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虎警 第一百零七节 授奖

时间:2021-12-02作者:黑天魔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虎平涛奇道:“张哥怎么了?什么病?”

    “腰椎间盘突出,还有就是他心脏上的老毛病。你没见他口袋里随时揣着速效救心丸吗?他现在情况一天不如一天,唉……”王雄杰摇摇头,没继续往下说。

    虎平涛道:“张哥退下去,队里肯定要进新人,王哥你可以跟上面多要几个名额。”

    王雄杰苦笑道:“我是想多要,可也得看编制啊!这一个萝卜一个坑,每年分来的新人就那么多,到处都嚷嚷着警力不足,顾得了基层就顾不了我这儿。再说了,新人得有适应期和磨合期。远的咱就不提了,就说张艺轩吧!要不是之前我安排他和你编在一个组,他能力提升和熟练程度肯定没这么快。”

    虎平涛感觉自己被抬得很高,连忙摆手:“王哥,这话就过了。张艺轩能力不错,这跟我可没什么关系。”

    “要是没有你刺激他,这小子尾巴早就翘到天上了。”王雄杰哼了一声,改变语气劝道:“三天破了这个案子,小虎你这效率,啧啧啧啧……我也不捧你,我是真需要像你这样的人。听王哥的话,来刑警队,我算你下基层,一年时间提干,直接升副科,挂副队长。”

    虎平涛被吓了一跳:“王哥你别这样。”

    “我可没有违规,这是许可范围内的必走程序。”王雄杰的笑容充满了诱惑成分:“大力提拔年轻人才,这是上面的要求,我是照章办事。”

    虎平涛知道他与雷跃、廖秋之间打过赌,连声哀求:“王哥您就饶了我吧!这事我说了真不算,我要是答应了你,廖所和雷队长那边肯定要活劈了我。您就大人大量,当我是个屁,放了吧!”

    王雄杰像受委屈的小媳妇一样哀怨地看着他:“小虎,你就真不打算帮帮我?”

    虎平涛知道这是一滩浑水,认真劝道:“王哥您想开点儿。要不这样,您给廖所和雷队打个电话,你们商量好,我服从安排。只要他俩同意,我绝无二话。”

    记住m.42zw.

    ……

    好不容易离开王雄杰的办公室,虎平涛回到耳原路派出所,向所长廖秋简单报告了案情及侦破经过。

    教导员陈信宏听得两眼放光,连声夸赞:“小虎,挺厉害的啊!这么短的时间连破大案,你这简直就是咱们所里的活招牌。”

    廖秋也频频点头,笑道:“小虎这么一搞,咱们所今年的评分也上去了。今年就算排不上第一,至少也能拿个第二名。等年终的时候局里奖励下来,大伙都高兴,对明年的工作也能起到很高的激励效果。”

    虎平涛有些不好意思:“所长您这话就过了,其实我也没做什么。”

    陈信宏道:“话可不能这么说。光我和廖所说了可不算,王雄杰是个眼高于顶的家伙,能让他佩服认可的人不多。”

    廖秋用欣赏的目光看着虎平涛:“小虎,继续保持,好好表现。再有几个月就年底了,到时候争取评优评先。”

    这话提醒了陈信宏:“对了,上次破获的那个案子,局里给小虎你评了三等功,报到省里已经批下来了。下星期三你去局里领奖,喏,这是通知。”

    说着,他拉开抽屉,拿出一份文件递过来。

    看着文件末页的获奖者名单,以及鲜红的印章,虎平涛笑了。

    ……

    小雨淅淅沥沥落下,天气逐渐凉了。

    省城的气候就这样,遇雨便成冬。

    虎平涛起了个大早,刷牙洗脸,对着镜子给两边腮帮上擦抹肥皂液,用刮胡刀小心翼翼把脖子和脸上刮得干干净净。

    电动剃须刀要方便得多,可今天是重要场合,他觉得从洗漱必须有仪式感,不能像平常那样简单。

    换上崭新的制服,正了正帽子,他对镜子里的自己很满意,右手上扬,模仿电影《终结者》主角施瓦辛格在海报上骑摩托戴墨镜持枪冷酷的模样,做个了自娱自乐的标准动作,随即一笑,转身走出房间。

    苏小琳早早驾着她那辆“标致”等在半岛金苑的地面停车场。她嘴里嚼着口香糖,正坐在驾驶室里闲极无聊玩着手机打发时间,远远看见虎平涛小跑着过来,不由得打趣道:“哟,你今天蛮帅的嘛!”

    虎平涛坐进副驾驶位置,一边低头系着安全带,一边笑着说:“今天是我的高光时刻。老婆,你是不是该亲我一下,鼓励鼓励?”

    “切!谁是你老婆!”苏小琳霸气十足地说:“坐稳了,我要开车了。”

    话虽如此,启动引擎之前,她还是趁着虎平涛不注意,侧过身子,在他面颊上飞快亲了一口,留下两瓣漂亮的红色唇印。

    虎平涛连忙捂住脸,带着被恶人欺负过的无辜表情,连声大喊:“你偷袭我!你要对我负责!”

    苏小琳嚼着口香糖,冲着他撇了撇嘴,脚下松开离合器,踩下油门,带着银铃般的欢笑绝尘而去。

    ……

    古渡分局,会议室。

    虎平涛在引导员的带领下走进房间,在右侧的椅子上坐下。

    今天是颁布年度奖项的重要日子。

    主席台前排中间的椅子属于市局和省厅领导。按照惯例,他们会踩着时间,最后出现。

    两边是分局领导,熊杰的姓名卡牌放在左侧。

    台下,是包括虎平涛在内,多达上百名警察。

    这是互相交流,认识的机会。

    性子活跃的就拿出手机,顺着座位挨个加微信。

    保守一些的就坐在椅子上,不苟言笑。

    虎平涛来得不算早,这时候大部分人都进入了会场,按照顺序落座。几分钟后,丁健带着两名法医出现在门口,他眯起眼睛在会场里扫了一圈,笑呵呵地对着虎平涛走来。

    “小虎,来得挺早啊!”他用胖乎乎的手在虎平涛肩膀上用力捏了几下,习惯性开着恶意玩笑:“年轻又柔嫩,最好是用来做蜜汁叉烧。”

    虎平涛与丁健很熟,对这种玩笑早已产生了免疫。他笑着回应:“丁哥你上次不是说要吃大肠刺身吗?”

    丁健使劲儿抽了一下鼻子:“那家店的老板不会做生意,肠子是隔夜的,不好吃,没嚼头。”

    虎平涛伸手挠了一下他的胳肢窝:“改天我去医院给丁哥您弄副新鲜的,保证生脆。”

    “别,别玩了啊!”丁健大笑着跳着脚躲开,他最怕这个,一痒就笑:“你小子一点也不好玩……哈哈哈哈,大肠刺身,亏你想得出来。”

    两个人笑闹的动静很大,不过还没到开会时间,领导也没进来,也就无伤大雅。只是在其他人看了觉得很是惊奇,尤其是那些认识丁健的,更有些不可思议。

    “那人是谁啊?以前没见过。”

    “挺年轻的,可能是刚毕业的警校生吧!可他为什么能与丁胖子这种魔头玩得在一起?”

    “大肠刺身……哈哈哈哈,丁胖子的口味越来越重了。”

    “今天是颁奖大会。那个年轻人只是见习警员,连正式警衔都没挂,怎么也能进来?”

    古渡分局辖区面积大,警员之间彼此不认识也很正常,尤其虎平涛还是个新人。

    其他人陆陆续续走进会议室。

    张艺轩走到虎平涛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没好气地瞟了他一眼,酸溜溜地说:“我在外面看见你女朋友的车了。你这排场搞得挺大啊,居然有家属专车接送……你这是存心刺激我们这些单身汉啊!”

    虎平涛笑着,也不解释。

    认识张艺轩的人看到这一幕,越发感到惊奇。

    他们都知道张艺轩性子高傲,平时走路只看天,鼻孔对着人。没想到这冷傲的家伙竟然主动对一个还挂着见习警员肩章的陌生年轻人说话,实在是不可思议。

    王雄杰在会场门口一晃,目光牢牢锁定虎平涛,迈着大步走过来,直接他身旁的空位坐下,亲昵地给了虎平涛肩膀上轻轻一拳:“小虎,等会开完会,该你请客了啊!”

    虎平涛从未想过要逃掉这一顿,连忙笑着回答:“应该的,中午这顿我买单,王哥您说地方。”

    “中午可轮不到你。”王雄杰笑道:“领导安排了中午在分局食堂聚餐,等晚上吧,我约了熊局,还有廖秋,你先做好大出血的心理准备。”

    不等虎平涛回答,王雄杰继续道:“考虑得怎么样了,来我们刑警队吧!我这儿缺人。”

    说着,他抬手指了一下隔空坐着的张艺轩:“老张要退了,小张得顶上来。可光是他一个人还远远不够,刑警队缺了小虎你可不行。我已经给上面打了报告,等过了年,把你们提成队长助理,这样一来也方便开展工作。”

    虎平涛苦笑道:“王哥,您就别为难我了。我也是身不由己啊!”

    这是老话题了。

    可是在旁边的人听来,越发感到震惊。

    刑警队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必须经过挑选,尤其是刑侦方面能力强悍的那种才行。

    王雄杰连续五年被评为区级和市级优秀工作者。吃苦耐劳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工作能力出色,接手刑警队长一职后,案件侦破率高达百分之九十,远远超过上面规定的平均值。

    瞎子摸象,象很粗壮,不明觉厉。

    同样的道理,被优秀者夸赞的人,自然更加优秀。

    王雄杰虽然平时喜欢开玩笑,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入他的眼。

    张艺轩虽然性情高傲,能力却有目共睹。

    可这个姓“虎”的年轻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张艺轩主动与他搭话也就罢了,王雄杰竟然直接在他身边坐下,口口声声要让他当队长助理?

    而且听两人说话的口气,王雄杰丝毫没用命令语调,反倒是求着对方?

    “趁着我不在,你小子就开始挖墙脚,要不等开完会,咱们到训练场比划比划?”

    身后突然传来冰冷且充满敌意的声音,使王雄杰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他连忙转过头,看到了满面威严的雷跃,正居高临下盯着自己。

    王雄杰脸色顿时变得非常精彩,讪笑中夹杂着强硬与坚持:“老雷,瞧你说的,这哪儿是挖墙脚啊!小虎……小虎说他晚上请客,我们正商量着去哪儿吃饭。”

    雷跃如铁塔般走进两排座椅间隙,他用命令式口吻对张艺轩道:“挪一下。”

    张艺轩傲慢归傲慢,也是看对象的。分局里最令他发怽的几个人,其中一个就是雷跃。

    没多想,他连忙站起来,坐到旁边的椅子上。雷跃毫不客气地在他让出来的位置上坐下,伸出多毛粗壮的大手,重重搂住虎平涛的肩膀。

    “咱们不跟没酒量的人一般见识。”雷跃张口就冲着王雄杰的弱点上来了一下暴击,随即转移话题:“小虎,你的工作我已经安排好了。过完年,来缉毒队报到。”

    不等虎平涛回答,王雄杰连忙凑过来,急急忙忙地说:“老雷,喝酒的时候不谈公事,上次的事不算数。”

    雷跃冷冷地盯着他:“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个钉。你还要脸吗?”

    王雄杰对这种话有着强悍无比的免疫力。他面露微笑:“我是从实际工作的角度出发。你问问小虎,如果不是帮着我们刑警队破了金昌小区那个案子,他这次也评不上三等功。”

    雷跃冷哼道:“你这人,总是喜欢把话倒过来说。要不是有小虎帮忙,你们刑警队这次也评不上集体荣誉。”

    王雄杰张口正打算争辩,冷不防身后有人拍了他一下。转过头一看,却是满面严肃的熊杰。

    “局座……呵呵……”王雄杰脸皮再厚也不敢在熊杰眼皮底下编瞎话。他讪讪地站起来,把空位让给熊杰。

    熊杰没理他,坐下来,对虎平涛认真地说:“小虎,等会儿开完会别忙着走。来我办公室一下,有人找你。”

    虎平涛下意识地问:“熊局,有什么事儿吗?”

    熊杰没透露答案:“你来了就知道了。”

    说完,他站起来,径直走到主席台上摆着他名字卡牌的位置上坐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