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崇祯的网购系统 第五十六章 林丹汗的求助

时间:2022-06-23作者:炸一份薯条

    _:崇祯的网购系统 第五十六章 林丹汗的求助

    起先,这些人都偷偷摸摸地挖出了自己家的金子。用箱子装起来,放到马车上拉着去了银行。

    至于为什么不告诉别人?

    环球银行的银子不够了怎么办?

    可这个世界上压根是没有秘密的。

    环球银行开业已经闹得人尽皆知,毕竟整个京城的勋贵齐聚一堂的场面不多见。何况这些人从环球银行回来又都拉着马车往环球银行跑去,有心人稍一打听,便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一时间,银行的大厅里挤满了人,大都是各家的管事。门口的马车更是把路堵得水泄不通。

    最后没办法,内城兵马司全部出动,到现场维持秩序。

    此时正是中午饭点。排队的人是又饿又热,还因为插队打了起来。

    都他妈是伯爵,你凭啥插我前面?

    要是看到爵位低的,对不起,请插我后面。

    于是本该是一场有素质、讲秩序的排队,变成了爵位大比拼。

    银行大厅里,两个大堂经理正拿着传单向排队的人讲解银行的政策。

    而柜台前,成国公朱纯臣正笑眯眯地看着柜台里的柜员。大多数人都是派管家前来,可他偏不。他就要知道他的钱是怎么没的。用他的话说,这钱是他一点点挣回来的,他要亲自把他送走。

    “小妹妹,也就是说我这一万两黄金可以兑换十万两银子,如果银子不带走,存一年的死期每月还能涨三厘的利息?”

    “是的公爷,您这十万两银子一年可以涨三千六百两银子的利息。”

    “那要是急用钱怎么办?”

    “可以随时取走,但利息就没有了。”

    朱纯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还是有些担忧,这么多钱存在这,别像魏忠贤那次一样被当猪宰了。柜员像是看出了朱纯臣心中所想,嫣然一笑道:

    “公爷,这里有个传单你可以看一下。为保护顾客隐私,到我们银行存钱,分为记名和不记名两种。记名的就是只能本人才能过来取,不记名的谁都能过来取。”

    实际上朱由检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上次庞氏骗局把这些家伙宰疼了,若是再实行实名制的话,这些人谁敢来存钱?

    朱纯臣听了眼前一亮,这个好。

    扭头离开了柜台,看的柜员一愣一愣的。

    他不存了,找个人过来存个不记名的。别到时候又被当猪宰。

    时间一点点流逝,天渐渐黑了下来。

    眼看都亥时了,外面依然排着长长的队伍。

    李掌柜一看不行,这样下去今晚别打算睡觉了。

    于是到后面请示徐应元,徐应元想了想问:

    “准备的银子还剩多少?”

    “还剩不到六十万两。”

    朱由检准备了五百万两白银用来兑换,本想着有人兑点,有人存点,五百万两足够了。可没想到庞氏骗局的后遗症显露出来了。

    替他们保管钱还涨利息,一时间竟然让他们有些不敢存了,怕打了水漂。

    除了极少一部分之外,绝大多数都选择直接兑换。

    至于存款,先观望观望再说吧。

    而这部分存款的,反而是普通百姓和一般商贩居多,因为他没上次没被宰。

    “你出去看一下,现在还在排队的正常兑换,新来的就别再给他们兑了。”

    “是!”

    李掌柜到外面一看。

    好家伙,还有好几十呢,并且还在增加。

    他赶快上前大声解释了几句,拜托内城兵马司的人拦一下。

    就这,等所有人都结束兑换也快到子时了。

    几个柜员是又累又饿,哈欠连连,从中午到现在,她们连一口水都没顾上喝。

    中城兵马司的就更郁闷了,他们站了一天,累成狗了。

    徐应元从里屋走了出来,来到李掌柜身边嘀咕了几句。

    李掌柜连连点头,对柜台的几个柜员和大堂经理笑着说:

    “今天大家都辛苦了,得会儿下班的时候一人十两银子的奖金。”

    说完,又走了出去。这时中城兵马司的人也都准备回去了,看见李掌柜走来一个个静静地看着他。

    “各位军爷今日辛苦了,这是我们环球银行的一些心意。大家切莫推辞!”

    领头的是一个副指挥,叫孟怀良,闻言故作不愉地推辞道:

    “李掌柜,你这是干什么?我们兵马司这是职责所在,怎么能收你的好处。”

    “唉~孟将军此言差矣,这哪是什么好处。这是给各位军爷的高温补贴。”

    “高温补贴?”

    孟怀良笑了笑,这说法倒是新颖。索性不再推辞,接过了李掌柜手中的银票,瞟了一眼。

    大手笔!

    每人至少十两银子。

    孟怀良的脸简直变成了一朵花,他身后的手下们看着这朵花,也都变成了花。

    皆大欢喜。

    第二天,徐应元来到了军校汇报银行开业的情况。

    “也就是说五百万两白银就剩三十三万两了?”

    “是的万岁,大家都很热情。”

    “存这么少?”

    “这、大家好像对存钱不太热情。”

    朱由检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

    兑换了四百六十七万两白银,也就是四十六万七千两黄金。

    可只存了几万两银子。

    难不成上次被割怕了?

    朱由检挥手打发了徐应元,给系统发了个消息。

    “金子回收价多少钱一克?”

    “二百五。”

    “......”

    “纯度不高。”

    “明白了。”

    一两37.5克,四十六万七千两就是17512500克。

    一克250,就是4378125000。

    并夕夕商城里银子5块一克,这些钱可以买23350000两银子!去掉四百多万的本钱,还有近两千万。

    看来只兑换一天的决定是正确的,不然引起大范围的白银贬值就不好收场了。

    一天就能赚这么多钱还是让他很是兴奋。

    不过,这个兴奋没持续多久。

    他收到了宣大总督王象乾的奏报,说是蒙古插汉部获得一个情报。

    由于一个多月前孙传庭整治晋商,晋商在张家口与蒙古人的贸易停了下来。

    与蒙古人的贸易停了下来,就没人走私战略物资去蒙古,而这些蒙古人其实就是科尔沁部,此时已经完全倒向了建奴。

    建奴有联合蒙古各部发兵征讨插汉的动向。

    虎墩兔一见这形势,你明朝不是要让我为你守卫关外么?现在人家打来了,我自己扛不住,你得帮我。不然我就跑,你自己看着办吧。

    于是王象乾上疏请他裁决,到底是出兵还是不出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