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虎警 第七十八节 天上掉下来的老婆

时间:2021-12-02作者:黑天魔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但我一点儿也不喜欢她们!

    因为都长得不好看。

    美术学院隔壁是音乐学院,还有舞蹈学院,那里才是美女如云。

    我一直想找个学舞蹈的女朋友。

    可惜,我看得上她们,她们却看不上我。

    网上有过传说:只要开着豪车,停在音乐学院和舞蹈学院外面,车顶放瓶矿泉水,就会有漂亮女孩主动过来找车主搭讪。

    这传说我不知道真假,可我上学的时候,的确见过很多漂亮女孩每天都有人开车接送。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不公平,有钱人为所欲为,我这种穷鬼却连吃饭的钱都得精打细算。

    残酷的现实告诉我,理想是漂浮在高空的美丽光环,可望而不可及。吃喝拉撒,哪怕是最低标准每天三个馒头,这才是生活的真谛。

    少一分都不行。

    毕业那年,我选择了考群艺馆。

    记住m.42zw.

    这好歹是个有编制的位置,收入也不算低。

    更重要的是我喜欢这份工作,主要是时间多,可以自由创作。

    平心而论,单位领导待我不错,经常给我外出采风的机会,费用报销也只是粗审就批了。我也投桃报李,省里每年的艺术文化比赛我都报名,也都凭实力拿奖。参加工作三年,我成了馆里的重要人物,不可替代的那种。

    还是那句话:有才能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被埋没。

    现在回过头想想,那时候年轻气盛,我的确有些飘了。

    当时领导认为我年轻有为,英文又好,是难得的人才,特意给了培训学习的机会,还让我入党,都被我拒绝了。

    说实话,当初的我看不上这些东西。理想……呵呵,我的理想是出国,是为了在充满艺术细胞的土地上尽情发挥。如果不是因为生活所迫,我无论如何也不会选择现在的这份工作。所以什么培训学习以后升职,还是入党,统统不在我的考虑范围。

    何况当时的升职在我看来毫无意义。那时候还有“股级干部”的说法,在单位当个小头头真的算不了什么,如果直接给个正科,也许我会心动。可区区一个科室副职,无职有权的那种,月工资也就多个一百来块钱,有什么意思?

    领导对我印象很不错,一直劝我要认真踏实,工作要从头做起,一步一个脚印,只要做出更好的成绩,升职绝对不成问题。

    人就这样,一旦错过机会,就再也回不去了。

    既然我不要,其他人就上去了,取而代之。

    我愈发愤怒。

    那些取代者还不如我,凭什么?

    在你们看来这显然是一种该死的病态心理。可那时候我可不这样看,我只知道那些人占据,甚至应该说是“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东西。

    这是专属于我的傲慢。

    不是我不要的东西就能给别人,就算我不要了也必须扔进垃圾堆。既然领导选择我担任那个职位,就算我当时拒绝,难道不应该如刘备对待诸葛亮那样三顾茅庐?只有这样才是对待人才应有的态度!

    我很恼火,于是扔下手上的所有工作,跟上面要了个外出采风的名额,在外面疯跑了好几个月。

    就是那段时间,我在黎江接触到了张一谋的剧组,当了一个多月的群众演员。

    我演戏是玩票性质,纯粹好奇,也有点儿想要沾染张国师“仙气”的想法。

    看看人家王抱墙,以前也是普通群演,结果一夜之间鲤鱼跳龙门,变成了知名影星。

    为毛我不能复制他的遭遇?

    我会的东西比他多,我的综合能力比他强。既然在单位上混不下去,为什么不能另寻出路,明星也是很不错的选择。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接触到了橡胶服和影视化妆。

    国外的丧尸片你们看过吧!《生化危机》《死亡航班》《逃亡僵尸岛》《活死人之夜》,那些可怕恶心的撕咬伤口其实都是化妆效果。做法很简单:主料是市面上随处都能买到的白乳胶,按比例掺入一定数量的面粉,用水调和,对比角色皮肤,加入颜料,做成厚度约为一厘米的假肤质。表面用刀子割开,做成伤口撕裂效果,内层用颜色勾描,趁着半干贴在演员身上,要多真就有多真,比模拟特效还好。

    扯远了,还是说说张红霞吧!

    我和她是朋友介绍认识的。那是个热心人,说是认识一个挺不错的女孩,看我也是单身,就约着双方撮合一下。

    我对张红霞的印象一般。可能是当年在学校里看得美女太多,已经产生了免疫力,我觉得她长得也就那样,没有一眼扫过去惊艳的感觉,顶多是身材不错,人比较开朗而已。

    看得出来她很喜欢我,吃饭的时候一直找机会给我敬酒。我应付着随便喝了两杯,就不再理会。

    男人嘛,该傲慢的时候一定要傲慢。

    何况张红霞的学历没我高,我对她真是没什么兴趣。

    看在朋友介绍的份上,我给了她电话号码。

    第二天,张红霞主动约我。当时我没多想,以为朋友也在,去了以后才知道只有我和她两个人。

    那天吃的火锅,我起初不明白大热天的干嘛要吃这个?

    位置选在餐厅角落里的包厢,她紧挨着我坐,上菜加菜都是她在忙活。那天她穿了一件低胸的开领衫,裙子也很短,举手抬足总是用胳膊肘擦碰……就算是傻瓜也明白她的想法。

    她一直说对我有好感,一个劲儿地夸我。

    她还是很会说话的,没有直言“你做我男朋友吧”。

    吃完饭,她约我看电影。

    那是一家位置很偏,还设有双人座的老电影院。

    她主动靠着我,双手抱着我的腰。

    我承认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既然人家主动送上门,我也没有装逼不吃的道理。

    搂着、亲着、抱着……反正除了没脱衣服,男女之间该有的都有了。

    看完电影,她让我送她回家,也就是金昌小区二十一幢六零一。

    她说她没跟父母一块儿住,那里是她的房子。

    当时我没在意,也没想那么多。

    十一点多了,一个女的主动提出要你送她回家,到了单元门口还让继续送上楼,又说“进去喝杯茶再走”之类的话……这种糖衣炮弹,我自然是乐得消受。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她一本正经的告诉我:上次吃饭的时候就看中我了,我是她这辈子的丈夫人选。

    一听这话,我整个人都是懵的。

    原本以为她是个很开放的女人,睡了也就睡了,一夜之情,各取所需,天亮以后大家互相说“拜拜”,你不麻烦你。我也不会打扰你生活的那种。

    没想到是块牛皮胶,怪不得昨天晚上那么热的天气还要吃火锅,原来是为了借着温度“熬胶”,现在把我粘得牢牢的,甩都甩不掉。

    我压根儿没想过要跟张红霞之间有发展,更没想过要娶她做老婆。而且她不是第一次,无论动作还是经验都比我丰富得多。我当时就感觉不妙,连忙穿上衣服想走,却被她一把抓住,威胁说:她昨天夜里趁我睡着,用手机拍了我光着身子的照片。要是我敢拍屁股走人,她立马去我单位,把照片交给我领导。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连衣服都没穿,赤1果果地站在我面前。

    我感觉天一下子塌了。

    虽然我对这份工作不屑一顾,可那只是表面态度。如果因此被单位开除,我靠什么生活?在理想和现实面前,当然是后者更重要。

    当时我就想宰了她,可我没那个胆子。

    我觉得这是个局,我掉坑里了。张红霞显然不是什么良家女子,她找上我肯定不是因为爱情,而是迫切想找个下家,找个接盘侠。天知道她跟多少男人有过来往,看她当时的动作,还有说的那些话,估计类似的事情不是第一次。

    她说:“你要走就走吧!别怪我没提醒你,只要出了这道门,就别怪我不客气。”

    我哪敢走啊!

    张红霞还是很懂男人心思的。她一边威胁,一边钻进我怀里连声哀求,说什么“第一眼看见就喜欢上我了,为了留住我的心,迫不得已才这样做。只要我答应跟她结婚,就删掉照片。”

    那天她在家里做了饭,我跟她一块儿吃。

    除了答应,我别无选择。

    她让我写了一份保证书:做她男朋友,两个人先处着,然后结婚。

    回到单位,我感觉就像做了个噩梦。

    第二天,张红霞来单位找我。

    她打扮得花枝招展,带了一个很大的保温桶,里面装着鸡汤。

    同事们都说我有福气,认识了如此体贴的女朋友。

    从那天起,她一有空就来我单位,不是送吃的,就是下班一起吃饭。

    随着我接触到她的朋友圈,还有她自己坦白,逐渐知道了她的过去。

    她曾经有过很多男朋友,本地的还有外地的,林林总总加起来不下三十个。

    张红霞以前做过很多工作:广告公司、导游、产品代理、业务员……那时候年轻没见识,她被男人骗过,做了几次那种事,那些男人就先关机后销号码彻底消失。张红霞后来就脚踩几只船,同时寻找对她最合适的人。

    她直言不讳:一直想找个在正规单位工作的男人结婚。看来看去,我是最合适,也是最好的一个。

    以前的那些男人,她不再来往。张红霞当着我的面,把手机里所有的相关信息删除。虽然我不知道真假,可她的这种态度和做法让我感觉很舒服,也真正开始接受她。

    从那天开始,她每次外出吃饭,都要给我打电话,说明参加饭局的人数,然后发位置给我。

    如果是避不开的酒局,就让我过去接她。

    平心而论,她对我很不错。

    嘘寒问暖,经常给我买衣服,甚至问我“钱够不够花?”

    如果我说不够,她就给我发红包,每次五百。

    其实我这人很简单: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

    虽然与张红霞之间的关系很特别,被人设计的成分多于我自愿,可相处了半年多,她给我的感觉还不错。我对女人是否第一次不是很看重,再就是年龄大了,不像以前那么冲动随意,何况她来单位的次数也多,连领导都知道我有这么一个女朋友。

    她家里人对我也不错,经常过去吃饭,她爸爸很看中我,一直认为张红霞找到我是“高配”,口口声声说我是高级知识分子,这门亲事让他们家增光添彩。

    她弟弟不喜欢我。那小子被老两口宠坏了,我知道张红霞经常给她弟弟零花钱,可这不关我的事,不好管。

    处久了,很多东西就变得自然。

    我再也没提曾经被她威胁的那件事,我开始管她叫“老婆”,她也管我叫“老公”。再后来,她给了我一套金昌小区二十一幢六零一的钥匙,我平时没事的时候就过去,两个人一起做饭吃。

    我唯一不明白的,就是她为什么对张红超如此宠溺?

    我们已经谈婚论嫁了,我也知道她怀了我的孩子。

    这消息对我来说是忧喜交加。

    高兴自不用说,所有当爹的男人都会这样想。

    担忧也很正常……我知道我的缺点,性格懒散,志大才疏。

    别笑话我,毕业这么多年,经历等同于经验。

    生活磨人,我终于明白我不是什么世间罕有的天才,也不是等肩于米开朗琪罗的艺术大师。我就是一俗人,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为了衣食温饱而工作的普通人。

    还是只有接受过社会毒打才能接受现实啊!如果现在领导给我一个类似当年的提拔机会,我会毫不犹豫答应下来。

    尊严和理想算个屁,心甘情愿做一条舔狗,得到好处才是真。

    虽然我的外表仍然桀骜不驯,可心里早已不再是那个傲慢的男人。

    我一直住在单位宿舍,是为了省钱。

    这些年我存了三十来万,足够当做首付,在市区买一套房子。加上单位给的公积金,月供也不成问题。

    结婚,马上面临生子,没钱没房子可不行。

    为了即将出世的孩子,也为了张红霞这个对我很好的女人,我决定放弃理想,踏踏实实安于现状,好好生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