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战国之燕行天下 第六十八章 火攻!

时间:2022-06-23作者:呆呆兽本呆

    _:战国之燕行天下 第六十八章 火攻!

    “而一旦成功潜入刑徒之中,并且将王师即将南下的消息散播开来,以燕人对秦人的痛恨,他们是绝对会争相呼应,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因此王孙不必担忧,王师抵达之日,便是卢龙塞被攻克之时!”

    当了五年亡国奴的张良对秦律的严苛有着极其深刻的体会,因此他非常笃定,绝对没有哪个六国子民能够受得了这样的法律,并且一定会想方设法地去推翻将这套法律套在他们头上的人。

    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只要稍微地散播一下燕军已经成功战胜秦军,并且即将南下的消息,这些被迫成为刑徒的燕国国民就一定会自发地组织起来,为燕军入塞打开一道方便之门。

    “这……好吧……”

    虽说心中依旧有些将信将疑,但燕起还是点了点头道:

    “既如此,那咱们便在这里等待王师入塞的好消息吧。”

    “等?不不不,咱们如今可不能在这里白白浪费时间。”

    张良听到这话,不由笑着说道:

    “王师如今不过只有区区三千余人,就算收编了卢龙塞的刑徒,人数也不可能太多。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攻克蓟都,收复故土,还是有一定的困难的。因此这段时间咱们必须在塞内收拢起一支人数不下于一万人的大军,以为将来的战役做准备。”

    ……

    孤竹县,卢龙塞。

    这是一座横亘在燕山山脉之中的巨型关塞,在辽西走廊还在海里泡着的时代,这里可以说是中原政权出击辽东的必经之路。

    历史上曹操东征乌桓,走的就是这条路。

    正是因为这座关塞是如此的重要,因此在战国初期的时候燕国才会花费那么多的人力物力,来修建这座对他们来说属于巨型工程的关塞。

    要知道,当时的燕国拢共也就只有区区几十万人,想要在燕山之中修建这么一座巨型关塞,属实不是一件易事。

    只是可惜的是,在秦开成功却胡之后,这里便从边关要塞变成了内地关塞,重要性一下子下降了好几级。在这种情况下,燕国人自然不会再有兴趣去修缮这座要塞。以至于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座原本的雄关多处出现了破损,最大的一处缺口甚至可以让一辆战车直接冲进来。

    这显然是李信无法接受的!要知道这座要塞可是如今的秦军抵御燕军南下的第一道屏障啊!怎么可以任由它破损呢?因此没有任何的犹豫,回到蓟城的李信立刻就找上了新任的广阳郡太守,要求他征调刑徒修缮卢龙塞。

    对此,新上任的广阳太守倒也没有太过于为难李信。毕竟身为地方主官,他本就有守土之责。若是燕军真的将蓟城给抢了回去,他也少不了要被上头责罚。因此在接到李信的建议之后,他立马就开始在广阳境内征调刑徒,将他们送完卢龙塞,试图以此来加强卢龙塞的防御力量。

    但是……这一切已经太晚了。

    李信和燕军抵达卢龙塞的时间前后只隔了区区半个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秦军压根就来不及修缮好卢龙塞。

    因此当燕军抵达卢龙塞的时候,这里依旧是一片荒废之象,大大小小数十个缺口显得极其显眼,给人以一种随便一冲,就能直接将卢龙塞冲垮的错觉。

    ……

    “父王,前方便是卢龙塞了。”

    燕丹策马来到中军的王帐之前,对着燕王喜行礼道:

    “今日天色已晚,臣建议全军先修整一晚,等明日天亮之后,再行攻城!”

    “唔,天色确实已经不早了。”

    燕王喜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阳,点了点头道:

    “既如此,那便下令扎营吧!”

    “唯!”

    燕丹领命,便准备转身退下传令。

    而就在这个时候,燕王喜却再次叫住了他,问道:

    “对了,起儿去哪里了?这几日怎么都不曾见到他?”

    “他?他已经先行入塞,去故土替咱们招揽义士了!”

    战役即将爆发,再隐瞒也已经没有意义了,因此燕丹索性直接和盘托出,将燕起已经潜入塞内的事情说了出来。

    “哦?入塞?”

    听到这话,燕王喜不由好奇道:

    “他竟能躲过秦人的巡查,潜入塞内?”

    “咳咳!”

    一旁的鞠武赶忙干咳两声,出声解释道:

    “大王有所不知,卢龙塞只能抵御大规模部队的入侵,若是王孙只带几十人的话,是很容易绕过卢龙塞,从山间小路通过的。”

    “原来是这样。”

    燕王喜心知自己这是闹乌龙了,当即老脸一红,摆了摆手道:

    “行了,你们都退下吧,寡人累了,想休息了。”

    ……

    卢龙塞内。

    由于早就已经知道塞内有自己这边内应的缘故,因此燕军这边并没有选择偃旗息鼓地行军,而是反其道而行之,一路之上敲锣打鼓,旌旗招展,以至于塞内的秦军隔着老远就已经知道燕军要来了。

    连带着,那些被秦人强行绑过来修建要塞的刑徒,也知道了燕军到来的消息。

    “喂,听说了吗?王师已经到了!”

    一个无人的角落,二哥对着身旁的狱友问道:

    “怎么说?咱们今晚是直接打开塞门,将王师迎进来吗?”

    “糊涂!夜里乌漆嘛黑的,王师怎么知道咱们已经打开了塞门?更别说,守门的秦军也不是咱们轻易就能击败的!”

    一旁的狱友闻言,不由出声呵斥道。

    “那……那怎么办?莫非咱们还要等到明日王师攻城之后,再趁乱打开塞门?”

    被训斥了一顿的二哥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当即挠了挠头换了个方法建议道。

    “这也不妥,王师远道而来,必然不可能带太多的攻城器械。若是强行攻城的话,损失必定不会小。”

    狱友继续摇头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到底要怎么办才能迎王师进来嘛?”

    二哥被说得有些烦了,毕竟他本身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哪里懂得那么多的计谋?能想到两个就不错了。如今好不容易想出的计谋还被队友给否决掉了,他心中说不烦躁那是假的。

    “很简单,就按你先前说的,在今晚打开塞门。”

    狱友微微一笑道:

    “只是在打开塞门之前,咱们要先在塞内放一把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