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战国之燕行天下 第二十二章 我知道该如何退秦了!

时间:2022-06-23作者:呆呆兽本呆

    _:战国之燕行天下 第二十二章 我知道该如何退秦了!

    “这……我……”

    燕起被老农们说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他无法理解,为何这些老农和后世的历史教科书上教的不一样,各个都拥有如此之高的觉悟。

    然而认输是不可能认输的,身为21世纪大学生的他怎么可能会向这些老农认输?当即继续嘴硬道:

    “可是就算这场战争胜利了,又与你们有什么关系呢?左右不过是换个君王罢了,税还是一样的交,役还是一样的服,你们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燕起的话音刚落,现场顿时鸦雀无声。就在燕起以为是自己的这番话成功地震撼住这些人之后,却愕然地发现,所有人都在以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位公子……是不是的了什么癔症?”

    为首的老农用充满同情的眼神看了燕起一眼,转而对张良问道。

    “倒……倒也不是癔症,他只是不谙世事罢了……”

    张良的嘴角猛地抽动了一下,却依旧替燕起打掩护道。

    “原来是这样。”

    老农们闻言恍然大悟,而后也不再和燕起争辩。所有人都朝着张良行了一礼,而后便再次启程,朝着襄平的方向走去。

    “不是……这什么意思啊?”

    燕起见状,急忙出声询问道。

    “王孙,您这是丢人丢大了啊!”

    一旁的燕开闻言,不由苦笑着摇头道。

    “怎么就丢人了?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燕起依旧不解。

    “岂止是不对,简直就是谬之千里啊!”

    燕开苦笑着说道:

    “您拿秦国赋税和咱们燕国比,这不是徒惹人笑吗?”

    “怎么……难道不一样吗……”

    话说到这个份上,燕起也终于意识到自己这是闹了乌龙,以至于说话的声音都变小了很多。

    “岂止是不一样,此间差距,简直不可以道理计!”

    燕开一脸无奈道:

    “我燕国乃是姬周封国,税法乃是从井田制演变而来的,田赋大致在十税一左右。除此之外,每到农闲之时,国人还要参加徭役与军训,替国家出人出力。”

    “当然,军训与徭役其实主要还是替国人自己出的。毕竟军训可以增加他们的战斗力,降低他们上战场之后的死亡率。而徭役修的则多为水利设施,还有一定的防御工事。不过总体而言,这些对国人其实都是有利的。”

    “但是秦国则不同,他们的赋税不仅多,而且还很杂。各种苛捐杂税加起来,农民差不多需要将田产的三分之二交上去,才能勉强满足要求……”

    “什……什么!?三分之二!?”

    听到这话的燕起不由瞪大了眼睛:

    “这么多粮食交上去,这人还能活吗?”

    “所以秦国才会有那么多不怕死的虎狼之师啊!”

    这次接过话头的是张良:

    “秦国将国人的粮食全部收上来,然后再以军粮的方式发放下去,以此来激励国人参军打仗。若非如此的话,秦国又哪来那么多的军队呢?”

    “可是……可是……这样一来的话,这人不就全都成了傀儡了吗?除了参军打仗之外,什么事情都做不了,甚至就连闲暇之时偷偷懒,都成了奢望……”

    燕起低声呢喃了起来,他没想到秦国竟然收税收得这么狠,这和后世网络上吹捧的秦法不一样啊!

    “哼,偷懒!?”

    张良闻言,不由冷笑一声道:

    “秦国奉行法家,法家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偷懒之人。在法家看来,国人唯一的价值就是劳动,失去劳动能力的人是没有资格活着的。他们的核心思想就是把人都变成没有自我思想傀儡,任由君王进行驱使!在这样的观念指导下,秦国又怎么可能会容许国人有闲暇瞎想的时间!?”

    似乎是受到荀子以及韩非子的影响,张良对于法家极度厌恶,以至于说起话来有失偏颇。

    不过立场虽然有些歪,但是内容上还是没有什么毛病的。这年头的秦法确实极其严苛,以至于全天下的人都闻秦色变,连带着哪怕是辽东的老农,都愿意为退秦而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明白了,全都明白了!”

    事到如今,燕起终于明白了老农们的内心想法,并且深深为之震撼。

    与秦氏家族不同,这些老农支持燕国并不是为了维护自己高高在上的地位,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生存的权力!

    如果真的让秦国来统治自己的话,按照秦法之严苛,这些老农是极有可能会被活活玩死的!

    “这是一群真正为了生存而努力挣扎的底层啊……”

    燕起低声呢喃道,这一刻,他开始重新审视起自己之前做的决定。

    是,跟着张良逃亡确实可以保自己一时平安,但问题是这真的就是自己想要的吗?

    等将来秦国统一天下之后,自己真的可以眼睁睁地看着那些被奴役的人民而无动于衷吗?

    看着那些底层一个个被奴役致死,自己真的可以用“再过不了多久汉朝就会建立,到时候这些人就可以脱离苦海”来说服自己吗?

    燕起不知道,因为他并没有真正经历过那些。

    但是这一刻,燕起的心态发生一丝微妙的变化。

    “或许……我应该做些什么……”

    燕起转头看向了老农们离去的方向,在心中暗暗说道:

    “当然……前提是要给自己留好后路……”

    燕起本质上依旧是怕死的,这一点从未改变过。

    只是在确保自己可以顺利跑路之前,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为抗秦大业贡献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

    “只是……我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燕起不由陷入了沉思,秦军强悍,装备精良,远不是光靠众志成城就能够对抗得了的。

    想要退秦,必须要另辟蹊径才行。

    而就在这个时候,燕开和张良的对话却突然飘入了他的耳中。

    “难为这些老农了,竟然愿意走这么远将粮食运去襄平。贵国能够拥有这样的国人,还真是令人羡慕不已啊……”

    “话虽如此,这点粮食却也未必就能对战局起到多大的影响。兼之此处距离襄平还有三天多的脚程,等他们走到襄平之后,这些粮食只怕就没剩多少了呢。若是再算上他们返程需要带上的口粮……”

    “等等!运粮!?消耗!?”

    听到对话的燕起眼中猛然闪过一丝精光,同时呼喊道:

    “我知道应该如何对付秦军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