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虎警 第八十三节 房子?不是问题

时间:2021-12-02作者:黑天魔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箱葡萄,两瓶酒,加起来总共不会超过三百块钱。”

    王可意拎着东西走到桌前,当着所有人的面把纸箱拆开,指指点点:“现在是葡萄上市的旺季。我看着这葡萄像是“阳光玫瑰”,品相不错,市价大概是六十块一斤,这一箱葡萄最多也就两斤。”

    “你们再看看这酒。就算他买不起茅台,至少也得整瓶五粮液啊!你瞧瞧,还是用罐子,土不拉叽的,难看死了,连个包装说明书都没有,只用红纸写个“酒”字贴上去,一看就是土作坊的东西。”

    苏小琳眉头越皱越深,语气也随之变冷,更是连称谓都省了:“礼轻人意重。平涛知道我喜欢吃葡萄,这酒也是我让他买的,因为我爸喜欢喝。”

    她不愿意心爱的人被随便诋毁。

    陈珺脸色也有些难看,但王可意的这些话也不无道理,她一时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陷入了沉思。

    韩元强在旁边劝自己的妻子:“你怎么能这样说人家,那毕竟是琳琳的男朋友,你总不能……”

    “我是为了琳琳好!”王可意当场打断丈夫的话:“就琳琳这长相,这家世,怎么着也得找个好的。就那个小警察,没钱没身份,他配得上琳琳吗?”

    苏小琳被她这番振振有词的言论气笑了:“表姨,你管的也太宽了吧!”

    “你要不是我表侄女,我还真懒得管。”王可意俨然一副热心人的模样:“听表姨的话,改天我帮你介绍个好的,比你现在找的这个强多了。”

    她明显话里有话,苏小琳心中一动,笑着问:“谢谢表姨你为了我的事操心,不过我还是喜欢自己找男朋友。”

    记住m.42zw.

    “你好歹跟人家见一面啊!”王可意有些发急:“我跟你说,那男的很不错,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副总,长得也一表人才。”

    话说到这个份上,无论苏家母女还是韩元强,都明白了王可意的用意。

    苏小琳决定不再理她。

    站起来,收拢摆在桌上的纸箱,苏小琳道:“我去洗葡萄给你们吃。妈,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做饭吧!”

    说着,她抱起纸箱,往厨房走去。

    陈珺犹豫片刻,跟着女儿的脚步进了厨房。

    早上买了很多菜,鱼已经剖好,锅里炖着鸡,散发出一股令人舒服的浓香。

    陈珺从冰箱里拿出一把韭黄,蹲在地上择菜,看了一眼站在水池边用剪刀把葡萄拆成小串的女儿,颇有些担忧地问:“琳琳,你表姨话丑理正。如果你和平涛真要成了,房子可是大问题。”

    “妈——”苏小琳拖了长音,埋怨道:“你怎么跟王可意的说法一样啊!我都说好几遍了:房子是我们的事,我们自己解决,用不着您操心。”

    她是真发火了,连“表姨”都懒得喊,直呼其名。

    陈珺耐心地劝道:“贷款买房,以后你的负担会很重。”

    苏小琳把剪好的葡萄装进盆里,拧开水龙头:“省城的房价虽然贵了点,却没有北上广那么夸张。好点儿的地段每平米也就一万五左右,我们又不买别墅,就两个人住,买套七、八十平米的小户型足够了。”

    陈珺想了想,微微点头:“倒也是,大房子收拾起来很麻烦,光打扫就得花很多时间。”

    苏小琳边洗葡萄边笑了:“妈,你跟我爸当年不就是这样过来的。那时候我爸工资没你高,也没你有钱,你也一样看上我爸,一直过到现在。”

    “你这孩子,你跟我们那时候能比吗?”陈珺嗔怪着说:“虽然以前我们的工资少,每月就几十块钱,可单位上包分房子,不用花钱买。”

    苏小琳没有争辩,她笑嘻嘻地换了种说法:“你看中的是我爸的人品,对不对?”

    陈珺被说得哑口无言,半晌才回过神来,摇头苦笑:“你这丫头……”

    苏小琳笑道:“妈,这事儿您就别操心了,我自己拿主意就行。”

    陈珺还是有些担心:“你真那么喜欢虎平涛,真决定要嫁给他?”

    苏小琳放缓了手上的动作,她把白净的手指浸没在水盆里。看着水面上波纹起伏间自己凌乱的倒影,认真地说:“是的。”

    陈珺继续劝道:“我不是说他不好,也不是嫌贫爱富,但我得提醒你:警察这工作不同于其它职业。我在街道办事处上班,与辖区民警接触得多,他们上下班没准点的,节假日别人休息他们还得加班,忙起来根本顾不上家里人。以后有了孩子,所有家务都得落到你一个人身上。”

    “我知道。”苏小琳语气宁定,她坚定强大的内心与柔弱外表形成鲜明对比:“我想好了,就是他。”

    陈珺没有再劝。

    她很清楚女儿的脾气,认定目标就不会变,也不知道这是跟谁学的。

    苏小琳把洗净的葡萄装进筲箕,用毛巾擦掉手上的水:“妈,我觉得王可意今天说的那些话,恐怕是另有所图。”

    陈珺已经择好韭黄,她仰起身子,低声笑道:“你也看出来了?”

    苏小琳问:“她该不会是想给我介绍对象吧?”

    陈珺道:“你表姨也是好心。上个月她就跟我提过这事,说是介绍个男的给你认识。”

    苏小琳故意做了个鬼脸:“一表人才,非常有钱的地产公司副总?”

    陈珺没有反驳:“反正她说的就是这样。”

    苏小琳抬手伸了个懒腰:“如果那男人真有那么好的条件,她为什么不介绍给她女儿认识?”

    王可意的女儿比苏小琳小两岁,管她叫“表姐”。

    陈珺笑道:“你也想到了?所以我压根儿没跟你提过这事。”

    苏小琳恍然大悟:“因为妈你一直没有回复,所以王可意今天不请自来?”

    “应该是吧!”陈珺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那她肯定要失望了。”苏小琳嘟起嘴唇:“不过我还是觉得不高兴,她选什么时候过来蹭饭都没问题,偏偏选了今天。”

    陈珺被她说得好气又好笑:“你对男朋友就这么上心?我看比对我和你爸还好。”

    苏小琳笑嘻嘻地从后面抱住陈珺,亲昵地趴在母亲背上。

    ……

    打开书房门,走出来的时候,苏穆脸上全是笑意。

    虎平涛擅长赵体书法,瘦金体和欧体也很不错。

    他有很好的写意国画底子,看得出来练过几年。

    下了一盘围棋,苏穆执白,胜了五子。

    他看得出来,这个年轻人有意放水,没有刻意在棋盘上绞杀自己的大龙。

    琴棋书画,唯一的缺憾就是二胡。

    可虎平涛说了,他会拉小提琴。

    在苏穆看来,这一项勉强算是及格。

    有一个稳定的正式工作,吃公家饭,文化方面也很不错……整体来说,苏穆很满意。

    陈珺和苏小琳母女俩准备了一桌子菜。

    蒸熟的火腿切片装盘,青瓷大碗里盛着鸡汤,糖醋鱼头尾俱全,韭黄炒腐皮看起来就觉得爽口,青椒干巴菌滋味儿鲜美,凉拌青笋丝讲究刀工,加上切细的胡萝卜丝,配色鲜艳。

    苏穆特意拉着虎平涛与自己坐在一起,他对苏小琳招了招手:“琳琳,把柜子里那瓶汾酒拿来。今天高兴,我们好好喝几杯。”

    苏小琳笑道:“爸,平涛给你带了两罐酒,先喝这个吧!”

    “好!”苏穆很爽快:“拿来我看看是什么酒。”

    王可意手里拿着筷子,在旁边撇着嘴说:“这种包装,连生产日期和商标都没有,随便想想都知道是散酒。”

    韩元强连忙用手拽了一下她的胳膊,做了个制止的眼色。

    王可意很不高兴地轻推了丈夫一下,没再说话。

    虎平涛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侧身对苏穆道:“苏叔叔,这是黄酒,陈了好几年的女儿红。”

    说着,他从苏小琳手里接过罐子,开启泥封,给苏穆倒了一杯。

    “这酒不错,颜色金黄,香气浓郁。”苏穆端着玻璃杯,用筷子挑起一点酒液,连声赞道:“唯一的缺憾就是窖藏时间断了,挂不起汁。”

    “黄酒比白酒好啊!喝了以后不上头,味道也不错。”说到这里,苏穆抬手示意女儿:“琳琳,你和你妈也尝尝。”

    开席了。

    苏穆兴致很高,连喝了好几杯。

    王可意满脸都是厌弃,心里却有些好奇,于是端起丈夫韩元强的杯子尝了一口,砸了咂嘴,皱起眉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好酒,原来跟饮料差不多。”

    黄酒度数远不如白酒那么高。

    苏穆听了很不高兴:“不懂就不要乱说。这是黄酒,咱们滇省少见,可在江浙一带却很流行,平时也可以用来做菜。”

    王可意想了想,问:“表姐夫,你说的料酒吧?”

    “料酒是黄酒的一种。”苏穆对王可意的态度很不满,也懒得解释,淡淡地说:“有时间你还是多看看书吧!在家里说这种话也就算了,省得以后出去闹笑话。”

    文化人骂人,从来不带脏字。

    尽管有些不和谐的小插曲,饭桌上整体气氛还算不错。虎平涛吃了个满饱,陪着苏穆连喝了好几杯。

    王可意不是没有眼色的人,她没再提车子和房子。

    苏小琳已经认定了虎平涛,陈珺也就没在这种场合问虎平涛关于他家里更多的事。

    苏穆不看重这些,虎平涛之前的表现在他看来至少可以打个令人满意的高分值。

    天色渐晚,到了告辞的时候。

    苏小琳送着虎平涛出来,两个人沿着小区道路缓步走着。

    “我开车送你吧!”她脸色微红。

    “你喝过酒怎么能开车?”虎平涛连忙制止:“用不着那么麻烦,我自己打车回去。”

    苏小琳心中有些甜意,她仰起头,双手背在身后,娇声道:“我是故意考考你,看来你不傻啊!”

    虎平涛被她说的哭笑不得:“我长得很像白痴吗?”

    “当然不像。”苏小琳一本正经地说:“不过你长得憨厚老实,这是优点,以后继续发扬。”

    停顿了一下,她低下头,不太好意思的降低音量:“我妈说了,结婚……得有房子。”

    虎平涛很聪明,结合王可意在饭桌上说的那些话,他隐约猜到了一些事情,于是笑道:“肯定得有房子啊!否则我们住哪儿?”

    苏小琳抬起头,认真地说:“我的意思是,咱俩现在就买房吧!凑个首付,我们一起还房贷。这种事情得赶早,房价每年都在涨,明年就不是现在这个价了。”

    虎平涛笑得眼睛都弯起来,故意逗她:“看来你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嫁给我?”

    这种没脸没皮的话让苏小琳一阵羞怒,伸手在他腰上连掐了好几下。

    她的脸更红了。

    虎平涛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凑近她的耳边,窃窃私语。

    “房子我已经准备好了,你会喜欢的。”

    热气从他口鼻喷出,暖烘烘的,刺激着苏小琳皮肤阵阵发痒,更多的还是来自对方话里的惊喜,连忙抬起头,惊讶地问:“是你爸妈的房子?还是你自己的房子?”

    “我姐姐买给我爸妈的,可他们不要,就给了我。”虎平涛解释:“半岛金苑的联排板房,设计款型跟别墅一样,改天我带你过去看看。”

    苏小琳使劲儿眨了眨眼睛,感觉整个世界瞬间变得极不真实。

    “……半岛……金苑?”她努力迫使自己消化着这个词。

    那里是省城的富人区,好几年前就开始发售的优质楼盘。据说房子早就卖光了,房价这些年也一路走高,均价超过了两万五。

    “你在逗我吧?”良久,冷静下来的苏小琳更愿意相信这是男友安慰自己的漂亮肥皂泡。

    “我真没骗你。”虎平涛认真地说:“要不我现在就带你过去看?”

    “你那房子有多大?”苏小琳想了想,提出更符合实际的问题。

    “三层,还有车库和地下室,加起来有六百多平米。”

    苏小琳再次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眨着眼睛。

    父母住的这套房子在她看来就已经很大了,没想到虎平涛的房面积足足超过好几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