓的私田里却是种什么的都有,大多以高粱为主,只有少数种玉米和红薯的。

    去岁的干旱依然没有好转的迹象,尤其是延安、庆阳、平凉三府,榆林卫、宁夏三卫最为严重。甚至有了逐渐蔓延的趋势。卢象升意识到不能再等下去了,必须要兴修水利,做好长期应对旱灾的准备,可修水利需要人,人又要吃饭,偏偏又缺粮。

    无奈之下他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远在京城的朱由检。

    支援水利人才,支援粮食。

    看了卢象升的奏折,朱由检命人叫来了都水清吏司郎中周堪赓,治理河道这事儿,他比较在行。

    “周卿,眼下陕西大旱,卿可有良策?”

    周堪赓略一沉思,就明白了皇上叫自己来的意图。

    “陛下,治理干旱,不外乎开源节流。种耐旱植物以固水土,凿沟渠运河以引水源,建水库等以储清水。期间再辅以各种节流措施即可。可说来容易,做起来却相当困难。兴修水利是关乎民生的大事,却又劳民伤财。眼下陕西流民甚多,贸然增加徭役,恐怕......”

    “恐怕如何?”

    “恐怕会激起民愤。”

    朱由检点了点头,这种情况他能预料的到。

    “那,若是以工代酬呢?”

    “以工代筹?可以是可以,但花费恐怕不小...”

    “今岁皇庄大丰收,内帑也比较充足。朕可抽调小麦三百万旦,银一百万两。交给卿调度,卿可有信心把此事办好?”

    “臣,愿意一试。”

    周堪赓听了很激动,他深知兴修水利的耗费,动辄上万人的粮食都是一个天文数字。眼下陕西什么都却,就是不缺饿肚子的民夫。吃的解决了,一切都不再是问题。

    “好!那卿明日起在京师招募农夫,运粮入陕。朕派京营五千士兵沿途护送。”

    “臣,领旨!”

    周堪赓走后,朱由检又算了算账。

    之前手里还有近三千万两银子,这些日子,边饷发了二百七十多万两。毕自严要走了一百万两,造火铳拨给毕懋康十万两,造火炮给孙元化二十万两,拨给研究院十万两,给机械厂十万两,给孙元化二十万两。军校先期投入的五十万两,还有勇卫营每个月几万两的俸禄。这周堪赓又得带走一百万两。

    就这还不算宫里上上下下的各种开支。

    这钱看起来挺多,怎么这么不经花?

    不行!

    得搞个活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