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崇祯的网购系统 第四十九章 还有这种事?

时间:2022-06-23作者:炸一份薯条

    _:崇祯的网购系统 第四十九章 还有这种事?

    躲在窗户下的李自成双眼通红,牙都要咬碎了。

    韩金儿给自己带了绿帽子!

    这对狗男女,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等事丑事。无耻!

    我要杀了这对狗男女!

    李自成缓缓抽出腰间的钢刀,慢慢走到了门口。

    正打算踹门时,他又停了下来。

    杀了他们固然解恨,可自己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他想到了自己那个俸禄不高的铁饭碗。

    他想到了那个大人物徐治安对他的邀请。

    不行!

    他不能把自己的一生葬送在这对狗男女手中!

    就算要打死他们也要有证人!

    他站在门口略一思索,计上心来。

    他轻轻地把门从外面锁上,跑到甲长家里,找到甲长。

    “黄娃子,这么急匆匆的干什么?”

    “族叔!你要为我做主啊!”

    说完李自成把刚刚自己见到的事情说了一遍,眼圈也红了起来。

    想自己这么掏心掏肺的对她,她竟然还给自己戴绿帽子。

    甲长叫李新洪,在太安里也算是德高望重之人,是李自成的族叔,此时闻言也是大怒。

    “黄娃子!你别急,叔一定给你做主!”

    说着领着李自成向外走去。

    他先是敲了几家的门,召集了族中的几个宿老,再派年轻人通知各家各户。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没一会儿,整个村子都知道了此事,纷纷从家里走出来,跟着李新洪和李自成二人往他家里走去。等到了李自成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汇集了二百多口人。

    大人小孩,年轻的年老的,只要能走得动道的,全部一窝蜂地跟了上来。

    屋里的韩金儿二人渐渐意识到不太对劲,停了下来。

    “我听着外面是不是有人?”

    “你先下来,我去看看。”

    韩金儿扯了件衣服挡着身子,慢慢凑到门前。

    正打算伸头从门缝里往外看上一眼,砰的一声,门被大力撞开了。

    韩金儿一下被门板撞倒在地,手里的衣服也掉落在一旁,露出白花花的身子。

    眼冒金星的韩金儿听到一个声音大喊了一句!

    “抓住那个奸夫!”

    然后便是一顿人一窝蜂地涌了进来,接着便听到里屋传来惨叫声。

    有个女人扯了个被单扔在她身上,她下意识地挡住自己的身子,又被扯着头发拽到了院子里。

    毒辣的阳光照在她脸上,让她有些睁不开眼睛。

    但还是看出了周围人的面孔,刘大婶,张大娘,李小妹。一个个正怒目圆睁地看着她,没有了往日的和善。

    “抬起头来!”

    李新洪一声大喝,一旁的男人被拽着头发仰起了脸!

    “盖君禄!!??”

    李自成又惊又怒。盖君禄是本村的衙役,与他的关系虽谈不上极好,但也算的上不错。没想到就让趁自己不在家和韩金儿搞在了一起。

    李新洪也认出了盖君禄,不免有些为难。

    虽然盖君禄只是一个小小的衙役,但怎么说也是个官面上的人物,自己还真不好处置。正为难间,却听见李自成声音凄厉地怒吼道:

    “盖君禄,你我往日抬头不见低头见,称兄道弟,还时常在一起喝酒玩耍。常言道,朋友妻、不可欺。可你却干出这种事儿来!还有你!韩金儿,我不嫌你两次被休,自打成亲以来,一心一意的对你。就连今日贵人让我去京城从军我都因放不下你而拒绝了,没想到你竟然这样对我!”

    李自成越说越恼,上去一脚把把盖君禄踹到在地,接着开始劈头盖脸的一顿打。

    “打死他们!”

    “对!打死他们这对狗男女。”

    这下乡亲们也忍不住了,群情激奋,一哄而上,对着二人是拳打脚踢。

    过了一会儿,等众人都冷静下来的时候。

    盖君禄和韩金儿已经面目全非,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哎呀!闯了大祸了!”

    李新洪拍了拍大腿,叫道。

    打死了韩金儿不要紧,可打死了盖君禄就不是简单的一句捉奸就能解决的了了。

    李自成环顾左右,看着惊慌的父老,咬牙高声叫道:

    “各位叔伯婶娘,兄弟姐妹。今日之事你们全是为黄娃子出气,黄娃子不能连累你们,这就去投官!”

    说完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起身就要离开去县衙投官。

    众人怎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去送死,有劝他逃跑的,有要帮他隐瞒的。

    正拉扯间,米脂县典史骑马带着一队衙役来了。

    原来是盖君禄的一名亲戚见势头不对就去县衙搬救兵去了。

    典史命人围了院子,分开人群走了进去。一眼便看到了地上的盖君禄两人,看样子是没救了。

    “谁动的手?”

    “是我!”

    “是你!?”

    “是我!”

    “为何杀人?”典史明知故问道!

    “捉奸!”

    “带走!”

    说完,典史一挥手,几个衙役一拥而上,把李自成捆了个结实,押着就往外走去。

    一众乡亲自然是不敢阻拦,哪怕明知道是盖君禄两人有错在先。

    李自成被带走了,大家都不知道他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但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众人默然地站在原地,有脆弱的已经开始抽泣起来。

    李新洪站在那望着典史远走,突然想起了刚刚李自成说过的贵人,眼前一亮,说不定能救他的命!想到这,不再耽搁,借了个驴车赶着就朝银川驿而去。

    死马当活马医吧。

    回去的路上,典史正在考虑该如何处置李自成。他知道李自成即使有罪,也不大。但他不能放过他,因为被打死的盖君禄是他一个姘头的弟弟,正是因为靠着这层关系,盖君禄才能在县衙当衙役。

    无论如何,他都要给姘头一个交代。

    而另一边,李新洪快驴加鞭的赶到了徐治安驻扎的营地。

    还没靠近,便被一个士兵拦了下来。

    “干什么的?”

    李新洪张嘴正要回答,突然想起来,自己根本不知道该找谁。看着手摁在刀柄上的士兵,李新洪灵机一动对士兵说道:

    “我儿子说有个将军想让他跟着去当兵,我想问问能不能让他弟弟去。”

    上午李自成救人的时候,这个士兵刚好在一旁,对这个身手了得的汉子也很敬佩。闻言犹豫了一下,说道:

    “我带你去将军,但他见不见你我不知道。”

    “谢谢!谢谢!”李新洪不住地行礼。

    二人穿过营寨,来到徐治安的帐前。跟守卫的士兵说了两句,守卫的士兵便进去通禀了。

    徐治安刚带领士兵们结束操练,刚坐下来准备喝杯水休息休息,就听外面的亲兵禀报说有个老头要见自己,说是上午那个救人的汉子他爹,说想送他小儿子来当兵。

    徐治安听了一阵好笑,什么破事儿都能找自己?当下便打算让人把他打发走。

    可转念一想,闲来无事,见见也行,说不定小儿子的身手更好呢?便让人把李新洪叫了进来。

    李新洪一进帐就跪在地上:

    “将军!救救我那可怜的侄儿吧!”

    徐治安懵了。

    又是大儿子,又是小儿子,又是侄子。

    这哪跟哪啊?这老头莫不是失心疯?

    接着,李新洪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听完原委后,徐治安站了起来。

    “还有这种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