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战国之燕行天下 第六十三章 来自老父亲的劝导

时间:2022-06-23作者:呆呆兽本呆

    _:战国之燕行天下 第六十三章 来自老父亲的劝导

    “铁……矿?”

    然而张良却不似燕起那般乐观,毕竟这个时代的铁器质量实在是过于堪忧:

    “铁器倒也不是不能用,只是若与青铜器相比,怕是还差了一点。”

    “诶~先生误会了!”

    燕起哪里不知道张良心中所想?当即笑着说道:

    “起已经发现了一种新的锻造铁器的方法,只要能够将其加以利用,不怕打造出比青铜器还要坚固锋利的武器!”

    太高深的铁器锻造方法燕起确实不会,但百炼钢技术他还是懂的。毕竟这玩意儿说白了就是把一块熟铁放在炭火上不断地加热,而后再由铁匠将其拿出来敲打,就跟电视剧中演的一样,一点技术含量没有,全靠铁匠体力支撑。

    但是简单归简单,这种技术打造出来的钢质量却不差。西汉之所以能够完成一汉当五胡的成就,就和这种先进材料的诞生有关。相较之下,先秦时期的青铜器简直就是一个垃圾,一碰就碎的那种。

    “此话当真?”

    另一边,在听到燕起的话之后,张良也是不由一惊。虽然理智告诉他,燕起多半是在撒谎,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他所说的那种技术。但是一想起之前燕起发明的马镫,他就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质疑之语给咽了下去。

    没办法,马镫给他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他哪怕明知道燕起是在诓自己,也不敢提出质疑。

    “先生若是不信,起可以拿出实物来作为证据。”

    燕起哪里不知道张良心中所想,当即笑着说道:

    “只可惜如今条件简陋,无法现场打造铁器。因此只能请先生稍待,等入塞之后,起再将实物拿给您看。”

    “唔……既如此,那么良便拭目以待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张良哪里还能再多说什么?当即对着燕起行了一礼,表示自己很期待他口中所说的铁器。

    “哎……只可惜辽东偏远,人烟稀少。纵使起能造出比青铜器还要坚固的铁器,怕是也没有足够的人力将其锻造出来啊!”

    就在这时,燕起突然话锋一转,将话题引到了辽东的人口身上:

    “不知先生可有计策,助我提升辽东人口?”

    “计策……良自然是有的……”

    张良闻言,对着燕起微微一笑。就在燕起一脸激动地准备询问是什么计策的时候,却听张良泼了一盆冷水道:

    “只是如今王孙只有辽东一隅之地,良的计策根本无法施展,因此说了也是无用。不如这样,等什么时候王孙收复塞内故土了,良再什么时候将计策说与您听,如何?”

    “这……”

    燕起闻言,不由一愣,本能地朝张良看去,而后便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戏谑之意。

    当即哈哈大笑,拍着张良的肩膀道:

    “好好好,那就等入塞之后再说!届时起拿出铁器,先生拿出计策,互相作为交换,先生以为如何?”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张良也跟着燕起笑了起来,两人的笑声传了很远,也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附近其他人的休息。

    “对了!”

    笑了一会儿之后,燕起再次开口问道:

    “先生还没告诉起,应当如何才能收复故土呢!”

    “哈哈~王孙天纵奇才,就连铁这种东西都能搞得比铜还要坚固,怎么到了人心和军国大事上,就这么迟钝了呢?”

    张良闻言,轻声笑道:

    “先前朝议的时候诸位大臣们不是都已经说过了吗?此时秦军新败,我军新胜。兼之那里还是我国故土,人民心向国君。因此只需王师一到,国人定然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到了那个时候,还怕打不赢区区三万秦军吗?王孙所需要做的,只是先大臣们一步入关,竖立起自己的旗帜,仅此而已。”

    ……

    深夜,燕起营帐。

    在结束了和张良的会谈之后,燕起一脸轻松地回到了这里,准备开始睡觉。

    毕竟之前为了思考如何说服张良,他可是一直都没睡,熬到半夜的。如今任务已经完成,他自然要回来睡觉。

    否则明天就该没精神赶路了。

    “幸好如今是冬天,此时距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否则还真不一定够睡!”

    燕起一边嘟囔着,一边朝着自己的营帐内摸去。而就在掀开帐篷帘布的一瞬间,借着明亮的月亮,燕起敏锐地发现,自己的帐篷内竟然坐着一个人!

    “谁!?”

    燕起受了一惊,正想大声呼喊,却听里面的人说道:

    “是起儿回来啦?”

    “是……父亲?”

    在听到对方的声音之后,燕起顿时放下了心来,随后走进帐篷之中,对着燕丹行礼道:

    “孩儿见过父亲。”

    “嗯,坐吧。”

    燕丹对着燕起点了点头,而后点燃了案几上的油灯,缓缓问道:

    “怎么,已经说服张先生了?”

    “是。”

    燕起在燕丹对面坐了下来,轻声回道。

    “让我猜猜,你是以复立韩国为代价,以此来换取张先生的投效的吧?”

    燕丹继续问道。

    “什……您是怎么……?”

    燕起闻言,不由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奇怪为父是如何知道的?”

    燕丹轻声笑道:

    “为父幼年为质,辗转赵秦两国,多年来受尽凌辱,因此也练就了揣摩人心的本事。也正是因为这样,为父才能将荆轲拿捏得那么死,让他心甘情愿地替为父去刺秦,哪怕明知道结果是死。”

    “张良身为韩国相族之后,心中说不恨秦是不可能的,因此之前为父才会那么信任他,对他的计策言听计从,因为为父知道,他绝不可能故意坑害为父。”

    “言归正传,身为韩国相族之后,张良最大的愿望就是复兴韩国,而后继承父祖的职位。这一切早已写在了他的脸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因此为父才会笃定,你必然是以此为代价,换取张良的支持。”

    “说实话,以你的年纪,能够想到这一点其实已经殊为不易了。但是有一点为父还是要提醒你,虽说此时张良已经是你的臣属了,但是他的心却始终在韩国身上,若是你和韩国没有矛盾的话还好,一旦涉及到韩国,你就绝对不能再相信张良,因为他很有可能为了韩国而牺牲你,记住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