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战国之燕行天下 第四章 韩人张良,见过燕王孙!

时间:2022-06-23作者:呆呆兽本呆

    _:战国之燕行天下 第四章 韩人张良,见过燕王孙!

    “王孙!”

    燕开闻言,正想说些什么,却听燕起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低声道:

    “父亲那里有上百游侠!”

    对啊!

    听到这话,燕开顿时豁然开朗。不论燕墨心中打的是什么主意,只要他的目标是将王孙带到太子那里去,那么自己就不用担心他能对燕起做什么。

    毕竟燕墨这边满打满算也就三十个人,而太子丹那边却有上百个游侠。只要顺利找到太子丹,自己这边的实力就将反超燕墨。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自然也就不需要担心他会对燕起不利了。

    在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燕开当即放下了心中的疑虑。而后快速选了个人回去报信,自己则是带着剩下的人编入了燕墨带来的部队之中,准备随燕墨和燕起一同出城。

    “怎么,说服这头倔驴了?”

    等燕起办完事回到战车之上后,燕墨笑呵呵地对着他问道。

    “嗯,说服了!”

    燕起用纨绔专有的神情骄傲道:

    “我威胁他说要是不服从我的命令我就告诉父亲,让父亲将他的头砍下来。他拍死,于是就服从了!”

    “哈哈!懂得运用权势达成目的,起儿真是我燕国的乳虎啊!”

    燕墨笑着夸赞了燕起一句,背地里却暗骂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而后便不再与燕起多语,而是拿出了燕喜的王令,下令城门守将开门。

    自始至终都在看戏的城门守将在接到王命之后倒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老老实实地打开了襄平城的大门,放燕墨等人出城。

    一行人从襄平城的东城门中鱼贯而出,很快就消失在了辽东的冰天雪地之中。

    ……

    “呼~真冷啊!”

    站在战车上的燕起对着自己的双手哈了口气,而后相互搓了搓,对着站在一旁的燕墨问道:

    “对了,仲父。父亲的大军如今驻扎在哪里啊?咱们还有多久才能到?”

    “大军?呵呵,你父亲的身边如今已经没有大军了。”

    燕墨冷笑着摇了摇头道:

    “如今跟在他身边的,只有一百多个游侠罢了。至于他驻扎在哪里……根据细作回报,他如今就待在衍水上的桃花岛上。”

    “细作?桃花岛?”

    燕墨这段话所蕴含的槽点实在是太多,以至于燕起一时间甚至不知道应该问些什么。就在他好不容易滤清思绪准备继续开口的时候,前方负责驾车的车夫突然指着远处喊道:

    “王子,前方有两个人!”

    “哦?”

    燕墨闻言,立马抬头朝着车夫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有两个人正站在道路旁,微微躬着身体,似乎是在等自己过去。

    由于对方只有两个人,且身上也没有穿盔甲的缘故,因此燕墨并没有下令士卒做好战斗准备,而是命车夫将车驾驶到那两个人的身前去,开口问道:

    “尔等何人,在此处做什么!?”

    “韩人张良,见过这位贵人!”

    两人中年纪比较轻,但是衣着却比较华丽的青年朝着燕墨和燕起行了一礼,缓缓开口道。

    “韩人?张良?”

    燕墨显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因此并未做出太大的反应。反倒是一旁的燕起在听到“张良”这两个字之后立马瞪大了眼睛,急切地开口问道:

    “你就是谋圣张良!?”

    “在下确实是叫张良没错,但却不敢当谋圣之名。”

    张良朝着燕起拱了拱手,一脸淡然地说道。

    “怎么,起儿你认识这位公子?”

    一旁的燕墨见状,不由开口询问道。

    “呃……听父亲提过,听父亲提过。”

    燕起讪笑着摆了摆手,转头对着张良问道:

    “敢问公子可是韩国相族之后,家祖曾辅佐五代韩王的张良张子房?”

    “不想贵人竟识得父祖……不错,在下便是张子房!”

    张良没想到对方竟然知晓自己的家世,心中不由吃了一惊,同时对燕起的态度也变得热情了起来,开口询问道:

    “敢问这位贵人如何称呼。”

    “啊!我……我叫燕起,乃是燕国王孙。家父……嗯,燕太子。”

    燕起看了一眼身旁的燕墨,而后从战车上下来,对着张良介绍道。

    “什么?你便是燕太子之子!?”

    张良闻言,不由瞪大了眼睛。其反应之剧烈,甚至令站在他对面的燕起吓了一跳。

    “怎么,先生认识王兄?”

    这时候,燕墨也从战车上走了下来,眯着眼睛对着张良问道。

    “这位是?”

    张良看向燕起,开口询问道。

    “这位是我的仲父,这次是带我一同去寻找父亲的。”

    燕起解惑道。

    “原来如此。”

    张良的眼睛在燕起和燕墨之间来回扫视了几遍,又看了一眼不远处明显和其他士卒格格不入的燕开等人,心中大致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而后对着燕墨道:

    “早就听闻燕太子大名,却始终不得拜见。良此次前来辽东只为两件事,其中之一便是拜见燕太子。如今于此处遇见太子之子,心中自然是激动非常,故而如此。”

    “哦?先生此来,是特意拜见兄长的?”

    听到张良不是燕丹旧识,燕墨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不过却依旧保持警惕道:

    “不知先生寻访兄长,所为何事啊?”

    “无他,向燕太子请教刺秦之事尔!”

    说到“刺秦”二字的时候,张良的眼中闪过一丝仇恨。

    “刺秦?”

    燕墨听到这两个字,心中的某根弦被蓦然触动,随即开口问道:

    “先生……这是准备效仿兄长,行刺秦之事?”

    “不错。”

    言及至此,张良的情绪也变得激动了起来:

    “秦人毁我社稷,断我宗庙,此仇此恨,不共戴天!”

    张良的声音很大,大到即便是辽东冰原上呼啸的北风都无法将其掩盖。巨大的声音传了很远,吓得不远处正在觅食的傻狍子因此而夺路狂奔。

    “原来……是这样……”

    有燕起为张良的身份做背书,燕墨很快就相信了张良的说法。毕竟身为韩国的“相三代”,如果韩国不灭的话,理论上张良是要继承家业成为韩国的下一任丞相的。如今秦国把韩国给灭了,等于是断了张良的前程,张良不恨秦国才怪呢!

    在这种情况下,张良想要刺杀秦王也就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