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崇祯的网购系统 第七十二章 福王被抓走啦

时间:2022-06-23作者:炸一份薯条

    _:崇祯的网购系统 第七十二章 福王被抓走啦

    邢同山的工作很简单,每天给马喂喂草料,扫扫马粪。

    一日三餐都是灶房统一做好的。

    不过要提前去,去晚了就没有了。

    今晚是邢同山进入王府的第三个晚上,等身边的老郑熟睡后,邢同山轻轻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来到马厩后面的一个墙角,搬开花丛中的一块儿石板,露出一个能容一人进出的洞口。邢同山敏捷地钻了进去,拿出工兵铲组装在一起挖了起来。

    一个时辰后,邢同山再次从地洞里走了出来,此时洞口周围已经堆了许多土。他助跑了两步,一跃而起,双手搭住了墙头,一用力,便骑坐在墙头上。

    “筐拿来。”话是对早已在墙外等候多时的两个西厂番子说的。

    接着他把挖出来的土一筐一筐转移到墙外的车上。

    “明日子时,把东西送来。”

    “是!”

    两个人轻轻应了一声,拉着车悄悄地走了。

    邢同山再次搬来石板盖住了洞口,遮掩了一番,然后拍掉身上的土,回到了住的地方。

    老郑的睡眠依然香甜,不时吧唧吧唧嘴,像是梦中在吃烧鸡。

    邢同山静静地躺在床上,闻着老郑的脚臭味,慢慢进入了梦乡。

    朱由检收到卢九德的密信的时候正在看书,看的是《地下水源的勘探和土法打井》。

    卢九德的密信内容很简单。

    已掌握福王造反证据。

    竟然敢造反?!

    办他!

    他立刻下令周遇吉率领三千龙骑兵带着圣旨火速赶往洛阳城,捉拿反贼朱常洵,押送进京。除福王朱常洵,士子朱由崧外,其他人若有抵抗,一律格杀勿论。

    周遇吉率军一路急行军来到了洛阳,立刻包围了福王府。门口的护卫看到杀气腾腾的龙骑兵,抽刀正待呵斥,被周遇吉一枪打爆了脑袋,其他人抖若筛糠,老老实实地跪在地上不敢再动。

    也不怨这个护卫头子这么傻,在他的认知里,别说这些当兵的。就是河南府的知府到了福王府也得老老实实的。哪知道周遇吉上来就爆头,连句话都不给机会说。

    而此时,反贼的头目朱常洵正和家人一起在自己的戏园子里听曲儿,浑然不知大祸已然临头。

    直到门子惊慌失措,连滚带爬地跑到朱常洵跟前,抱着朱常洵的蹆哭喊道:

    “王爷!王爷!外面有大队人马包围了王府!”

    “滚你妈的,你他娘的失心疯了吧!谁他妈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包围王府!”朱常洵闻言一脚踹开了门子,暴怒道。

    “千真万确啊王爷!耿护卫已经被领头的一枪打死了啊!”

    “什么?”

    这下由不得朱常洵不信了。

    他知道就算给门子八个胆子他也不敢跟自己开这样的玩笑。

    “立刻召集府中护卫,顶住大门。不要让他们闯了进来。李管家,派人翻墙出去到知府那去求援,就说本王被包围了,危在旦夕,让他速来营救本王。”

    朱常洵察觉事情并不寻常,立刻做出了部署。

    护卫统领迅速召集了六百名府内护卫,打算守住福王府的大门,可他们还没到便发现大门已完全洞开。只好又退到内府,紧闭着大门,准备死守。

    “福王朱常洵图谋不轨,意图造反,皇上要押他回京审问!府内一干人等,还不速速束手就擒!”周遇吉根本没提圣旨的事儿。那玩意儿不重要,重要的今天要把福王朱常洵抓起来。

    躲在里面的朱常洵脸色铁青,造反?他的日子过的不要太舒服,他脑子进水才会造反。

    “顶住!一个人都不能放进来!”

    此刻他也发了狠,先顶一段时间,城里这么大动静,一定很快会有兵马前来。

    他的算盘没打对,因为根本不会有人来救他。

    谋反这样的大罪在头上扣着,地方官员避之不及,谁还敢来救他?

    六百护卫没有抵挡多久,很快就被打的节节败退,最终放弃了抵抗。

    龙骑兵一涌而入,一同进来的还有两总旗锦衣卫。为首的两人身穿飞鱼服,戴宦官帽。正是王德化和卢九德。

    福王和家眷被捆着押送到了两人目前,朱常洵看起来有些狼狈,但仍愤怒地大吼: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强闯王府?”

    卢九德听了笑了笑,用奸细的嗓音高声说道:

    “咱家名叫卢九德,承蒙皇上恩典,替皇上提督西厂。这二位一个是东厂提督王德化,一位是勇卫营周遇吉将军。”

    “西厂?西厂又如何?本王要告你!本王要让你千刀万剐!”朱常洵从出生以来何时受过这样的鸟气。此时牙关紧咬,眼睛通红,若不是有人摁着,早就冲了上来把卢九德咬死了。什么狗屁东厂西厂,他是皇亲国戚!

    “进去搜!”卢九德没废话,对身边的厂卫说道。

    厂卫们领命而去。

    “同山!不好啦!不好啦!”

    邢同山刚喂完马,就听到老郑大呼小叫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外面有军队打了进来,说是王爷造反了。咱们快跑吧。”

    跑?往哪跑?外面肯定已经被围得密不透风,再说为什么要跑?

    “老郑,是王爷造反,又不是你造反,怕什么?难道皇上还会为难你一个养马的不成。”

    “真没事儿?”

    “放心吧。”

    我还要感谢你呢,夜里睡的跟死猪一样。不然行动哪有这么快成功。

    这说话间,门被踹开了。进来几个厂卫,一见邢同山就拱手行礼。

    “总旗!”

    邢同山点了点头,没说话。领着几人就去了马厩后面。留下老郑在风中凌乱,这他娘的到底是咋回事儿?

    “邢总旗在马厩后面的地窖里发现了铠甲三十副!”

    “张小旗在粮库里发现强弩六十把!”

    随着厂卫的禀报,朱常洵的脸上露出了恐惧!

    甲胄、弓弩!

    怎么会出现在他的府上?

    谋反?

    怎么可能!

    “王爷,私藏甲胄是什么罪,你应该清楚吧?”卢九德的笑容消失了。

    “栽赃!一定是栽赃陷害!本王没有谋反!”朱常洵的声音依然很大,却带着慌乱。

    “那这个王爷就要到京城跟皇上亲自说了。”

    卢九德挥了挥手。“带走!”

    说完看了王德化一眼,看到他脸上的得意。

    我就弄了三十副盔甲,你他娘的竟然搞了六十把强弩,你这是生怕福王不死啊!

    你个老阴比!

    彼此彼此!

    福王被抓走了,听说罪名是私藏甲胄,意图谋反。

    消息轰动了整个洛阳城,起初还有人不相信。可卢九德等人异常高调地押着福王一家在城内走了一圈。这下由不得人不信了。

    一时间百姓们奔走相告,城内鞭炮声此起彼伏。

    大快人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