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崇祯的网购系统 第七十七章 家父曹化淳

时间:2022-06-23作者:炸一份薯条

    _:崇祯的网购系统 第七十七章 家父曹化淳

    看王徵似懂非懂,朱由检直接拿出了杀手锏。

    《土铁路》

    里面详细介绍了线路的修建、道轨的选用、机车机箱的制造以及几个修建铁路的专用工具。

    包括四人捣固机、运道轨小车、散布道轨枕木平车、四合翻底小车。

    这些都是为了节省人力、提高效率创造的专用工具。

    就拿四人捣固机来说,把枕木下面的石渣夯捣坚实称为捣固。工人在捣固的时候要不停地弯腰,非常累。有了四人捣固机就可以把弯腰工作变成直腰工作,大大减轻了工人的体力劳动,而且效率能提高两到三倍。

    看到这些工具的时候朱由检又想起了全能高手宋应星,到时候这些工具少不了让他来捯饬。

    书丢给王徵之后,朱由检又走了。

    恭送朱由检离开后,王徵又蹲在了火车面前。

    一边看一边笑,嘴里不时跟着火车发出呜呜的叫声。身旁的助手呆呆地望着自己的厂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回去之后,朱由检命人给王徵送来了两箱红午功能性饮料。

    累了困了喝红午!

    随着年关将至,京城开始慢慢热闹了起来。

    街道上熙熙攘攘,卖货的也比往日也多了起来。其中不乏带着山货特产进城的乡里人,长途跋涉而来,只为卖个好价钱,给家里添些过年的吃用。

    人群中,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孩正好奇地不断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他的衣服有些旧了,还不怎么合身,但却洗的干干净净,脚上一双新棉鞋特别现眼。看样子是的第一次穿,看热闹的时候还不忘小心翼翼的提防着身边的行人,唯恐踩脏了进城才第一次穿的新棉鞋。

    “爹,这里人这么多,没有摊位了啊。”这个小男孩正是张二虎,昨日他的父亲进山打了几只山鸡,准备连着之前存的两根野山参一起进城卖了,换点银子,办点年货。

    “咱们来的太晚了,要不是你怕冷赖床不起来,咱们怎么会这么晚进城。”听了张二虎的话,张大海摸了摸张二虎得到头宠溺道。

    “爹爹!快看,那有个空位置。”张二虎指着远处大叫道。

    张大海闻言顺着张二虎指的方向望去,果然见街角处有一小块空地。

    很偏僻,没多少人经过。

    但总比没有强。

    张大海拉着张二虎快步走了过去,站在那里,把背上的五只野鸡放在地上。再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把里面的野山参舒展开来,轻轻放到地上。

    忙完这一切,张大海长长出了口气。不善言辞的他也不好意思大声叫卖,就站在那用希冀的目光盯着过往的行人。

    “爹,你说咱们能见着小花么?”

    “见不着。”

    “为啥呀?小花不就在城里吗?”

    “城里还有紫禁城,咱们去不了的。”

    “是皇上住的地方吗?”

    “是的。”

    “喔...”张二虎黯然地点了点头。

    张大海看儿子情绪低落,也不知该怎么安慰,只轻轻地说道。

    “二虎,爹不想让你难过,可小花那是云彩,咱们够不到的。”

    “我要当大将军,当了大将军就能娶小花了。”

    “傻孩子...唉...”

    张大海叹了口气不再说话,起初建军校的时候皇上答应让二虎去上学,一晃大半年都过去了,也没见动静,怕是早已忘了吧。

    贵人嘛,总是记性不好。

    唐通今日有些不开心。作为大明世袭的定西伯本该是过着衣食无忧逍遥自在的日子,可自从一年前被魏忠贤的项目坑了大部分积蓄后家里的生活水平就一落千丈。

    他这个人爱显摆,事事爱与人挣个高低。别人加入环球优品的会员,他也要加。别人出游手拿矿泉水,他也要拿。只不过别人的是新的,他的是旧瓶装新水罢了。这不,临近过年了,刚从环球优品出来。店内又上了不少新的东西,他看上了一套玻璃餐具,可因为囊中羞涩没舍得买。反而还让碰到的惠安伯张庆臻一阵讥笑。气得他拂袖而去。

    出了店门,唐通带着两个护卫气呼呼地在街上横冲直撞。不知不觉走到了走到了一个街角,看到了手揣在袖子里卖山鸡的张大海父子俩。

    于是施施然走了过来。

    “老头,你这山鸡怎么卖?”

    “八十文一只。”普通的鸡大概五十文左右,张大海觉得山鸡应该更贵一些,但也没敢要太高的价钱。

    “八十文?都死了,十文!我都要了。”说着就让护卫动手拿鸡。

    “不行啊,贵人!我给您便宜点,六十文,六十文行不行。”张大海拦着不让拿,却被护卫一把推开,往地上扔了几十个铜板就要走。

    张大海一看,这不行啊,费大力气抓到的几只山鸡才卖了一只鸡的价钱。情急之下拽了一把唐通的衣袖。这下可把唐通给惹毛了!你这脏兮兮的泥腿子竟然敢碰本伯爷!转身一脚将张大海踹到在地。

    “你个狗东西,敢用你那脏手碰我!本伯爷买你的鸡是给你面子!还他娘的不识好歹?给我打!”说罢指挥两个护卫来打张大海,自己则抱着膀子看热闹。不长眼的东西,正好一肚子气没地方撒呢。

    街上的行人也都围了上来,不过看到两方人马穿着上的差距,没一个敢吱声。

    张二虎看父亲被打就上去阻拦,也被一脚踹,却还是不顾一切的站了起来,再次冲了上去。这让急于在主子面前表现的护卫很没面子。上来一把抓着张二虎,反被双手摁在地上。

    张二虎看着父亲被打,目眦欲裂,几番挣扎却动弹不得。

    想办法!

    想办法!

    娘说了,遇事多动脑子。

    有了!

    “我干爹是曹化淳!”

    “停!”唐通闻言立刻命手下停了下来!

    “小东西,你说你认识谁?”

    “御马监掌印太监,曹化淳!”张二虎看着一会儿功夫就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张大海,气得双眼通红,强忍着眼泪咬牙切齿地说道。

    唐通的肝儿颤了一下。

    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小男孩儿多半是在说话,可一个乡下男孩能叫出曹化淳的名字就不简单了。

    一时间,唐通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这时,人群分开,一个衣着普通的人走了出来。冲两个护卫撩了撩衣襟,露出了西厂腰牌,来到了张二虎面前。

    “你刚刚所说的可都是真的?”

    “是!”事到如今张二虎也不敢说不是了,只能点了点头,编了个故事。

    皇上出宫巡视皇庄,在他家做客。陪同的御马监掌印太监曹化淳觉得他聪明伶俐,收为义子。

    一番说法合情合理。

    旁人可能觉得太过梦幻,可唐通和这名西厂的番子可不这么认为。

    因为今年皇上确实去了几次皇庄。

    “小弟弟,你跟我走一趟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