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书网目录

虎警 第一百二六节 紧急任务

时间:2021-12-02作者:黑天魔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桂花负责主要操作,从去年到现在,总涉案金额超过二十万元。

    经侦队迅速整理案情,石宏伟在第一时间向省厅送交了报告。

    严格来说,涉案金额不算大,可造成的社会影响却非常恶劣。

    被迫交付违约金的房东,至今都心有余悸,不敢把房子轻易外租。他们对求租者百般挑剔,引发了很多口角。

    也有些房东死扛到底,按照姜桂花示意租房的那些人当然不肯善罢甘休,他们在租住的房子里制造噪音,以及各种邻里纠纷。社区和当地派出所警员屡次上门调解,来来往往疲惫不堪。

    对此,省厅专门作出批复:这是典型的新型犯罪,必须从源头上深挖。

    经侦队得到了上级夸奖。

    石宏伟不敢居功,连忙解释:这是耳原路派出所民警虎平涛提供的线索。

    ……

    过年前一个星期,虎平涛接到熊杰的电话,让他到局里去一趟。

    熊杰带着他去了局长办公室。

    首发

    看着站在面前的虎平涛,古渡分局局长邱伟不禁笑了:“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年轻人,很精神嘛!呵呵,别站着,坐。”

    虎平涛依言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今天找你过来,是有事想跟你谈谈。”简单的开场白过后,邱伟收起笑容,认真地说:“虎平涛同志,现在有一个紧急任务要交给你。”

    虎平涛一愣,下意识地把目光转向坐在斜对面的熊杰。后者同样注视着他,语气严肃:“小虎,你得自己做出选择。事关机密,如果你愿意接受,邱局才能告诉你任务内容。如果拒绝,那你现在就可以离开。”

    虎平涛陷入了思考。

    熊杰从未以这样的口气对自己说过话。

    邱伟是局长,直接对自己下达任务,可见其重要性。

    他认真地问:“任务持续时间很长吗?”

    熊杰看了一眼邱伟,从对方目光中得到允许,转过身,对虎平涛点点头:“短则半年,长的话……就不好说了。”

    虎平涛又问:“不能与家人联系?”

    熊杰继续点头道:“这是执行任务的基础。”

    虎平涛的问题还没有结束:“之前不是说让我调去西洛检查站吗?怎么,这是个临时任务?”

    邱伟眼中闪过一丝赞赏的目光:“小虎,你很聪明。是的,这的确是一个临时委派的任务。你没有答应接受,我无法告诉你详情。唯一能透露的,就是这个任务极其危险,对我们滇省,以及全国来说,都很重要。”

    虎平涛多少猜到了一些:“涉毒?境外贩毒?”

    熊杰没有给出答案:“除了你,另外还有三名备选人员。要我说,他们才是最适合执行这次任务的人选。可现在出了点儿变化,看来看去,你最适合。”

    虎平涛的大脑急速运转,他迅速进行着各种细节比对,认真地问:“因为语言?我会说法语和越语?还是因为我在美术音乐方面的特长?”

    “不,应该不是后者,而是因为语言。具体是哪一种?让我想想,法语不太可能,英语也不像……突然情况,涉及境外贩毒……就因为我会越语,所以选择我执行这次任务?”

    熊杰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转向邱伟,叹了口气:“看看吧,我之前怎么说来着。我就告诉你,没必要搞得这么正式,直接把他叫过来下达命令就行。这小子精着呢,随随便便几句话就能猜个八1九不离十。咱俩口风够紧的了,一个多余的字都没说,还是被他看了个底儿穿。”

    邱伟有些尴尬,但脸上神情更多的还是欣慰和满意。他注视着虎平涛:“你愿意接受这次任务?”

    “愿意。”虎平涛正襟危坐,丝毫没有犹豫。

    邱伟满意地点点头,拉开抽屉,拿出一个很大的牛皮纸袋,递给虎平涛:“我们之前就对你进行了综合能力审核,你的政审也没有问题。这是关于任务的初步介绍,你大体先看一下,详细部分之后会有人为你解释。”

    熊杰道:“这份资料不能带出去,你只能现在看。等会儿你给家里打个电话,中午我派车直接送你去基地参加为期两周的特殊培训。”

    说着,熊杰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有什么事儿就现在打电话说吧,包括你女朋友那边,打完以后手机上缴。”

    虎平涛忽然有些紧张。

    他虽然做好了执行任务的心理准备,却没想到纪律竟如此严格。

    拿出手机,分别拨打了父母的电话。

    父亲虎崇先回答:“知道了。你这么大的人,该做什么心里有数,用不着向我汇报。时刻记住你的身份,记住你的责任。”

    母亲李静兰对此表示理解,却有些担忧:“那你的婚事怎么办?”

    虎平涛笑着宽慰她:“等我回来再办。”

    然后轮到姐姐虎碧媛。她在电话里发出叹息:“从你跟爸对着干,选择警察这行,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废话我就不说了,反正先大家后小家之类的话,爸从小就对咱们唠叨,耳朵都听出老茧来了。你自己的事情自己拿主意。我就问你一句话:琳琳怎么办?”

    关于这个问题,虎平涛早已想好了答案:“我们已经领证了。”

    “领证?你以为那个红本本能捆着人家一辈子?”虎碧媛对此嗤之以鼻:“琳琳是个好女孩,我很喜欢。你要是换个人,我还真看不上。我不是反对你出任务,但你好歹分分时间,这酒宴都还没办,你就扔下人家,连个电话都联系不上,你让琳琳怎么想?”

    虎平涛坚定地说:“我会打电话跟她解释。”

    “那你一定要把事情安排好。”虎碧媛认真地说:“后方稳定,你在外面才不会心慌。”

    虎平涛认真地说:“姐,我这次出去要花很长时间,爸妈那边就只能你多多照顾了。”

    虎碧媛冷哼道:“这用不着你说。接下来你是不是要告诉我,连你媳妇都一块儿罩了?”

    虎平涛笑了:“姐,还是你最疼我。”

    “去你的。”虎碧媛在电话里啐了一口,随即语气变得担忧起来:“你一个人在外面要小心,干警察的都不容易,遇到危险要避开,别傻乎乎的往上冲。”

    虎平涛连忙宽慰:“我知道,我听你的。”

    “你知道个屁!”虎碧媛忽然有些生气:“说起来都怪熊杰,当初要不是他让你当警察,也就没今天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了。你来我集团当个部门经理多好,收入高,还能发挥你的技能优势。”

    虎平涛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熊杰,感觉发根上渗出层层冷汗,压低声音道:“姐,熊叔叔也是好心。”

    虎碧媛根本不吃这一套:“那老头不是好人。我跟你说,别傻乎乎听他忽悠,咱爸说过不止一次了,喝酒能看出人品,熊杰每次喝酒都耍赖,明明有一斤的量,最多只喝三两。你得小心点,别被他给卖了还帮着数钱。”

    虎平涛随口搪塞了几句,挂断电话。

    这边,邱伟实在忍不住,放声大笑:“老熊,没想到你在人家女娃娃眼里竟然是这种形象。我就说怎么每次喝酒都喝不过你,原来这是你的惯用手段,老伎俩了。”

    熊杰面如黑锅,感觉脑袋上也罩着一口巨大的无形黑锅。

    虎平涛开始拨打苏小琳的电话。

    “你要外出公干?”苏小琳声音听起来有些不高兴,夹杂着浓浓的撒娇成分:“去多久啊?”

    “至少半年。”犹豫片刻,虎平涛补充了一句:“……可能还会更久。”

    “怎么这样啊?”苏小琳在电话那端发出惊讶的尖叫,她随即很好的控制住情绪,呼吸变得急促,刚从心里冒出的那点愤怒火苗,瞬间被巨大的担忧碾压熄灭。

    “……你……要出任务?”她很聪明,很快猜到了答案。

    “是的。”虎平涛认真的回答。

    她沉默了几秒钟,问:“什么时候走?”

    “现在。”虎平涛知道这是个残酷的答案,却是必须说出的真实。

    苏小琳用力咬了下嘴唇:“连多待一天……不,半天都不行吗?晚上一起吃个饭,我想见你。”

    虎平涛叹了口气:“军令如山。”

    电话那端,苏小琳眼圈顿时红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娶我?”

    “任务结束我就来。”虎平涛轻言软语,他知道这种时候必须哄着心爱的女子:“我身上盖了你的印章,我们还领了证,你已经是我媳妇儿,婚宴只是走个形式。”

    “婚宴比结婚证更重要好不好。”苏小琳仍然嘟着嘴,她有心想把神秘人送花的事情告诉虎平涛,又觉得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非但起不到应有的效果,还会给虎平涛增添心理负担。

    沉默片刻,她深深吸了口气,恢复了平时欢快爽朗的正常语调:“你去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

    虎平涛感觉心头那块大石正在缓缓下坠,不再提心吊胆:“我给我姐打过电话,有什么事情你找她就行。”

    “知道啦————”苏小琳故意把最后一个字音节拖得很长,听起来很嗲:“你不在才好呢!我和碧媛姐每天逛街、吃饭、喝咖啡、看电影……都没你的份儿!”

    虎平涛知道她在宽慰自己,心中安定的同时,也涌起几分感动:“老婆,等我回来再好好补偿你。”

    苏小琳的声音依然轻快活泼:“你是我看中的男人,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说话要算数,否则我饶不了你。”

    挂断电话,虎平涛颇有些失落地看着手机,眼眸深处的温和逐渐消失,被金属般的刚硬与坚强取代。

    看着他从桌上递过来的手机,局长邱伟笑道:“小虎,你媳妇儿挺不错的。我见过的警嫂多了,通情达理的也不少,可是像这样给丈夫打气鼓励的,在我印象中还是第一个。”

    办公室不大,距离又近,虎平涛前后打的几个电话,邱伟和熊杰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

    熊杰道:“他媳妇儿是商务厅的,就是上次去黎江执行任务认识的。”

    邱伟顿时乐了:“是吗?我记得上次通报旅行社员工偷换翡翠手镯那个案子,就是在黎江发生的吧?”

    熊杰点点头:“就是那次,让这小子捡了便宜,整了个媳妇儿回来。改天有几乎介绍你认识一下,姓苏,苏小琳,目前看来应该是咱们古渡分局所有警嫂当中最漂亮的。”

    说完,熊杰从椅子上站起来,戴好帽子,没好气地对虎平涛说:“你的事情都安排好了,走吧!”

    虎平涛知道他心中所想,笑道:“熊叔叔,我姐就是随口一说,您别往心里去。”

    “哼!”熊杰把嘴一撇,悻悻然道:“敢在背后说我的坏话……等下次见了面,我再好好收拾她!”

    ……

    缅国北部,腊达市。

    在缅语当中,lar是美好、漂亮的意思。dar意思与lar差不多,两个词可以单独使用,叠加起来可以理解为汉语的“恭喜发财”。

    昂山素季执政后,对中国的外交政策整体来说趋于友善,注重两国在经济方面的合作,双方签订了一系列经贸合作协定。其中一项内容,就是把腊达列为口岸级开放区域。

    缅国毕竟不是中国。无论经管还是法制,远不如外人想象中的那么规范。近年来,腊达这座北部小城变化很大,出现了很多新建筑,整体规划却越来越乱,楼房之间夹杂着棚户区,更谈不上什么街头绿化。

    这里一如既往的炎热,外来人口却越来越多,已经超过三十万。

    这里没有数十层的高楼。在当地人看来,六、七层高的建筑已经很不错了。

    “银筹”赌场位于城市西部。

    这名字的来由与富裕又强大的邻国有很大关系。当然翻译完全是汉语化的。“银”这个词自不用说,“筹码”在缅语中有多重意义,可以理解为身家、财富、持有物等等。

    上午七点,虎平涛起床洗漱,开始了在赌场一天的工作。
小说推荐