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虎警 第一百一七节 说教

时间:2021-12-02作者:黑天魔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虎警

    “对待纪律的把握性,与一支军队的领导有直接关系。就说李自成吧,他的军队一会儿秋毫无犯,一会儿烧杀掠夺,这与他本人对时局的态度有关。在我看来,军纪的核心就是利益分配。”

    “给你说个真事。我有个老领导,以前带队去拉撒执行任务。出发前,他照例进行了任务动员,鼓舞士气。但那次任务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而且经验不足,结果到了地方,就出了问题。”

    “因为是紧急任务,很多东西被跟不上来。吃饭、睡觉都没有妥善的安排。没有足够的床铺,很多战士晚上只能裹着大衣睡在街上。那时候还是三月份,拉撒天气很冷,滴水成冰,大街上冷得睡不着。第二天战士们无精打采的,到了第二天晚上就变得精神恍惚。我那个老领导发现有人偷偷的自行调整岗哨,本来安排六个人一班岗,有的战士悄悄留下三个人执勤,另外三个人跑去睡觉了。等到了下半夜,大家都这么干。”

    “当时他面临两种选择:第一种是严格执行纪律,把自己放在战士的对立面。第二种是缓和矛盾,以更加温和的方式来维持军纪。”

    “维持,而不是执行。”

    石宏伟说话很有节奏,虎平涛听得很认真。

    “按照正常情况下的简单思维,这种时候毫不犹豫严格执行纪律就行。毕竟这是在咱们的领土上,有国法,有条令,违纪违规的人难道还能翻了天不成?可实际上,这是最愚蠢的做法。因为那时候的重点不是整肃纪律,而是完成任务。机械的维持纪律没有任何用处,完不成任务一切都是白搭。所以纪律管理者始终要意识到:你是极少数,你不可能用强制手段让人永远听话。”

    “小虎,你看到的鲜花和荣誉,都是一手一脚干出来的,不是口号喊出来的。就拿发工资这事儿来说吧,每个月十二号,如果没有及时发放工资,单位上的职工就没心思干活。同样的道理,你让士兵吃饱饭,他们就不会去吃老百姓的东西。你让士兵睡好觉,他就不会去拆老百姓的门板。说到底:做事情在前,喊口号在后。”

    虎平涛笑道:“石队,你这是意有所指啊!可我有些糊涂,能说得再明白点儿吗?”

    石宏伟举起酒杯:“来,碰一下。”

    一秒记住.42zw.

    他没有解释。

    两人面对面喝完,石宏伟一边给虎平涛倒酒,一边冲着坐在斜对面的张云超努了努嘴:“轮到你了。”

    张云超笑着说:“小虎,咱们慢慢喝,有些话你现在听不明白也没关系,只要记住就行。”

    顿了一下,他继续道:“我就说点以前的旧事吧!你有没听说过以前东北哈而冰猫脸老太太那件事?”

    虎平涛脸色顿时变得十分精彩。

    灵异事件?

    不等他开口,苏小琳睁大眼睛点了下头,抢着说:“这事儿我在网上看过。是不是有个老太太长着一副猫脸,晚上出来专找小孩吃的那个?”

    张云超笑道:“没错,就这个,典型的恐怖故事,有好几个版本。一说她本来是哈而冰郊区的普通人,在买菜回家的路上猝死,正好被一只路过的黑猫借了气,诈尸成妖。另一种说法,是某户人家婆媳矛盾,老太太一气之下就上了吊,在停尸房里被黑猫借气诈尸,心中有了怨念,所以大开杀戒。”

    “当时这个故事传播很广,东三省,甚至内蒙那边,真正是成千上万人都在传啊!报纸媒体都有转载,搞得很多当地小学生不敢走夜路,下午六点多大街上就看不见人。”

    “第二件事,就是帝都盛传的“375路公交车灵异事件”。据说,这事儿是从某个大学里传出来的。在一个寒风呼啸的深夜,末班375公交车在运行至圆明园总站与香山之间某处的时候,上来三个没有在车站招收,且行迹诡异的乘客。传言中,这三个人身穿清朝官服,面色惨白。行驶过程中,车上一位老奶奶看出异样,谎称一位邻座的小伙子偷了她的东西,要下车评理。等到下车后,才告诉小伙子这是在救他。因为那三个人衣服下面没有腿,应该是鬼。”

    苏小琳听得津津有味,连连点头:“这事我也知道。我看过网上的传说完整版,到了第二天,人们在一百多公里外的密云水库找到了失踪的公交车。车上的人全都死了,而且尸体严重溃烂。更夸张的是那辆车油箱里没装着汽油,全是人血。”

    张云超没有评价,笑道:“最后一件,是城都的僵尸事件。据说当时在武侯祠附近的古墓里挖出三具古尸,可它们却在一夜之间不翼而飞。随后古尸变僵尸,出没于城都各地咬人。这事儿当时传得沸沸扬扬,很多人描述得绘声绘色,什么全城封路管制,什么被咬过的人半小时后感染,最后不得不出动军队,使用了火焰喷射器,好不容易才把僵尸烧死。”

    “对了,之前说的猫脸老太太,在传言中,也是出动了军队,被乱枪打死。”

    说到这里,张云超注视着虎平涛,问:“小虎,你觉得这些事情是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虎平涛不假思索地回答。

    “为什么?”张云超没给他思考时间。

    “这三件事我都在网络上看过。”虎平涛认真地说:“它们有几个共同点:首先,是传言的存在时间,都是一九九五年。其二,没有真实目击者,却描述得绘声绘色。其三,流传版本很多,却没有一例有官方记录。最后,情节离奇,彼此之间出入很大,却有着高度重复的元素和逻辑。”

    张云超赞叹着点点头:“归纳的非常好。现在我换个问题————为什么如此简单的谣言,竟然在当时引起了如此大规模的连锁恐慌?”

    苏小琳在旁边拽了一下虎平涛的胳膊,好奇地问:“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些事情都发生在一九九五年?”

    虎平涛笑道:“这很正常,因为没有任何一种谣言,是空想的产物。以恐怖传说为例,它必须遵循物质守恒定律,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无故消失,只会从一种状态转换成另一种状态。”

    “一九九五年都市恐怖传说的诞生,应该源于当时问话交流与渗透进入活跃期。东北自古以来就有各种动物灵异传说,什么黄皮子大仙、狼妖、熊精都是,猫脸老太太的谣传也就有了基础。”

    “帝都375公交车和城都僵尸这两件事,是受到港片的影响。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是港片僵尸和冤魂类题材的黄金时期。尤其是林正英主演的一系列片子,对内地影响非常大。还有就是当时的社会环境,当时我国正处于转型期,城市化、下1岗、市场改制、经济腾飞……在剧烈的时代变化面前,整个社会都在探索和适应新的秩序。”

    “网络就是在那时候出现,属于绝对的新生事物。对于未知事物,人类有着本能的畏惧和好奇心理。宗教、神灵、鬼怪……这些东西在各国,各民族的历史上都出现过。存在即合理,尤其是社会动荡的特殊时期,各种混乱的思维与歪理邪说就纷纷出现。作为正统的,把控最主要宣传阵地的主流媒体和刊物,不会,也不可能刊载这些虚无缥缈的灵异传说。但你得明白,传说之所以会成为“传说”,就是因为它在占据绝对数量的老百姓中间口口相传,越传越广,越传越玄乎,从一开始的听者众,逐渐变成后来的信者多。”

    “在那个时候,网络就是最好的谣言发酵平台。曾参杀人的故事听过吧?刚开始的时候,他母亲压根儿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杀人。后来邻居跑来报信,说你儿子杀人了;紧接着朋友也来了,说你儿子杀人了,苦主正往家里来,找你的麻烦;然后又有人来了,说你儿子杀人了,官府已经派人来捉你,赶紧逃吧!”

    “在这样的情况下,别说是一个老太太,换了是我也得相信啊!谎言说多了就变成真话,虽然它没有任何真实的存在依据。可无论猫脸老太太也好,诡异的公交车也罢,只要认真调查,就知道这些谣传全是子虚乌有,更不要说什么僵尸咬人。”

    “网络管制不是外人想象的那么简单。这需要正面引导,需要各部门对舆情做出公开公正的分析,从细节方面理清脉络。就说城都僵尸咬人那事,当时官方媒体多次发文,让广大群众“不听谣,不传谣”。街道办事处和社区也做了大量工作,入户调查,加大加深科普宣传教育。只要从根子上掐断谣传渠道,让人们相信这事儿是假的,那么就算查不到谣言源头,它就无法造成更大的传播与危害。”

    听完,虎平涛若有所思。

    他端着杯子站起来,对张云超真心实意地说:“谢谢张哥,我敬你一杯。”

    张云超连忙站起,与虎平涛碰了下杯子,笑道:“我以前是网安大队的,后来转到经侦这边。这些年遇到的事情多了,也是有感而发,希望对你有帮助。”

    虎平涛感激地点点头:“谢谢!”

    “别这样,都是一个系统的。用古时候的话来说,都是自家兄弟。”说着,张云超一饮而尽。

    看着他们俩分别落座,石宏伟用筷子夹着牛肉在汤锅里涮了涮,对高荣说:“轮到你了。”

    高荣从烤盘里夹了两块豆腐装进自己的佐料碗里,用筷子慢慢地戳着,酝酿着该怎么开口。

    “小虎,我比你年长几岁,入行比你早,就说说我这些年办案子的经验吧!那个……线索细节什么的就不提了,那个没有可比性。毕竟每个案子情况不同,你与其听我说,不如多看看上面发的内部案例,那要管用得多。”

    “其实张云超刚才说的那三件灵异事件,是社会转型期的典型例子。九五年的事咱就不说了,把时间往前推个十几年,全国严打。那时候中央是真正下了决心,在国内展开针对各种严重刑事犯罪的严厉打击。”

    “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个大规模的全国性行动?因为那时候刚开始改革开放,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承前启后的特殊年份。就拿经济指数来说吧,八二年,中国经济告别了宏观调控和八一年的指数下滑,进入了一个新的持续增长期。”

    “那时候人心不稳,大家都想着发财。看见身边的人下海做生意,有人不屑一顾,有人羡慕,也有人看着别人口袋里的钞票心怀不轨。还记得“万元户”这词儿吗?那时候就意味着大款。小虎你年轻,没经历过那个特殊时期,如果上面不做出全国严打的决定,没有大规模整体化对社会进行整肃,就根本没有后来的经济发展,更谈不上全面法制化。”

    “叙利亚就是最好的例子,战乱国家。没有和平稳定,还谈什么经济发展?八三的时候咱们虽然没有打仗,可犯罪猖獗同样是不稳定因素。晚上不敢走夜路,在外面吃个饭都会遇到手持三棱刮刀的地痞混混。不严打行吗?连最基本的人身安全都不能得到保障,还谈什么小康社会?谈什么四个现代化?”

    高荣点起一支烟,用力吸了一口,眯着眼睛,抬手指了一下坐在对面的苏小琳:“小虎你媳妇长得很漂亮。设身处地的想象,如果你媳妇一个人出门,遇到几个小混混调戏,你会怎么样?”

    虎平涛认真地说:“当然是狠狠教训他们一顿。”

    高荣笑道:“没错,这是男人的正常想法。可问题是,如果对方人多势众,你打不过,该怎么办?”

    “这就是警察存在的意义。”虎平涛回答。

    高荣从鼻孔里缓缓喷出两道烟雾:“曾经有这么一个案例:一个男的,晚上在公园里遇到一个陌生女人。他想着周围没人,就大着胆子上去抱了一下那女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