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崇祯的网购系统 第七十八章 假爹变真爹

时间:2022-06-23作者:炸一份薯条

    _:崇祯的网购系统 第七十八章 假爹变真爹

    “去哪?”张二虎怯怯地问道。

    “去找你干爹。”番子叫李子义,是西厂撒出来的暗探,专门在坊间为皇上打探消息。此时正和颜悦色地摸着张二虎的头,轻轻说道。

    在他看来,这件事只有两种可能。若小孩儿说的是真的,那自己救了他算是讨好了曹公公。若是假的,自己也没什么损失。把人放了就是,也算做了件善事。

    但鼻青脸肿的张大海可不这么想。那样的大人物怎么可能认自己的孩子当义子!

    但又不敢说不是,不然又是一顿毒打。

    这可怎么办?真要见了曹公公岂不是露馅了?

    张二虎倒不怎么害怕,充分发挥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

    “行!”

    李子义看了唐通一眼,呵呵一笑。

    你最好祈祷这小孩说的都是假的。

    眼看李子义要带走两人,唐通却不敢阻拦,任由张大海父子俩跟着李子义扬长而去,临走还不忘扛着自己的鸡。

    三人一行来到西厂胡同,李子义给两人找了个地方歇息,就出门找上级禀报此事去了。

    “你这孩子!怎么净胡说!等下曹公公要是真来了,不得打死我们!?”

    “可我要不说爹刚才就被打死了。”

    “……”一时间张大海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也顾不上教训自己的儿子了,忧心忡忡的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谁能知道卖个鸡还能卖出祸端来。

    张大海父子被打的消息经过层层上报,传到了他的假爹曹化淳那里。

    曹化淳正在带人核对皇庄的账本,年底了,若是出了问题,皇上又要收拾自己了。

    “公公,西厂那边传来消息,有个叫张二虎的说是您的干儿子,被人打了。”

    曹化淳闻言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你说的什么狗屁东西,咱家哪有干儿子!”

    通禀的小宦官一看,知道曹化淳情绪不佳,便不敢多言,退了出去。

    “他娘的,这年头还有上赶着给人当儿子的。”

    曹化淳骂了一句,继续干活。

    咦?

    张二虎?

    他的脑袋里浮现出一个虎头虎脑的身影。

    立马跑了出去,叫住了刚准备出去的小宦官。

    “你刚刚说我那干儿子叫啥?”

    “禀公公,传话的人说叫张二虎。说是顺义皇庄的人。”

    “怎么回事?被谁给打了?”曹化淳对上号了,赶忙追问道。

    “好像是因为卖鸡,被定西伯唐通的护卫给打了。”

    佃户卖鸡被伯爵打?

    曹化淳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他在考虑这件事自己要不要管。他和唐通关系一般,但也不至于为了一个佃户去得罪他。但好像皇上挺喜欢这个张二虎,眼下冒充自己干儿子肯定是为了自救。自己不知道就算了,既然知道了还不管,等将来有一日皇上知道了这事儿,非收拾自己不可。

    得,还是告诉皇上去。

    想到这,曹化淳屁颠屁颠地来到了乾清宫,向朱由检禀报了此时。

    朱由检一听,皱了皱眉头。

    一个佃户卖鸡被伯爵打了?听起来怎么这么魔幻?

    “现在人呢?”

    “在西厂。”

    “带来见朕。”

    “是,万岁!”

    出了门,曹化淳松了口气,幸亏此事禀报给了皇上,不让早晚挨收拾。

    当曹化淳出现在西厂的时候,李子义觉得自己赌对了。

    因为自己的古道热肠阻止了一场祸事发生,父子相认,恶霸受惩,多好的结局啊。

    自己则要获得皇上眼前的红人,内廷实权大太监的赏识,从此平步青云,总旗、百户、千户、镇抚使。李子义笑了,很开心。

    “咱家的义子在哪?”曹化淳的声音阴柔的不带一丝情感。

    “曹公公,令郎正在屋内歇息。”李子义满面带笑,恭敬地对着曹化淳说道。

    令你妈的郎,差点被你狗日的给害了。

    “带路!”

    “哎~”

    张大海看到曹化淳的时候猛地从椅子上窜了起来,腿一软就要跪在地上。

    完了,兴师问罪来了!

    曹化淳赶紧上前扶住了他,笑眯眯地道:

    “老哥哥进城了也不说一声,我好派人去接你们啊。”

    张大海呆呆地看着曹化淳那张和颜悦色的脸,愣是一句话也没憋出来。一张肿胀的脸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还有你,二虎,怎么这么不懂事。早点报上我的名号,谁敢打你们?”

    我报什么报?你是假的啊!

    张二虎也蒙了。

    曹化淳见二人都不说话,也不演了。

    “跟咱家走吧,皇上要见你们。”

    一旁的李子义听了,攥了攥拳头!这下镇抚使稳了。

    张大海父子一路懵懵懂懂地跟着曹化淳进了传说中的皇宫,经过一道有一道严密的盘查,来到了乾清宫外。

    “在这等着吧,我进去通禀。”说完曹化淳就走了进去,留下两人低头站在殿外。

    此时连一向胆大的张二虎此刻也不敢东瞧西看了,不苟言笑的侍卫,肃穆的皇宫,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压力。他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而张大海的表现更是不堪,寒冬腊月,额头上却分明冒出了冷汗。对他来讲,这简直是在做梦。

    没多久,曹化淳又出来了。

    “进来吧。”接着领着父子俩走了进去。

    张二虎一眼就看到了在御案后坐着的朱由检。此刻的朱由检一身黄色团龙袍,头戴翼善冠,威严尽显。

    两人慌忙跪了下来,朝朱由检磕头行礼。

    “你俩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卖个鸡还被人给打了?”朱由检看着张大海肿胀的脸,皱眉问道。

    见张大海嗫喏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朱由检把头看向了张二虎。

    “二虎,你说!”

    “皇上,昨日我爹打了几只山鸡,今日进城打算卖了买点年货。我们准备卖八十文一只的山鸡,他非还价十文钱一只。我爹不卖,他就抢,我爹拉了他的衣服一下,他就打我爹。我怕我爹被打死,就说、就说他是我干爹。”许是前几次朱由检给他的印象不错,本有些紧张的张二虎此刻也不紧张了,快速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最后还伸手指了指曹化淳。在他的意识里,上次皇上就给自己做主了,这次肯定也会。

    “也就是说你假冒曹化淳的干儿子是为了就你爹?”

    “是!”

    “你这孩子倒是机敏。曹化淳,我看二虎不错,勇敢又机智。干脆你就认了这个干儿子吧,将来也好给你养老送终。”

    “谢皇上开恩,我第一次见二虎就喜欢的不得了,早就想认下这门亲事了。”一旁的曹化淳一听,赶紧调整了一副喜不自胜的表情。

    “二虎,还不快给你干爹磕头!”

    “干爹。”二虎倒也干脆,跪下砰砰砰就是三个响头。

    “曹化淳,你干儿子被欺负了,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奴婢明白。”

    朱由检点了点头,看向了二虎,板着脸说道。

    “二虎,过了年就要到军校读书了,你可要收收自己的性子!”

    “啊?”他还以为皇上把这件事忘了呢。

    “既然进城了,就在宫内用完膳在再走。朕会派人通知你娘的。”

    “快谢恩。”看着愣愣的两人,曹化淳提醒道。

    两人又跪地磕头谢恩,张二虎终于还是问出了那句藏在心里好久的话:

    “皇上,小花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