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战国之燕行天下 第四十六章 四面秦歌

时间:2022-06-23作者:呆呆兽本呆

    _:战国之燕行天下 第四十六章 四面秦歌

    燕军的后勤终究还是要强于秦军的,一来燕国是本土作战,没有补给线压力。二来在逃窜辽东之前燕王喜特意搬空了蓟城,导致燕国大量的财物都流到了襄平。

    反观秦军,不仅是客场作战,最重要的是后勤补给线还被切断了。因此当燕军在城中好酒好肉享受着的时候,他们只能默默地吃着没有作料的黄色米饭。

    这样的伙食放在以往或许还没什么,毕竟秦军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吃的。但是考虑到如今惨烈的战况,这种伙食就明显有些不够看了。

    按照惯例,先锋敢死营冲锋前是可以吃到高一档的食物的。只是如今秦军补给线断绝,就连李信这个主将都只能跟着普通士兵吃干饭,就更别提普通的士兵了。

    只是理虽然是这么个理,却不能解决问题。

    连续两日的战斗令秦军折损了将近四千余人,再加上之前被燕丹击败的八百骑兵的话,如今的秦营之中已经只剩五千余人了。

    等于是少了一半数量。

    当秦军士兵回营之后,首先看到的是空荡荡的军营。

    所谓物伤其类,一想到前几日还和自己谈笑风生的战友已经永远都回不来了,秦军士兵心中说不悲戚那是假的。

    再联想到自己明日还要继续上战场,可能会步上这些战友的后尘,一种名为恐惧的心理开始在秦军之间蔓延。

    只是碍于李信定下的严苛军法,没有人敢表露出来罢了。

    通常来说,在这种时候主将会下令给士兵们犒赏酒肉,以此来激励他们的士气,利用食物来驱散他们心中的恐惧和悲戚。

    然而可惜的是,此时的秦军已经没有这个条件了。

    李信能做的只是和普通士兵们同吃同住,以此来表明自己与他们同在。

    这起到了一点的作用,但是却依旧无法彻底扭转局面。

    ……

    冬夜漫长且寒冷,在吃完了粗鄙的晚饭之后,秦军士兵们有序回营,开始休息。

    临睡之前,他们开始在脑海中回忆起今日遭遇的一切。

    “明天的这个时候,自己还能安然回营吗?”

    无数士兵的脑海中开始闪过同一个想法,而后两眼一闭,沉沉地睡去。

    ……

    古人没有电灯,因此晚上都睡得很早。

    春秋两季还好,夜晚只有12个小时左右,多懒会儿床总归还是能熬过去的。

    冬天就不同了,长达16个小时的黑夜,没有人能一觉睡到大天亮。

    因此古代才会有那么多人大半夜跑起来看星星的,不是他们熬夜不睡觉,实在是他们已经睡过一轮,睡不着了。

    放在如今的秦军身上也是一样,士兵们早早地就入营安睡,等到半夜子时时分的时候,人们已经睡过6、7个小时了。

    而到了这个时候,人们也已经从深度睡眠转为浅睡眠了,往往一丁点的风吹草动,都能将其惊醒。

    就好像现在,营帐中的秦军士兵全都被一阵歌声给惊醒。

    “什么声音!?”

    一名秦军士兵猛然从床位上坐起,对着营帐中仅剩一半的战友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所有人都默默地从床位上起身,侧耳聆听这段音乐。

    与此同时,外头的歌声也变得越发大声了起来。

    营中的秦军士兵,也终于听清了歌曲的内容:

    鴥彼晨风,郁彼北林。

    未见君子,忧心钦钦。

    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山有苞栎,隰有六驳。

    未见君子,忧心靡乐。

    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山有苞棣,隰有树檖。

    未见君子,忧心如醉。

    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这是……晨风!?”

    听清歌曲内容的秦军士兵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够在这塞外苦寒之地听到家乡的歌曲《晨风》!

    正想说些什么,却听一旁同营帐中的战友竟然发出了抽泣声!

    “这是……怎么了?”

    那名秦军士兵不是很明白自己的战友怎么了,因此开口问道。

    然而这不问不要紧,一问,营帐中的抽泣声竟然变得更大声了。

    原先还坚持住不哭的关中汉子,如今全都忍不住流下了泪!

    搞得这位没有经历过爱情,只经历过包办婚姻且对自己妻子没什么感情的秦军士兵一脸懵逼。

    “我……我想家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隐藏在黑暗中的关中大汉哽咽地说道:

    “当初我第一次见到我婆娘的时候,她唱的就是这首歌……”

    “我……我也是……”

    仿佛话匣被打开一般,帐内的其他秦军士兵也纷纷开口道:

    “出发前我婆娘正挺着肚子,等着我回去……”

    “我才刚和我婆娘成亲,她都还没怀孕……”

    “我婆娘已经死了,但是她给我留下了三个儿子。我不能死,我死了之后我的孩子就成孤儿了……”

    ……

    各种各样的思乡之语被秦军士兵说出口,以至于原本就所剩不多的秦军士气开始悄悄瓦解。

    “要不……咱们还是跑吧?”

    突然,一个突兀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明天李信肯定会再驱赶咱们攻城,我不想死在这里,我想回家。”

    若是以往的话,渴望军功的秦军士兵定然会将说这句话的人揪出来,扭送到军正那里去,以防止自己受到牵连。

    只是这一刻,强烈的思乡之情以及对生的渴望战胜了他们的理智。所有人都默默地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没有人说自己要去干什么,但所有人都知道其他人想要干什么。

    营帐之中没有火光,所有人就这么抹黑完成了行李的收拾。而后再悄悄地从营帐中走出,准备连夜逃亡。

    只是当他们出帐的时候,却惊愕地发现外头已经多了许多衣衫整齐的秦军士兵。就在他们以为自己这是被发现了,准备跪地求饶的时候,却发现那些人压根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所有人都悄咪咪地朝着营帐外摸去,无暇顾及其他。

    至此,这些秦军士兵终于明白,外头的这些人和自己一样,都是准备连夜逃亡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