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战国之燕行天下 第六十九章 攻守易形!

时间:2022-06-23作者:呆呆兽本呆

    _:战国之燕行天下 第六十九章 攻守易形!

    《孙子兵法·火攻篇》有云:

    凡火攻有五:一曰火人,二曰火积,三曰火辎,四曰火库,五曰火队。

    行火必有因,烟火必素具。

    发火有时,起火有日。

    时者,天之燥也;日者,月在箕、壁、翼、轸也。

    凡此四宿者,风起之日也。

    ……

    简单说,就是使用火攻计必须要考虑天时地利。

    那么现如今的刑徒们具备天时地利吗?

    很显然,他们是具备的。

    首先是天时,十余天前燕起向张良询问天象的时候,张良就已经明确说了“月在箕、壁,来日必有大风”的话,因此这几天卢龙塞附近本就是大风连连,只要火能烧起来,那么很快就能蔓延开来。

    而除了大风之外,这段时间卢龙塞附近的气候也给点火提供了极大的帮助——毕竟如今是腊月寒冬,正是一年中最天干物燥的时节。任何一点弱小的火星,都能造成熊熊大火。

    再加上卢龙塞年久失修,早就已经长满了杂草树木。虽说这段时间被清理了不少,但是因为时间上来不及的缘故,这些东西都还在塞内堆着,所以就连点火的燃料都已经有了。

    天时地利人和全都具备,因此非常轻易地,刑徒们就成功地在塞内点起了熊熊大火。

    大火很快蔓延开来,并且在秦军内部造成了极大的混乱。而塞外早就已经准备好的燕丹在看到这一幕之后,想都没想,就直接大手一挥,下达了攻城指令。

    攻城战往往是战争中最残酷,损失最大的战役。但是由于此时燕军有内应的缘故,他们很轻易地就冲进了塞内,而后在刑徒们的指引下,开始在塞内大杀四方。

    而那些刑徒也没有闲着,在各自领头的带领下,纷纷捡起地上散落的兵器,跟在正规燕军的身后,砍杀那些奴役了自己好几日的秦人。

    是的,刑徒也是有战斗力的。这个时代奉行的是全民兵役制,所有成年男子都要接受军事训练。之前因为燕国穷,武装不起这些平民,因此他们才会在易水之战时候表现得那般拉跨。如今不同,大量战死的秦军为他们提供了大量的武器。捡起武器的刑徒们立刻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嗷嗷叫地朝着昔日欺凌自己的秦人杀去,誓要一吐心中郁气!

    ……

    秦国在燕国故地部署的兵力是三万,看起来似乎不少,但是其中真正能够被调动的却非常有限。

    原因很简单,秦朝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将皇权延伸到乡村里的朝代。其他王朝治理乡村都依靠乡绅自治,唯独秦朝特别例外,在乡村一级也部署了官吏。

    这在后世看来似乎没什么,但在行政效率极其低下的古代却是一件极其耗费国力的事情。这里姑且先不谈这么做会多出多少公务员,会给国家财政带来多大的负担。单单就目前而言,这个政策耗费了秦国大量的人力,令他们无法调动太多的士兵来驻守卢龙塞。

    三万秦军,其中光驻守各地乡村的就有大几千号人。再加上那些建了城墙的城池,假设每个城池负责守备和管理治安的秦军是三百人,那么几十个城池下来,就是一万多人。

    一万多加上大几千,以及蓟城身为燕国故都需要多部署一些人,全部算下来,能够被送到卢龙塞前线的士兵可不就只剩三千人了吗?

    这三千人若是有名将指挥的话倒还好说,可问题他们没有。

    如今秦国在燕国故地的将军中能够称得上名将的有且只有两个人,那就是李信和辛胜。

    然而这两人一个在入塞之后马不停蹄,直接就去了咸阳,要当面向秦王汇报此间之事。另一个则是留在了蓟城,和新上任的广阳郡尉扯皮。

    没错,扯皮。毕竟严格来说李信是没有资格指挥燕地秦军的,这些人都是燕地的地方军,受当地郡尉统辖。郡尉身为地方军事长官,自然不会那么轻易地就交出手中的兵权,因此李信和他扯皮就成了无法避免的事情。

    两员名将一个回咸阳叙职,一个留在蓟城扯皮,身为前线的卢龙塞可不就是没有名将统辖了吗?

    三千名没有名将统辖的秦军,在里应外合的燕军的冲击下,只是一个照面,就直接被冲垮了。战败的秦军本能地想要向南逃窜,结果却悲剧地发现,自己的退路已经被大火给封死了。

    如今是冬季,刮的都是北风。大火很快向南蔓延,堵住了秦军的退路。失去退路的秦军在看到身后的追兵之后,咬了咬牙,最终丢掉了手中的兵器,选择了跪地投降。

    至此,这场燕军反攻的前哨站便以燕军完胜告终。除了少数幸运儿成功地逃出生天之外,绝大多数的秦军不是被火烧死,就是被燕军杀死。真正能够通过投降存活下来的,不到五百人。

    在俘虏了这五百人之后,燕军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而是一边将武器发放给刑徒,将他们收编进军队,一边继续朝着南边前进,准备一鼓作气攻克孤竹。

    攻城前燕军只有不到三千人,攻下城之后燕军的人数不减反增,直接来到了五千人。这就是在核心领土作战的好处,每收复一处地方,就能动员起当地的国民,令自己的战斗力越来越强。

    反观侵略战,每占领一处城池,就要分出一部分兵力把守,以至于自己的战斗力越来越弱。

    一减一增之下,攻守双方的实力对比,终有一天会发生逆转。

    ……

    “什么!?卢龙塞失守了!?”

    蓟城内,得知这个消息的李信不由大惊失色:

    “怎会这般快?那支燕军不过只有区区三千人,为何可以这么轻易就攻下有三千人把守的卢龙塞!?”

    “说是因为有刑徒在城中作乱,趁机放火,引燕军入城导致的。”

    前来报信的卫兵如实禀告道:

    “将军,现在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郡守和郡尉如今正在等着你,等你过去商讨对策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