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战国之燕行天下 第六十章 韩国的命数

时间:2022-06-23作者:呆呆兽本呆

    _:战国之燕行天下 第六十章 韩国的命数

    “为今之计,你只能随大部队入塞了。”

    燕丹沉吟片刻,最终缓缓开口道:

    “若是你能在我燕国收服故土的战役中立下功劳的话,这些大臣或许会看在你帮他们收复封地的份上,帮你一把。”

    “入塞……与秦军作战么?”

    燕起不由苦笑道:

    “想不到,最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你也不必过于害怕。”

    似乎是看穿了燕起心中所想,燕丹开口安慰道:

    “今日议事之时众大臣说得对,如今秦国主力都部署在南方,留守在北方的部队人数极其有限。再加上咱们毕竟是本土作战,可以得到大量的民众支持。因此击败秦军并非难事,真正困难的只是如何在后续的秦军进攻中防守下来罢了。”

    “不过那又与你有何干系呢?你的任务只是帮他们收复封地,等封地收复之后,你就能跑回辽东继续筹备抗秦事宜了,因此你不必过于担忧,放心大胆地随大部队南下就是。”

    “这……”

    燕起不知道燕丹是哪里来的自信,竟然如此笃定燕军可以击败留守燕国故地的秦军。不过对方既然都这么说了,自己也不好再继续拂他的面子,只能点头道:

    “是,孩儿知道了。”

    之后两人便不再言语,只是默默地吃着自己案几上的食物。等晚饭吃得差不多之后,燕起这才起身告辞,准备朝着自己的帐篷走去。

    “对了。”

    就在这个时候,燕丹突然开口,叫住了燕起:

    “明日张先生便要起身前去濊国了,不过为父察觉到他眉宇之间似有心事,似乎前去濊国寻找刺秦之法并非是他心中所愿……你可以连夜去拜访于他,看看他究竟所为何事。若是可以的话,最好将他留在燕国。毕竟像他这样的人才,已经不多见了。”

    “刺秦……非其所想么……?”

    燕起呢喃片刻,而后转头朝着张良帐篷的方向看去,若有所思。

    ……

    深夜,张良营帐。

    漫长的冬夜总是折磨人的,尤其是当这个人有心事的时候。

    已经睡过一阵的张良在榻上辗转反侧,却始终无法再继续入睡。无奈只能从榻上爬起,朝着帐外走去。

    既然睡不着,那就出去看看星象。

    毕竟明早自己就要出发了,提前预判一下天气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张良这般想着,右手缓缓地掀开了帐篷的帘布。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却惊愕地发现,自己的营帐外面赫然站着一个人影!

    “谁!?”

    张良心中惊骇,还以为是有贼人趁自己不备,准备进来偷袭自己。当即放高了声调,试图以此引起周围其他营帐中人的注意。

    “先生勿怪,是我!”

    张良的话音刚落,对面那人便急忙出声辩解。听到声音的张良不由心中一松,听这语气,对方应当是自己的熟人才是。

    再定睛一看,发现对方竟是当今的燕王孙燕起,当即急忙行礼道:

    “原来是王孙亲临,良未曾远迎,还望恕罪。”

    “先生言重了,若非是起的话,先生也不至于半夜起身,因此应当说恕罪的是起才对。”

    燕起对着张良摆了摆手,而后对着帐外的空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张良随自己出来说话。

    “冬夜漫漫,哪有人能一觉睡到大天亮的?良是自己睡醒的,与王孙却是无关。”

    张良跟在燕起的身后,陪他说了一通场面话,而后直入正题道:

    “不知王孙深夜来访,所为何事?”

    然而燕起却并没有直接回答张良的问题,而是将他带到了两个木墩前,自己挑了一个坐下,指着另一个示意张良也坐下,而后抬头望天道:

    “先生出身韩国相族,想来应当精通天象吧?敢问先生,可否从今晚的星象判断出,接下来几天的天气情况呢?”

    “精通不敢当,良也只是略知一二罢了。”

    张良先是谦虚了一句,而后学着燕起的样子抬头望天,缓缓说道:

    “月在箕、壁之间,接下来几日将有大风刮起,且无雨雪之忧。”

    “无雨雪之忧么?”

    燕起呢喃片刻,而后笑着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看样子,是天意作美,让先生可以放心大胆地北上寻访濊国了。”

    张良笑笑,没有答话。若是可以的话,谁又愿意背井离乡几千里,跑到东北的原始森林中寻访野人呢?只是如今的他已经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只能寄希望于野人身上。

    “对了,先生是道家弟子吧?”

    突然,燕起话锋一转,继续问道:

    “不知先生对五行生克学说,可有研究?”

    “五行生克乃是阴阳家的学说,良也只是略知一二罢了,不敢当研究二字。”

    张良摇了摇头,一脸的谦虚。

    “那先生可否从星象之上,看出秦国与我燕国的命数?”

    燕起继续追问。

    “这……恕良才疏学浅,却是不能。”

    张良继续摇头,心里却已经将燕起和那些迷信鬼神治国的国君画上等号了。

    “秦燕两国不能,那韩国的命数,先生总该能看到了吧?”

    燕起不依不饶,继续追问。

    “王孙这是何意!?”

    张良闻言,脸色一变。当今世上,谁人不知韩国已经为秦国所灭?且不说这星象命理之说到底可不可信,就算真的可信,也不可能有人再在星象之中看出韩国的命数了!

    在这种情况下,燕起却故意询问自己能否看出韩国的命数,这不是故意羞辱又是什么!?

    韩国是张良的逆鳞,是绝对不能被触碰的区域。因此张良连想都没想,在听到这话之后嗖的一下就从木墩上站了起来,对着燕起说道:

    “良乏了,要回去休息了,还望王孙莫怪!”

    说着,便气冲冲地朝着自己的营帐走去,显然是不打算再继续逗留此处。

    “先生看不见,可起却能看见。”

    就在张良刚刚转过身的时候,燕起的声音却突然从他身后传来。

    “你说什么!?”

    张良猛地转过身,一脸难以置信地问道。

    “我说,我能看见韩国的命数!”

    燕起看向张良,一字一顿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