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战国之燕行天下 第五十一章 这可如何是好?

时间:2022-06-23作者:呆呆兽本呆

    _:战国之燕行天下 第五十一章 这可如何是好?

    “大胆!”

    “放肆!”

    一旁的代军士兵闻言,纷纷脸色一变。而后抽出宝剑的佩剑,对着来者怒目而视:

    “见到我王,还不速速行礼,安然在此造次!”

    “哈哈哈!你王?”

    仿佛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来者当着众人的面哈哈大笑了起来:

    “若是本将没有记错的话,你们应该都是赵国人吧?赵国的国王是赵迁,你们怎么就认了赵嘉当王了呢?”

    “放肆!”

    “胡说八道!”

    “妖言惑众!”

    众人脸色巨变,正准备冲上来将这个口无遮拦之徒大卸八块,却听一旁的赵嘉开口道:

    “且慢!”

    说着,赵嘉还转头对着来者道:

    “若是本王没有猜错的话,老将军应该就是辛胜辛将军了吧?”

    “正是本将!”

    辛胜一脸傲慢地答道,一张老脸仰得老高,就差用鼻孔看人了。

    “原来是辛将军当面,失礼,失礼。”

    赵嘉对着辛胜拱了拱手,而后挥手示意一旁的士兵退下,这才继续问道:

    “敢问辛将军,之前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

    辛胜揣着明白装糊涂道。

    “就是赵迁,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赵嘉一脸焦急地问道,此时他的注意力已经全部放在赵迁身上了,至于李信什么的,还是往后靠靠吧!

    “还能怎么样?赵迁毕竟是一国之君,我秦国自然要礼遇于他!”

    辛胜在“一国之君”四个字上加重了语气,暗示赵嘉不是正牌国君,而后继续说道: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如今应该正在咸阳的王宫中参加酒宴吧!”

    “胡说八道!”

    听到这话,一旁的中年文士再也忍不住了,立马出声呵斥道:

    “你们秦国明明已经将赵迁给流放到了房陵深山之中,如今又怎么说他正在咸阳参加酒宴!?”

    “呵呵,我秦国之前确实是把赵迁给流放了。但是那又如何?当初能流放,如今就不能召回吗?”

    辛胜瞥了中年文士一眼,而后继续对着赵嘉说道:

    “我王深感赵国故地叛乱不断,为平息叛乱,遂决定封赵迁为邯郸君,以安赵国民心!你说,这都要封为邯郸君了,难道还能继续将他流放在房陵深山之中吗?”

    “什么!?邯郸君!?”

    另一边,在听到“邯郸君”三个字之后,赵嘉不由脸色巨变,而后在原地来回踱步,喃喃自语道:

    “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啊!”

    不怪赵嘉如此反应,实在是秦国这招过于致命了。须知赵迁身为赵国的正统国王,虽说能力风评异常拉跨,但是人家至少有正统的名分在啊!若是他真的被秦国再次立起来当旗帜的话,自己这边可就真的要什么都没有了!

    是,自己确实是上一任赵国国君赵悼襄王的嫡长子没错,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就能和赵迁抗衡,否则当初继位的就不是赵迁,而是自己了。

    当初赵迁能够继位,除了赵悼襄王宠爱之外,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他获得了赵国上下绝大多数大臣的支持。这些大臣在赵国灭亡之后失去了安身立命之本,这才聚拢到自己的身边来,支持自己继位,因此自己才能成为代王。

    而若是秦国再次将赵迁复立的话,那么一切就都将变得不一样了!邯郸君邯郸君,听名字就知道秦国这是准备将邯郸赐给赵迁当食邑了。而邯郸又是大城,是可以供他豢养很多门客大臣的!

    赵嘉自问,若是自己是那些大臣的话,在得知赵迁复立之后,也会选择在第一时间跑回邯郸去,继续向赵迁效忠。而不是跟在赵嘉的身边,在塞外苦寒之地喝西北风!

    而且更要命的是,如今赵嘉身边的这些士兵,大多都是这些大臣从家里带过来的。等这些大臣跑走之后,这些士兵也会跟着一起走。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还剩什么?

    王号王号没有了,士兵士兵没有了,大臣大臣也没有了。自己将彻底沦为一个落魄的流浪贵族,就连燕国都不会再拿正眼瞧自己的那种!

    一想到那个可怕的结果,赵嘉就忍不住浑身发颤,满脸煞白。

    另一边,眼见自己的恐吓起到作用之后,辛胜也不由松了一口气。而后大步走到赵嘉的身边,一把接过赵嘉手中的肉干,也不嫌弃上面还留有赵嘉的口水,直接吭哧吭哧大快朵颐了起来。

    没办法,实在是饿惨了,顾不得许多了。

    “大王……”

    一旁的中年文士见状狠狠地瞪了辛胜一眼,而后便转头安慰赵嘉道:

    “这些都是辛胜一家之言,未必就是真的……”

    然而这不劝不要紧,一劝赵嘉心中反而更慌了。此事他满脑子都是

    正所谓关心则乱,事关生死,由不得赵嘉不多心。此时的他已经不再相信自己身边的这些谋士大臣了,总觉得他们会联合起来背叛自己,进而携手入塞投奔赵迁。

    疑心作祟之下,赵嘉做出了自己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那就是向自己的敌人辛胜求助!

    只见他转头对着辛胜问道:

    “敢问将军,何以教我?”

    “代王所虑者,不过赵迁尔!而赵迁若想对代王产生威胁,前提条件就是被册封为邯郸君!”

    辛胜快速将肉干吃完,而后缓缓说道:

    “外臣也不敢隐瞒代王,如今我秦国上下其实也对复立赵迁非常疑虑。毕竟赵迁若立,难保赵国遗老不会聚拢到他的身边,进而威胁到我秦国对赵地的统治……”

    “对对对!赵迁不能立,绝对不能立!”

    赵家如同小鸡啄米一般,连连点头。

    “如今我秦国上下对此事分为两派,双方谁也不能说服谁。此时若是有一到两名有分量的人站到反对派那边去的话,那么此事便多半不能通过……”

    辛胜的嘴角微微翘起,仿佛恶魔在诱惑迷途的旅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