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崇祯的网购系统 第七十三章 叔侄飙演技

时间:2022-06-23作者:炸一份薯条

    _:崇祯的网购系统 第七十三章 叔侄飙演技

    感谢finalfei、我就是神王、大胖祥的月票!

    朱常洵今年四十有二,父亲是大名鼎鼎的万历皇帝朱翊钧,母亲是和朱翊钧海誓山盟死了都要葬在一起的郑贵妃。

    朱翊钧和郑贵妃的感情很好,所以对朱常洵自然是非常喜爱。

    朱常洵就在这样的环境里快乐的长大了,引起了长达十五年的国本之争。

    再后来被逼的去洛阳就藩,事情才告一段落。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讲,他比他哥哥幸福多了。

    因为熬了二十年才当上皇位的朱常洛只当了一个月的皇上,上了十几天班之后就挂了。

    据说是玩的太嗨了,乱吃东西。

    朱常洵就藩之后才发现,虽然见不到自己的爹娘,但这个地方还是很好的。

    他充分了解了王的意义,在他的底盘,他说啥就是啥,想干啥就干啥。山高皇帝远,也不用在意任何人的看法。

    重要的是他很有钱,光地都有二百万亩。皇上要管理整个国家,他只需要管好自己的家就行了。

    每天吃喝玩乐,醉生梦死。

    抢个民女啊,欺压个百姓啊。简直不要太随意。

    这样的日子,不比苦哈哈地当个皇上强?

    说来你们都不信。

    我是真没想造反啊!

    “能不能给我弄点水,我想洗洗脸。”

    马车上的朱常洵问身边的东厂番子。他想洗洗脸,整理一下自己的容颜。

    因为,京城快到了。

    这个他出生的地方,离开了十四年的地方。

    他想洗把脸,不管此去是死是活,他还是想要保留一些尊严。

    还没到京城,他造反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全国,举国上下一片哗然。

    有的说朱常洵门下三万门客,个个武艺高强,准备在年底起事,没想到被皇上给抓了。

    有的说朱常洵联合了朝中重臣和勋贵,准备逼皇上禅位。

    还有的说朱常洵的生母郑贵妃受了皇上的欺侮,朱常洵气不过于是准备密谋造反。

    各种消息传的那是有鼻子有眼,就跟亲眼所见一样。

    “万岁,福王进京了。”王承恩从外面进来,轻轻说道。

    “走吧。去看看。”朱由检放下了手中的笔,站了起来。

    半个时辰后,宫外不远的一个五进的院子里,他见到了这个比自己还有钱的叔叔。

    福王就藩的时候他才三岁,还不记事。

    朱常洵此时也正在看着他,曾经那个可爱的侄子依然长大成人,成了大明的皇帝。

    “臣,叩见皇上。”

    “王叔为何反朕?”朱由检看着跪在地上的朱常洵,轻轻说道。

    “皇上!臣冤枉啊。一定是有人栽赃陷害臣!”朱常洵肥胖的身躯一抖,带着哭腔说道。

    冤枉?冤枉你的人比谁都知道你冤枉。那又怎样?

    朱由检把他扶了起来,轻叹了一口气。

    “王叔,朕也知道你是冤枉的。可眼下事实摆在眼前,朕也是迫不得已,为堵众人悠悠之口,不得已才把王叔请到京里来,协助调查。王叔一路受苦了。”

    请?你管把人装囚车里游街叫请?

    一路上吃不饱,睡不好,连尿个尿都有士兵端着火枪指着头。

    你管这叫请?

    你他娘的要脸吗?

    朱常洵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吃了一路的苦,他都瘦到仅有二百多斤了啊!

    “求皇上为臣做主啊!”

    “这...王叔可在此安心住些日子,等过了这阵风头再想办法。”朱由检很为难,费这么大劲儿把你弄回来,就这么算了?

    “事已至此,也只好这样了。”朱常洵一脸的黯然。

    叔侄俩有假惺惺地叙了会儿旧,各自飙了一会儿演技,朱由检就借故离开了。

    朱由检一走,朱常洵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走进了里屋。

    一进屋,世子朱由崧就迫不及待地问:

    “父王,怎么样?”

    “你我父子还能活着就已是不易了。”朱常洵摇了摇头,瘫坐在椅子上。

    事到如今,他又如何不明白,陷害自己的就是这个笑眯眯的皇帝侄子。

    但他敢说吗?

    不敢。

    说出来必死无疑。

    出了门,朱由检的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喃喃道。

    这个老狐狸。

    钱财乃身外之物,没了总比被扔进锅里煮了强吧?

    算了,先养一段时日吧。

    “王伴伴,拟旨。福王朱常洵,私藏甲胄、弓弩密谋造反,削去王位,贬为庶人。”

    “是。万岁。”

    “另外,找人盯着这里,若是有任何风吹草动,立马抓起来!”

    说完上了马车回了宫。

    第二天,腊八。

    周玉凤起了个大早,准备煮腊八粥。

    红枣是两天前就泡好的,加上粳米、白果、核桃仁、栗子、菱米放在一起煮,煮好之后供于佛圣之前,并在户牑、园树、井、灶上也放上粥供奉。

    完成这一系列操作之后,朱由检和周玉凤李小花一起吃了粥。

    “小花,最近女红学的怎么样了?”朱由检看着正吃的起劲的小花笑着问。

    “太难了。”小花闻言瘪了瘪嘴。

    “哈哈。学不会就算了。梓童,你不要太逼迫她。”

    “那怎么行,整天就知道玩,都快成了疯丫头了。再过几年就该嫁人了,什么都不会怎么能成?”周玉凤这回没有顺着朱由检的意思,坚持道。

    这一年来,她完全把李小花当成了自己的妹妹爱护,过完年,李小花就十岁了。她开始为她的未来打算了。

    “行行,就依梓童的。”

    李小花闻言,本来充满希望的脸色垮了下来。

    吃完粥,朱由检去了军校。

    “今日腊八,朕给你们带了粥,先喝粥。”队伍集合后,朱由检问道。

    说完命人把并夕夕上买的八宝粥从马车上搬了下来。

    银鸟好粥道。

    “想家了吗?”吃粥的时候,朱由检一句话把大家问住了。

    想,如何不想。

    “马上要过年了,朕打算给你们放假。自今日起,你们就要毕业了。”

    “不知不觉,已经半年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是到了分别的时候了。等过完年之后,你们要去兵部报道,朕会令兵部给你们封官,分赴各地。你们是大明皇家军事学院的第一期学生,也是我的学生。在以后的军旅生涯中,朕希望你们要记住,不能丢了朕的脸,更不能丢了学校的脸。就像曾经说过的那样,国家,有国才有家。朕希望你们在做任何重要决定的时候都想一想,你能给大明带来什么。漫漫人生路,朕祝你们一帆风顺!”

    说完,朱由检果断钻上马车离开了。

    再不走就蚌埠住了。

    他真讨厌这样的场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