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虎警 第七十九节 女人,想法很多

时间:2021-12-02作者:黑天魔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关于结婚,我们商讨过很多次。

    我一直告诉她我没钱,如果结婚的话,只能用她金昌小区的这套房子做新房。

    张红霞答应了。

    是的,我的确找她借过五万块钱。

    那是我故意装出来的。

    我告诉她:我在外面开销大,迫不得已从x呗上借了高利贷。为了让她相信,我的确在手机贷款上操作过,还把借款记录给她看了。

    这是我对她的试探,同时我也的确需要这笔钱。

    我在市区看中一套房子,九十多平米,首付三十六万。我打算瞒着她悄悄把购房手续办了,公积金贷款每月还四千多,这笔钱我独立承担,等到去民政局领结婚证的那天,我再告诉她,给她个惊喜。

    第二个星期,张红超到单位上找我。

    他张口就让我把那五万块钱交出来,说这是张红霞为他准备买房子的钱。

    我一下子懵了。

    首发

    打电话给张红霞,三个人约了面谈。她这才告诉我:她爸妈商量好了,老两口现在住的那套房子因为地处市中心,价格较高,打算卖出去,用这笔钱在新城区买一套大房子,留给她弟弟张红超做婚房,然后老两口跟他们一块儿住,以后也方便带孩子。

    我当时就对这说法表示怀疑:虽然新旧城区两边房屋区别很大,却没有达到几十平米老房子卖掉就能买一套上百平米新房的程度。

    张红霞说,中间的差价她来补。

    我说这怎么可能,两者之间差着好几十万,而且她也没有存款。

    张红超在旁边直嚷嚷:我要想娶他姐姐,至少得拿出三十万做彩礼。这还是在五万块之外的。

    彩礼?

    张红霞以前从未提过这些事。

    我当时就火了,带着姐弟俩找到老两口,当面印证。

    张红霞她母亲翻脸不认人,直接给了我两个条件。

    第一:入赘他们家,婚后就跟他们住在一起,腾出金昌小区的房子给张红超。如果接受这个条件,彩礼只收十万块。

    第二:可以不入赘,但要三十万彩礼。结婚的时候还得另给一万八的红包。

    我当时就问:“凭什么?”

    她母亲却告诉我:跟她女儿处了这么久,现在谈婚论嫁了,凡事都有个规矩,彩礼绝对不能少。

    她父亲在旁边没表态,只说是“给彩礼也是为了你们好”。

    事情变得太快了,这前后还不到一个星期,感觉就判若两人。

    我赶着去老两口家里,也是气昏了头,现场听了张红霞母亲提的两个要求,我冷静下来,问张红霞:“你到底知不知道这些事?你究竟想干什么?”

    张红超在旁边冷言冷语:“姐,跟他摊牌,让他自己选。”

    张红霞知道我的脾气,她让她父母和弟弟先出去,留下我俩,把事情前后说了个清楚。

    两个多月前,因为生意上的来往,张红霞单位接触到一家新客户。她负责文案兼谈判,后来发现对方谈判团队的一名重要成员,竟然是多年前分手的男友。

    那男的现在颇有身家,见面后很激动,约了张红霞吃饭。

    张红霞认识我以后,就删掉了手机上的以往信息,还把很多人的电话号码设置为黑名单。

    她当时的确是铁了心要跟我一起过,决定放弃以前,重新开始。

    前男友打不通她的电话,再加上工作的缘故去了外地,时间久了,也就算了。

    这次偶遇,让他决定重新追求,重新开始。

    张红霞没答应,也没有给他电话号码,更没有添加微信。

    前男友不肯放弃,趁着两边谈判的时候,每天送花,私下约了吃饭。

    两个人都没有声张。

    前男友是出于谈判考虑,避免公司方面知道以后产生误会。

    张红霞有心拒绝,也怕消息传到我耳朵里。

    有天晚上,那男的以“公事”的名义约饭,她去了才发现只有对方一个人,想要离开,却已经上菜,又不好不给前男友面子,于是坐下来吃饭,喝了些酒。张红霞心虚,那天晚上没给我打电话,也没发信息。后来那男的一直劝酒,喝多了,说是送她回家,结果两个人去了酒店。

    她旧情复燃,却还没有达到完全能把我舍弃的程度。

    问题是她的前男友从那以后就死缠烂打,趁着那几天谈判,一直对她求婚,甚至跪下来说:当年离开是个错误,请求她原谅之类的话。

    那男的很有钱,名下有好几套房子。

    光是这一点,就足以甩出我好几条街。

    张红霞一直没有答应。

    她前男友找到了张红超。

    当年他们俩就认识。那男的对张红超说了这些事,直言:只要张红超帮忙搞定张红霞,就给他一套房子结婚。

    我相信那男的的确想要与张红霞结婚,毕竟他们有过一段感情。相比之下,我就是个外来的插足者……可那么多年都过来了,我对张红霞的态度也从拒绝变成了接受。现在我打算结婚,他却横插一脚,这算什么事儿啊?

    张红霞对张红超这个弟弟很是溺爱。她每个月都要给他一些钱,数目还挺大。其实张红超对我一直怀有敌意,他认为张红霞认识我之后,就减少了每个月给他的钱,是因为在我身上开支过大。而且我们结婚以后这笔钱说不定就没了,毕竟我们也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需要照顾,无法继续供养他这个闲人。

    张红超把老两口拉了进来。

    他在家里说话很有分量,毕竟是张家的儿子,在老人心里的地位远远超过张红霞这个姐姐。老两口虽然之前答应过我们的婚事,却拗不过张红超,心里多多少少也存了贪财的念头,于是那段时间每天都打电话叫张红霞回家吃饭,三个人轮番劝说,张红霞也逐渐改变了想法。

    我完全被蒙在鼓里,像傻瓜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定好了计划:以彩礼的名义,逼我就范,这是其一。

    我一直瞒着张红霞,她不知道我有这笔存款。三十万已经是很大的数目,再多就说不过去,也会产生反效果。

    如果我到处借钱拿出了这笔款子,张红霞就用肚子里的孩子威胁:以打掉孩子作为分手筹码。

    怀孕时间虽短,可我的种种表现她都看在眼里。她知道我对这孩子无比看重,如果我愿意分手,她就把孩子生下来给我,然后与那个男人结婚。

    呵呵,很奇葩不是吗?

    当时我听到她说的这些,也怔住了。说实话爱情故事我看过,也听过很多。可是像她前男友这种不计过程只要结果,就算她怀了别人孩子生下来送出去,铁了心也要跟她结婚的做法,我还是头一次撞见。

    我一度认为张红霞是在撒谎,是为了掩盖某种见不得人的目的。

    后来的事情告诉我,我还是太天真了。

    哪有什么为了爱情宁愿让她生下孩子送给我的荒谬故事。

    一切都是她编造出来的。

    之所以说出那种话,只是为了让我死心塌地,彻底断绝对她的任何想法。

    没有钱,没有房子,分手就分手。

    只要把我糊弄过去,她转身就会去医院做人流引产。

    之所以没有趁早做手术,是因为正处于谈判时期,她不想为了这个影响工作。

    总之一句话,无论怎么说,都是为了让我知难而退,永远离开。

    无论张家还是张红霞自己,都没有对外宣扬。

    毕竟这不是什么好事。张红霞跟我好了那么多年,她单位上所有同事都知道我们谈婚论嫁,到了这种时候,突然换了新郎……呵呵,人活着,需要一张脸面,这是底线。

    她需要时间对此进行冷处理,逐渐让她前男友走进生活。如果处理不好,只会给她带来负面结果。

    她已经不是很多年前那个做事不计后果的小女孩。

    那天听完她说的话,我就问了一句:“你已经想好了?”

    她沉默了很久,点点头。

    这就足够了。

    我离开的时候,张家两个老杂种一直在笑。她母亲很张狂,眼睛里全是嘲讽。她父亲脸上略有歉意,表情却如释重负。

    她弟弟张红超最可恨。说什么:“没钱就别打着娶我姐姐的念头。撒泡尿好好照照你自己,几十岁的人了连套房子都没有,哪个女的眼睛瞎了才会跟你过日子。”

    我当时就想冲进厨房,抡起菜刀砍死他们全家。

    我知道杀人犯法,于是我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

    他们必将为此付出代价!

    我一定要杀了他们,一个一个来,像宰猪那样。

    没人可以侮辱我。

    毕竟我和张红霞相处时间很长,她在这件事情上有些过意不去。之后,连续好几天给我打电话,说是约着吃饭,出来见个面,她好好解释,顺便道歉。

    呵呵,哄鬼呢!

    她明明是怕我跑到她单位上闹事,让所有人知道她当面一套,背地一套。

    如果我把这事闹大,她非但在公司里颜面扫地,说不定还会影响两边合作,到时候生意谈不成,她也下不了台。

    张红霞这个人我很清楚,脸面什么的其实不算很重要。她当年倒贴着也要追我,现在就算名声上有失分,对她的影响也不会太大。

    到了她这个年龄,结婚成为首要选择。

    毫无疑问,我是一个非常合适的结婚对象。

    问题是,出现了一个比我更好的选择。

    还是那句话:生活与爱情区别很大,油盐柴米比浪漫更重要。

    如果她知道我有三十多万存款,她很大概率不会接受前男友的追求。

    正因为她知道我在单位上住宿舍吃食堂,这才动了心。

    那个男人比我有钱,嫌贫爱富很正常。

    何况张家最看重的就是张红超。为了她弟弟,她愿意永远养着那个窝囊废。

    然而万事不可能重来,我也很高兴能有这么一个测试的机会,看穿看懂我在他们一家人心中的地位。

    我永远不会告诉他银行里有笔存款。

    我不会让她好过。

    去单位闹事之类的做法很没意思。报仇雪恨的最好方法就是杀人。

    我做了个名单:张红霞、她母亲、她父亲、她的前男友。

    这四个人必须在两年内全部杀光。

    我会留着张红超,十几二十年以后再慢慢动手。

    原因很简单:他是个窝囊废,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父母亲人死绝,这种人只会坐吃山空。等到把家产挥霍一空,自然会有人帮我让他接受社会毒打。

    到时候,他就明白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之所以把张红霞排在必死的第一顺位,是因为她最容易杀,由此产生的效果也最好。

    她一死,就没了所谓的结婚。

    张家老两口梦想中的金龟婿不可能上门,张红超心念不已的房子就化为泡影。

    让这帮混蛋哭吧!

    让他们痛苦!

    哈哈哈哈,这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

    张红霞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有空出来面谈,我一直回复她:心情不好,明天再说。

    明日复明日,一直拖下去,这样会让她产生越来越强的愧疚心理。

    不就是吃个饭而已,时间由我控制。

    三唑仑现在是管控药物,以前却很容易弄到。早年的时候,舞厅酒吧里经常有人嗑这个玩,我就买了一些。这东西不贵,几十块一瓶,一片下去当场见效。

    那天,她约我吃饭,我同意了。

    地点我定在城市北郊的一个鱼庄。那地方以前我们去过,我谎称味道不错,我们俩早年时候也经常过去,念旧情,她同意了,按约到达。

    她一直在道歉,我心里冷笑不已,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我故意吃的很慢,要了个大瓶的“江小白”,慢慢地喝着。

    张红霞警惕性很高,她不肯喝啤酒,也不喝任何含酒精的饮料,另外要了一罐椰子汁,确定封口没有问题,她自己打开,小口抿着。

    我一直举杯敬酒,她都是用椰子汁代替。

    火腿和鱼都很咸,吃了口渴,赶水。

    我知道她不能吃辣,趁着她上卫生间的时候,让服务员在锅里加了辣汤。

    那天晚上她连喝了四罐椰子汁。

    喝到最后一罐的时候,饭差不多已经吃完。她喝多了饮料,第二次上厕所,我抓住机会,把事先碾成粉末的三唑仑掺进开了封的椰汁罐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