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虎警 第六节 民事纠纷

时间:2021-12-02作者:黑天魔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同志们,辅警和警察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工作性质没有区别,都是为人民服务。从今天开始,大家就是同事了。呵呵,派出所的工作很辛苦,你们一定要做好思想准备。等会儿李副所长会带着大家去领服装和装备,安排各人的分组,然后就开始工作吧!”

    ……

    虎平涛捧着刚领到的服装,跟着副所长李建斌走进位于派出所大院东面的宿舍楼。

    “我们这儿条件很一般,你看这楼都是以前的老房子,很旧,墙皮都落了。不过老有老的好处,那时候用的钢筋多,房子也结实。前年住建局的派人过来检测房屋质量,说是还能用个几十年。”

    四十多岁的李建斌是个话痨,不过话多也有话多好处:“说是宿舍楼,其实只有两层是用来住的。两个人一间,洗漱和卫生间在走廊尽头。这个可不是所里给你们分配的房子,因为事情多,工作忙,很多时候都得呆在所里,忙起来昏天黑地的没办法回去,只能凑合着睡个觉,休息一下。”

    说着,李建斌掏出钥匙打开一扇门,虎平涛和吴永涵跟着他走了进去。房间很干净,有两张床,几把椅子,中间还摆着两张合拢的旧木桌。

    “这间是你们俩的。”李建斌递过来两把钥匙,认真地说:“整理一下你们的个人物品,十分钟后下来集合。”

    虎平涛关上房门,把行李箱塞摆在床架侧面,动作麻利地脱掉身上衣服,换上崭新的辅警制服。

    吴永翰动作不如虎平涛那么快。两个人住在一个房间里本就意味着亲近,称谓方面也就没那么客套。他有些紧张,也显得疑惑:“老猫,这辅警工作时间不是朝九晚五吗?怎么看这架势,好像很多时候都得加班?”

    虎平涛耸了耸肩膀:“我跟你一样,都是刚进来的新人。快换衣服,时间差不多了,一会还得下去集合。”

    几分钟后,五名新辅警在院子里站成一排,指导员陈信宏带着三位民警从办公室方向走来。其中有一个人虎平涛认识,对方看到他的时候不由得愣住了:“小猫,你怎么在这儿?”

    一秒记住.42zw.

    虎平涛笑了。前几天在夜市抓盗卖手机人员的时候,就是张建国为自己录的口供。

    陈信宏分别看看两人,摸着脑袋问:“老张,你们认识?”

    张建国点点头:“前几天有个案子,就是小猫帮着我们抓到了嫌疑人。”

    陈信宏顿时乐了:“那正好,就让他跟着你。还有刚来的小吴,吴永翰,他和虎平涛住一个宿舍,以后都归你管。”

    ……

    工作忙碌程度远远超出虎平涛想象。不到一个小时,连续接到110指挥中心的两起案件分派。一起是顾客对小超市所售货品质量产生质疑,进而引发口角纠纷;另一起是居民所养的宠物争打,猫咬伤了狗。

    三个人处理完小超市的问题,马不停蹄开着厢式电动车来到发生宠物纠纷的广弘小区。刚进大门口,就远远看到一群人聚在一起。

    走进人群,虎平涛看到一个穿白色t恤的男人怀里抱着一只猫。猫很胖,看得出来主人养得很细心,伙食非常好,圆滚滚的油光水滑,毛色鲜亮。相比之下,站在对面那女人怀里抱着的吉娃娃简直瘦小得不成比例。左耳上有一道不太明显的抓痕,四条小瘦腿缩在主人臂弯里瑟瑟发抖,看样子被吓坏了。

    看到走进人群的三名警察,女人仿佛看到了救星,抬手指着抱猫的男子,恨不得用指头隔空将其活活戳死:“警察同志,就是他的猫咬伤了我家的咪咪。”

    周围的人纷纷笑了起来。

    “这狗起啥名不好,偏要叫这个……怪不得被猫咬。”

    “以前只听过狗欺负猫,现在倒过来了。”

    虎平涛和吴永翰站在张建国后面,都忍着笑。

    抱猫的男人也不好惹,他瞪起眼睛大声争辩:“明明是你家的狗跑过来咬我家阿宝。你这人怎么跟猪八戒一样,倒打一耙?”

    这男人说话挺损的。

    张建国让吴永翰打开执法记录仪,走到男人和女人中间,将两人隔开,笑着问猫主人:“你这只猫很肥啊,得有三、五斤吧?”

    (注:昆明讲公斤,不是市斤。来过昆明旅游的书友买东西就知道了。)

    不等男人回答,虎平涛颇为疑惑地插进来问:“看这猫的外形,应该是美国蓝猫。可为什么毛是金黄色的?难道染过?”

    猫主人顿时乐了:“有眼光。我上个星期才给阿宝做过染色,这样看起来更像加菲。”

    抱狗的女人恨得咬牙切齿:“一只臭猫有什么了不起?咬了我家的咪咪,你必须赔!”

    猫主人毫不退让:“是你家的狗先惹了我家阿宝,我还没找你要精神损失费呢!”

    张建国也是颇为头疼,他抬起双手做了个向下按压的动作:“都少说两句,我先了解情况,一个一个来。”

    事情很简单,就是猫狗打架。附近的围观群众站在猫主那边,纷纷说是女人带着吉娃娃下楼遛狗,小狗看见胖乎乎的肥猫就冲上去狂吼乱叫,这才被体重和力量占据碾压优势的肥猫按在地上蹂躏。等到女人跑过来救下自家爱狗的时候,吉娃娃已经被肥猫欺负得灰头土脸,怀疑狗生。

    “你们串通一气胡说八道,根本不是这样!”女人快要气疯了,她跺着脚连声叫嚷:“明明是他的猫咬了我的咪咪。”

    张建国以前处理过类似的事情。他叫来了小区的物管经理,调出监控。画面显示,纠纷起因的确是那条不自量力的吉娃娃。

    “事情已经清楚了,你们还是各自负担宠物的治疗费用吧!”

    猫主撇了撇嘴,沉默着点了点头。

    狗主人顿时急了,抬手指着张建国叫道:“你们是一伙的,约起来欺负我。我家咪咪都受伤了,你看看……”

    虎平涛连忙站出来,认真地说:“我看过监控,你出来遛狗的时候,这狗没拴着绳套。”

    气急败坏的女人没想太多,下意识点了下头,应道:“就是因为我没带绳子,拉不住,否则咪咪也不会被咬成这样。”

    “这就是你的问题了。”虎平涛笑道:“按照市政府颁布的《宠物管理条例》,携犬外出,必须为犬只束犬链、挂犬牌,并由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牵引,约束好犬只,主动避让他人。违反本条规定的,由公安机关给予警告,责令其改正;拒不改正的,处两百元以上,伍百元以下的罚款。”

    张建民用赞赏的目光看了一眼虎平涛,视线转向抱狗的女人,劝道:“处罚只是一种手段。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你不对,还好没有惊扰到老人和孩子,否则就不是你们双方各自治疗宠物这么简单。记住,以后遛狗一定要栓绳套,还要挂牌。”

    说着,他转身对猫主道:“还有你,这猫得减肥了,再这样养下去,总有一天会胖死。”

    男人倒也知趣,连连点头,嘴上应和着,抱着那只胖猫从人群里离开。

    女人虽然有些气不过,却也没办法,只好抱着狗气鼓鼓转身走了。

    看热闹的人散了,吴永翰走压低声音问:“张哥,这就算解决了?”

    “只要双方都没有意见就没事了。”张建国的声音同样很低:“严格来说,那女的虽然没给狗栓绳套,却没有对周围人群构成惊扰。如果她不依不饶,这事最后还得养猫那男的负责,毕竟是人家的狗被抓伤了,多多少少得赔点医药费。可宠物管理条例主要针对狗,更重要的是这猫狗打架,那狗几乎没受伤,就是被吓坏了,达不到规定的赔偿金额,所以最好还是双方和解。”

    吴永翰有些疑惑:“我还以为处理案件必须黑白分明,断个清楚呢!”

    张建国拍着他的肩膀笑了:“小陈你说的没错。可刚才这事不是案件,而是民事纠纷。我们的处理方法只能以调解为主,毕竟涉事双方行为没有构成犯罪。”

    “原来是这样。”吴永翰恍然大悟。

    “平时没事多看看法律方面的书,还有上面发给你的警务条例。”张建国把目光转向旁边的虎平涛,赞许地说:“小猫这方面就做的比你好,《宠物管理条例》背得很熟,适用条例张口就来。千万别小看这个,咱们是法制国家,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关键时候就得拿出这些作为我们的执法依据。”

    虎平涛面带微笑挺直胸脯,来自张建国的夸奖使他产生了强烈自信。与父母的夸奖不同,他真正感觉到这个社会对自己的认同感。

    ……

    半小时后,德馨洗浴城。

    这边有人打电话报警,张建国带着虎平涛和吴永翰过来处理。

    事情很简单:一个中年男子前天半夜来到洗浴城,连休息带餐饮一起消费。因为来的时间已经过了当晚十二点,值班经理就给他打了个折扣,按正常洗浴一天的价位收取费用。可今天早上服务员找到该男子收费的时候,对方却耍起了无赖,表示身上没钱,也没带手机。

    刚走进洗浴城的办公室,张建国不由得摇头叹道:“陈良才,我一猜就是你。”

    斜躺在沙发上的中年男子穿着一件深蓝色浴袍,脚上趿着拖鞋,露出两条细瘦多毛的腿。他原本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看到张建国后立刻坐直身体,表情很不自然,有些惴惴不安。

    洗浴城值班经理奇道:“张警官,您认识他?”

    张建国点点头:“老熟人了。”

    他随即把视线转向中年男子:“怎么,又跟你老婆吵架了?”

    陈良才颇为尴尬地点点头,心虚地把头偏朝一边,也不说话。

    张建国很清楚该怎么处理这事。他转身冲着虎平涛和吴永翰挥了挥手:“小猫,小吴,你们给他做个笔录。”

    然后对站在一旁的洗浴城值班经理道:“麻烦你叫人把他的衣服拿来,我这就通知他家里。放心吧,会有人送钱过来,不会让你们吃亏。”

    值班经理高悬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谢谢,太感谢了。这钱说多不多,可如果损失了就得我自己兜着。警察同志,太谢谢您了。”

    做完笔录,陈良才签名,按过手印,其家人也接到电话赶了过来,结清欠款,带着他离开。

    出门上了厢式电动车,虎平涛好奇地问:“张哥,刚才那人是怎么回事?”

    张建国双手握着方向盘,颇为感慨地说:“陈良才年轻的时候风光过。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我也是听别人说的。陈良才好赌,那时候在沿海城市做生意,被人设计做局,一夜之间输得倾家荡产,然后就一直游荡在外,两个多月后才被他家里人找到。他受了刺激,从那以后脑子就不太清楚,认为这一带都是他的产业,经常在外面餐馆里点餐吃饭不给钱。光是去年一年,我就处理过十几次关于他的纠纷。还好,他家里人通情达理,每次打电话都赶过来送钱。”

    吴永翰皱起眉头问:“既然这人脑子有问题,为什么他家里人不好好管管?就算送到特殊医院也比现在这样好啊!”

    “陈良才一直在接受治疗,他的精神鉴定我看过,属于非暴力类型。”张建国道:“今天你们也看到了,他老老实实呆在洗浴城办公室,没有对别人构成伤害。说实话,咱们耳原路派出所管辖范围有十一平方公里,总人口十三万左右,各种事情都有可能发生。陈良才算是特殊人群当中情况比较好的,顶多就是咱们费点儿时间和精力。”

    虎平涛笑了:“张哥,那你之前在洗浴城的时候,还说陈良才跟他老婆吵架?”

    “这是处理民事纠纷的一种技巧。”张建国认真地说:“虽然他是个轻度精神病患者,可他仍有基础思维能力。总得给他留点面子,找个看似合理的借口帮他搪塞一下,等他回头清醒过来,想法就不会那么极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